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遍访山河寻妙法 117:冬之神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正所谓,明天和意外,不知哪一个先来。

    如果你在大雪天的晚上,在房间美美的睡了一觉,然后下楼,一边吃早餐,一边听着最新鲜的八卦,还有人来搭讪,虽然搭讪的人有些神神叨叨,但是你至少是开心的,然而对方却一言不合,就倒地上,还死了,那这个时候你会怎么想呢?

    世界太危险?

    这样想就庸俗了,楼近辰的第一个想法是:“碰瓷?”

    楼近辰感觉到他的生命在飞快的消散,他的双眼看到对方肉身之中有一股极致的阴寒在蔓延,只一转眼,他的身体便结了白霜。

    当然不可能会有人用自己的生命来碰瓷。

    除非失误看错了人,或者用力过猛钻了车轮下。

    “砰砰砰!”

    接二连三的凳子倒地,是坐在旁边的人慌乱里起身后退,撞翻了凳子,还有人自己也倒在地上。

    所有人都以楼近辰与老先生为中心散开,然后外面的人又快速的聚了过来,从上方看,就像是一朵突然盛开的人群之花。

    面条还没有送过来,恐怕再也不会送来了。

    楼近辰端起桌上那一碗不合口味的古怪‘糊糊’,小喝一口,脑子里却在飞速的转动着。

    这个‘老先生’显然不是普通修士,他似乎有类似于‘望气’的能力,能够看到天象,或者他知道些什么事,又或者,即将有某些事发生,而他身在其中,是被盯上的人。

    所以一直隐藏着‘身份’,之所以楼近辰觉得他会隐藏着‘身份’,是因为在他与自己说话之前,自己与他拼桌了都没有注意到他,像是忽略了他这个人。

    直到与他对话了几句之后,才猛的意识到面前的人不简单。

    对方明明已经隐藏在众多等渡河的人之中,为什么在遇上自己之后就暴露了呢?

    是本来就藏不住了,所以在见到了自己之后,发现了自己的不凡,想将自己也拉下水?

    时至今日,他绝不会妄自菲薄,他走了这么多路,很清楚,在化神不出的情况下,自己的本事就是第一流的。

    若是对方在身处绝境之下,见到自己这样的人物,欲将之拉入其中意图破局,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那他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死了?是怎么泄露的气机的呢?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因为刚刚他发现对方的不简单之后,不由的认真的打量了对方一番。

    “会不会是被我看一眼,看破了他的隐藏,于是他的气机外泄了?不可能吧!”

    楼近辰自从回到火灵观之后,其实已经不怎么蒙眼纱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能够控制自己的双眼,不再需要怕无意间伤到了一些普通人。

    然而刚刚那在发现对方不简单的时候,他确实凝视了一下对方。

    他知道,隐遁之术大致分两种,一类是隐遁身形,让人看不到闻不着,另一种是明明在伱眼前走过,你能够看到,也与他说话,你却根本就不会在意他是谁,即使是说过话也转瞬就忘记了。

    如果真是如此,那可就误会大了,但一切都已经过去,无法证实。

    不过,杀他的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他低头又抿了一口,认真的感受周围的目光,从未如此认真过。

    这些目光里有惊惧,有疑惑,还有审视,楼近辰在众多目光里安坐。

    周围嗡嗡响,却没有明确的听到谁在大声的说一句完整的话。

    伙计端着一碗面,不敢进去,掌柜的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走过去,伸手接过面条,然后挤过人群,端到楼近辰面前说道:“客官,您的面条来了。”

    楼近辰本以为面条不会再被端上来,竟还是端上来了。

    “掌柜的这个时候还敢端面条给我,不怕惹麻烦吗?”楼近辰说道。

    “客官只是与他拼桌,他却死在我的店中,小店的麻烦,怎么也脱不了。”掌柜无奈的说道。

    “掌柜的是个清醒人啊,那掌柜的可否告诉我,这位老先生,姓甚名谁?”楼近辰问道。

    掌柜回头再看了一眼地上已经结了一层白霜的人,摇了摇头,说道:“我对于此人并无任何的印象,甚至不知道他是否住在小店之中。”

    他这即是说给楼近辰听,也是说给其他的人听。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说道:“此人是国师府的方士韩守元,善观人气运,善隐匿藏踪。”

    楼近辰抬头看楼上,那里正有一位黑衣青年手里拿着一柄折扇,轻轻的摇动着,他的折扇上面有一幅画,画上是一片人间屋宇的景致,在夜空里,万家灯火闪耀。

    楼近辰心中一动,又凝视他,想将他看清楚,对方却似早有所觉,将扇一举,挡住了半边的脸,说道:“这位兄台,你的眼睛如此看人,当真是无礼了。”

    “抱歉。”楼近辰当然知道自己贸然的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别人不好,继续说道:“那么,你可知道他是被何人所杀?”

    “杀人者我不知道,若是你想知道,可以自己找。”那黑衣青年说道。

    “这是你的地方,你也不知道吗?”楼近辰说道,他虽然没有用眼睛去看对方的虚实,但是却能够通过对方外露的气息,猜到这是一位城隍。

    黑衣青年脸色微变,从楼近辰的话中,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对方已经知道了。

    “这大雪,封困的不仅是往来的行人”黑衣青年说道。

    楼近辰立即明白他的意思,不仅是封住了普通人,也封住了修士,竟是本地的城隍都能够封住,那这敌人可不简单。

    而且,刚才这城隍点明了死去之人名叫韩守元,是国师府的人,那么在这乾国的京城外百里左右,敢对国师府的人下手,那这敌人一定是可怕的。

    从这韩守元的行为来看,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但终究是没有藏住。

    “这么的严重吗?”楼近辰不是不信,而是自己没有体会,便没有真实的感受。

    他们的一番对话,却是惹恼了一些人。

    有人不满的说道:“打什么哑迷,不过是一场雪罢了,老子之所以留在这里,不过是想等朋友,你们却在这里说这些,吓唬谁呢。”

    说完,他转身,推开门,一股风雪立即涌了进来,他拿起自己的包袱,大步的踏入风雪之中。

    而这时,一个身着朝玄黑软甲衣,胸口有着银色章纹,内衫是白色高领衫衣的人走入人群之中,他来到尸体前,手上拿着一块雪白手帕,捂住口鼻,蹲下身来,自怀里拔出一把华丽的匕首,去拨对方的眼睛。

    没有人阻止他,因为从他的穿着,可以确定是一位银章捕快。

    他手上的匕首在接触到眼皮的一刹那,便已经结了一层霜,而且迅速的向他手上蔓延。

    他的匕首立即收回,然而那一只拨开了眼皮的眼却没有闭上,他的眼眸已经不再是黑色的,而是冰蓝色的雪花模样。

    一股阴寒在这客栈之中迅速的涌起,施无邪与之相视的双眼,竟是迅速的结霜,他手中的手帕落下,精准的盖着了尸体的眼睛。

    这时,他双眼里的霜雪迅速的褪去,他的脸上出现了凝重。

    被手帕盖住之后,阴寒像是被封住了,楼近辰细看那手帕,看到上面有着玄妙的银纹,上面散发着莹莹玄光。

    “杀人者,乃冬之神。”施无邪站起来,声音不大,却有着不容置疑的气势。

    楼近辰没有听过冬之神,但是那个青年城隍却脸色变了。

    当听到是冬之神杀人之后,有些人立即出了客栈,走入了风雪之中,似乎不再害怕了。

    楼近辰看大家的面色和行为,当即明白,这冬之神在这北方一定很有声名,甚至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至于这名声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楼近辰不用想都知道。

    神灵的威名与秩序一样,必定是需要无数的生命堆叠构建。

    施无邪并没有看其他的人,而是看着楼近辰,说道:“欢迎来到京城,希望你能够过得愉快。”

    楼近辰眉毛一挑,这个看上去干净整洁无比的银章铺头,看起来似乎认识自己。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来自于江州,更有可能曾经去过泅水城。

    他曾听说,当时江州有一支甲兵到了泅水城,那么这个带领之人,便可能是眼前这个人。

    “原来是施捕头当面,失敬失敬。”楼近辰站了起来,抱拳说道。

    “京城居,大不易,我知你楼近辰任侠意气的名声,但是在这里,希望你能够收敛一些,我不想看到江州好不容易出了个人物却折在这里。”施无邪似有所指的警告着楼近辰。

    楼近辰笑道:“多谢施捕头的好意,但施捕头可能误会我了,楼某平素只好观山河风月,顺便读读诗,除此之外,少有出门。”

    “你的诗,施某亦有所闻,诗以言志,你那首‘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未君,谁有不平事’,施某亦是听过的。”施无邪意有所指的说道。

    楼近辰心中叹息,一首诗,被人当做是自己的性格显露,这让他觉得大家对于自己的误会加深了。

    “大家散了吧,三天之后,风雪将散。”施无邪大声的说道,于是在场的人,都缓缓散去,施无邪又喊来人,将那尸体抬走。

    楼近辰坐在那里,一边吃着已经有些冷了的面,一边看着这一切。

    京城效外的人物风情,于此间展现。

    (本章完)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道士夜仗剑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