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遍访山河寻妙法 91:你是我的眼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田文休看着楼近辰手上的境子,心中生寒,顿生去意。

    念动身动,他立即站了起来,将手中法棒往身后一背,说道:"今日已经见识了阁下的法术,果然高妙,来日再会,告辞。"

    田文休说完就要走,刚刚他也看了那镜子一眼,好在那镜中的眼睛没有看他,即使是此,他也觉得心惊肉跳。

    然而楼近辰却冷笑一声,说道:"说来就涞,说走就走,说拜府,却空手而来,挑衅完了就走,世间岂有这般好事!"

    田文休一愣,说道:"我们不过是来拜会做个法术交流,三当家是不是误会了?"

    "法术交流还是挑衅,我还是分得清楚的,你将你手上的那东西留下吧,留下它,我就当你们是真的来拜访交流法术的。"

    楼近辰说道。

    田文休心中愤怒,但是看着楼近辰,却不敢轻举妄动。

    另外龙氏兄弟两人,看到跌跌撞撞的朝外面追着自己眼睛而去的烈火老祖,心中震惊的一时说不出话来,因为烈火老祖在他们的心中,那是老辈的大修。即使是他们现在也是第三境

    的悔士,却仍然不敢在烈火老祖的面前有丝童的不敬。

    在他们才刚入修行道时,烈火老祖已经赫赫有名,但是却在楼近辰的一面镜子之下,双眼异变。

    "三当家不觉得欺人太甚吗?"

    田文休说道。

    "你们的恶意,于我来说,就敬夜晚的灯火,清晰明亮,无分遁行。"

    楼近辰说道:"还有你身上神法的味道,你是秘灵教人吧,怎么,还不死心吗?"

    田文休的睑色刹那之间就变了,他的睑阴了下来,那背于身后的手,紧了紧掌心的法棒。

    "如此,那便看看价有没有那个本事了a"田文休的声音冷了下来,他的话才落,身上便似揭起了一层人皮一样,化为影子,朝着梁上跃起,落在梁上,他就像是一个诡怪,手中拿着

    一根红棒子,蹲在屋梁上面,紧紧的盯着楼近辰。

    这一道揭皮式出现的人影上了梁之后,田文休的身上再一次的揭起一道人影,依然是暗淡的人影,手里拿着竹棒,而他的本尊整固人都比原本暗淡了许多。

    这个人影却怪笑一声,像是获得了自由一样,朝着门外跑去,却没有跑远,而是躲在了门口,朝屋里窥视。

    大当家的在旁边紧紧的握着刀,目不暇接的看着这个变化。

    第二个人影才跑出去,第三道人影又从田文休的身上揭起,这一个人影一出现,便弯着腰,猫到楼近辰与大当家的身后去,像是随时都准备偷袭。

    楼近辰没有动,他在感受着对方的法术,试图感知和分析出对方的法术原理。

    但是很快,他便发现,对方的这个法术,不讲逻辑,这是神法的一个特征。

    田文休的本身,在一次次的揭出一道道人影之后,他本身竟是越来越暗淡,最后,他自己都成了一张薄薄的人影,像是一张画一样。

    整个屋子里,桌子上,地上,屋梁上面,到处都是人影。

    他们虎视眈眈的盯着中间的楼近辰,而楼近辰的手已经搭上了桌上长剑的剑柄。

    原本站在那里的田文休,猛的张口呐喊:"吃啊!"

    那数十个人影瞬间动了,他们有秩序的朝着楼近辰扑了下来,即使是躲在外面的人影也钻了进来。

    大当家的大叫一声,就近的朝着一道人影挥刀,这一刀带着他的全部意志,涌动着身上的气血。

    然而倾力的一刀,却像是刀入水中,只划出一道涟漪,那人影根本就觉没有受到影响,朝着楼近辰扑上去,手中那根虚幻的红棒朝着楼近辰刺下去。

    大当家惊呼着。

    他觉得没有人可以在这种人海的扑击之下活下来,他能够感觉到这些人影手中的红棒极为可怕,可能沾着就死,擦着就伤。

    "铮!"

    几乎在大当家惊呼之时,楼近辰手中剑已经出鞘了。

    剑出鞘的一刹那,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

    一片金红出现,金红色的剑光划出光圈,一刹那之间,便已经将第一批时扑过来的人影划破。

    对付此类诡怪,观想太阳化入剑气之中,效果最佳。

    同时,那些人影在冲到楼近辰的身边之时,便立即变慢了,就像是受到了无形的风阻,那是来自于楼近辰的法念摄镇。

    只见楼近辰的身体在剑光环绕之下起伏翻腾,那些扑过来的人影在金红色的剑光里,被一片片的切开,同时燃烧了起来。

    "嘤!!"

    剑锋割裂虚空形成的剑吟在流转,满屋的人影纷飞,楼近辰的周身如被金红色流光环绕,一个个大圈套/小圈,环环相扣,绵绵不绝,密不透风。

    剑吟如风一样,剑光飘渺的像是一片梦境,然而那一个个被剑光划过并燃烧着、仍然在空中飞舞的人影,却告诉所有人,这剑光是多么的可怕。

    没有一道人影可以进入剑光的圈子,无法靠近他周身三尺。

    龙氏兄弟转身便要走,却在才跑到门口时,便有一双大手当胸拍来,他们还来不及抵挡,已经被大手拍在胸口,整个人都倒门飞而回。

    门口有一个高大的青年站在那里,浓眉大眼,一脸刚毅的看着里面,他没有去看倒在地上挣扎的龙氏兄弟。

    而是看着在人影下舞动着剑圈的楼近辰,他的双手微微的颤动,心中生出丝的渴望,想要与楼近辰大战一场。

    这样的凌厉并似梦幻般的剑术,让他见猎心喜。

    有些人影还在飞蛾财扑火的朝着剑圈扑去,而有些人影已经朝着外面中去,他们从瓦片的缝隙里、从门缝里、从那些正常人根本就防不住的地方钻出去。

    楼近辰突然停下了剑,整个屋子刹那之间安静了下来,光华尽敛。

    他持剑竖于身前,剑尖潮上空,闭上眼睛,他以心念感应着那些逃走的人影,突然睁眼,剑在虚空一挥,剑尖仿佛在虚空擦起了火光,无形的剑意穿透了虚空。

    那些已经逃出屋子,朝着四面八方而去的淡淡人影,突然之间破开,从空中掉下来,随之身体燃烧,他们像是失去风的人形风筝,朝着地上扑落。

    其中有一道人影却格外的顽强,他扑落在地上,用手抱着自己的伤口,想要将之合拢,他不像别的人影绷样快速的化为飞灰,而是努力的压制着自己身体燃烧的火焰,依然朝着外面逃去。

    同时,他身上光韵明暗交替的变化缮,他想要招回自己的分身,可是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在他的感应里,那些分身已经消失了。

    每损失一个分身,都是对他实力的消耗,本来这样的心剑伤害,对于第三境的田文休来说,不会伤成这样,但是他因为分了太多的分身出去,实力大损,竟是无法压下这一剑。

    就在这时,他的耳中出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原本你的主身在这里啊。"

    田文休悚然抬头,看到一个穿黑红相间衣裙的女子,竟不知问时出现在了面前,还不等他要做什么,对方的手指已经点了过来,那指尖朦胧着神光,指甲如锋利的剑尖一样,刺在他的

    眉心,他的意识迅速的陷入到一片混乱之中,仿佛在做着恶梦。

    梦中,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都回忆了一遍,最终,他的意识溃散,倒在了地上。

    "又是秘灵教,看来,得快一点解开那个秘境了。"

    七当家心中思量着。

    另一边,那龙氏两兄弟都被抓住了,他们立即跪地求饶,一个劲的说自己是被田文休骗来的,最终大家倒也没有杀他们,只是让他们]将他们的修行功法默写了出来,然后将他们关在了地窖之中。

    至于那位烈火老祖也没有追上他自己的眼睛,因为他被五当家的抓了回来,这时的他已经有些呆滞了,起被关在了地窖之中,而眼珠子则是回到了楼近辰这里。

    楼近辰非常的惊讶,当他见到这眼珠子时,竟是能够感受到眼珠子的情绪。

    那种依赖感,那种孺慕之情,让楼近辰都怀疑这是自己失散多年的眼珠子找回家了。

    楼近辰伸出,眼珠子立即爬上他的手,于是他将之扔到赵府之外去,没多久,它便又找回来了,并似带着几分得意。

    "我难道要成为一个夺人眼球的人?"

    楼近辰心中想着,这不是他想要的,他喜欢的剑法,是可以凭手中的剑刺瞎别人的眼,而不是喜欢这样夺人的眼。

    而且想到走到哪里,身后都跟着一群珠子,那场面可不太好看。

    楼近辰将那一只眼睛放到一个盒子里。

    然后他开始研究面镜子,试着以法念渗入其中,立即感受到一股排斥,若是强行融入其中,那么楼近辰可以肯定,会把镜中的那一只眼睛给驱散。

    如果像祭练手中剑这样的祭炼这面镜子,那镜子一定会被洗炼的干干净净。

    这是一件无法被祭炼的镜子,楼近辰将之命名为诡眼镜,然后将它也放入那一只眼睛起,关入了盒子里。

    虽然这镜子邪性,但是如果他愿意解开自己的双眼,那这镜子的作用根本就比不了。

    "老三,吃饭了。"

    大当家的喊道。

    "来了。"

    楼近辰应了一声。

    外面,夕阳西下,晚霞满天。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道士夜仗剑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