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遍访山河寻妙法 48:井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站在这小院之中的楼近辰,只觉得全身冰凉,像是已经进入了井中。

    前方,一株未知花的花瓣上,竟是长出了各种各样表情的人脸,喜怒哀乐。又有一片类似于芭蕉叶的下面,有一只绿皮青蛙的双眼透着人性的光辉。

    抬头,一根绿色的藤蔓触须,正缓缓的朝着自己的头伸下来,当他抬头看到它时,它立即停止了。

    他看到一些花草的根部,竟是立着一些木牌,上面刻有字。

    “七情花,尖叫草、小朱果……”

    这是难道还是一个药园?

    楼近辰想着,如果是药园,那一点也不奇怪,毕竟可能在这个特别的井边,可能会有更强烈的精气汇聚或散发在这里,滋养着这些药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然而在楼近辰稍稍站了片刻,想要搞清楚这危险的来派,整个小院就像是被惊扰了,做出了应激反应,从井里,花草的叶下涌起迷雾。

    这迷雾一起,便遮蔽了视线,即使楼近辰双眼里的月白换成了阳金色,也依然无法看透,他立即明白这不是幻象,于是他伸出一根手指在身前,指尖朝下,法念聚于指尖,快速的画着圈,一个元气漩涡在指下快速的出现。

    初时,漩涡只有拳头大小,随着楼近辰手拉起,那漩涡也被拉伸到他人这么高,随之朝前一引一挥,漩涡快速的朝前方转去,小院之中的雾气被卷入其中,只一转眼便已经被席卷一空,小院再一次的清晰的出现在了眼中。

    楼近辰心中的那一种危险的感觉仍然还在,但他找不到危险来自于哪里,明明只是一个小院罢了。

    楼近辰也不知道现在这个样子算不算有事,让他现在去回答季夫子的话,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于是他一步步的走进去,脚下有草藤勾住他的衣服,只轻轻一拉便脱开了,并未见有多大的危险,但是那种危险感觉是确实存在的,他凭此天赋躲过了一次次的死亡危险。

    他一步步的来到井边,并没有立即朝着井中看去,而是打量着井边的这一颗树。

    树并不大,看上去常常有人修枝,树上似有一些果子在孕育,楼近辰看了看那挂的木牌,上面写着黄李。

    又看了看井口的刻字:“大乾,定国三年,十一月。”

    楼近辰从井有不断的雾气涌上来,而在他的身后,院子之中不知何时又已经弥漫着浓浓的雾。

    抬头不见天,远望不见屋。

    这种环境之下,对于人心灵有着不小的压力,但是想找到那一个危险源在哪里,却怎么也找不到。

    他闭目冥想,将法念附于身上,隐去身形,这种时候他对于视线的感知极为的敏锐,只要是滑过自己的视线都能够感觉到,而且他相信自己隐去身形,如果有东西在暗处窥视自己的话,那一定会凝视自己的隐身之处,这样就容易被自己发现。

    这一隐去身形,感觉立即清晰了起来,迷雾里,他感觉到无数的眼睛在盯着自己,比站在大街时的人还多,这些目光里的那种阴冷情绪,让楼近辰发寒,这小院本就给人阴冷的感觉,此时更是让楼近辰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感受到了那么多的目光,他却依然找不到危险派头,因为那些目光都来自于那些草木花朵。

    他散去身上的法念,转而回头看向那井,井中雾气朝外涌动,他再一次的用手指勾勒出风团,将井中的雾气吸空,然后朝着井中看去。

    一个人在一个陌生、诡异的地方看井,最怕的就是后背突然出现有人推一把,这样的念头在楼近辰的心头滑过,但他依然朝井中看去。

    只见见井一片漆黑,他双眼泛起苍白月色,凝视着井中的水,终是看清楚了,只见井中的水平静光洁的如一片镜子,水镜之中有一个倒映,倒映之中有一个弯腰探头的朝着井中看。

    不,是井中有人探头朝井外看。

    那人的模样与楼近辰的长相一模一样,但是楼近辰却看得那么的陌生,从对方的眼中看不出任何的感情,就像是沉尸井中不知多少年,双眸早已经冷寒。

    突然,对方笑了。

    井中的倒映笑了,楼近辰没有笑,他的背脊到后脑有一道寒气窜起,遍身生寒,全身在这刻都似僵住了。

    突然,一股大力在他的背上一推。

    在探头看这井之时,他就想过会不会有什么东西推自己入井,心中有防备,但当这一刻出现之时,依然惊悚无比,涌生了一种无从反抗的感觉。

    他觉得天地在旋转,在颠倒,四周一下子漆黑,砰!

    一片冰寒包裹着身体,他觉得已经坠入了井中。

    心中没来由的一慌,就要腾身而起,却发现自己没有了法力,整个人像是已经变成了普通人,井下宽大,伸开手都撑不住。

    连忙抬头看,只见井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正探头朝着井中看来,一脸的僵硬与茫然。

    再细看,那人正是自己。

    “轰!”他心中震动。

    一会儿之后,他发现井口朝井中看的‘自己’脸上的表情开始变了,变成了高兴,兴奋,他出现了笑容,笑的那么的诡异而畅快。

    楼近辰感受着那阵阵的冰凉包围,周围一片黑暗,内心深处的慌乱如暗潮一样的涌动,难以压制。

    “我被诡怪换了身体?”他心中这个念头生起,便看到依然俯身在井口的自己脸上笑容更盛了。

    “那我现在是什么?灵魂出窍了?”

    楼近辰想着:“我不修阴魂,不可能有完整的灵魂出游的,若是出了,也是三魂离散,七魄不聚,根本就不会还在这里。”

    他想到这里,他强压下心中的恐惧,不去想井中黑暗中可能出现的东西,不去想自己的肉身被夺舍的事。

    而是开始观想明月在怀。

    然而他的意识之中却觉得自己这并不真正的肉身,月光无法汇聚,散乱一片,这就相当于他自身的意识散乱。

    稍稍停了一会儿之后,再一次的集中意念,他发现自己开始有些累了,累到即使是集中意念都会有吃力感。

    他知道自己得抓紧时间。

    这一次他观想的不仅是明月在怀,还将自己本身的肉身轮廓也一起观想,月在身中。

    初时,这种艰难维持,慢慢的,他竟是发现自己想象的肉身开始凝实起来,再接着,他仿佛感受到了经络,再一次的感受到了气海,只是气海之中幽深黑暗,像是那一口井一样。

    于是,他改变观想法,观想太阳,张口,吞下一口太阳光芒,入喉咙,过五脏,入气海,刹那之间,气海之中焚烧了起来。

    原本幽暗的气海开始沸腾,那深处仿佛有无数怪鱼在鼓动浪涛,想要将火焰覆灭,但是火焰却不断的从上方降落,一次次的加强。

    最终气海之中诡怪被烧了个干干净净,他再一次掌控了气海,其中的一个个念头都是那么澄净,也同时知道了身体的变化。

    原来并不是自己掉入了井中,而是有东西借自己心中的一丝杂念为引,而让自己产生了落入井中的幻象,从而趁机占据了气海。

    气海是由意念汇聚,所以由妄念引生的,自然就在气海之中生根。

    经过这一次的焚烧,气海之中的真气竟是变的更加的纯粹,念头仿佛一个个都晶莹透亮,更加的敏锐,他发现了一个提炼真气精纯的方式。

    观想太阳精火焚烧气海。

    以前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没有这么的明显。

    这种方式在他的心中命名为——焚海。

    他再一次看着井中,井中又有雾气上涌,他依然是之以漩涡引出,收敛心念,不使自身生妄念,朝井中看去。

    只见井中,有两条小小的锦鲤正在水面上极度不安的游动着,他再细看,会发现井壁上竟是长出许多的根须,似乎在捕捉那些锦鲤。

    虽然现在锦鲤还有空间躲避,但是他相信,当这些根须占据了整个井底时,两条锦鲤一定会被捕食,甚至也不需要等到那个时候,也许已经有许多锦鲤被捕食了。

    而这锦鲤就是精虫的另一种形态了。

    他记得观主说过,精虫会附于花鸟鱼虫身上,且并不会有损其妙用。

    看到根须之后,楼近辰再一次的抬头看面这一株井边的黄李树,再一次的打量起他来,发现这树的叶子稀少,而结的果竟是只有一个。

    他手已经搭在了剑柄上,缓缓的拔出,剑吟在虚空里流转,剑尖指向那怪异的果子。

    果子在这一刻似乎感受到了危险,意是散发出了神秘的波纹,楼近辰的眼中立即幻象从生,然而相比之前来,他已经有了防备,根本就无法与他第一次被推入井中的幻象相提并论。

    “是你在搞鬼?”楼近辰说道手中的剑尖划过果皮,立即有一股清香散溢出来,他一只闻,便觉得精神一震,原本一直以来都有些饥饿感到的肉身,此似久汗逢功甘霖一样。

    他不由的心中一喜,暗道:“难道这是什么灵果?”

    这一棵黄李树种在这井边,从井里吸食了灵气,定非凡品。先是伸手沾了一点果子上的汁水到嘴里,有些酸涩,但是却有一股精纯的精气在嘴里涌动,被他吞入下,然后在胃中散入五脏,他只觉得清凉无比。

    一会儿之后,将之消化了,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于是将之摘下,一口咬下半个,汁水酸涩,但是精气却在嘴里爆开了。

    他吞入腹中,精气快速在五脏里散发,又顺着血流入周身各脉,又两口将黄李吃下,他连果核都没有放过,直接咬碎了一起吞下。

    然后凝立了一会儿,只觉得肉身里外,无比的舒畅,像是饿极了的人终于吃了一碗饭一样。

    ------题外话------

    有人问更新的时间,我就尽量在上午十二点前第一更,晚上十点左右第二更吧。

    求月票。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道士夜仗剑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