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卷 第十三章 进寨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他们马上停止攻打巴山寨,在一名副将大声吆喝声中整理队形。他也看到了形势对他们很不利,他们由进攻的一方变成了被明军和巴山寨前后夹击,匆忙间阵形摆不出,明军骑兵又冲来的太快,他知道不能这样打下去了,于是他咬牙下令撤退突围。

    这些围攻巴山寨的鞑子们闻令,纷纷上马逃跑,这些人虽然是汉八旗的假鞑子,但也十分凶悍,就算被打的如此狼狈,却仍然没有崩溃,策马奔驰,对着大队明军发起冲锋,一往无前。

    不冲不行啊!因为明军骑兵已经堵住了他们的后路,只有硬着头皮往前冲,他们迎头就撞上魏豹率领的五百弓弩手的洗礼,“崩崩崩”弩弦响处,冲在前面的鞑子连人带马被射成刺猬。

    等他们付出一百多人的伤亡,冒着箭雨快接近弓弩手时,这些弓弩手,一勒战马,左右散开,让出大路。还没等他们高兴,黔国公沐天波率领的大队骑兵就从散开的豁口冲了出来。

    这些汉八旗的假鞑子虽然凶悍,但比起满八旗的鞑子那就差点不是一点半点,随着大队明军骑兵的到来,这几百人没能翻出什么浪花,便被明军骑兵冲击的溃不成军。

    土司木懿见鞑子大势已去,便打开寨门率领土司府的府兵杀出寨子,沐忠显更是迫不及待的跳上一匹战马,第一个冲出寨门,一刀捅进一名鞑子的后心。

    本来就已经崩溃的汉八旗清兵在两面夹击下,眨眼间被砍瓜切菜般杀个干净,两军会师,沐忠显滚鞍下马,跑到沐天波马前,激动的大喊:“父亲。”

    沐天波也眼角含泪,强压下激荡的心情,想当初,眼看大明大势已去,自己抱着杀身成仁的心情追随皇帝前往腾越,为了留下香火,使沐家不至于断了传承。

    忍痛把大儿子沐忠显入赘到木府,小女儿沐剑屏也随着他大哥一起留在了土司府。

    要放在前些年,沐家威震云南的时候,土司的女儿想嫁入沐家千难万难,而且也不可能为正妻,能捞到一个妾室那都是烧了高香了,哪像现在,堂堂威震云南黔国公的长子入赘到土司府,丢尽了祖宗的脸面。

    没想到转眼间,形势逆转,三万鞑子精锐和逆贼吴三桂在磨盘山一战被全歼,整个云南的形势一片大好。加上太子殿下突然崛起,虽然年幼,但已初露峥嵘,使他和残留的明军将士找到了主心骨,一扫彷徨和迷茫看到了希望。

    回过神的沐天波看着眼前浑身浴血,脸上挂着开心笑容的长子,忍住心中的酸楚,挤出笑脸,道:“你和屏儿都还好吧?”

    “好,好。”沐忠显本来有好些话想和自己的父亲说,可是,一见面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傻笑着看着一脸风霜的父亲。

    “国公爷,您来的太及时了,要是晚来个一时半刻,我这巴山寨就被鞑子攻破了,您可是救了我这全寨的人呐,来来来,别在这儿站着了,随我进寨,我这有上等的好酒和山上野味,我们好好庆贺一番。”催马过来的巴山土司木懿笑呵呵地道。

    “木土司还请稍等片刻,等后面的太子殿下和晋王殿下到了,我们再一起进寨不迟。”

    “什么?太子殿下和晋王殿下都来了?那皇帝陛下来了吗?”巴山土司惊讶的道。

    “皇帝陛下,如今在腾越府,此次大军由太子殿下监军。”说完,沐天波对身后的亲兵道:“你们去请太子殿下和晋王殿下过来。”

    “是,国公爷。”两名亲兵调转马头飞驰而去。

    站在山坡上的朱慈煊见战事进入尾声,一调马头:“走,我们前往巴山寨。”沐忠亮和总兵王升簇拥着朱慈煊下了山坡,迎头一名明军飞马而来,到了众人身前。

    沐忠亮一见来人,立即道:“陈二,你怎么来了?”

    被沐忠亮称作陈二的明军士兵滚鞍下马,单膝跪地:“太子殿下,二公子,王总兵,前方战事结束,国公爷请太子殿下前往巴山寨。”

    “起来吧!正好,我们也准备前往巴山寨,你前面带路。”朱慈煊伸手虚扶一下道。

    “是,太子殿下。”陈二起身,抓住马缰绳,左脚踩住马镫,翻身上马,在前面引路。

    等朱慈煊到达巴山寨寨门前时,只见寨门口站着黔国公沐天波、晋王李定国、一个陌生的穿着明军盔甲的年轻将领,一个上穿无领对襟衫,下着宽腰无兜长裤,青布包头,赤足,肩挎一个用织绵做成的筒帕,腰间别着一把短刀的中年人。

    以朱慈煊贫乏的认知,只知道这是一种少数民族的特有服饰,具体到哪一个少数民族,是彝族、白族、哈尼族……还是傣族、壮族、苗族、佤族、瑶族……他是一点也分不清。

    不过这也难不住朱慈煊,他知道黔国公沐天波镇守云南数十年,对云南境内的各个大大小小的土司一定十分熟悉。

    这几个人见朱慈煊到来,纷纷上前行礼。

    “臣,李定国。”

    “臣,沐天波。”

    “臣,者乐甸长官司木懿。”

    “臣,沐忠显。”

    “参见太子殿下。”

    “者乐甸长官司?这是什么官职?初来乍到没多少天的朱慈煊对这些两眼一抹黑,就是原主朱慈煊对这些也不了解,反正是个土司没错,看来以后得找个老师恶补一下这些知识,不然人家都到你面前报出官职名了,你还不知道人家是几品,那就太失败了。

    至于沐忠显,就太明显了,一是,这名年轻的明军将领眉眼间与沐天波有些相似,二是,沐忠显、沐忠亮一听就知道这二者有联系,那么这名穿着明军盔甲的年轻人十有八九是入赘到土司家,黔国公沐天波的长子。”

    朱慈煊脑子里开着小车跳下战马,把他们一一扶起,口中连连称道:“免礼,免礼。”

    “太子殿下,我者乐甸长官司巴山寨对太子殿下、晋王殿下、黔国公率兵来援,万分感谢,特在寨中备下美酒美食以表我者乐甸长官司的谢意。”说完,木懿虚手一引把朱慈煊、李定国、沐天波引入寨中。

    朱慈煊偏头对走在身旁的李定国道:“晋王殿下,俘获的鞑子俘虏严加审问,问清大理城中还有多少鞑子?有谁领兵?城防、装备如何?问清后与我们的斥候打探来的消息相对正。”

    “好,我这就派人去。”李定国喊来身边的一名亲兵,低语了片刻,这名亲兵拔腿向后跑去。

    巴山寨是一座大寨,超过六百户居民,三千长官司的兵马驻扎在这里,居民的房子多是上下两层的高脚竹楼,屋顶呈“人”字型,茅草盖顶,竹楼底层时不时传出鸡鸭牲畜的叫声。房子都是单幢,四周有空地,各人家自成院落。

    朱慈煊打眼一看便明白了这种建筑的好处,云南潮湿多雨,“人”字型房顶易于排水,不会造成积水的情况出现。高脚是为了防止地面的潮气,竹楼底层饲养家禽牲畜,上层为居住。

    不久,朱慈煊等人来到一座前面是一个宽大的广场气势恢宏的木楼,整座木楼用一根根大木柱架成,长十余丈,阔七八丈,楼下空无遮栏,只见整齐的一百二十棵大木柱排列着,任由牛马猪鸡自由地在里面活动。屋顶铺着三寸见方,薄仅二三分的鱼鳞瓦。

    顺着木梯上楼,进入一个十分开阔的大堂,大堂铺着一张大大的竹席,竹席中间有一张竹子做成的桌子,屋子中央有个火塘,在火塘上架有一个三角支架,上面放置着一口铁锅,到了这里,木懿没有继续往里走,而是请众人坐到竹席上。

    朱慈煊明白这是到了招待来客、商谈事宜的地方,众人分宾主坐下,四名年纪不大,身材苗条,面目清纯娇美,看上去亭亭玉立,仪态大方的女子端着菜肴鱼贯而入。

    这些女子挽髻于顶,发髻上斜插着银制空心刻有精美花纹的簪子,上身穿圆领窄袖对襟紧身短上衣,下着长至脚踝下摆宽大的筒裙。

    一根银腰带系着短袖衫和筒裙口,该显则显,当敛则敛,使这几名女子身段曲线分明,下肢修长,显出出她们亭亭玉立的苗条身姿。加上一双肥瘦适度,秀而翘的洁白玉足,款款而来,给人一种婀娜多姿、潇洒飘逸的感觉。

    酒菜很快上齐,摆满了竹桌,朱慈煊发现有烧鸡、辣子、酸肉、鱼、虾、螺蛳、酸笋、火腿等,一名女子拿着一个竹筒,打开竹盖板,醇香的酒气扑鼻而来,令人飘然陶醉,给人一种酒未入口人已醉的美妙感觉

    朱慈煊暗道,今天有口福了,居然能品尝到正宗的竹筒酒,色泽金黄的竹筒酒倒入白玉杯中,芬香浓郁的酒香更加醇厚。

    者乐甸长官司木懿端起白玉杯,道:“感谢太子殿下、晋王殿下、黔国公来援我们巴山寨,使我们巴山寨六千百姓免遭生灵涂炭,来,干杯。”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我在明末当太子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