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卷 第十一章 血战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寨子外面的数十名没能逃回巴山寨的百姓眨眼间便被屠杀干净,数百鞑子呜哩哇啦鬼叫着冲到巴山寨前。

    “唏律律”在一阵马嘶声,鞑子纷纷勒住各自的战马,牛录额真哈拉奇手中马鞭一指旁边的一名汉军八旗的假鞑子,“你上去喊话,让他们交出沐天波的儿子和女儿,若不答应,便屠他个鸡犬不留。”

    这名假鞑子一拍战马,“哒哒哒”来到寨门前,手举弯刀高声大喝:“寨子里的人听着,我家牛录大人命令你们,立刻交出伪明黔国公沐天波的儿子沐忠显和他的女儿沐剑屏,如若不然,便屠了你们山寨,让你们巴山寨鸡犬不留。”

    他那带着浓重关外口音,嚣张至极的冲着寨子上连喊了三遍,并仰着头轻蔑地看着寨子上严阵以待的土司木懿、沐忠显等人。

    听到下面鞑子的喊声,土司府的兵丁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转向沐忠显,沐忠显心中咯噔一下,原来这些鞑子是冲着自己和小妹来的,自己死了不可怕,可是父亲临走前反复交代自己照顾好小妹,小妹则是万万不能出事的,自己该怎么办,一时间沐忠显双拳紧握,乱了方寸。

    站在沐忠显身旁一名容貌俏丽的新妇,伸出柔荑的双手握住沐忠显的拳头,睁着她那一双水汪汪亮晶晶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扭头看着土司木懿,声音清脆喊了一声:“阿爸。”

    木懿低头看了看女儿木念慈十指尖如笋的双手,紧紧包裹着沐忠显的紧握的拳头,道:“忠显,你已入赘我土司府,便是我土司府的人,我是不会把你交给鞑子的。”

    接着他扫视了一圈土司府的府兵,大声喝道:“鞑子残暴,杀我子民,我木懿定于鞑子死战,绝不让鞑子踏进我巴山寨一步。”

    “死战,死战,绝不让鞑子踏进我巴山寨一步。”土司府的府兵纷纷举起手中的刀枪大吼。

    沐忠显对身后的一名明军道:“把我的火铳拿来!”

    原来,在昆明被鞑子占领后,沐天波认识到南明大势已去,无可挽救,但还是发誓要以身殉国,与南明共存亡。于是他将自己的大儿子沐忠显入赘给了当地的土司,来为家族留下香火。同时把年纪尚幼的女儿沐剑屏也留了下来,并留下三百精锐保护儿子和女儿。

    这三百精锐除了装备必备的弓矢刀枪外,还装备了一百支火绳枪和十支由毕懋康主持制造,没能大量装备明军的燧发枪。

    毕懋康,字孟侯,号东郊,歙县上路人,明末武器专家。

    弱冠即工古文辞,善画山水,宗王维富春笔意。少司徒方宏静、少司马汪道昆、少傅许国一见而异,引为忘年友。

    万历二十六年进士,授中书舍人,后累迁广西道监察御史、右佥都御史、陕西巡按、山东巡盐御史。

    陕西旱灾,广设粥厂,大放仓廪,流民渐复其业,全活约1.5万人。四十二年,建历山书院,为当时济南最大书院。后遭宦官魏忠贤排挤、御史王际逵弹劾,遂被削籍。

    崇祯初年,起用为南京通政使,升兵部右侍郎,旋自免归。辞别时,崇祯命制武刚车、神飞炮等。械成后,编辑《军器图说》以进崇祯。

    因功升南京户部右侍郎,总督粮厘,不与宦官同流告归。著有《疏草》2卷、《西清集》20卷、《管涔集》5卷。

    他的《军器图说》首次介绍了燧发枪(书中称为自生火铳)。

    将鸟枪用火绳点火的装置改进为用燧石作发火装置,从而克服了火绳点火怕风雨的弱点。燧发枪在发火装置上安置燧石发射时,由射手扣动扳机,安置于扳机上的龙头下击同燧石摩擦生火,火星落入装药室中,使火药燃烧,产生气体推力,将弹丸射出。

    这种枪只要连续扣动枪机,摩击燧石,便可发射,因而简化了发射手续,提高了射速。

    燧发枪的制成是单兵枪的一大改进,它的改造与完成大致与欧洲属同一时期,然而在大明并未得到及时的推广,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

    沐忠显身后的护卫听到命令,赶紧把一杆装填好的燧发枪递他,

    深吸一口气,沐忠显把燧发枪架在寨墙上,目光里只剩下了那个鞑子,越来越清晰。他感受着风向风速,判断着远近距离。锁定目标,扣动钣机。

    “砰”的一声巨响,一股青烟从燧发枪上升腾而起。

    寨前的那个汉军旗清兵应枪而落,他至死也没想到这个寨子里,居然还有这么猛的火铳,和这么厉害的火铳手。

    沐忠显这一铳正中这名名汉军旗清兵的面门,虽然他戴的有长长盔枪的头盔,能对头,后脑,咽喉都能做到很好的防护,但面部正面却是没有保护的。

    这支燧发枪的弹丸比明军通常使用的火绳枪重一倍,这是由于毕懋康发现西洋人火铳的弹丸一般都重达五钱四分至六钱七分之间,而明军装备的鸟铳弹丸只有二钱七分,经过射击对比他发现,西洋人的火铳威力大,射程远,明军的火铳远远不如。

    于是,在他的主持下研发的燧发枪,把铅弹制成的弹丸增重到五钱四分,铳管加厚,装药量增加,相应地威力也大大增加。

    沐忠显这一铳弹丸打在他脸上,铅弹制成的弹丸发生破裂变形,把这名清兵的半张脸都给打烂了,直接掉落马下,一命呜呼。

    他座下的那匹战马吓的“唏律律”两个前蹄高高扬起,然后,也不管摔在地上的主人,撒开四蹄扭头就跑,

    沐忠显面无表情的把发射后弹丸的燧发枪递给他身边的一名护卫,又从另一名护卫手中接过一杆装填好的燧发枪,瞄准那名明显就是鞑子中领头的牛录哈拉奇就是一铳。

    弹丸从哈拉奇的头顶呼啸飞过,击中他身后的一名鞑子,那名鞑子,身子在马上晃了两晃,最终“噗通”一声也跌下马来。

    寨中响起一阵欢呼,士气太涨。

    而哈拉奇吓的一缩脖子,惊出一身冷汗,自己差一点就完了,于是他连忙催马“踏踏踏”后退了几十步,距离寨子足有一百多步才停下。

    他眯起眼睛打量起这个小小的寨子,想他纵横南北,从辽东打到辽西,关外打到关内,江北打到江南,今天差一点就栽了。后怕之余,又恼火万分。他招来身后的数名手下,对着他们呜哩哇啦一通臭骂,那些鞑子被骂的耷拉着脑袋,大气也不敢出。

    接着这些鞑子得到他的命令,呼喝连连。

    鞑子们很快骑着马朝巴山寨飞驰而来,这些鞑子的骑术十分精湛,呼啸奔驰,冲近寨墙时,对着上面就是一通乱箭。

    “嗖嗖嗖”箭羽翻飞,寨上防守的土司府府兵,顿时惨叫连连,有数人中箭,还有一个惨叫着从寨墙上坠落到寨下。

    “举盾!举盾!”土司木懿和沐忠显连连大声呼喊,同时把身子缩到寨墙下。

    射出一轮弓箭的鞑子,一拨马头,沿着寨墙飞奔,同时,他们从箭袋中抽出箭矢,弯弓搭箭,继续朝寨墙上攒射。

    “嗖嗖嗖……嗖嗖嗖”一轮又一轮的箭矢射上寨墙。

    这时,反应过来的寨墙上土司府兵,一部分拿起大盾举在头顶,另一部分也开始弯弓搭箭进行反击,沐忠显手下的护卫则纷纷把火绳枪架在寨墙上,点燃火绳。

    “砰砰砰”随着火绳枪的发射,寨墙腾起一阵阵的青烟,寨外围着寨墙飞奔,弯弓射箭的鞑子,时不时的有人被火绳枪射出的弹丸和射出的箭矢射中,跌下马。

    他们刚刚跌下战马,便被随后飞奔的战马踩在蹄下,消失在鞑子的马队中。

    一只只箭矢射到大盾上,如下冰雹般“咚咚咚”的响声连成一片,有一个府兵承受不住箭矢的攒射,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中的木盾也掉在一旁,一个站起身正弯弓搭箭准备射出手中箭矢的府兵,失去盾牌的掩护,瞬间身中两箭,一头栽下寨墙,跌到寨外。

    一时间,双方箭如雨下,互有死伤。

    正在骑马飞奔,不停射出手中箭矢的鞑子,忽然分出三四百人下马,靠近寨子,挽起手中的长弓,对着寨墙上进行重点压制。

    他们射出三轮箭矢,留下一半人继续对着寨墙上的守军射箭,另一半人提着钩索等冲到墙下,他们挥动手中的钩索,扔上寨墙,然后,往回拉动钩索上的绳子,钩索索头上的爪子牢牢地抓在寨墙上,准备来一波硬上寨墙的强攻。

    沐忠显瞄准一个准备拉着钩索前行登上寨墙鞑子,扣动扳机,“砰”燧发枪冒出一股青烟,这名鞑子应声而倒。

    他一边把打空弹丸的燧发枪递给身后的护卫,一边抽出一把绣春刀砍向钩索上的绳子,大吼道:“快把钩索上的绳子砍断,快。”

    寨子里的兵丁听到沐忠显的吼声,数十人拔刀砍向勾住寨墙钩索上的绳子。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我在明末当太子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