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卷 第十章 围寨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报,大理的鞑子出动一千骑前去攻打巴山寨。”一名明军斥候纵马飞奔到晋王李定国身前禀报道,他的身后紧紧跟随着一队明军骑兵。

    “停,大军原地休息,请太子殿下和黔国公过来议事。”李定国骑在马上立刻传下将令。几名传令兵立即骑马飞驰而去。

    “鞑子,大理的鞑子出城了。”得到消息的朱慈煊在沐忠亮的护卫下赶到李定国处,很快黔国公沐天波和其他将领也到了。

    “启禀太子殿下,晋王,黔国公,大理的鞑子出动一千骑兵攻打巴山寨,其中鞑子三百,余下的都是汉八旗士兵,领军将领是鞑子的牛录额真哈拉奇,现在大理的守军只剩下汉八旗将领韩三水率领的五百骑。”

    自从大军渡过怒江,明军便派出数队斥候前出侦查,这些斥候都是选出来的精锐,一人双骑,人人披甲,一路上都是这些斥候在前开路。对于发现鞑子一事,这名斥候小队长脸上没有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恐惧,反而全是兴奋。

    “此地距巴山寨有多远?”朱慈煊道。

    “不到三十里,只不过与前往的大理不是一条道。”

    朱慈煊转头对李定国道,“想不到鞑子居然会从大理城中出来,不过这样也好,大理城中鞑子的兵力只余下五百,更利于我们拿下大理城,不过,这些出城的鞑子我们也不能放过,所以,这一战必须打,而且必须打的漂亮,本太子要这一个牛录三百鞑子,还有那几百为虎作伥的假鞑子汉奸,统统授首。”

    黔国公沐天波上前一步道:“这伙鞑子恐怕没料到会在这碰到我们的大军,所以我们倒是能够打他一个出其不意。正好我对巴山寨周围的地形非常熟悉,太子殿下,我愿领兵前往巴山寨,围剿这些鞑子。”

    “好,既然黔国公对巴山寨非常熟悉,那我们就兵分两路,一路由晋王领兵直奔大理,另一路由黔国公领兵前往巴山寨,围剿进攻巴山寨鞑子,晋王以为如何?”

    “殿下,我认为,我们应该集中优势兵力先歼灭攻打巴山寨的鞑子,然后再兵发大理,更为妥当,毕竟鞑子的野战能力非常强,毕竟我们只有一万人马,不太适合分兵。”李定国思忖再三,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因为他知道,一个牛录三百鞑子,就能匹敌三千明军,再加上数百汉八旗的假鞑子,即使派出五千人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一举歼灭这一千鞑子。

    当然,如果是由他率领五千人马定能歼灭这些鞑子,沐天波领兵的话,他心中就不得不打个大大的问号。

    因为沐天波领兵的话,肯定是他率领那从腾越出来的三千人马,这些士兵和他率领的大西军精锐根本不能同日而语,他手下的大西军精锐,个个以一当十,乃是百战余生的老兵,单对单也能跟满八旗的鞑子放对。

    而沐天波率领的三千人马,与鞑子对战的时候连吃败仗,他们从心底里就有点怵鞑子,让他们与一千鞑子交战,李定国认为胜负难料,所以他思忖再三还是提出了不同看法,虽然有可能令太子殿下不喜,他也要说,因为明军败不起了。

    朱慈煊听到李定国所言,顿时一愣,鞑子战力强悍,我们只有一万人马,不适合分兵。朱慈煊把李定国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边,慢慢的琢磨出味来,李定国这是害怕沐天波领兵战胜不了一千鞑子。

    至于李定国担心朱慈煊对他否定自己的意见,会对他有看法,则完全没有必要,毕竟他也不是听不进去意见的人。

    于是他道:“晋王言之有理,我们一万人马前去围歼一千鞑子,是鞑子十倍,优势在我,稳操胜券,就按照晋王所言,我们全军前往巴山寨。”

    “虽然优势在我,但我们还是要好好安排一下,突其不意,攻其不备。”李定国道。

    “好,那我们悄悄摸过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朱慈煊一锤定音。

    “传令,各营休整一下,吃些干粮,准备战斗。”李定国下达了命令。

    ……

    巴山寨。

    示警的钟声“当当当”敲响,一阵紧似一阵,寨中登时乱做一团。

    寨中士兵被催促着上寨墙防守,妇孺老人也慌乱的在收拾东西,紧闭门户。

    最惶恐的还是寨外的村落和百姓,看到烽烟和远远传出的警钟声,纷纷收拢人畜,捡起细软,往寨子里逃来。

    在这慌乱之中,烟尘四起,一支人马已经杀到。

    最前面的数十名骑兵,呼啸奔驰而来,骑术精湛,十分嚣张。他们就如同地狱里跑出来的恶鬼一般,呜哩哇啦鬼哭狼嚎着,在他们的前面,数十名逃之不及的百姓,慌不择路跌跌撞撞的跑着,脸上全是绝望。

    一个孩子摔倒在地,他的母亲急忙回头去抱。

    “嗖”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直接当着这个孩子母亲的面,一箭把这个才七八岁的小男孩钉在地上,长箭穿透他的衣裳,穿透他的胸膛,一头扎进地里。

    孩子的惊慌哭声登时变成一道短促的惨叫。

    小男孩的嘴里吐出血沫,双眼黯淡,失去神采,胸口衣襟迅速被大片的血液染红。

    “小义!”

    孩子母亲发出撕心裂肺盘的惨叫,瘫软在地,手脚不听使唤,但她却还是双手用力向小男孩爬去。

    “孩他娘!”

    一个男人也闻声回头,跌跌撞撞往回跑。

    孩子母亲眼看就要爬到孩子面前,那射杀了孩子的鞑子已经奔驰而至,他哈哈大笑着催马前冲。

    战马的前蹄猛的踩在了妇人身上。

    妇人一声惨叫,紧接着另一匹马也踩了过去,妇人身体立刻便不动了。

    鞑子头也不回,纵马冲向那个孩子的父亲,只见他拔出腰间的弯刀,高高举起,一道明亮的刀光闪过。

    男子惊恐的瞪大着眼睛,被一刀砍倒在地,他的目光还望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巴山寨墙上,沐忠显看的双目赤红,双拳握的“咯吱吱”作响。

    “土司大人,让我带寨兵出去接应。”沐忠显恨声喊道。

    土司木懿压下心中的悲伤:“敌强我弱,现在出去,正中鞑子奸计也。”

    “咱们寨子里有土司府三千府兵,难道还怕这些鞑子不成,我愿出寨跟鞑子死战。”

    “土司府里谁又是怕死之人?只是现在寨中还指望这三千府守寨,若是出去死战,一旦战败,这寨子还如何守?到时后,这寨子中的诸多百姓妇孺,又该怎么办?”

    “那就这样看着鞑子在寨外杀人?”沐忠显双眼充血。

    “一会鞑子肯定会来攻寨,我们多杀鞑子为他们报仇便是。”

    旁边一个女子也劝说,“夫君,咱都听阿爸的吧,咱们守好寨子,不能意气用事。”

    寨上,众人沉默的看着飞驰至寨墙前的鞑子骑兵。

    他们人皆身着钉着铜钉的棉甲,头上的帽子上有着一根长长的盔枪,连马都披了甲。

    一个个手举着弯刀,背上长弓,箭袋里插着数十支箭支,一个个的脸色显得十分狰狞。

    鞑子冲着寨子上得意的呜哩哇啦大叫,可寨上没一个听的懂他们的叫的什么。

    他们后面烟尘四起,更多的鞑虏骑马飞奔到来。

    土司木懿扒着寨墙仔细打量,面色愈发难看。

    “真正的鞑子三百余,假鞑子也有五百左右,鞑子的总数达到八百,将近一千。”

    沐忠显的脸色也凝重起来,“这是一支精锐,不是一般鞑子,就连那些假鞑子,估计也不是江南的降兵,而是从辽东带来的汉八旗精锐。”

    鞑子是大明一生之敌,到如今,即使远在云南的沐忠显对关外鞑子,也有所了解,知道他们一般分为满八旗,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

    其中战斗力最强的自然是满八旗,他们以牛录为单位,每个牛录三百旗丁,普通鞑子男子,自小便要习练骑射,进行训练,长大便成为满八旗旗丁。

    这些来袭的鞑子,人人披甲,显然是鞑子中精锐中的精锐。就连那五百假鞑子,也人人披甲,只是看上去没有鞑子的甲胄精致,说明这些假鞑子也是汉军八旗中的精锐。

    现在,寨子里虽然有三千土司府的府兵,但要出去和这些鞑子进行死战,那就是纯粹的找死,依托寨墙还能抵挡一二,所以,土司木懿,沐忠显等人脸色愈发的难看。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我在明末当太子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