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四十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确认周围安全后的李昼短带着梁槿来到了一座山洞休息,随后用剑气在河边搞了几条鱼来吃,他实在没有精力去亲手抓鱼,他原本打算用些休闲时间来提前自身的运气速度,但很遗憾他没有这样的天赋。

    梁槿看着那几条烤鱼直流口水,李昼短见此笑了笑将自已那条烤好的鱼给了他。

    梁槿接过烤鱼看了几眼,说道:“你烤鱼的手法一般般吧”

    李昼短笑道:“看来是遇到了行家,我送你几件礼物。”

    梁槿一怔,说道:“什么礼物,是运气的功法吗?”

    李昼短摇了摇头,道:“不是,是它们。”说完李昼短将木匣里的“谷雨、雨水”递到梁槿面前。

    梁槿看着这两把“沉睡”中的剑,“你为什么要把这两把剑给我?”

    李昼短看着“芒种”与“小满”,“我有两把了,而且这是我临终礼,我希望你可以带着它们前往长城。”

    梁槿沉默了一会,问道:“你为什么不断的在逃亡阿?他/她们为什么对你如此执着?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李昼短回道:“为了压榨我最后的价值。”

    “价值?”

    李昼短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已经是个无家的人了,我在流亡中得到了一个消息,江域南边的剑山上所有剑士一夜之间全部被杀,而我则是剑山嫡系弟子,唯一的传人。”

    梁槿,“所以你一夜之间变成了逃亡者?让你突然间长大,那你以后还会逃亡吗?还是会像小说里的主角一样,慢慢的将所有敌人杀了?”

    “哈哈哈”李昼短笑道:“将所以敌人都杀了?你错了,我还是会逃亡,它们不会给我这个机会,我也根本不重要。”

    梁槿,“传说每一个教派的嫡系弟子都有着,以一已之力去改变自已命运的能力,你没有吗?”

    李昼短摇了摇头:“我告诉你吧,根本就没有人有这种能力,连“伟大的神明”都没有,那种传言只是为了攒美那些“山上人”而已,现在你眼前就有一个,但他已经陷入了深渊般的无助,如果一件事是早已注定了结局,那么你的横叉一脚只会让事情更加糟糕,儒教先人荀师就曾在《天论》中点评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命运,这个命运不会因为妖孽、仙人,以及王朝之更换而被改变”

    “我给你讲个故事”

    “什么故事?”

    “我曾经收过一个徒弟的故事。”

    episode(插曲)

    半年前

    这时的李昼短刚离开剑山两个月,他来到一处村庄,这时刚好下着大雨,前面的路几乎都看不到所有的声音皆被雨声覆盖,周围有不少房屋漏水,估计再过几天这里就会出现水灾。

    而在一间小木屋里一个男孩死死的抱着一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女孩,李昼短估计那应该是他的妹妹,随后他从身上拿出一块“面包”递到两人面前。

    早在很多年前,面包被从西方来的商队带来,并将技术传了下来,在随后大大小小的灾难中便再也没有人从西方而来。

    “谢谢…”男孩接过面包并鞠了一躬。

    “家人呢?”李昼短问道

    “几天前死了,在村子不远处的山林里。”男孩低头看向女孩,说道:“千儿,我们有吃的了。”

    李昼短看着女孩问道:“她怎么了?”

    “前不久村子来了只妖兽,千儿差一点死在那只妖手里。”男孩摇了摇女孩,喊道:“千儿我们有吃的了,快醒醒。”

    李昼短看了看女孩:“不用喊了,死一天了。”

    男孩沉默了很久问道:“你是谁?”

    “我?”

    李昼短笑道:“我是剑士,好了拜拜。”

    李昼短刚起身,男孩突然喊道:“等一等。”

    “有事吗?”

    男孩跪在李昼短面前,说道:“食物早已经救不了我了,救了一时救不了一世,我想自已救自己!收我为徒吧!”

    李昼短皱了皱眉头,转身就走,但男孩不依不饶直接抱住他的腿,大喊道:“求你了。”

    李昼短犹豫了会:“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回道“我叫顾绍”

    李昼短接着问道:“那么顾绍,如果你有了超越普通人的力量,你会用来做什么?”

    顾绍回道:“我会用来保护和我一样的人!”

    李昼短拿出那把铁剑,递给顾绍。

    “那么证明给我看。”

    顾绍接过铁剑,磕头道:“是师父。”

    “这把剑你来命名。”

    “它叫新霜”

    ……

    ……

    一个月后

    在天城的城门口,守门的卫兵惊讶道:“什么你找顾绍?!你也是来杀他的?”

    李昼短没有说话。

    另一个卫兵走过来道:“兄弟我劝你放弃吧,想杀他的人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李昼短问道:“他现在在那?”

    “应该在登天楼吧。”

    “谢谢。”

    李昼短知道后朝登天楼走去,走了段距离身后传来几个卫兵的谈话。

    “哎,他是干嘛的?”

    “来杀顾绍大人的。”

    “哎,又要死一个了,看他如此年轻,胆子到不比前几个小”

    ……

    “爸!妈!姐姐!呜呜呜”

    女孩对着三人的尸体大哭道。

    “周小姐,你们周府不知道贪污了多少儒教发来的钱粮,今天我念你心善便就此放过你。”

    顾绍擦着新霜上的血迹说道。

    女孩怒吼道:“顾绍!你为何如此残忍,虽说我们周府贪污了些钱粮,但我们家所做善事也不见的少,这座天城有如今繁华我周府功不可没,你到街上打听打听,曾经的天城与一个村庄有什么区别!”

    顾绍笑了笑,说道:“做了恶事就要得到惩罚,让这座城繁华起来便是每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人的职责。”

    女孩听后大怒道:“所以惩罚就是屠我九族!”

    顾绍道:“对于我来说只有这一种。”

    ……

    “顾大人!”

    “顾大侠!”

    “顾绍大人万岁”

    顾绍张大双手享受着民群的呼唤,他低头大笑着,自他出道一个月以来,劫富济贫,将剑山运气之法分与人民,让他们结束了贫穷的生活,让他们有力量反抗命运,可以说他已经深深的得到了人民的爱戴,这个过程令人舒坦。

    李昼短站在登天楼下,沉默的望向顾绍。

    顾绍。

    这便是你的证明?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