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三十九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远处的街道,男子和他的下属,看着雨鬼的尸体,问道:“交了几次手。”

    下属答道:“一次”

    “那一次?”

    “听到那个孩子不见的时候。”

    “哦?”男子嘴角微微上扬。

    ……

    ……

    “不去!我不跟你走了!”

    梁槿此时坐在树上喊道。

    李昼短:“梁槿…”

    “他们是冲你来的,我当初就不应该救你,我当初就不应该听于先生的话的,你们都这样安排这我,让我来跟你送死吗?!”

    “呃~呃~呃”

    梁槿大声哭泣道。

    李昼短低下了头,道:“梁槿听着,没有人想让你送死”

    梁槿疯狂摇头,有种无赖的样子:“不!你们就有!你知道那个坏人怎么说的吗?如果我不呆在你身边,他肯定不会想杀我的”

    路途尚远,日景已暮。

    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赢得一线生机

    李昼短无奈的一剑砍断了大树。

    原本死死抱在树上的梁槿突然察觉到自己朝后面倒去,低头一看,整棵大树竟然被看成了两半!

    “啊!啊!我要掉下去了!”梁槿惊恐的喊道。

    就在快要掉落下来,离地面只有一点点距离时李昼短抓住了梁槿的后脖,只剩下梁槿那呆目的眼神。

    李昼短无奈的喊道:“我们走吧”

    回过神的梁槿,接着喊道:“你放开我!我才不想和你走!”

    李昼短道:“梁槿,如果你继续停留在这,很可能会被杀掉。”

    梁槿扭动着四肢,最后发现没有效果后,喊道:“骗子!你们都是骗子,他们明明是来杀你的,为什么要我跟你一起死,为什么!”

    李昼短愧疚道:“对于这件事,我向你道歉。”

    “放开我!我不要你道歉!哼!”

    梁槿怒道。

    李昼短说道:“梁槿,请你不要闹了…”

    “我就要闹!”

    ……

    ……

    “猎物消失了。”

    男子看着被看两半的大树:“他很聪明,选择了一条最难走的路。”

    一旁的下属低着头说道:“大人我介意启用那个器谱排名第五百八十三的大剑士。”

    男皱了皱眉头,道:“你是指,秋蛟剑?”

    “是的。”

    “那个人的武功比雨鬼如何?”

    下属道:“数倍于他,而且此人与剑山还有一段仇往”

    “哦?”

    “曾经,此人专闯名城之地,大扬与天下之人交战,爱打抱不平,后来被官府通缉派数百精兵抓获,次年放出,然他死性不改,犯下更重的罪孽,后来抓获他的是一名有名的剑山弟子。我想他一定非常乐意去对付这个剑山传人。”

    “那让他去吧。”

    “是。”

    ……

    ……

    白庙山,位于江域北部与白露城的边境处,附近多山野村庄,因处于两边的交界习俗较为杂乱,但这里四季分明,多有商队经过,再加村庄之处地势平坦,土地肥沃,道教曾多次以将其划为白露城的属地,差不多再过几年这里就改名了。

    李昼短换了一辆马车之后,尽量往偏僻小路行走,随后选择了一条悬崖峭壁上的小路,虽危险但让人有些心安。

    危险的地方不只针对自己,还有敌人。他仿佛是一个一夜之间长大的男孩,此刻死亡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他知道自己死后剑山就彻底断脉了,到时南方的蛮荒之地,以及蜀域绝对乱的不行,不过有儒道在,相信也做不了大动静。

    梁槿看着他皱眉头的样子,又向后看了看发现没有人追来,便问道:“喂!”

    但李昼短并没有回答。

    梁槿又叫了声,李昼短才回答“有什么事吗?”

    “后面又没有人追,你紧张什么?”

    李昼短道:“危险往往隐藏于无形,其中的凶险你我无法承受的住。”

    梁槿“呵”了一声:“你是打不过吧,道理说的一套一套的。”

    李昼短回道:“我确实是打不过,逃跑是我唯一的选择了。”

    梁槿道:“所以那些人明知道很危险,还让我跟着你,是不是?”

    李昼短道:“是的,对于这件事,我表示深深的愧疚。”

    梁槿道:“那你到合适的时候让我走吧,我以前虽然是穷但至少活的好,自从那个于先生让我照顾你之后一切都变了。”

    李昼短点了点头道:“好,我会让你走的。”

    话音刚落马车前面的悬崖小道上裂开了一片蜘蛛网,随后不断向马车延伸,最后一道剑气将悬崖小道切成两半。

    “梁槿!”

    李昼短快速将梁槿抓住,马车开始向旁边掉落,不断撞在石壁最后四分五裂,一道人影从混乱中飞出,举起长剑挥动出剑气向下劈砍而去。

    “芒种!”

    李昼短大喊一声。跟随马车掉落的木匣里一把红光飞出来到李昼短右手,芒种横于胸前,将第一道剑气挡住,但锋利的气流将李昼短撞在石壁上。

    剑气不断飞出,李昼短抓住梁槿疯狂寻找合适的落脚点来躲开那一道道剑气。那人见此一剑挥向李昼短的头顶,巨大的石壁在剑气的攻击下向下坠落,砸向李昼短几乎无处可躲。

    “啊~!要死了。”

    梁槿惊恐的喊道。

    在混乱的岩石下坠时,李昼短看向对方,凌厉的眼神中好像是在问,你是谁?而对方的眼神则回道,杀你的人。

    最后李昼短一剑挥向上方的岩石将其打碎,石渣开始四溅形成迷雾,许久之后,李昼短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人看向下方的深渊,说道:“这才是你真正的逃跑跑线?够聪明。”

    ……

    在制造阻碍后,李昼短立马向下跳去,在悬崖下,他没有把握能安全坠落。在接近地面后,李昼短一剑插入石壁发出阵阵火光,借此减速。

    梁槿在惊恐中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给自已挡住了那些危险,随后向上一看,那些石块纷纷被芒种切砍开。

    待确认没有危险后李昼短问道:“没事吧,我们暂时安全了。”

    梁槿点了点头。

    李昼短道:“我们一会立马离开这里。”

    梁槿道:“好。”

    李昼短随后去寻找木匣。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