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三十八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秋雨,秋雨,无昼无夜。

    在江域以北有一座不知名的小城,名曰“秋雨”,这座城建造时间已达一百多年,地处偏远,矮小的城墙用黄沙泥块等筑成。而当地人则连名向“长安”这座天下第一繁城审请钱粮来修建,可惜并未得到理会。

    这场大雨中城内的街道凹凸不平,到处都是水坑,梁槿躲在屋檐下看着李昼短,修士都没手段挡雨吗?

    梁槿抱着那把取名的铁剑“南江”,道:“先生,你不能挡雨吗?”

    李昼短答道:“能,但要用气”

    梁槿接着说:“那为什么不用。”

    李昼短:“因为我们现在很危险。”

    梁槿惊恐的叫出“啊?”

    李昼短开口道:“梁槿,你怕死吗?”

    梁槿想了想:“不怕!”

    “说实话。”

    梁槿怔了下,改口道:“怕…”

    李昼短解下木匣,道:“那么你要看着我的眼晴”

    “为什么?”

    “因为我也害怕,我年纪和你差不多,但我有实力去反抗我害怕的事物,而你没有,但你将来一定要和我有一样的眼神!”

    梁槿:“那你要教我剑法吗?”

    李昼短:“我不会教你剑术,永远不会。”

    梁槿无语凝噎。

    对于这个少年的想法,他不会打也不会骂,他反抗不了那只大妖,但也不会把自己的毕生所学教给他。

    “梁槿。”

    “在。”

    “你手中的剑为什么要想去挥动,你就要自己去挥动。我死之后,如果你真想学剑,你就去北方长城参军,那里有许多比我优秀的人,我的才学只会让你止步于此,如果你渴了饿了,遇到了一个修士你也打算像今天这样去求、去缠着他/她吗?”

    梁槿抬头就要说话,只见一个雨中有一个撑伞的人,站在他们面前。

    那人一身白袍。

    李昼短快速站在梁槿面前,木匣中的芒种与小满飞出来到李昼短手中,剑气无声而起。

    两人隔雨而立。

    芒种、小满,两把其中一把是几个月前游厉时所得,另一把则是剑山上帅博的送的剑,而另外两把剑则在无尽的沉睡中。

    山河之中虽然儒管天下之城,所有城主官员都由其分配,但野修不归所属领域,但又并非所有野修都归道教管理,所以生出了一些见不得光的黑暗组织。道教,天下修士皆向往之地,人间近六成的修士出于此处,同时还会每年分配修士前往长城,斩杀妖士得其军功,再分配到某城中镇守,但很显然这座城太过偏远,没有厉害的修士,甚至无法觉察到两人。

    境界不过比较的是运气的能力与身手。

    李昼短开口道:“你是来杀我的?”

    持伞男子答道:“有人高价买你的命,而且请动了我,你可以称我为三流杀手,雨鬼。”

    李昼短皱了皱眉头:“你敢杀我吗?”

    雨鬼笑了笑:“我们是在黑暗中的人,任何我惹的起的都敢杀,你背后那座山除了三个剑士外,以及那个自身难保的剑仙外,可还有人?失去了剑胚的剑山连三流势力都比不上!”

    李昼短无话可说,确实没有人可以帮他了,唯有去白露城让“她”帮忙了。

    雨鬼猛然向前掠过,那把伞也消失了一般,雨水皆其所引,脚步无声,雨水在雨鬼手中形成了一个水球朝李昼短拍去。

    李昼短双剑交叉,橙红两色的剑气朝双方挥斩而去,

    他一掌拍向剑气,只觉肩上一沉,水球将剑气直接消散。

    片刻后,一掌打的李昼短后退数步,但双剑还是挡住了雨鬼的攻势,只是李昼短的双臂有些弯曲。

    雨鬼开口道:“这剑不错。”

    李昼短用力震开雨鬼后,看向身后,雨鬼笑道:“那个小孩呢,你这个学生挑得真不怎么样。”

    李昼短没有说话。

    episode(插曲)

    在屋顶上有两个人,雨水几乎全被隔开,“大人,你为什么不自已动手,这样不可以轻松很多事吗?”

    男子皱了皱眉头,开口道:“不,我需要事情的麻烦些。”

    “为何?属下不解。”

    男子似乎在想一些事,许久才开口道:“我要把这个剑山传人与白露城那位一同吃掉,两个人吃效果会比一个人好,而且这个人说不定能将“她”引出来,而找这个不入流的杀手组织只不过就把猎物赶到目的前更容易吃罢了。”

    “那个小孩呢?”

    男子说道“你不用管,不过是个大事成长起来说不定是一个麻烦,让人去解决下。”

    “是。”

    ……

    在城中某个巷口,梁槿不停的在跑,那个人是来杀李先生的,我只是个小孩,只是一个小孩!

    可巷口突然岀现一个人,一脚将梁槿踢飞到墙上:“如果你呆在那个剑士身旁,我或许不会动你,但你好像很怕呀。”

    梁槿被踢的头晕目眩,躺在水坑之中,好像晕了过去。

    随后一把抓住了梁槿脖子:“你若不是那小子身边的人,你或许不会死,你要怪就怪那个剑山传人吧,小孩子。”

    刚准备用力时,一把剑锋架在他脖子上,“放开他”,刚一回头,便身首异处。

    李昼短接住梁槿后,咳了口血,用小满支撑住快倒的身体。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