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三十七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今日,于先生带着梁槿行走在黄昏色下的街道。面对这位城中最大学问的先生,梁槿脸色苍白,很是不适,只见于先生开口指着街道中央插着的三把剑:“二十四气,各有不同,传闻几百年前剑山一同出世的二十五名剑士,各自执剑不一,结阵猎杀当时的妖土妖孽,险些成功,此后仅短短数载便名扬天下。独占那个时代器谱前百中的二十五位。”

    少年梁槿,看着三把剑上面有两把刻着“谷雨”“雨水”另一把则无名,顺着视线,梁槿开口道:“李先生的剑原来这么厉害呀,那器谱又是什么?”

    于先生说道:“那是由天下最有学问的人云雨然所例之谱,集合了这个时代所有神兵利器,根据战绩为其排出名次,第一的是来自剑士一脉的“潮寒”,现在妖孽澜落君手中。”

    “先生此言在下不认同,兵器就是兵器没有高低之分,这种排名不过浮云过眼,所谓高低皆于人来成就,恐怕只有无名而求名之人才会如此在意。”

    说完于先生朝远处望去,只见李昼短身穿布袍将身体包的密不透风坐在一家茶铺。

    于先生微微一笑,“李剑士此话在下也有所认同,不知剑士的伤……”

    “已无碍,今日在下是来取剑的,也非常感谢先生对在下之剑的保管。”

    于先生笑了笑,“剑士离开也好,我这只是一小方天地,经不起这般折腾,只不过剑士离开前将这孩子带上,我想那些人很快就会找到这个孩子的住所。”

    李昼短皱了皱眉头,道:“这个孩子将来跟着我极有可能会死,先生真要他跟着我?”

    “他跟着你死不死我不知道,但他留在这里绝对会死,那不如让他跟着你,或许从我安排你们见面的那一刻便注定如此了。”

    李昼短沉默了,这么说起来还是自己的到来决定了他接下来的生活。

    于先生朝梁槿问道:“你想离开这里吗?”

    梁槿怔了怔,小心斟酌,不知道怎么开口。于先生接着说道:“只是随口一问,不必如此,在我看来你比较胆小,但又较为善良谨慎,与大多数人一样,如果继续这样活下去你恐怕活不过今夜,所以我想问你是否想跟着那位走?”

    梁槿想了想,“先生,你为什么要与我说这么多啊?”

    于先生笑道:“因为你不跟这位李剑士走的话,你就很难善终了,原本先生我以为那几个不速之客还不能对我做到什么威胁。但我却发现一个幕后之人,他连短短一夜时间都不愿意去等了,所以今夜你必须走,至于在路上你会如何,吃的不好穿的不暖我无法帮到你,但先生我相信你会在这条路上变的无比强大。”

    护城河上涨,就是不好之兆。

    说完于先生伸手将三把剑拔出,来到梁槿面前,“接下来我无法帮你。”不等少年做出选择,一名老者掠过朝梁槿而来。

    “先生!”少年惊讶的大喊起来,却见于先生不在身旁,取而代之的是李昼短。

    李昼短将芒种猛然砸在地面,气流将老者野蛮震开。

    “走!别眨眼。”

    李昼短抓住梁槿肩头站在“雨水”上飞离鸿运城。

    ……

    ……

    李昼短站起身子,先是看了一眼梁槿,然后将剑装入木箱,说了声走吧。

    梁槿点了点头,他现在有点困,本来李昼短之前受了些伤,现在运气跑了近一天,他会不会困呀。

    修士的体质可以说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这些人会运气,那些境界只不过指的是用的“气”更厉害罢了。

    所以梁槿才有些但心,他们毕竟也会吃喝拉撒。

    “我们不休息吗?”

    李昼短看向梁槿,问道:“你累了?”

    “呃,有点。”

    “再走一段就休息。”

    “啊?你要送我去那呀。”

    “白露城,我会把安置在那让你份差事。”

    梁槿张了张嘴巴:“你不带我修炼了?”

    “我不会带你修炼。”

    “为什么?”

    “古人云,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山上人并不好当,你一定会吃不了这个苦。”

    梁槿蹲下来,丢了一块石头在湖里,湖面惊起阵波纹。

    梁槿道:“李先生,你们山上人都这么不爱说话吗?”

    李昼短点了点头,他在出山前很喜欢说话,然而在一次追杀中他受了重伤,一连几天躲着不敢说话。

    梁槿怔了怔,山上人都不爱说话?

    “那你想多说话吗?”

    “以前想。”

    “现在不想?”

    “对。”

    “那和我能不能多说说话?”

    李昼短诧异道:“现在不是吗?”

    梁槿有些无语,眼珠子看着李昼短背上的木箱说道:“我能看看你的剑吗?”

    李昼短解开木箱里面露出来五把剑,依次是芒种、谷雨、雨水、小满。

    “这把剑叫什么?”

    梁槿指着一把普通的铁剑问道。

    “它没有名字。”

    “你带这么多剑干嘛”

    “原本是用来学道,现在好像没什么用了,我打算送人。”

    梁槿还是那句“为什么?”

    李昼短张了张嘴:“我招惹了一个麻烦,我解决不了的麻烦,它将我的行踪完全封锁,我只能前往白露城,寻求“她”的帮助。”

    “那先生能送我几把吗?”

    李昼短想了想,将那把铁剑递给了梁槿。

    梁槿看着手里的剑,有些不满的问道:“先生为什么只给我这把铁剑?”

    李昼短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如果你想要学本领,首先应该从掌握这个难得的机会开始,而不是在意这个机会的好坏。”

    梁槿点了点头。

    “这把剑你来取名吧。”

    梁槿拿着剑,有些失望的看着李昼短。

    李昼短道:“梁槿你是不是在疑惑我即然给了把剑于你,那为什么没有传给你一门运气的功法?”

    梁槿,答道:“是的”

    李昼短平淡道:“你倒是坦诚,我送你一把剑但不代表我会教你,我送你一把剑但不代表我会送你它的使用方法,因为我没有给你的理由,相反我有不给你的理由。”

    梁槿眼神黯淡道:“李先生,我知道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