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三十五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这一夜,梁槿的家门被直接撞开。

    看到这一幕的梁槿毫不犹豫将已经倒在地上的少年背起,梁槿神情复杂,瞥了一眼背后的黑衣少年,总感觉在那见过。

    梁槿背着少年将他轻轻的放在木床上,随后连忙起身准备好木盆毛巾跑到隔壁去借点水,然后将毛巾搭在木盆沿边上,开始为躺在床上的少年擦拭血迹。

    做完这些之后梁槿扯开中年男子给的药方,并按照教的方法调制,奇怪的是这明明看上去是中药但却没有药味。

    …………

    在屋院里,前不久服药的少年竟然一夜之间坐起来了,露出来那张稚气而又沧桑的眼睛。

    少年的双眉极似一对柳叶。

    当他警视周围的环境之时,一位中午男子缓缓走进门,直接开口道:“在下此地城主,剑士不必怀疑正是在下所救,在下也并无恶意,只是想欠一桩人情,另外照料你之人,他叫梁槿,是这座屋院的主人,在下概就讲这么多,剑士还有什么想问的?”

    少年皱了皱眉头,道:“你很直接啊。”

    中年男子摆了摆手,道:“或许吧,我就是这性子。”

    少年诚心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该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

    中年男子笑道:“无妨无妨,比起感谢我更注重你欠我的人情。”

    少年环顾四周,神情平淡。

    少年开口道:“我此来是寻一把剑,而这里一位新来的教书先生可能知道在那,我来找他。”

    中年男子感概道:“如果是他,我到是可以让他出马。”

    少年说道:“还是我自己去问吧。”

    就在这时梁槿提着食盒走到门口,先是推开一条缝看了看,听到少年说了声进来才推开门走进来,四处张望了下发现只有少年一人,于是惊讶道:“你好的这么快呀。”

    少年拱手道:“在下谢过梁先生的救命之恩。”

    梁槿挠了挠头,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我叫梁槿,其实救你的人,另有其人,不过他不让我说,我也不敢问。”

    少年顿了顿,说道:“在下,李…你暂时叫我李先生吧。”

    梁槿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李先生。”

    episode(插曲)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你这药方给的精妙,但好多药材咱们都没有,就比如这南方的叶草我这没有下次去进些,所以用了些别的叶草使用,药效虽然是差了些不过好在那位病人也不是一般人……”

    于先生尴尬的点头,没想到这位城主竟然比他话还多,于是开口道:“这药方可是细致活,不仅仅是疗伤那么简单,同时还能筑基炼骨,在北方可是很受欢迎,而且药效强没有副作用,药材也便宜几乎那里都有卖。”

    中年男子挑了挑眉头,转移换题道:“说重要事吧,一会他要来找你,那把叫白露的剑你见过吗?”

    于先生点了点头:“见过”

    “在哪?”

    “白露,白露,能有这样名字,除了那座城还能是那。”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说道:“最后在与你说一件事,你是让那个孩子前往铭山修炼,还是伴在那个剑士身边。”

    “这不应该是看那孩子的决定吗?”

    中年男子摆了摆手,说道:“铭山是属道教管下七流垫底的仙山,他们与我们的关系还算不错,算是关系户吧,反正也不缺这一个名额。”

    于先生淡淡一笑:“那你为什么要让那个孩子去呢?说说他的身世吧,仅管他救了那个少年你只需给些钱财便好何必如此帮他。”

    中年男子愣了愣,缓缓的开口道:“那孩子说起来与我还真没有什么关系,昨日我也才刚知晓,那孩子爹娘都是本地人有了好几代了,那男人没什么本事也就做个木匠,那女子就在家做女红可惜死的早,只剩那男子一人与这孩子。”

    “也许是受了刺激,那男人脾气越来越不好,好好的木匠也不做了,常被邻居说道。而那时候的生活全靠那孩子支撑,烧菜种菜炒菜,什么都干,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也许就是如此。”

    “那男人大概太久有了什么疾病,有一天突然倒地不醒人世没有熬过那晚,随后就只留下了那个孩子。”

    于先生挠了挠头道:“那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中年男子说道:“因为我小时候和他一样。”

    “挺新鲜的理由。”

    …………

    梁槿坐在院子里朝屋内问道,“李先生,我能些事吗?”

    李昼短盘腿坐在床上,回道:“问。”

    梁槿问道:“李先生,世上有让人复生的法子吗?”

    李昼短回道:“有,但很渺小到目前为止只有道宗这个势力才有一丝发现,仅仅是发现而已想要验证只有让人来修行目前他们应该传给那位“道胎”了毕竟她是最合适的,完整的恐怕你辈子都见不到。而我们这些人死了就是死了,从来没有什么复生一说,但有轮回一说他们有些做了好事的人会进入天上被神明转到一个他们最想到的地方去过新的生活,而没做好事的则往地下去,是人是妖是禽是兽全凭运气。”

    梁槿追问道:“那像我们这种人呢?”

    “估计是入地。”

    “那一辈子做好事的呢。”

    “一样。”

    “为什么?”

    院子里梁槿有些不理解。

    “因为你们太小了,像你们这种人做的好事入不了神明的眼。”

    “那为什么还叫做好事的可以往天上去呢?”

    “天地太大,而人太小。就算神明有眼也不见得看的到所有人,而且做好事有时也分大与小,渺小注定会看不到,而且我也是一粒沙子,更何况是你。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去当山上人,因为他们都不想去当山下林里的沙子,但天赋就是名额,有些人注定没有机会。”

    听到这些话后少年有些沉闷,随后望向天空。

    过了一会,少年开口道:“那李先生百年之后会回来吗?”

    李昼短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么问?或许我也活不到百年。”

    少年咧嘴一笑,犹豫了会,说道:“百年之后李先生或许不再是沙子了呀,那时候我或许留下了后人或者没过多久就死了,到时候李先生到我这来找找看,有没有和我很像的人,到时候李先生可以帮忙多照顾一下吗?”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