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三十章:避难者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避难者?你们家乡也被战争所毁灭了吗?”东方典染问道。

    “不”疤痕男子摇了摇头:“我们要避难的是将来的战争,它来到之前绝对是毁灭性的。”

    东方典染问道:“你指的是……妖孽?”

    疤痕男子点了点头并说道:“我们来自遥远的地方,我们是那里的贵族。祖上曾经是长城守护家族,后面我们自建了城池依旧归属于长城,但随着妖孽的最后一位到来我们的信仰越来越迷茫,我们在想到底是否能够打赢,仅管我们全都是必胜信念的持有者,但家族内还是有必败信念而且数量只多不少,最后我们通过投票决定迁移并建立一座避世之城,我们两人是多批观测员中的其中一批。”

    东方典染又问:“那你们接下来要前往那里?”

    “不知道,但我们知道前面有一座无人城,很遗憾我们没法留你们父女俩多久,我们会给你们一张地图与食物让你们离开这里,在此之前请为我们保密。”

    说完,牵着马匹的男子从马上面的行李中拿下来一些食物与一张地图,但被东方典染挥手拒绝了,随后说道:“我想加入你们。”

    疤痕男疑重的看着男子说道:“东方典染,要加入我们,我以及他都做不了主”疤痕男子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同伴。

    “那我跟着你们,听着,我吃过很多苦,经历过人吃人也被妻子背叛过,如果你说带着我们很困难,我相信我能够帮到你们…两个”东方典染加重口气说了最后一句:“我和女儿已经流浪了快一个月了,我们只是凡人……”

    疤痕男子沉默了很久,看向同伴说道“兄弟,让那个女孩跟你吧,一会这个男人跟着我,让他们先告个别,我与他一同去那座城池看看,如果他可以,我会去带他申请的。”

    说完,疤痕男子看着男子说道:“我先记住你的名,之后看你的表现了,先休息会,相信很快能消除疲惫。”

    ……

    ……

    从孔雀河一直沿伸到红柳山脉这条路可以说是漫长无比,而这个家族也终于开始迁移,从路上的表现来看他们十分优秀好像有什么东西拼命的让他们展现前所未有顽强,他们克服了路上的饮食,野兽,疾病,严寒,酷热,在这些灾难过后他们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属于他们自己的时代,当他们踏入这片土地之后,便只身于繁忙之中,这片无人生活的土地将成为一片乐地,为此他们给这片土地重新取名为——幻漠。

    不久,家族中的领袖建立了第一座城“北漠”,他为新城池提供了许多想法以及规矩,还是对未来方向的预估,最后因劳累死去,到了第二任城主他完美的补全了上一任的缺失并对族内以劳动力分配资源,一切都是在热火朝天般的进行着。第二年,田野里大片大片的青色稻田,到处都是谈笑欢声,仿佛这里真的是一片乐土一般。

    最后又建立了一座名为“幻漠”的城池,它的规模可以说是最大的,城里,街道上和广场上的建筑物如同竹笋一般向上而出,随后在城中心建立了一座宏伟的建筑用于纪念。

    东方典染与东方铃因为特殊情况所以花了不少时间才加入其中,最后因为表现优异在族内身份提高了不少,就这样,东方典染获得了一片土地与一座房子,但仅仅是限制于乡下,对于这些他并没有抱怨反而还很珍惜,凭借一手技艺与勤劳,他总是在田地的繁忙还将那座房子扩大了好几倍,几年后他已经是领居里最富有的了,又过了几年他几乎是这片土地最富有的人之一。

    东方铃度过了一段繁忙又苦难的童年,她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协助父亲,刚开始时每天仅仅只能吃到一碗面条有时一个蛋但对她已经足够了。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成长为一个漂亮的女孩。但当领居路过时总能看到这位女孩一个在田间忙,秋天里,她就像仙女一般在金黄色的稻田中走动而这一切她全然不知。

    这是六月的早晨,一支商队从外面带回来了一条消息,剑胚出世了,这证明人间有第二个妖孽了,这一消息传开所有人陷入欣喜之中,而东方铃只是默默的忙作,对此毫不在乎。

    距离那则消息过去三年后,原本平静的土地时常发生争执,今天东方铃又发现有一户领居搬离了这里,她记不清这是第几家了,但她知道这片土地不安静了而父亲则在尽力保证自己过上平静的生活。

    现在新上任的城主已经无力把控了,那些德高望重的长老已经暗自形成了一派,“回家派”,他们认为人间才是他们真正的家,打算将族人全部迁移,而现在他们已经失去了耐心,从刚开始的好商好谈变为了胁迫。比如判变罪,这个罪名从定议者角度认为一切背叛人间利益以及不为其负应该有的责任的人,皆为背叛。后来,出现了各种传闻,比如在迁移过程中有好几队被杀害,长老们认为是族中某些势力所为,与此同时,在审叛教堂上,出现了近几年来审讯人数最多的一次,东方铃在一次观看中发现这些十分憔悴而且面露惊恐,在审讯中他们无一例外全部承认了是自己所做。

    次日,东方铃早早起了床,正准备骑马前往城区时发现了一位在门口不停打转的男子,从行为来看他十分焦急,而他看到东方铃时则开口说道:“铃,我想与你父亲好好谈一次,我与你父亲相识,当年在草原上时我就是那位牵马的,相信你应该有印象。”

    “嗯,我印象。”东方铃点了点头,说道:“父亲还在睡也许是昨夜忙太久了,要不……”

    “不行!”男子打断道:“我必须马上见一面。”

    东方铃沉默了一会而男子依旧焦急的催着,片刻后东方铃侧身把路让开,说道:“请进吧。”

    “打扰了!”男子一步踏入屋内。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