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二十七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我叫昼短,剑士李昼短”

    这两句话对在场两人的打击虽然不是很重,但表情已经带有了五分惊讶,剑山子弟!

    徐慎虽然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开口道:“除妖在即,恐怕没多少时间与李剑士闲聊一番了,但还是想与李剑士聊上一聊,李剑士是偶遇此地?”

    李昼短点了点头,说道:“徐道长有话请讲,昼短听着。”

    顾原则默默的走出房内并轻轻的带上门,安静的坐在石阶上,表情充满了期待。

    徐慎开口道:“人间有山妖河怪,但终是小妖因人所化形,并无登山之能,然而每当妖孽时代少了气运之压让这些小妖有了些许可能,可走到一定路程便不得不止步,反之,人亦如此,人有山上山下之分,山上之人坐于高山之巅,有资质人格等,才能站于山之巅,但这样的人更容易死又不容易死也仅限于守山护土,终身囚禁于此,被山所压。而山下之人没有那么高尚人格,全凭性情行事,有人持剑行侠,虽万千人但其中必有千人行侠,反观山上之人却无此人。如果我们山下之人若有山上之能,又或像妖孽时代一样给我们一次机会,人间是否有灭妖土之能?”

    李昼短沉默了一会,说道:“看来徐先生对山上山下很有研究。”

    徐慎淡淡一笑,说道:“在山上之人面前论此事,岂非有些贻笑方家,在下不才曾入长安拜求学识,但因天赋未入长安。”

    李昼短沉默了一会,说道:“曾经佛教有言,说道,人分三等。”

    徐慎说道:“愿听其详。”

    “下等,中等,上等。下等人,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却发现仅仅是只有一点起色,而未来还有数不清的磨难,终点似乎遥不可及,为自己改变不了人生而就此屈服,这种人也就是我们所知的凡人。中等人,这类人就如徐先生一般,想要脱离山下登上山巅,一心向路,因长年生活在山下,有了些山上所没有的东西,有时这种人就是凭借这种东西不断向前而行,但登山之路何其凶险,因此这也是很难的人,在不断的行走中,所拥有的那种东西是否还会存在?不是所有努力都会成功有时自己的努力也只是为后辈铺路,想必这个道理徐先生也懂,就比如你们所有的侠,侠分凶与义,主要看个人的行为,但两土之战怎能容忍个人之因而让天下人来偿还其果?”

    徐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李昼短继续说道:“而上等人,拥有山下之人所没有的东西,那便是天赋,这东西有了便改变不了,因此这类人也就是必不可少之人,而人生也是翻天覆地的改变,他们的人生便是前进!不停的前进!因为有一样东西也是山下所没有的,那便是责任,拥有天赋的同时,他们便成为了最容易死的人,所以这类人有了足够广的眼界来让自已不死与不想死,他们也是相比较最难的。有了山上才有山下,也就有了人间,两土相持许久又怎会因山下而灭?关键还是在天赋。”

    徐慎再次陷入了沉思,随后说道:“徐某受教了。”

    李昼短淡淡一笑,起身之际,说道:“刚才那些话只是昼短一人之见,昼短自己都没走多远,何来谈论山上山下之能,望徐先生不要向外面乱讲,哈哈哈。”

    徐慎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一人两人的,徐某本就想听一听山上之人的见识,没想到多一个少一个还是只有天赋才能决定,那徐某也就不必再多想了,安安稳稳的去走便可以了。”

    李昼短听后,没有说话直接推门离开了屋院。

    当李昼短走出屋院后,顾原直接走了进来,笑道:“我听着挺有道理的,师父这些话是否能多走几步呀?”

    徐慎点了点头,说道:“春秋有望呀”

    顾原瞪大了眼睛,喊道:“真的呀!”

    徐慎说道:“师父何时骗过你,这位未来可是一位大剑士呢,但其实这只是他的一人之见,但毕竟是山上之人,而我这种人自然会有些用。”

    顾原低声说道:“可这种话,好像是在说师父帮不上忙,有点打击人,无论山上山下,我觉得只要有一颗前进便够了。”

    徐慎摇了摇头,说道:“有这种心的人并不少,我有你也有,将来会遇到更多人他们也会有,但天赋摆这又怎么不由命呢?”

    ……

    ……

    在镇外李昼短拔出腰间那柄铁剑,对准林间挥出一剑。等了会后确认妖根已断,便收起了剑。

    那只树妖李昼短能一剑砍了,对于能孕育出它的妖根,李昼短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嗯?”

    李昼短看着再度升起的白雾表示疑惑。

    还有妖?而且还比树妖强上不少。

    “呵…呵…哈哈”

    雾中传来极为妩媚的声音。

    “阁下,你奇奇怪怪的手段很多,现如今是不敢出来吗?”李昼短朗声说道。

    对方轻轻一笑,并未作答,只是长袖一挥,大雾让出了一条路,在雾中只留下一道妖媚的身影。

    李昼短皱了皱眉头,右手握住剑柄。

    大雾继续退散,从雾中出现两排灯笼。

    李昼短惊叹道:“竟然是魔舞!只是这舞原本应该是妖土之法,姑娘是妖土?”

    “是~也不是~呵呵~”

    身影侧着身子对着李昼短身后生出一条细长的尾巴,随后女子开始起舞,那几盏灯笼同时点燃,接着那女子舞着不同的姿势,清晰可见但又模糊的让人看不清样貌,随即灯笼也离开了原来的位罝在李昼短面前乱窜。

    “魔舞是凤族曾经的一位女性长老独创的道法,传闻那位长老跳动之时极尽媚态,十分妖娆,小女自然没法比,但若结合阵法便可一人与数人相抗,不知现任剑山弟子有没有这个能耐。”

    女子缓缓的说道。

    说完,那些灯笼朝李昼短飞去,笼中所带的火焰朝他而去,李昼短手中的铁剑,划过一道白色的剑气,将那些火焰尽数切开,让人觉得这人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姑娘,这舞虽有蛊惑之能,也有敌众人之人,但我五岁上山已经呆了有七年了,在我眼中,剑是伙伴,帮助我的是朋友,想伤害我的或想杀我的都是敌人。”

    说完,李昼手持铁剑,身形向前一掠,白色的剑光将那些火焰灯笼尽数切开,来女子身前刚打算挥剑,女子笑道

    “奴家生的一般,恐吓到朗君,这一剑还是留到下一次吧。”

    李昼短皱眉道:“想跑?”

    女子笑道:“奴家又打不过朗君,不跑还能怎样。”

    李昼短没有说话,只是一剑挥出将眼前女子切成两半,剑气在一瞬间将雾气驱散,树木花丛重新进入李昼短的面前。

    看了眼后,蹲下来想要查看女子,但刚一碰便化为灰烬。

    “奴家与朗君无怨无仇,如此便将奴家切成两半未免不太合适吧。”

    李昼短没有说话,刚将铁剑举起,周围的妖气便消散了不少。

    “跑了吗?”

    很多人都有手段,这当然包括小妖,想了想就重新往小镇走去。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