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二十六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李昼短。

    剑山弟子,是这一辈中代表剑山的剑士,在提斯记忆中,苏伊已经不再代表长安而是长城,传闻中她在上一次用长安之名拜访剑山,让剑山大失颜面,如今苏臣另选了一名弟子据说是某个书生。

    而如今,李昼短被誉为剑士中的新星,宸熙更是与他有莫大关系,传闻他还是位天骄,这代表了剑士觉醒吗?

    不见得,他就算成为人间也不一定觉醒,只因为这个时代太多天才天骄了。

    他无奈的说道:“有些事,一个人是可以改变的,当一个变强后,他便应该去保护弱小的人,因为弱小的人中难免有那么几个天才天骄。”

    提斯说道:“但很难,很需要耐心,当一个人变的强大时,可以去寻找而不是等。”

    李昼短问道:“找到后呢?”

    提斯说道:“当然是让他变强啊!”

    李昼知摇了摇头,说道:“路在自已脚下,在别人阴影下很难走到,这就好比你在黑夜下行走,保护你就是那盏灯,当你习惯那盏灯后它消失了你将看不见路。每个人都有一双看透黑夜的眼睛,保护有时会让你失去这双眼睛。”

    提斯说道:“但这样很难等到,而且我认为适量的保护就可。”

    李昼短没有说话,有些事再怎么样去说都不会有结果。手指划过“芒种”,他想要这把剑,提斯点头答应了,毕竟对方救了自己的命,更何况他不适合这把剑。

    “你要走了吗?”

    提斯问道。

    李昼短说道:“本来就不打算住这么久,来的时候发现你的妻子是妖,听她讲了些故事,便出手帮你解决了。”

    主要原因还是想要这把“芒种”,李昼短皱眉说道:“我需要剑,不出意外的话,我将来要与一个人打上一场,虽然不分生死,但一定要分胜负。”

    提斯轻声问道:“白逸轩?”

    李昼短点了点头,认真道:“苏伊代表长安拜访剑山,而我只需要代表剑山还回去就行,至于那个男人婆谁会想与她打?”

    他顿了顿,说道:“只有妖孽才能打败妖孽,这是用事实证明的,历代那么多天骄却没有一个能成功,我又怎么可能,不可为之事已经有人证明,我又比前人优秀多少?”

    李昼短轻松的开口道:“还好那些老家伙尊重我的选择,毕竟“妖孽”这东西太过古怪了。”

    一千年前,曾经有一尊远古修行者觉醒,不过却是妖土那边,它们想用远古的力量结束这场持续多年的战争,毕竟从任何角度上讲妖土的历史比人间悠久太久了,而这位远古修行者用身上燃烧的火焰越战越勇几乎无人可敌,但还是被杀死了,是被一位妖孽枪士杀死的,在死之前,那位远古修士的火焰与枪士做出了最后一战,从那以后那越战越勇的火焰熄灭了。

    而如今虽然还有修士修炼火焰但很难重现那股火焰。

    “现如今,妖孽已经成了不可言败的传说,就算是那股几乎可以与妖孽决一生死的火焰。”李昼短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这个时代有传说,我反到希望是那边的妖土,把那婆娘打一顿。”

    提斯试探性的问道:“蓝桉?孤岭?”

    “他们不行,差太多了就像现在的苏颜。”李昼短抬头望向北边,说道:“至少也要是姜准那个人。”

    雨停了。

    两人看向窗户外面,然后走出来。

    提斯轻声问道:“你要去那里?”

    “随便看看,因为这个时代开始了。”

    这是故事的开始。

    “走了。”李昼短摆了摆手。

    提斯一转头发现人已经不在了,只能默默的叹气,剑真的拿走了?

    ……

    ……

    小镇外有一片树林,传闻那里有一棵百年巨树而且修行得道,化为妖形。树妖每到深夜便入城吃人,每每一大清早起来就会发现一具干枯的尸骨,血与肉莫名的不见,这也让镇子上的居民陷入恐慌并做出了数次反击,比如把那片树林烧了,但树妖每晚依旧入城吃人,这也让镇上的人拿它没有办法。而在昨夜树妖入镇吃人时被人一剑切成两半,早上便被人们看到,于是便有人说来了一个仙人替天行道。

    李昼短走了几圈,镇子里一改从前的寂静,变的很热闹,到处都有一股火药味,让他十分不适,镇上的所有人都在为这场开心事而忙活,因为都是凡人,所以镇上的人千里迢迢的找来一帮道士来做保障,除去妖根以保不会再诞生妖修,但李昼短看出这些人修为不过停在百味起点,真来了妖估计可以吃几十个。

    但最后还是挑选了个吉日,就在月末。而李昼知只是默默的看着,并未打扰或干涉。

    他有些无趣,是的,他也发现了,但这又能怎么样?只能默默的去变。

    日子定好后,接下来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顾原已经心急如焚可是看着师父依旧一动不动便也只能硬着头皮等待。

    徐慎知道这个徒弟的性情,但他并未理会,说了那么多遍,继续说下去又有什么用?

    两人就这样对坐着,十分安静,顾原突然开口道:“师父!时间快到了。”

    徐慎点了点头,回应道:“还未到,去早了不好,去晚了也不好,毕竟是毁了此地的妖根,造福一方,要谨而慎之。”

    顾原问道:“师父你倒是很会为别人想,但你就不怕遇到更厉害的妖吗?毕竟那妖的体形,想必走了许久。”

    徐慎摇了摇头,说道:“此妖百年修行成形,又何来第二位更厉害的。”

    顾原再次说道:“又不是所有妖都和那只树妖一样,有妖的地方就要多小心,别用转视的眼光去看,这些可是师父你教的啊!更何况杀它的也不是我们。”

    徐慎皱了皱眉,说道:“师父曾经也和你一样,刚踏入这条路时,做什么事都很认真,但做久了之后便觉得这些事其实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并不能改变什么,渐渐的就会不那么在乎,那么应该把这份认真放于何处?应该放于路的前方而不是后方,因为这样的话你的步子就会慢上许久,并不是很多事都值得你去认真。”

    顾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听着。

    徐慎继续说道:“至于那位用剑的修士,我不知道他是学士还是道士又或者是剑士,用剑当然最大可能是剑士,但这年头做这事的剑士又有几个?一个都没有,差不多都去养老等死了,更何况剑又不是剑士的独家法器,有些修士就拿剑当法器,要不怎么说当年顾大师铸造的那柄剑适用于各方修士,当然他现在肯定躲在暗处,因为没什么事值得他出来。”

    顾原说道:“就算出来,肯定也是他那种境界的事,而且镇上的人都把他当仙人呢。”

    世间有千万种人,但大多都是几种人,仅管做的事不同,但何尝不相似,踏入这条路的人也一样。

    说完后,顾原起去开门打算出去走走,但看到坐在院子里的李昼短时,他可以肯定那位修士十有八九便是他。

    徐慎也起身了,看着这位黑衣男子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里,但总归还是要把态度表现出来。

    李昼短起身走入屋内。

    面对这个人他发现此人并不是那种玩弄百姓骗取声名之人,相反他很聪明没有将眼光放置于此地。

    “我叫昼短,剑士李昼短。”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