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二十五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是一把好剑”

    他举起“芒种”剑身上的死气开始被压制但没有驱散。

    但他没有在意,这把剑被关进棺材许久了,身上已经有了许多死气,他现在才百味向前走几步后便有能力驱散了。

    于是剑士握紧“芒种”一股暗黄色的剑色从剑刃上生出,就像是细细的丝线,它们周绕着剑士。

    一道胜过死气数倍的剑气盖过周围如海水一般朝死尸涌去,一刹那间死气被笼罩只剩下了淡黄色的剑色。

    ……

    在睡梦中,我时常感觉到放纵的喊叫声,似乎在苦苦劝说我,而我也听清了那放纵的喊唱声。

    “来吧,我的朋友拿上你的酒杯为我们的相遇而干上一杯,趁那家伙还没来。

    玉盘、金杯、美酒通通都拿上来吧,畅开胸怀尽情吃喝吧!

    来啊,灌满你的酒杯。

    今日若你与我长眠,你可没法与姑娘兄弟们饮上一杯!

    他们说,明明之中有神明在推动一切

    可人生就是求一个自在,又何必在乎神明!

    饶了我吧!可别出现在我的梦里了!

    让我与每一个相识的兄弟再饮上一杯!

    所以,我喜欢的姑娘啊!请给我一个拥抱吧!不上天堂,不入地狱,以后可没有机会了!

    兄弟啊!提斯呀,请别打开我的墓门!

    来吧,灌满吧,我们再饮上一杯,痛饮吧,狂欢吧!

    老天呀!我已经找不到上天堂的路了!

    该死的,我要开始做梦了,我可不希望再让“它”破坏我美好的梦!

    天呐!“它”来了,给我滚开!”

    ……

    开始下雨了。

    如今是夏末,屋顶上的雨水顺着的一个方向流动汇集在一起,滴滴嗒嗒的发出刺耳声响。

    昏暗的房间内,这里摆放着一张大床与一张书桌,桌子上放着一本厚重宽大的书本,一共上千页而书签则放置在七十多页里,而那名黑衣男子打开书页开始阅读,他对书本没什么兴趣,在山里都是用实战来训练,阅读仅仅是打发些时间而已,他对那些所谓的知识提不上半点兴趣。

    曾经有佛门大能赤足布衣,只身走近苦寒之地,不惧寒暑,只为窥探天地并寻求那天地的知识;道门之士,也曾行走山穷水恶,他们认为投身天地之间才能掌握强大的道法;而儒门书士,有一句话流传很广,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天地之大无法用言语描述,万物皆有道,修行之道,便是行走天地之间,剑士本就如此也一直看着那些知识。

    黑衣男子,看了看身旁的“芒种”,这把剑比很多剑好太多了,看上去也很好看,触摸上去发现顺滑无比,好似一块打磨好的玉。

    但很难想象,这把剑染上的鲜血足有一城。

    这样的剑对“人”本身伤害是不小的,但他是天骄所以没什么问题,虽然有顾语大师以极强的铸造手段,打造了把品阶不输“人间”境的先天名剑,但毕竟是没有染上血的,传闻那把剑适用任何剑士抱括二教之人。

    一把适用任何人的剑,花了极大的力气,也曾评为天下第一剑,但他却再也没有铸造出第二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仅仅是几年,顾语大师便身死,其剑也不知去向,也不知道被那路修士得到,就算拿到了恐怕也不敢拿出来,因为即便是人间仙的兵器,恐怕也没有这把剑好。

    “先天宝剑…”

    看着“芒种”黑衣男子自语道。

    毫无疑问,几乎所有法器都是后天成灵,但总会有那么几个例外,它们就好似法器中的“妖孽”

    黑衣男子渐渐的把注意力移开了书本,他用“芒种”将那股死气以及死尸用剑气洗尽,那具尸骨也化灰归土。

    ……

    ……

    晕。

    是梦境带来的吗?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向四周望去,自己躺在一张干净的大床上,身体已经没有异样了,那些死气好像被什么驱散了。

    被救了,还是被一位修为高深的修士所救。

    提斯揉了揉脑袋,还是有些晕,那些词依旧再脑海中回映着,他用手支撑着身体起身走下床榻。

    然后他看到了那名男子。

    那个客人,身旁还放着我的“芒种”。

    提斯的目光在“芒种”上停留了一会,此时那名男子也回头看向自己,他说道:“你不太适合这把剑。”

    提斯沉默了片刻,这句话他以前听人对他说起过,所以输了之后,那把剑便送了出去,而如今,眼前这个男子也这么说,外面的人都是这样?

    自己修行了数年,已经有了踏入春秋的样子,可眼前这个人,竟然比自己走的更快,身上已经有些不一样的气息,仿佛下一刻便要踏入春秋。

    提斯叹了叹气,说道:“我确实不适合,所以我并不是它的主人了,它的主人已经死了成了一具尸骨。”

    那个人笑了笑,说道:“你不适合,他也不适合,这把剑换了许多主人,它的初任主人曾在长城历下许多战功,所以这把剑染上了不少鲜血,而接过它的人不一例外疯的疯死的死,你那个朋友估计就是因为这把剑而亡。”

    提斯神情有些错愕,他揉着脑袋,回忆着梦境中的话语,因剑而成为那个样子吗?

    他是用“芒种”救了我吗?这么说“芒种”认可了他,他伸出手对准“芒种”,后者对他的召唤没有理会,反而有些不满。

    很明显这把剑确实不适合他,每把剑或者说法器都想追随一个强大的主人,先是他再是柳空然后是这个黑衣男子。

    “那具尸骨我并未发现什么诅咒之类的,更不知道它形成的原因,如果只是疯癫那人间已经有了很多了,这似乎是不同于人与妖的另一种“生命”,现在说“生命”还太早了,但至少它站起来了。”

    “我在很远便感受到了,普通的手段难以消灭,所以我选择用气将其洗尽,但得到的仅仅是一具成灰的尸骨。”

    提斯听着一时有些沉默,死尸,会动的死尸一直是个谜题。

    短暂的安静过后。

    黑衣男子缓缓的站起身来,说道:“自我介绍下,我叫李昼短,剑士李昼短。”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