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二十四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就这样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挺好的。

    话风一转。

    “那么……”柳空一手按住剑柄,另一边说道:“便没什么好聊的啦!”

    提斯迅速拨出“芒种”一道淡黄色的气斜斩而出,这并不是剑气,因为他不是剑士,所以也就没那么锋利,柳空也同样拔剑而出,高高举起那柄铁剑,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直接挥斩出。

    那道剑气遇到了那股气时,也没有任何阻碍的将其切开。

    提斯没有犹豫横剑胸前,当那道剑气与“芒种”相撞时发出极其刺耳的金属声,好像两把剑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在一瞬间将提斯的双手震麻,看起来这股剑劲像全力一般。

    于是再一次挥斩。

    两道剑气叠加下,提斯脚下的地面直接压陷,这位少年脑海中下意识的回想起自己看过的书,仿佛从书页中翻找出一些一招半式,他的眼睛突然出现一些狠辣之色,原本可以继续添加剑气的柳空忽然停下,不再挥斩。

    提斯见他没有继续挥动长剑便调动气将其斩碎,速度极快的踏出碎步,两道虚幻的气影分别出现左右两侧快速扑过来,柳空皱了皱眉头,身子左右一移便轻松躲过了,随后提斯便冲了过来,举起长剑重重砸下。

    柳空剑气遍布周身,铁剑高高一横与芒种撞在一起。

    剑气与气互相撕杀,但终归是剑气更胜一筹,片刻后柳空很轻松的将其弹开。

    提斯眼中燃起火光,外面的人这么强?随后脑海中开始翻找更多的招式,事实上他从来没有注意到柳空只是用了剑气便将他压制。

    所以这注是一场败局。

    作为赌物的那把剑也注定迎接它的新主人。

    ……

    ……

    “然后呢?”男子问道。

    女子想了想后说道:“然后,那把剑归于柳空,他便上了剑山。”

    “但他没有上成。”男子毫不犹豫的打断道。

    女子迟疑的点了点头。

    男子接着说道:“接下来呢?故事恐怕才是前奏”

    女子摇了摇头,事实上已经接末尾了,说道“后来,他重新回到了这座城,但整个人像变了一样,就像被一个恶魔附在了身上了一样,但事实上他的道心已经毁了和我一样路断了,并且将要死去,在他死之前我与提斯一起去见他,我看的是一张干瘪的面容,在谈话中,他几乎是疯狂的,无拘无束,并且口中不停讲着亵渎神明的话语,就如同一条洪流一般,在这些宣泄中,他就这样突然死去了。”

    “亵渎神明吗?”男子疑惑道。

    “再然后呢?”

    “那时,我在屋外他已经睡着了,但我还是听到了他的大喊声,我冲进去时他只是在大喊大叫,第二天他起来时便忘记了很多东西,连亲手为那个男子埋藏的事都忘了,连我准备突破春秋境时脑海中忽然涌入一些东西让我的修行路就这样的断了。”

    “亵渎神明。”男子第二次说道。

    说完,男子便起身离开了,他已经知道的够多了。

    ……

    ……

    墓穴一片黑暗。

    那柄安置在棺材旁的“芒种”犹为显眼,提斯伸手将它拿出,这是柄好剑。

    提斯揉了揉太阳穴,吐出一口气,想起了太多太多事。

    而他不知道的是那具尸骨的头轻轻的向他看去,眼洞闪过轻微的血光,那是一道好像很遥远的血光。

    ……

    就在他察觉到不对时,一只骨臂带一股黑气砸向他,提斯连忙拔出“芒种”挡住那一拳。

    金属磨擦声在安静的墓穴中犹为刺耳,声过只见潮湿的青石地板上擦过两道深长的横沟。

    在黑暗中那双猩红的双眼,像来自深处的恶魔,邪物,它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发出咔咔的响声。

    鬼物。

    传说中,当某些得罪的人都会化作鬼物,它们强大无比带着某种执念而苏醒,生前的灵魂也会不得自由、轮回,而这就是惩罚。

    然而,提斯刚想说话便被那具尸骨一拳压下,但并没有压着它眼中的“顽物”

    这已经不是他了。

    而是“它”了。

    提斯双手紧握着“芒种”与它相持,但脚下的地板依旧不断破裂,他打不过柳空,但打的过他吗?

    他说道:“其实我认识的柳空早已经不存在了,埋葬它的只是堕落。”

    气缓缓的拉开剑身与骨臂的距离,那具尸骨早已经被黑暗覆盖全身几乎看不到它的身子,此时那双猩红的双眼也抬头看向他,根本就看不出任何表情,或者它早已经没了。

    提斯用力将那架在剑刃上的骨臂弹开,经过长久的封存这柄剑也已经有了些黑色,那是死气。

    提斯没有再说一句,高高跃起,带着那暗黄色的长虹劈砍而下。

    它也毫不犹豫的飞掠起身,与剑刃狠狠的撞在一起。

    那暗黄色的色的气在这一击下毫不犹豫的破碎了。最后那一拳凶猛的打在他的胸口,整个身体被直接打飞出去,然后砸向了地面,随后擦着地面撞出墓穴,去势不减,直直的撞在了山壁上。

    一瞬间,周围一片狼籍,这很显然是那一拳的功劳。

    那具尸骨手骨上留下一道淡淡的剑痕,这不是剑气而是剑本身留下的。

    提斯按着“芒种”的剑首撑起身体,喉咙传来甜味,随后吐出一大口血。

    不是柳空,他一样打不过。

    他的意识逐渐开始模糊,什么鬼?!这才一拳!他明白他染上了死气,他强撑着意识,恐慌的看着那具尸骨朝自己走来。

    现在麻烦透了!他还有一些手段但从一拳将他打倒来看,这显然是无用之举,但他想不了那么多。

    他猛然拔出插入土里的“芒种”,身上的气开始朝剑刃汇集。

    ……

    ……

    它面不改色。

    单手举起“提斯”

    意识沉睡的提斯,被单手抓住脖子举在空中,他紧闭双眼,脸色苍白无力,看起来确实昏迷了。

    那些手段对它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身上的死气涌动,朝提斯而去,染上了死气会怎么样?没有多少人知道,反正是一个不好的结果。

    这是一个绝望而又缓慢的过程,每一秒几乎都是。

    而在远处,那把“芒种”不停的晃动身形发颤吟声,时不时发岀兴奋的吟声,因为有一个人来了,不是别的,这个人是剑士所以“芒种”才会异常兴奋。

    最后那个剑士抓住了剑柄。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