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二十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有一个剑士他有一个大胆想法,那就是去往亭山,那座大陆之东的海上仙山,但他没趁秘境之时去而是坐在海边盖起一座木房子,离海边很近,附近的居民没有人几个人知道但总归有人知道,他在等雾散,雾散后也就表示那场秘境结束了,那时他就可以登山了。

    疯了!周围的居民明白了之后,给了这位尊敬的剑士第一个不好的念头。

    但这位大胆的剑士并说什么,他活不久了,所以他想拔一次剑,刚好也只有亭山离的最近,当然也有别的山,但他下意识忽略了。

    这段时日里为了消磨时间,他便去钓鱼,拿着木杆再捉了几虫子坐在海边的大石头上钓。

    这片海名叫渤海,周围的渔民很多,商队也很多只因为这里是海,有很多大陆不一样的鱼,不一样的鱼会有人吃不惯但也有人图个新鲜感,所以千百年后这里也成了一个有名的地方,一个商贸中心。

    但最近没有再来买鱼,因为起雾了,起雾了也就没法捕鱼了,所以这段时期被严令禁止出海,人们也开始闲下来了,就当一个短暂的假期,反而周围的小孩开始了它们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候。

    许多的教书先生被请进村里或镇上,刚开始孩子们只是图个新鲜,但越发觉得不对劲,平时好动久了那里坐的住,于是它们开始厌恶或讨厌。

    只不过一场教书的时间很短,他们也就勉勉强强接受了,后来它们听说了海边有一个剑士便吵着要去看,因此教堂上吵闹了一阵子后便被教书先生用讲人间剑士的故事给镇住了,但一些人的心思再次生出。

    他觉得没意思,这种故事他从小听到大,他的父母曾经走出去过,是村子里有名的人,他常常以此自豪。

    所以在这堂课结束后他便直接跑到海边了,见到了这位海边钓鱼的剑士,这个不知道为什么来钓鱼的剑士,他身边没有装鱼的东西,只是握着根杆子在那钓,突然他转头看向我,问道:“你知道这雾什么时候散去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有些不可思议,山上的人竟然与我说话,于是我试着和他打交道,说道:“已经有了几个月了,按以前的说法,差不多就在这几天。”

    剑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我也跟着点头,平静的说道:“大剑士,你是要去那座山吗?”

    剑士笑着说道:“是啊,我要去那边拔剑,砍上一二剑”

    我急忙摇了摇头,大喊道:“不能去,那里很厉害的。”

    剑士没有说话,他就这样看着我,片刻后,他开口了,说道:“那座山确实很强,所以这几百年来除了上代剑胚也就没有砍过了,但就是因为他很强我才要砍。”

    我有些听不懂,很强那为什么还要砍?

    随后这位大剑士放下鱼杆,拍了拍我的脑袋,便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我急忙向后看去但那位剑士已经不见了,然后我听见了远处教堂的铃声也只能去幻想那个背影。

    ……

    ……

    亭山是一座仙山,尽管它每年都会来许多人但能登上这座山的人很少,即使叶北池去了长城,但还有一人令世人恐惧的感觉,他名叫子然在道教的地位可以说不是教主胜似教主,而这个半教主在沧海中的实力属于杀力是锋芒的一位,刀法纯粹,若不是坐守一座仙山恐怕早就走入一片新的天地,在这位大长老坐守下道教隐隐有了人间第一的势头,归附亭山的仙山也不敢有所动作,甚至有点动作便会很快消失,因此更显得了这位大长老的雷庭手段,这位大长老更是要求一种绝对的统治,每年的天骄子弟皆被送往亭山,再经过秘境的淘汰达到从中取优的目的。

    云端山峰,几位黑白袍道人汇在一起,如今有一件大事。此次秘境所有人都把关注点放在了这位道胎身上,她是唯一一位没有走出去但又通过的人,现在人人都知道了,她通过的是大长老的考验,大长老是何人?那可是一位狠人呀!

    而之前便有消息说道胎去了趟大长老那里,之后又上了一次云端便没有了踪迹,因此她的去处很多人都很关心,毕竟她是几百年来的第二位妖孽子弟,又是道胎,潜力丝毫不输任何人,更何况她还是叶北池的亲传弟子。

    数位道人汇集在一起,他们要把这位道胎的行程算清楚,所以让谁去便成了难题,那可是道胎呀。

    而此时苏颜已经坐船西游而去,见到此场景的船贩更是紧张的不行,但苏颜只是说了句开船就没有多说什么,她现在修为处于春秋还没有大修士那种上天入地一下子化光点的本领。

    山上她呆了五年虽然有点腻但还有些地方是她没有看过的,现在她要去那片大陆,比这座山大很多的地方,蜀地,剑土,长安,长城很多地方。想当初她也是被困在一座城里,一困就是几年,她想要出去看看但酿成了大祸,现在她可以出去看看了。

    仅管山上没有看完。

    有时候她很羡慕一个人,那个人在流浪,一直以来没有固定的地方,但为了照顾她也在山上呆了五年,这对于一个自由惯了的人应该很难受吧,但现在还不能见面。

    她有人间吗?没有,她年纪很小。

    对方呢?他天资还不如她更不可能比她先到,更何况还在山上呆了几年。

    他们两个都不强,谁都可以拆散。

    ……

    很巧,在这个时候有人过海拜山,还有一个过海离山。

    仅管海很大但还是遇到了,所以很巧。

    这位活不久的剑士站在船头遇到了坐在船头的苏颜,两人同时停下了船,很简单,苏颜没见过剑士,而剑士也没见过妖孽,所以两人都想看一眼。

    剑士看了几眼之后,说道:“道胎。”

    他很确定眼前这人是妖孽天资,又是过海而来,除了道胎还会是谁?

    苏颜点了点头,说道:“苏颜。”

    剑士皱了皱眉头,他还能出一剑,只有一剑,但很可惜他不能砍她,因为妖土那边有四位妖孽,如果能他很想让道教衰落一次。

    剑士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随后说道:“好好的活下去吧,你们的寿命很短。”

    苏颜没有说话,他们的寿命确实很短,每一个妖孽的成长时间都是百年这也预视着百年内必有一场战争,而他们将是战场上主角,然后便是看那边妖孽会活下来,这将决定胜利的天平,万年来皆是如此,这很无聊,因为打完这一场还会有下一场,就像一个轮回,一会你赢一会我赢,但就是灭不掉对方。

    想完之后,苏颜问道:“你要去干什么?”

    她没有问名字,因为她感觉到了一股死气,很浓厚的死气,他要死了。

    剑士说道:“我想出一剑,因为我还能再出一剑,最后一剑,现在遇到了你便想说说话。”

    苏颜点了点头,说道:“祝你好运。”

    剑士也拱手告别,说道:“谢谢。”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