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十九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在青山阁顶的某处,守阁人陪着子然参观整理成一排的长枪,其间有许多长枪发出微微颤吟,但子然都没有理会,只是平静说道:“我没想到这杆枪会选他,我以为会选她”

    守阁人点了点头,说道:“我与她交谈过一阵子,她未必会是她,而那杆枪的性子也很怪,它喜欢看心性,曾经有一位妖孽想带走它却没有成功。”

    子然说道:“当年那个疯女人在战场上一步入人间,虽天资不如天才但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算是奇迹了,只可惜后来她进入人间后便北上杀妖,让现在的妖土有些惨,不过这也让她注定活不了多久,随后便留在了长城,让无数妖士不敢踏过长城,这种功绩恐怕连上官孤云都自叹不如。”

    守阁人说道:“你可得知道,这杆枪性子怪的很,被它选中的人无一不是有名的大修士,就在曾经的一个时代它与其于四把法器被列为仙器,什么青龙剑,白虎刀之类的,后来其于三把断的断埋的埋只有这把被送回来,不过被受损严重被铸造师修好后,便被很多天骄妖孽看中但硬是一个都看中,反到那女子入阁被相中,也女子虽用情很深让道教失了脸面但也为人间做了很多贡献,事实证明它选中的没有是差的”

    子然皱了皱眉头,说道:“不管怎么样,我虽然是相信他能达到一番成就,但我更相信那丫头的成就不会比他低。”

    守阁人问道:“因为她是妖孽?”

    子然摇了摇头,说道:“因为她通过了我的考验”

    守阁人说道:“你那考虑我相信这小子也能完成,我相信那杆枪”

    子然沉默了一会,他知道器灵的眼光永远都要比人或妖强的多,但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他通过不了”

    守阁人用诧异的眼光问道:“你会不相信器灵的眼光?”

    子然笑了笑,说道:“当然要相信,但我自已的眼光更要相信。”

    守阁人没有说话,他知道眼前这人何等的自信。

    来到阁门口子然站在外面看着乐白说道:“你觉得这枪怎么样?”

    乐白看了看手中长枪,说道:“很不错”

    子然笑道:“以后还是要还回去的。阁楼里有许多不输这杆朱雀的好枪,但偏偏它是最特别的,经过它手中的主人无一不是扬名天下的大修士,而它的上一任主人便是一个列子,由于她的执念很深这杆枪受到的影响也很大,以后用的时候小心些,记得常温养说不定能消除这枪上面的毛病。”

    乐白点了点头。

    子然没有再说什么了,将乐白送下山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

    ……

    “嗒,嗒,嗒”

    脚步声在回廊中响起,昏暗的水晶墙上照映出一个白色的身影,如闲庭信步,每跨出一段距离,巡逻的修士都会投来敬重的眼光。

    这种感觉就像在自家庭院中漫步行走,对于这座复杂的走廊老实说她也不太熟悉,只能凭借以前的感觉来走。

    这片走廊十分安静,汗水从她额头渗出打在地上不知何种石料上,发出很清脆的声音,后面的修士就算隔差几十米也听的清清楚楚,对此他们已经习惯了,但对于这个道胎还是有些新奇的。

    然而却没有听到这位道胎的呼吸声。

    苏颜低头望向地上的石料,那些彩色的条纹,随着回廊的亮度时明时暗,就像一条彩色的河流,而她则站在河流之上。

    一切还是与以前一模一样,真看不腻呀。

    苏颜不喜欢这里,仅管这里很漂亮,但想起当初刚来到这里时的经历就有些不自在。

    时隔五年,苏颜再次回到了这个更加完美漂亮的地方。

    放眼望去,只有一些冷冰冰的石头。

    苏颜根本就想都不敢想特别是住在这里的那个疯子,从这里到达那个人的住所慢的离谱。

    银白的灯光在墙壁上不断闪烁,越是靠近越是感觉到压抑,心跳开始快速跳动,好像给这种氛围添加了一位伴舞。

    周围好像结了冰,空气如石头般的压在她的身上。

    银白色的灯光开始舞动,彩色的地板给人一种视觉模糊,脑海中亭山最高长老会中心的结界超负荷的气流仿佛要将她的大脑撕成碎片。

    就在最后一刻,一抹白色的光束出现在她眼前,瞬间清醒的苏颜不断的发出高低不平的喘息。

    “该死。”

    苏颜失神的靠在墙壁上。

    普通人可能不会有什么感觉,因为他们自身并没有什么“气”之类的存在,而对修士则不同,这本身就是针对“气”的结界,如果那道门不开启那么那个结界很可能会要了她的命。

    密密麻麻的信息线遍布在大厅的天花板上,那些来来往往的信息,苏颜肯定这里有另外一条通道,只不过权限不够或者职权没有权限,直到现在道教都没有给过她实权,可以说她只是挂了个名而已。

    苏颜拉下兜帽,收绪心神,望向阳台上的勿忘我花,都几百岁了还有这爱好?

    在滴塔的声音中,她了解到从进来到现在,已经有了近1个小时。

    打开这个空间唯一的一扇门后,步入走廊,两侧的护卫单膝跪下,腿上的护具在碰到如瓷瓶的石板上时发清脆的响声。

    苏颜抬手示意,她虽无实权但有“道胎”这个身份在还是能受礼节的。两侧护卫迅速恢复了站岗姿势

    在打开走廊尽头的一扇门之后。

    “大长老,久等了”

    “嗯,来了就好,对于此次秘境你可能有怨言?”子然直接开口道。

    “当然。”

    “你到是够坦诚,也是,等你成长起来想揍我分分钟的事,坐吧。”子然笑道。

    苏颜皱了皱眉头,指甲刺入左手肌肤之中,许久都未得到回应,苏颜并没有入坐的意思而一旁的护卫也有了看戏的念头。

    “你可有什么想问的?”子然看出这个女孩的不识抬举。

    “没有”苏颜淡淡的回道。

    “你可知历代对于妖孽的规矩?”子然侧身看向她,那是一把唐刀,上面刻满了雕花,与房间里的另一把有了鲜明的对比,从古老的唐王朝开始,刀的锻造就流行了唐刀的模子。

    苏颜收回目光,叹了叹口气:“大概从第三任妖孽开始,任何妖孽不得掌握实权只准挂名,而对于妖孽的历练几乎极为严厉,所有任务必须完成,仿佛就是为了证明这些人的完美,同时也是为了证明在人们心中的完美形象,而在功力达到了要求后一定要前往长城进行历练。”

    对于这些规矩,本来她也不知晓,还是万春秋告知。

    子然没有看着她,而是看着桌子上的竹筒,给人一种工作狂人的感觉,她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等待。

    “谁告诉你的?”

    苏颜没有说话。

    子然将竹筒放在一旁,留下一道印记,抬头敝了一眼苏颜,那一眼神给人一种深刻的锐利,他开口第一句便是:“你应该是第一次来我这,怕成这样?还是怕我知晓那个告诉你的人,放心,我知晓了会罚他的。”

    苏颜还是面色表情。她是一个面瘫,在很多人面前都这样,从小就这样,这种样子一直维持了十年,所以在很多人面前她都将所想所思都隐藏在平静表情下。

    “还有什么想说的。”

    苏颜开口说道:“大长老,晚辈是第二次来到这里,曾在五年前误入此地”

    子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想起来了,真的是很令人怀念,叶北池那家伙从我认识起就没怎么管过这座山,收了一个徒弟也是放养,你那时顽皮也没有人管教你,可以理解。”

    子然问道:“想出去吗?去人间,我知道你很想出去。”

    苏颜听到这句话没有立即回答,肯定有鬼。

    子然说道:“苏伊访山,澜落君入世,你的时间也不多了,等你出山之时真正的妖孽时代将完全开幕,到时候你再去一趟长城,那里可比秘境冷多了。”

    “好。”

    子然问道:“你对妖孽这个词可有所了解?”

    沉默了片刻后,苏颜回答道: “剧典籍所记载,妖孽一词往往是战争与时代的代表以及兴盛,但也意味着残酷的死亡,有妖孽的时代无一不会经历一场大低谷…所以对妖孽一词是兴盛还是衰亡,人间一直有争议就如同当年因妖孽而衰亡的一教八门。至于其它的,恕晚辈年岁尚小了解不深。”

    子然笑了笑,说道:“嗯,这个词的代表含义一直都有争议,但出现过妖孽的教宗无一不是强大的,可见我们曾经的辉煌,若无妖孽也很难站立云端,所以说这个词是双刃的锋芒,无论是兴盛还是衰亡,它都是致命的!如同你练的这套涅槃,以前是无人成功的”

    苏颜平静的脸也出现了一丝动容。

    “我有时候就在想,应该怎么样去定义“妖孽”,我知道你从小就读过很多书,你应该知道远古时期的人妖所能达到的极限,便是天骄,而一旦超越这个极限便是妖孽,但很可惜名额有限,人间与妖土都只有四份”说到这里,子然也感叹道:“不论最初的妖孽,还是几百年前的秋里桑亦或天资不足天才的叶易寒,然后是那位阿修罗族的四臂刀士,最后是你们,你们的结局都已经注定了。”

    苏颜没有说话,她认真且仔细的听着他口中那些人,她知道这些人与她一样。

    “历史告诉我们,不论是人间还是妖土都需要妖孽来推动我们的进步,就像秋里桑的气功,上代女子剑胚的御剑之道,这些道法从最初的妖孽创作到完善都需要他们,这并不是说我们做不到而是他们做的比我们好太多太多了。”

    “好了,闲话也聊完了,你可以出去了,去那片大陆吧。”子然摆了摆手。

    就在苏颜要走出那扇门时,背后传来声音。

    “对你说最后一句话,请你记住,以后我们可能不会在见面了,你也不会再回来了。人间破碎,人将不人,这个世界从来不是繁华酒香、名士贵族的地方,而是肮脏、杀戮、布满陷阱、充满阴森诡计、毫不讲人情味的世界,此刻你走出半步,你所遇到的一切都可以令你性情大变,到时候你是当一个被延绵山脉般的长城所保护的人,还是想当一个第一战线最强大的战士。这些话希望将来的你能有所想起。”

    苏颜毫不迟疑的说道:“晚辈告退。”

    子然没有说话而是躺在椅子上表露出一副慵懒之样,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斗随手点燃然后放在嘴边,桌子上的竹筒也没打算去管。

    “顺便把克露斯叫来。”

    “嗯。”苏颜点了点头。

    ……

    片刻后,克露斯走入房间,关于他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这大长老的弟子,克露斯进来后没有说话,他在等待。

    子然指了指桌子上的竹筒,说道:“这些东西,请你辛苦一下,现在我不想让它们占用我的时间。”随后看向克露斯露出一个微笑,说道:“谢谢。”

    克露斯面露苦色,在意料之中但也很无奈。当初他也很吃惊,拜入他的门下自然想要快速得到认可,然后摆脱那些烦杂事,但他没想到这么快,所以他很认真的干,也连连得到赞赏,久而久之他便觉得不大对劲。

    说完一切后,子然没有继续说话了。

    今天他不想干事,也许是那个女孩子的一声怒喝吧。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