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十五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道教出枪仙。

    这件事是人间都知道的事,在亭山连个十岁小孩也知道,而它们的死后那些枪也就被放置在阁顶,乐白顺着台阶一步步向上走去,在上面他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但片刻后便消失了。

    仅仅是一刹那,乐白便靠在墙上,脸色苍白喘着粗气,摇晃了一下脑袋抬头一看,一道开着门在自已的上方。

    在阁顶的枪收录了许多枪士的枪,其中便有枪仙的长枪,但只占很少数,保留在这里的枪大多数都是因为它们曾经的主人拥有不俗的实力,不然也不会被保留于此,上面的枪中残留着那些枪士的道,如果遇到了愿意学的就可以流传,如果遇到不想学的也只能认命,很不幸运它们遇到了乐白。

    枪仙被誉为世间唯一可以与剑气最盛的剑仙、杀力强大的刀仙抗衡的三仙之一,一枪刺出其枪气可以长达九万里与剑仙刀仙不相上下,然而枪仙虽厉害但与剑仙刀仙不同之处便是,无论多少天骄子弟,枪道宗门,那些大名鼎鼎的枪仙都是从亭山上走下来的,传到现在也只有一个叶字了,不然亭山也不会维持近万年在道教中犹如云端般的地位。

    乐白静下心后便抬头向前走去,刚入门不久便看到一柄长枪。

    一把生锈的长枪,它被整齐的摆在这里,经过岁月的流逝,枪灵已经沉睡,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想要唤醒要么枪身几乎快要断裂,要么枪气温养,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乐白看了一下便离开了。

    在走廊上乐白看到了些壁画,上面画着某段历史,乐白摇了摇头表示看不懂,继续向前走便见到了第二杆长枪,这杆的枪刃要比刚才那杆的枪刃长许多,但一样都是枪灵沉睡。

    乐白叹了叹气,放弃了这杆长枪。

    走到了一排摆放长枪的木架处,乐白来到这,这是用高低顺序摆放的,在旁边放着一张藤椅看上去有一段时间了,乐白走到面前发现没有一丝灰尘,还能坐,他立马就想到老先生说的那人了。

    他是守阁人吗?

    楼下法器可以说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什么?自然是阁顶的枪,所以有什么守在这的人没什么奇怪的。

    乐白没有去坐,而是想,这位守阁人此时在那里?

    乐白很喜欢看书也会看书,这很多人都知道,但他并非是为了以读书而变强,在看书时他有时会看几本书,比如奇遇之类的,某个天骄子弟或被大粪包住的金子,它们都遇到某些世外高人的指点,就有那么一些故事把亭山描写成一座世外仙山。

    ……

    在某处躺在床上睡大觉的守阁人忽然起身看着远处,身穿白袍的守阁人开口说道:“本以为那个丫头来了以后,便要过个几百年才会有人来取枪,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一个年轻人,有意思”

    守阁人看了一会有些失望的说道:“有些可惜,这个年轻人天赋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但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随后他就走下床,他要去的地方自然不难猜。

    乐白抬头见到了这个人,他好像很老,他见过最老的人都是八长老,他活了近八百岁快到千年大限是上一次长城之战的幸存者,而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比他大的,而看向守阁人他给人一种很久远的感觉,就像一个古董。

    乐白想明白了,他也许活了快千岁。

    看着这位守阁人,乐白开口道:“我想要把合适的枪”

    守阁人双眼微眯,看着这个年轻人,说道:“百味尽头,资质嘛,接近天才,不说天骄你有可能天才都打不过,但是……”

    守阁人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心性上佳,也是块好玉,走的会很慢,但未来未必不是个沧海。”

    乐白没有说话,天赋不好能有什么办法?他也不好说什么。

    守阁人看着乐白说道:“我见过很多人”

    乐白有些诧异,你见过很多人又怎样?

    守阁人继续说道:“其中有妖孽,更多的是天骄,所以你在我眼中很一般就像遍地的野草一般,但我还是与你说话了。”

    乐白问道:“为什么?”

    守阁人说道:“因为我已经很久没与别人说过话,之前虽然遇到了一个小丫头,聊了许久她很有意思,但我还是想再说说话。”

    “……”

    乐白一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对于这位千岁老人,他知道的很少,很少到只有守阁人三字,之前几位先生也只是说他以前脾气很臭。

    在他看来完全不像,反到这个守阁人有种眼光独特的样子。

    守阁人带着乐白来到一间阁楼,乐白一眼望去全是长枪,它们被很细心的摆放整齐,守阁人看了几眼直接带乐白来到了阁楼深处,乐白看着一排一排摆放的长枪好似一排一排卫兵,忽然间一声枪吟响起。

    守阁人看了几眼,开口说道:“这杆枪名为:朱雀,是一名女子的枪,曾经长安有一位先生他的学问世间少见也没有人能在这方面打倒,死后也有他的很多书与文章,而这名女子则一见钟情于他,但很可惜这名女子天姿不是天骄也不是天才而且还不如天才,而那名先生则是名妖孽人间第一的妖孽,但为了那位先生相见女子孤身闯入青山阁并且得到了守阁人我的同意这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当然我是最不吃惊的一个,这名女子出阁后发出豪言壮语要见这位先生而且表达了自已爱慕对方,来到长安后那位先生与女子相见,不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女子最后与那位先生打了一场,无奈那位先生精通百种兵器随便拿出一把便让女子有些吃力,所以这位先生也很轻松的赢了,后来这位女子去往妖土修行并且活着回来了,这是一个奇迹,回来的那一日女子达到了寒暑尽头,于是她再次前往了长安,那位先生好像早就知道一样在城头朱雀门等待,而这一次的不言约战让很多人都来一观,长安更是有几个老家伙也出来了,没有人知道两人之前谈了些什么,人间仙也不知道,更不知道两人为什么打起来,那场约战依旧是那位先生胜了,而女子则被这位先生亲自送回亭山……”

    乐白明显来了兴趣,他不知道一杆枪竟然有这么多故事,于是乐白接着问道:“然后呢?”

    守阁人接着说道:“然后女子每隔几年便会去一趟长安,只不过两人并非打斗而是聊些闲话,还有人看到那位先生将女子抱在怀中,这位先生长得还算好看,受到很多女子爱慕,但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去说这位女子,指责这位女子。到了后面这位先生与道胎,剑胚等妖孽先后战死在了长城,而那名女子则以沧海尽头的修为继续战斗并守在了长城,所以刚才那杆长枪在女子死后就被长城的人送回了亭山。”

    守阁人回头看了看已经消失在走廊的朱雀,低头看向乐白,问道:“想要那杆枪不?要不要回去给你取来。”

    乐白也回头看了看那杆朱雀,摇了摇头,爱慕之情的枪他不想要,因为里面都是遗憾,乐白说道:“我猜那位先生是不是叫秋里桑,女子叫叶易寒”

    当年那一段往事本就不远,只有几百年而已,如果想了解其实很容易,更何况这名女子姓叶,想必与当代枪仙叶北池有些渊源,至于那位先生想不知道都难,精通百种兵器光这点就能。

    只不过眼前这位活了千年的守阁人想必知道的更清楚。

    乐白仰头问道:“那位秋先生是什么道?”

    守阁人摇了摇头。

    乐白也没有说话了。

    守阁人问道:“感兴趣了?”

    乐白心想这不废话嘛,人间与妖土恐怕都感兴趣。

    守阁人笑道:“差不多就到这了,前面还有许多上好的名枪,它们背后的故事未必输那杆朱雀,你若能带走某一杆便是幸事,不过你即然要自已的道,想必没几杆愿意,但总归有愿意的”

    乐白听后便朝前走去,会有的。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