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十四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北方长城

    商队从长安来到长城,路途中最不缺的便是雪景,其次就是霜花,要说最好看的风景那就是那座万里长城了。商队来到酒肆,传闻长城的烈酒曾将一名朝暮境的大修士灌醉,商队数人在酒肆买了几坛,结果没饮几口就满脸通红,这让肆内小二哈哈大笑,商队里走出一个年轻男子,从那几个人抢过酒来,环顾了一下四周便仰头饮起了酒,等将那坛酒饮完后,就将那几绽银子放在那桌子,小二一愣,只听男子喊道再来几坛,周围的人一听皆用吃惊的目光看着男子,看见小二老老实实的拿酒,商队一下有了底气,他们那里知道这个人的酒量这么好。

    商队来到接近长城的村镇时,年轻男子下了车并向商队告了别,独自向远处如同山脉的长城前进,一路上不快不慢,身上的银袍被寒风吹的猎猎作响,男子手中握着把剑但并未挂在腰间,反而一直握着,这是一种习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很多人知道他的习惯。

    年轻男子离开了村镇后,有几位隐居在此的剑士远远的对他行了大礼,望向越行越远的身影,有种遥不可望的感觉。

    离开了村镇后年轻男子来到了前往长城的必经之路,在村镇前年轻男子看了看周围,有很多气,不一样的气,有多有少,这让他判断出这个村镇的修士数量,大多在百味与春秋之间。

    看了几眼后,年轻男子来到马商这,看着打磕睡的年轻人,问道:“小先生,我要去长城关,要一匹快马,需要多少银子?”

    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人,眼睛一亮说道:“先生是剑士吗?要去长城斩杀妖魔?”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他确实要如此,说道:“练了一辈剑,只有去长城便有种心安的感觉,只不过最近走到了尽头,在寻找破境之后的新路,所以便千里迢迢的走来了,兴许路上便找到了。”

    年轻人听到后,有些高兴的说道:“先生在路上破境自然很好,现如今剑士弱的不像话,唯一的大剑士李知谷对剑士不管不问,前几年杀几只妖本来挺高兴的但后几年又去杀道士,这像什么话,连前几年剑士最后一座教山被灭他竟然当场杀剑士!这像什么话!”

    年轻男子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

    年轻人牵着一匹骏马,指着远处说道:“前面就是一座村镇了,最近严了不少,那个儒教的苏伊加了好几座村镇,我真怀疑她是上官城主的亲生女儿。”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改正道:“她是长城的亲生女儿。”

    说完便牵着马向镇外走去,留下那个年轻人在原地去想

    ……

    ……

    在长城上一身红衣的上官孤云静静的等待,他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在这等着,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如何当的起沧海第一?

    这位名头正盛的大剑圣很快就来到了上官孤云身旁,至于他用的何种手段上官没太在意,宸熙望着上官孤云,轻声道:“有劳上官先生在此等候多时了”

    上官孤云看着这位在妖土大放光彩的剑士,说道:“你已经上了龙族的名单了,这时候还敢来,胆子真够大的”

    宸熙摇了摇头,说道:“若论名单宸某恐怕不及上官先生半分”

    上官孤云仰头大笑,说道:“我刀下妖魔无数,去过妖土的次数比田里的麦子都多,他们敢记?恐怕就算有也不敢记,倒是你这个年轻人,明明才沧海还非要来,若你死了可就真完了”

    宸熙走到南边城墙,缓缓的说道:“早就是个该死之人了,若没有上官先生宸某这条命已经不是自已的了,这些年宸某只敢拿先生当恩人不敢深交,如今长城需要帮手宸某怎敢不来。”

    上官孤云点了点头,“你应该快走到尽头了吧,我会助你拦一些”

    宸熙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上官孤云开口道:“当年三教九门一战,让佛教外加八门覆灭,唯有剑士幸存了下来,而儒道也是伤其根骨,要不是我们四个人间恐怕会继续坏下去,很幸运剑士有了你。”

    宸熙低声说道:“这世间从来就没有所谓的逍遥与自由,每一位强者,每一位天骄妖孽都有一份天生的责任,这逃避不了,因为身份血脉所以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已。”

    上官孤云陷入了沉思,他这一辈子走过很多地方,去过很多地方,到头来还是回到长城,与一同斩妖的叶北池等人结识,但终归是东南西北各奔东西,有时的见面也仅仅是因为妖土。

    两人并肩在长城上缓缓而行,宸熙看了看长在青石缝上的霜花,这花说不上稀有,但在人间可是很难看到,就说长城的酒便是用它酿成的,宸熙心境有些开阔,笑着说道:“上官先生,霜花在两地凋零又盛开,还有花比它独特吗?”

    上官孤云皱了皱眉头,“是啊!凋零又盛开,你看的很开,我当初求学时,想做一个闻名天下的修士,可那一边都不收我,这时我想起来了长城,这应该便是书上所说的归乡路,你说的很对每一个人都有一份责任,它引领着我们,成就着我们也规划着我们的结局,这是一个好的时代也是坏的时代,我们身负重担从而意然而立。”

    宸熙站在旁边很安静的听着,当上官孤云说完,宸熙打趣道:“宸某一直以为先生是一位纯粹的战士,现在反而更像一位教书匠”

    上官孤云听后哈哈大笑:“我倒是希望如此。”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