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十二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夜眠客双手环胸靠在墙上,目光望向被带出来的女子,她全身上下杂乱不堪,血迹已经凝固在衣身上,很是凄惨,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活下来,就算是在外面他也感受到了刚才那股能量波动,更何况在场的众人。

    她应该…算是没通过吧,毕竟没有走出来。

    夜眠客拿起一份玉简,说实话他也不想,毕竟是道胎嘛,但规矩就是规矩,想完后,他打开玉简看向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上面记录的名字无一不是块好材料,可是却一个都没有走出来,他记得上一次走出来的人有十几个吧,想着便叹了叹气,很快开始扫视那些名字,但很快便紧皱眉头,他试着改写……

    “权限不够…”

    这四个字让夜眠客有些不安,道教历经数千年,其中最注重秘境考核,用无数鲜血换来的顶梁之材,道教未来的兴盛,只为在下一次妖土南下时保全在人间的绝对地位,这一切只因为不想成为那些化为尘土的一教八门。然而被改写了,权限还在他之上,夜眠客缓缓的放下玉简,只因为她是道胎吗?

    算了吧,人家可是道教的未来……

    夜眠客无奈的笑了笑,就当破个例。

    等等!刚才谁下的命令…夜眠客一愣,打开秘境的钥匙在自已手中,那另一把呢?宋先生?王师博?书阁先生?大长老?!

    大长老一直看着这里吗?

    “负责人,你做的很好”突然间传来一个护卫的声音:“幸好道胎还活着,不然道教可能就完了,这多亏你及时打开秘境”

    夜眠客皱了皱眉头,说道:“道胎死了,道教就完了吗?”

    护卫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了”

    夜眠客一愣,脑海中回想起一句话,没有妖孽的教派和一个将要衰落的教派有何区别?真的是这样吗?

    这个世界很需要妖孽吗?

    “嗯”夜眠客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他有些迷茫,有个问题盘族在他脑海里:“你接着去旁边守着吧,我要离开一会,叫宋先生过来”护卫点了点随后离去。

    ……

    “老头子我在这盯了半天了,硬是没有一个人出来”一位老人对着坐在他旁边的白袍老人说道:“萨福尔多之地这个地方也真是见了邪,除了黑雾还是黑雾,关键是这次黑雾有些古怪”

    白袍老人拿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神情平淡的说:“是有些古怪,这黑雾比以往强了不少,还源源不断,能通过就见鬼了,感觉是上头在搞怪”

    老人说道:“那估计是大长老了,他那脾气不搞个最难的,那就说不过去了”

    “同样的事情,我记得以前也发生过”白袍老人将声音压低,说道:“三教九门同在的那个时期,那时候妖孽少的可怜,可就算如此,也发生过天骄打败过妖孽的事,当时还没现在这样看中天资,而自从一教九门衰落之后这样跨越天资打败对手的事几乎就没有发生过了,历代皆是如此。2万年前,一教九门放弃了培养天骄的计划,将重点放在妖孽身上,结果你猜怎么样,竟然只有儒道剑才有,这也让一教八门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老人一听说道:“你是说妖孽可能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才…”

    “嘘~”白袍老人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就中止于此,再聊下去,我怕”

    老人抢过白袍老人手中的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说道:“那便不说呗,这种事反正古藉上记着,我们说又没多大事”

    就在两人交谈之时,在不远处乐白躲在角落听着,若有所思,他手中拿着一本古藉喃喃自语道:“这位大长老很有趣”

    乐白认真的翻了翻书本,这上面记录了很多人的名字以及曾经的经历,一般属于机密,“古怪…用左手的刀士?”他的目光停留在“曾习剑”与“年纪四百多岁”,乐白认真的看了几眼,随后,他笑角微微上扬,他与宸熙莫不是有一层关系?

    将书本合上后,乐白向前一掠。

    正在饮茶的老人突然感觉到一阵凉风,还带着书本的翻动声,这是?好纯粹的道心!

    ……

    “你刚才看到了吗?他的身法好快!”

    “嗯…虽然比你的还差些,但他只是一个百味。”

    “他刚才就是坐在这里吧”少年很快走到乐白刚才呆过的地方,中年人靠在墙边静静的看着。

    “他好像说了些什么,像在调查什么”中年人说道:“我就在想叶北池怎么可能收个平平无奇的人当作弟子,没想到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那我可就更感兴趣了”少年一挥手,双眼变为紫瞳,刚才的一幕幕进入他的脑海中,少年将那些话重复一遍:“这位大长老很有趣…古怪,用左手的刀士”

    中年人听到后一脸疑惑的望向少年。

    “卧槽!他在查师父的资料,而且好像查出什么了!”少年眼瞳慢慢的变淡,一脸惊讶的说。

    “那不应该呀,仅凭那几句话又能看出什么,除非这人很不一般”中年人分析道,很随意的向四周望去。

    “应该向师父说一下”少年抬起头对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点了点头。

    另一边,海湾,船坞中,大商船上这个庞大的船只缓缓的朝岸边靠近,岸边有无数人排队等着物资,补上这次因秘境而导致的岛内物资短缺,而作为本次补给的负责人,宋燕安正繁忙的分配着物资,比如分到某家,毕竟是亭山封的山,如果饿死了那么责任可能会记在山上,而这些人都是住在亭山下的人,剧说他们的先祖是这座海上之山的原住民,当初愿意把山让给道教,所以道教自然不会让他们死,还有一点由于住在山的情况,这里的人大多数可以修行,这也是原因之一。

    此时夜眠客走在海边,他把钥匙暂时交给宋老先生后就独自一人闲逛,走着走着便想来一趟海边,看着蔚蓝色的海洋,他觉得很舒服。

    “所以说大长老本来就知道那个道胎不能走出来”夜眠客喃喃自语道。他对大长老的思路有些看不通,竟然走不出来,为什么还能通过?当时在场的强大能量波动,要说不是道胎引起的恐怕没有几个人信,也就是说她事实上已经完成了考核,但不是完成秘境的而是大长考或教主的教核,所以说她的分数并不是我来打……

    很可惜,他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想到这一层“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道胎很可能不会是教主了”夜眠客摇了摇头便没有继续想下去了,这么说她很可能是护教者,那教主是谁?乐白?夜眠客一愣,拍了拍自己的头“一会去我房间送一瓶酒,要山下王师傅的”

    得到回复后,夜眠客想起差不多该回去了,逛的也差不多了。

    ……

    ……

    在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里,书架上放满了与刀法有关的书本以及儒教书写的剑士小说,在桌案上的书本上大多是图画,精妙的画出了各种各样难以完成的姿势,很明显,在这个用文字构建道法的时代,这位作者保留了很久以前的作画风格。这个房间很干净,让人看到绝对对这位房间的主人有一个很好的映像,很多能堆成山的文件书籍则用很巧妙的方法节约了大量空间。

    在房间的阳台养着许许多多的花花草草,让人很难想象一个让山上山下山外都害怕的人竟然还有这种爱好。站在窗边的男子伸出左手抚摸着挂在墙上的长刀,刀柄是由稻草与布条制成,刀鞘是用兽皮制成的,看上去有些年代了但被整理的非常好,条纹井然有序,仔细看上去还有些肃杀之气。男子缓缓的拔出长刀,一股血腥味传出,虽然是用凡铁铸成的但完全不输人间境法器。男子轻轻的将它归鞘,这股血腥味是他很早以前前往妖土所斩杀的大妖,它的血腥味一直保留到现在,那时候他还差点就死了…

    “大长老你说!苏颜没有走出来,为什么还给她满分?就算权限再高也得按规矩来吧,不然会寒了差点死在那的弟子,这对道教会有不好的映像,所以我们想重新审理但可是权限不够,叶教主走后你是权限最高的,所以我们想请你…”在房间内站着几位老人,但每一位老人都是二十多的容貌,完全没有一点衰老的迹象,但他们依旧可以说是老人,因为他们大概都有七百到八百岁了,接近千年。

    长刀回鞘后,所有人都等待着这个人的回答,周围十分安静,男子突然说道:“说完了?”

    几位老人点了点头。

    “知道为什么权限不够吗?”站了许久的子然突然开口,他转身向众人望去,与刚才几位老人的声音相比,他一开口就占据了房间的绝对权。

    “因为…那是我批的”

    众位老人都愣住了。

    “察觉到了萨福尔多之地的异常了吗?那个异常可以说是我干的,我是主谋也没有共犯,我动用了最高权限,将那里暂时变成了一个绝对会死人的地狱…”子然满不在乎的说。

    “子然!你为什么这么做!”一个老人指着子然说道。

    “没有为什么…”子然说道:“一场考核罢了,妖孽专属的考核,你说有不有趣?顺便问一句,你们会把自己的子孙扔到地狱去吗?”

    听到这个问题,众人哑口无言,脑海中疯狂的骂道:疯子!

    看到众人的表情子然微微一笑,自顾自的说道:“我会”子然手中拿起一本书:“想知道这本书中讲的什么故事吗?”

    众人还是沉默不言。

    子然很满意,再次自顾自的说道:“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剑士大家,生出两个儿子,一个天赋很好,另一个则天赋很差,这个家将天赋好的养到了天堂,坏的则扔到了地狱,百年之后你们猜谁更厉害?”

    一个老人说道:“大长老我们并不想听你这个很普遍地庸俗故事”

    “是挺庸俗的,这样的开头这样的过程,但好在有一点非常好!它给了两种结果,这点我非常满意,因为我看不到最后,也就猜不到这个吊人胃口的结局”子然走到众人的背后。

    众人皱起了眉头。

    他突然一改平淡的语气,冷冷的笑道:“那个入地狱的赢了…”

    “看着当今的人间与妖土,我还真找不出那个家把它当祖宗供着的例子,呵哈哈”

    子然突然无故大笑起来,然后看向众人:“看着一个妖孽入地狱是不是很有趣?”

    这时一个老人被突如其来的笑声惊跳起来。

    子然回到原来的位置,摆了摆手,说道:“老先生们还有事要对我说吗?”

    “老朽无事,先告退了”一位老人行礼道,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老人快步走出房间,嘴里念念叨叨。

    “我等也先告退!”

    子然没有理会,等到全部离开了自言自语的说:“这个家当然把她供着,但养的方式要残酷些”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