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八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当苏伊快要来到上山的路时,老剑士拦住了去路,老剑士与她对视,面具下的她很平淡对于这个昔日的故人,老剑士问道:“小丫头,真要上山?”

    苏伊点了点头,开口道:“老先生要拦路?”

    说完,苏伊身后有了些许寒意,面对朝暮自然要全力,更何况她是妖孽,换其它人或许真没几个人会这么自信,在漫长的岁月河流中跨境一战已成为很平常的事,就算是寒暑与朝暮这种天上天下的区别,有这种例子的几乎每一个时代都会出那么几十个。

    老剑士摇了摇头,说道:“我恐怕拦不住寒气全开的你”

    苏伊冷笑道:“我想也是,看在长城那次我只到半山腰”

    老剑士点了点头:“那多谢了”

    说完,老剑士往旁边走去,苏伊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身后刮起一阵寒风,令人冰冷刺骨。

    李昼短看着那冰冻的像石头的面具,刚想喊住她那些话就卡在喉咙里,李昼短一愣,缓缓的低下头看着冻的发紫的手,他有些不可思议。

    李昼短突然抬起头,一股剑气逼近,很纯粹也很锋利。

    苏伊也感觉到了,举起唐刀,雪花凝结成了一个冰面,那股剑气直接撞在了上面,仅仅数息冰面便被粉碎。

    一头黑发身着剑衣手握时节古剑的杨桑从山道上缓缓的走下来,一身剑气环绕四周。

    李昼短有些纳闷,现在女子都喜欢戴面具?

    苏伊望向杨桑,缓缓的开口:“那一剑就是你出的?”

    杨桑点了点头,说道:“当然”

    苏伊嘴角微微上场;“终于有一个像样的对手了”

    杨桑抬起剑,剑锋指着苏伊,周围剑气大作,犹如狂风一般,一时间寒风与剑气相撞在一起,将两人完全笼罩,形成一个巨大的气穴。

    杨桑的剑已经走了很多年,虽是寒暑境但已走到尽头,没过多久就可以突破到朝暮,与未走到尽头的苏伊相比,她本人也没法小视,在寒暑境可以说任何人都无法小视。

    寒气一改之前的无敌之姿,与杨桑的剑气不相上下,苏伊的白发与蓝衣被吹的猎猎作响,但她依旧神情平淡,只见她摆好出刀姿态。

    寒气更盛了,有压过剑气的势头,杨桑神情不变,早在要交手之前她便做好了心里准备,一剑挥出,剑光在气穴外闪过数秒,没一会就传来金属碰撞声,竟然大过风声。

    这要是在山外,也许很多人都会想起剑士同境杀力很强的说法,但李昼短想起来了根本不敢说,因为对方可是妖孽,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李昼短急切的问道:“师娘会撑过几回?”

    老剑士摇了摇头:“撑不了多久,我与她曾一同在长城,深知她恐怖,就算是澜落君与苏颜怕也不行”

    李昼短问道:“为什么?他们不都是妖孽吗?”

    老剑士平淡的说道“虽然是妖孽,但他们有一点不同,那就是苏丫头走过的是冷的,寒冷的路让她走的很快”

    李昼短一时沉默不语。

    杨桑一剑将气穴劈开了一大口子,但气穴并没有被劈散,同样也没有对苏伊做到什么伤害,只见她下一秒从那个口子出来,然后一剑猛然斩出。

    这一剑上环绕着少许红色气息,纯粹的白色混杂着其它,李昼短知道那是什么,但那依旧是很不错的一剑。

    只见那一剑劈砍在气穴上,随后,气穴猛然炸开,散发出的风压将周围的树直接压断,李昼短整个人差点被吹飞幸好老剑士抓住了他。

    这一剑借助了气穴,能不能打败她杨桑心里没底,可不管怎么说都是有可能的。毕竟她可是妖孽,若说人间还有人能有把握拦下她,那估计只有那个妖孽。

    想到这,杨桑无奈一笑。

    一道蓝色的刀光,在气穴中闪过,上面带着无境的寒冷,这种寒冷很难用境界来判断也与境界无关只要修气便可,而气的修炼就与心境有关,达到了这种程度便知道了对方的心境是怎么样的了,于是气穴直接被切开并推散。

    苏伊反手握刀,冷声说道:“知道吗?你代表了天下的剑士,当然这不抱括天上的,与你交手后我已经知道天下剑士的大概水平了。”

    杨桑摇了摇头,说道:“你错了,我从来就代表不了天下的剑士,我只是一个守山人,但他代表的了”说完,杨桑望向已经跑的很远的李昼短。

    苏伊笑道:“所以他会去拜长安?”

    “对”

    “就凭他?”

    “嗯”

    “好,那我便给他定个难度”

    说完,苏伊潇洒的越过杨桑,身后带起来的寒气在杨桑身上结了一层冰霜,一道道残影在山道不断出现,山道上冰霜很有规律的出现,每隔几丈便出现,最终苏伊站在半山腰,刀锋指向李昼短。

    “小家伙,你若能走完半个长安,我便代苏臣让出儒教周边五十座城如何?”

    突然听到声音的李昼短愣了一会,回忆着刚才的话,然后他站起身来,喊道:“我想先和你打一架”

    苏伊听到后,神情平淡道:“我不会随便打架,更不会在一个百味面前答应,你也代表不了剑山,你还没那本事,等你以后再来吧,我在长城等你”

    听到这句话,李昼短皱了皱眉头,随意的点了点头。

    可正在这时,天边传来一阵声音,“姓苏的,你真以为你是寒暑境第一了?今日老夫便将你打下山,让长安那些黄毛小子掉一掉颜面!”

    苏伊笑了笑:“将我打下山?你可以试试!看看你个老不死的有何精妙剑式。”

    说完,苏伊化为一道蓝光直冲云霄。

    现如今,天下的剑士再不怎么管,也要去管了,毕竟真让她登上山丢的是整个人间剑士的颜面,堂堂剑士传承之地,人间近九成的好剑聚集于此,就算他们肯丢面子,以前那些以剑作墓的前辈如何肯,怕不是以后再无人敢把剑送往剑山。

    现如今这位向苏伊发出豪言的剑士,是位拜山不成的剑士,于是便在山下练剑,在他成为寒暑境剑士后便止步不前,在很多剑士中他并不出彩,但敢为剑山出剑多多少少说明了他的某些优秀。

    那位放豪言的剑士高高举起剑,剑气四溢,身后有千百柄剑,随后一剑挥出,那些剑从天而下坠落,三尺剑锋对准苏伊。

    那些剑并非剑气所成而是货真价实的剑,它们来自不同人之手,剑上带着不同人的剑气,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已经不是刚才那个剑士的剑,而是一群剑士打一个人。

    千百柄剑从天而降,带着漫天的剑气,构成了一张十分好看的景色,但也锋利至极,苏伊没有所谓忧愁,比如怎么样去应对,用那些道法,但这些她都没有去想,她只是淡淡一笑。

    她周围的寒气从淡蓝色快速转变为深蓝色,寒气以旋涡的方式在她周围环绕,唐刀上散发着极致的刀气。

    苏伊望向那些剑,说道:“人多又如何?一帮杂碎!”

    只见她唐刀高高一指,那些剑便进不了半寸,剑身上还隐隐看的到冰霜,那些剑气开始以肉眼可见的被冰结。

    “极致零度!”

    说完,苏伊周围的一切凝结出一层厚重的冰,那些剑更是被冻结在原地,剑气,剑灵,以及剑皆被稳稳的冰冻在里面。

    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从未遇到过如此情况,这就是她全盛状态吗?不,万一她还有实力保存未用会如何?

    那该有多可怕。

    此人称的上,年轻一辈第一

    刚才那个剑士顿时气焰全无,被这寒气灭的干干净净,原本他还在想有这么多剑,这么多剑士,至少也能拼个对方受伤,可他小看了。

    随后,他连同剑一起被冰封,生机全无的坠落而下,落地便破碎了,碎片四溅,剑也是,人也是。

    ……

    剑山

    杨桑来到李昼短身旁,李昼短望着天上的景象,心里久久不能平复,终于他开口说道:“我打的过她吗?”

    杨桑没有说话,只是将时节归鞘,现在已经没有打的必要了。

    李昼短接着说道:“拜长安,我能做到吗?我一下山就给我标了个变态,我…我没把握”

    杨桑拍了拍他背上的剑匣,笑道:“这是最好的时代,你给自已标个路程,看看能走多远,反正最远的已经给你标好了”

    李昼短没有说话,他也怕标不好,只好随意开口道:“那就沧海吧”

    要说他练剑,当初只是想去长城看一看,毕竟长城是人间的尽头,但这时间过后,他发现长城并不是尽头,于是百味尽头便是剑山练剑的时光结束之时,顺便看一场绝妙景象。

    杨桑仰头望着天空,说道:“小师弟,你说长城的外面是什么样?”

    李昼短沉默了一会,说道:“妖魔,寒冷,黑暗,一个不怎么样的地方”

    杨桑笑了一下,说:“那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去?”

    李昼短想了想,。说:“可能长城有什么吸收着我们吧”

    突然一阵寒气刮来。

    苏伊随风而至,平静的看着两人,说道:“那里没什么好看的,但确实有东西吸收我们”

    杨桑无奈道:“没办法不去,不去话人间就保不着了”

    苏伊看着李昼短,轻声说道:“你最好不要来”

    李昼短摇了摇头。

    苏伊没有再说什么了,有些人想去拦不住。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