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四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有一个剑士从墙边入了镇子,为什么不走门?因为门关了,总不能一剑把门砍了吧。

    剑士走到一间客栈,上面写着大大的“平安”二字,对此剑士没有想什么而是直接从窗边进入一间客房。

    轻轻的推开窗户,剑士看了看没有任何人,只有一根燃烧的蜡烛放在桌边,而且还当点不久,房间不大,不过有些特别,因为有本书放在剑士面前。

    剑士缓缓的拿起书,仔细看了看,一会便觉得没意思了,读书人怎么都喜欢干这么无聊的事?

    将书扔一边后,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先生为何不走正门?”

    剑士闻言赶紧拨出腰间的长剑,站在屋中央。

    等了许久的读书人从黑暗处走出来了,手中拿着两杯冒出热气的茶:“来者是客,无茶失理,请”

    读书人做出个请的动作,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对方温和的笑容剑士反到觉得有鬼。

    剑士淡笑道:“若要说客,先生从北方来我南方剑土,先生反而更应该是客,如今主人来了,先生既然早已备好热茶,想必知道在下来此为何”

    读书人不紧不慢的喝了口热茶,随后便开口:“阁下修为,在我看来怎么都有个春秋境,剑士向来多百味,而朝暮以上的更是罕见,想必阁下是来杀我的”

    剑士抬手那杯冒着热气的茶便以落在手中,说道:“在下听闻,先生名号特来此切磋一二,当然阁下若不想切磋可以回北,我不相信先生身为读书人会看不清形势?这里是剑土旁边就是剑山,你应该想清楚这里谁最管用,如今剑山之上只有一个杨剑士能与之交战,但偏偏贵教的弟子停留山旁,大有欺我无人之势,而在下不是山上之人,但也是剑士!怎可眼睁睁的看着这般情况发生”

    读书人点了点头道:“是这般理,但如今我教拜山弟子年仅三十,本应由山上李昼短接拜,但考虑到了我教弟子修为以至寒暑,那是否已不算向剑士年轻人而拜,而是拜整个人间的寒暑境剑士!如今天下人都看着,阁下还要阻止?”

    剑士冷声道:“早听说你们读书人舌如巧簧,看样子你应该还不知道一个道理吧”

    读书人问道:“请阁下赐教”

    剑士眼中闪过一道杀意:“死人可不会讲道理!”

    说完剑士身形一掠朝读书人斩出一剑!纯白色的剑气令房间发生轻微的动摇,烛光晃动不止。

    读书人脸色微寒,体内的气开始疯狂运转,于是从衣袍间拿出一支毛笔,墨黑色的气与纯白色相撞的那一刻,一张阴阳图出现在了两人周身。

    读书人冷笑道:“果然,南方的尽是一些蛮夫!”

    剑士摇了摇头道:“光动嘴皮子你们的强项,但我们可不会讲这么多,剑才是说服敌人最为有用之物”说完,脚下木板突然炸裂,一道剑光生出,将这飞散的杂物整齐的理出了条笔直的路。

    “铛…”

    一声金属碰撞声,读书人握着毛笔的手一麻,身形也后退半步,剑士再挥出一剑,却被墨黑色的气挡下,黑色的气大盛,剑士的剑好像没有了之前那一剑的锋锐。

    读书人冷笑道:“你们这些常说世间剑士一人一剑足以,而我则不已为然,只会一剑一剑的用力砍与蛮夫无异!”

    剑士眼神一寒,开口道:“好,那便让先生看看我们这些一人一剑足以的剑士”

    说完,与之相持的气出现了裂纹,剑士一剑斩出,划过一道白色剑光,接着一剑又一剑,剑气连绵不绝,剑光越来越密集将读书人的视线完全挡住,就如一支画笔将一张黑纸一笔又一笔涂上笔直的白颜料。

    读书人看不到那边的声音,只听到一剑又一剑的挥动声以及两股气相撞的声音,在他看来这是没有多余剑式以及花里胡哨但也太简单了。

    读书人毛笔一挥那些剑光如镜子一样一碰就碎,剑光开始散落,当散落时读书人抬头望向而剑光,很脆弱,一会后读书人眼瞳剧烈放大,那些剑光照映着自已的脸,当剑光缓缓的落下一把长剑已经插在自已心口。

    好快!

    剑士缓缓的开口道:“很脆弱对吧,但也很锋利。”

    说完,剑士将剑拔出,留下一脸不可思议的读书人,他颤抖的提起毛笔,汇集了一团气进入身体,但没一会猛喷一口鲜血,手中的毛笔应声而断,读书人整个人倒在了有木屑的地板上。

    剑士站在不远处的屋檐上,看到读书人倒下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黑暗的街道上。

    “任务目标,确认击杀”

    ……

    ……

    在这一夜中,无数读书人死于剑下,但他们都不是最重要的。

    而在夜色之中走进来了不速之客,在院子中间已经等候多时。

    她左手握着唐刀,戴着面具银色的发丝整齐的披散着,看样子打扮的很好,有了那么几分女人味。

    这位名冠人间但不曾拜任何为师的读书种子,冷冷的看着这些剑士杀意毫不掩饰,说是读书种子倒是读过几本,但读过之后便觉得没意思,转头就去了长城自习练刀,这些年武痴与刀胚的名号倒是传的很开,也有人说她的性子与上官孤云有那么几分相似,渐渐的读书种子便没有人提了。

    为首的剑士开口道:“苏伊姑娘原本可以精通各种武学但唯练刀,人间盛传刀胚杀胚之类的名号,这样般的资质,为何不拜当代上官孤云为师?若如此未来成就想必更高”

    苏伊这是她的名字,有着第一妖孽之称的人,也是百年内又一个儒教仙人,不过只是名义上的,真正的她冷清无比,让人生不出想亲近的感觉,有些人认为她这性子很适合管长城,但得到的回答是:我适合练刀。

    苏伊发出沙哑的男声:“我不需要所谓的沧海朝暮为我出头,也不需要别人来教我练刀”

    一个长发男子开口赞赏道:“苏姑娘真不是一般人呀,但没有那些人意味着死的更快”

    苏伊没有说话。

    她后悔开口了,他的话有些不令她喜欢。

    剑士见她没有说话便拔出长剑,剑气开始吹动周围的落叶,落叶在空中缓缓的落下然后整齐分为几十片碎叶,一道细如长蛇的剑气在空中慢慢的移动,当接近苏伊时剑气一动不动,好像有什么把剑气抓住了。

    苏伊从来不认为自已是读书人,读书人那种先礼后兵的习俗,喜欢动嘴皮子动不动讲大道理的书生她也不喜欢,她喜欢剑士的性子,所以她有些兴奋但还伴随着一丝不喜。

    苏伊左手握着未出鞘的唐刀,看着眼前这个剑士,她轻轻的一挥手那几道剑气像镜子一样破碎。

    苏伊问道:“锋利的剑如果砍不到对手,会不会很脆弱?”

    她不喜欢读书人的道理,但她喜欢自己的道理,特别是战斗时的提问。

    剑士眉头一皱,一挥手数道身形向苏伊拔剑而去,倾刻间便已到三丈之内。

    “锋利的剑可以切开任何东西,不会砍不到对手!”一名剑士回答了这个问题。

    苏伊右手微动,听到这个回答后,她没有说什么话像是在思考什么,片刻之后右手缓缓的抬手:“终究还是与读书人有几分相似”

    说完,白气突现温度骤降,强盛一时的剑气,在刹那被掩盖,面具发出女声,大喊一声破。

    一股寒冷的白气让众人无法前进,所有人不多不少都离苏伊只有三丈距离,但确再也无法前进半分。

    “这么说来,你们的剑太钝了,还砍不开”说完后,苏伊食指一点众人如冰雕一般被分为数十块大小,但却没有一滴血流出,“你们杀了我不少儒教之人,现在我杀了他们相信你也不会反对”

    苏伊淡淡一笑,只不过在面具下没有人看到:“这就是差距,你们永远越不过来的三丈距离”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