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三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长城以北是一片战场,也是乱葬岗,在这里死了很多人与妖,在这里剑气与妖气直冲云霄引起了很大动静。

    是一头龙妖与他交手的名叫宸熙,如今的天下第二剑,与一人齐并沧海第一,虽说妖族有血脉一说,相比之下宸熙的天赋差了些不能与纯正的龙血对比,但与之交手竟丝毫不落下风,这实在让龙妖有些惊讶,他虽然是一个沧海但怎么说也是个走到尽头的沧海又有上好血脉加持可以与妖孽相持,反观宸熙只不过一个天才之姿,但剑气之盛前所未有,剑越来越纯粹,剑芒也锋利无比,与之交手越战越勇,这就是那人间所说的难登人间境?若是继续下去必成剑仙!

    成就剑仙已经完全有可能了,毕竟这个人当初给人间太多惊喜了,从一个小小的坐山人走到了名扬天下的沧海剑圣。

    一剑一爪后,宸熙向后一掠,化为数道剑影,虚虚实实,让龙妖难以摸清真假,但龙妖可不管这种把戏,一跃而起,直冲云霄,龙爪在手臂上划过五道爪伤这样做只是为了其中的血,龙妖怒喝道:“虚伪的招式,通通打碎就行!”

    说完,沾满龙血的利爪高高举起,一爪挥出,红色的爪刃如红色的月亮,锋利无比,轰的一声地面上留下了五道深深的横沟,一阵尘烟中,一个人影立于半空中。

    他身穿银白色长袍围着淡蓝色的围巾,右手握着把青铜古剑看起来很旧。

    宸熙抬起头望向天空中的龙妖,对方确实很难对付,但把他斩了对人间的好处远比这难对付有益处,于是开口道:“留给我的时间不多,在下也斩了不少妖,在下想用这不多的时间与阁下一战”

    用不多的时间一战,龙妖没有开口,剑士杀力很强,这句话说明了会全力一战,宸熙死了上面有李知谷,继承人有澜落君,自已死了呢?

    之前与其交手,知道此人是如何优秀,他有成为剑仙的能力。

    宸熙身形一掠,几剑朝龙妖斩去,这一战表示他不会退反正还有一点时间,把它斩了其实益处不大,真正危胁人间的是那些与上官孤云同境的妖,不过杀了一只有能力成为人间境的沧海也不错。

    龙妖也不坐等,利爪轻松将那几剑打破,一声龙吼后,便化作一条几十米之长的黑色龙:“宸熙你既然想与我不死不休,那我也不再保留”

    ……

    ……

    长城

    在长城上站着两个人,一个身穿红衣腰间佩唐刀,身形犹如云边晚霞,另一个人身穿灰衣腰间佩剑。

    穿红衣的人便是上官孤云,这座长城的主人,无论是人间还是妖土他的名头很难被压住,上官孤云收回了目光,血红色的眼瞳慢慢的变回黑色,转头望向旁边身穿灰衣的人道:“比起澜落君我更喜欢他,他理事厉害又能成剑仙,当好我这座长城需要这样的人才,你既然那么不在意他,把他给我,如何?李大剑仙?”

    灰衣男子也收回目光,没有继续看那道剑光,开口道:“你要的话你便拿走吧,我需要的是一举登天的剑仙而不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剑仙,至于人间的剑士,我懒得理。”

    上官孤云嘲讽的一笑,道:“李知谷,你真的认为他会是一位普通的剑仙?”

    灰衣男子便是天下第一剑的李知谷,他与叶北池、云雨然、上官孤云都是等一个时代争峰的人,也是故交,除此之外李知谷便没什么朋友了,与历代剑仙不一样李知谷并非在剑山练剑而成,他是自练而成,所以对那座山没什么感情,到是当今剑胚澜落君是他的亲传弟子,教了几剑后便将其放养,从某点来看很多人看不惯这个剑仙,倒是很支持宸熙当剑仙。

    听到这话后李知谷陷入了沉思,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宸熙给过他太多惊喜,虽然两人从来没有见过面。

    见李知谷没有说活,上官孤云开口道:“老李呀,我知道你过去被剑士欺负过,但你现在是剑仙应该大度点,你什么都不做你也应该多照顾一下那个未来剑仙嘛”

    李知谷冷声道:“你管我?”

    上官孤云有些尴尬,他没想到突然来这句:“这个时代剑士有些难呀,前段时间儒教那小丫头要去闯山,估摸着山上那些人是打不过,关键她还是冲你弟子去的。”

    李知谷没有说话。

    上官孤云知道这家伙应该是不会这么绝情,毕竟是剑士嘛。

    上官孤云开口道:“以后还是靠这个宸熙来撑,我是站他这边,你那弟子我就不了,你教出来的估摸着和你差不了多少”

    李知谷没有说话只是想起了那个白衣剑士。

    ……

    “奥义”

    此声一出后,妖气轰散的差不多了,整个战场被活生生切成两半,一直延伸到长城才停止,那只龙妖被一道剑光一分为二,在妖身两边残余着大量剑气。

    宸熙喘着大气,剑身在疯狂吟叫,好似下一刻便会断碎,过了好一阵后才稳住剑身。

    远处的李知谷愣住了,久久不能平静,表情带着几分惊讶,没错他确实小看了他,从这个样子来看没有人敢不说他成不了剑仙。

    上官孤云挂满了笑容,这个惊喜足以惊动人间妖土,真是一个喜欢给惊喜的人。

    宸熙神情恍惚,一句话没有说,用出来是不得不用,如今他还有事情要忙,休息片刻后没等体内剑气稳定下来便化为剑光一路向南。

    上官孤云命人将那些龙妖肉搬走,看着沉默不言的李知谷,他毫不掩饰的大笑道:“哈哈哈,沧海就能用奥义当年咱四哥们都没这本事,如今被一个天才耍出来了,这等人才呀,要是我弟子就好了”

    一身灰衣猎猎作响,李知谷下了长城直面那道剑痕上的磅礴剑气,现在他的心情很复杂。

    如果他是天骄会怎么样?

    ……

    ……

    小镇上来了位人

    事情不大不小,反正很多人知道,人人都知道那是位姑娘,还是位了不得的姑娘,但没人去见她也没有去人挑战,因为他们都知道打不过,就这样这位年轻人在镇上安稳的住下了。

    小镇叫醉雨是剑山附近的一个普通村镇周围没有大城小城或者说整个南方都没有城只有镇,所以南方一直被称荒凉之地,比起亭山与繁华之城长安,剑山确实没有什么可比的,而东方道教与西方儒教已经不和许久了,三方就这样僵持,但偏偏南方的剑士是杀力最高的,这让这片土地得到了少许尊重,所以南方又有了个称呼名剑土。

    那个年轻人就住在醉雨镇的院子里,传闻这里出来过一个剑仙,号醉雨所以镇子也跟着叫了,院子在街巷深处看样子已经好久没有人住过了,排水已经出了好些年问题再加上这个镇子常常下雨,所以修了很长一段时间。

    而如今这个年轻人住在了这里,住下了之后只是买了张太师椅与伞放在屋内,每当下雨时便撑着伞傻傻的站着,好像只要个盖了个顶屋子就行。

    这位被说成第一的年轻人比澜落君大上十岁,比另一位妖孽整整大上十八岁,可做的事无非就几样,早晨她会在镇上不同卖早点的地方吃一顿,吃完之后就去镇外的乡下走上一圈,有时还与当地的农民谈的很欢,走的地方不是很远,但还是有一段距离,等到黄昏准时回院躺在太师椅上睡觉,生活极为有规律。

    ……

    ……

    在剑山山脚

    老剑士望向远处,缓缓的开口道:“那丫头在那个镇子里住下了,看样子并不急于上山,她恐怕还在等那澜落君”

    杨桑收回剑道:“要不要我去?”

    叶朝别摇了摇头:“去了估计也是一样,你继续练会,说不定交手之中破境了呢?”

    听到这句话时,杨桑皱了皱眉头,她不喜欢这种说法,动不动就说不定、也许,这种摸不透的东西。

    叶朝别找到李昼短开口道:“你一会去大堂取一些剑,尽量多带些,现在时间不多了,你师娘现在正在努力能与那个小丫头过几招,取剑之后给我也拿把剑下来,一把金色的剑”

    李昼短短暂的惊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叶朝别笑着点了点头:“我觉得你未来会成为一个剑仙,如果有一天你成了,你也去一趟长安怎么样?”

    李昼短道:“我会努力的师父”

    “真是好徒弟”

    ……

    夜色之中,刚从长安城外回来的老先生坐着马车朝一座高楼而去,这座高楼名为登楼,是人间最高的楼高达万丈直入云端,如果只是不用修为便想登上其顶端少说也要十余日换作凡人恐怕要很久,说起来这座楼比儒教创立的时间还要早,从上至下很多人都想知道它的时间,但也仅仅只有三人知道,一个是教主苏臣,另一个是护教者云雨然,还有一个便是那个前往剑山的年轻人,而如今的教主便住在此楼,这座花了几十万民夫而建成的高楼。至于为什么叫登楼,便是因为一句“我上登楼观五仙,沧海即为半人间”而命名,那位命名的诗人则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穿着一身黑袍的老先生,以极快的速度朝顶端而行,很快就达到了楼台上,放眼望去这里确实离云端近了很多但还差很多。

    这位老先生名为李长风,中年男子模样,之所以叫老生是因为他的年纪有二百余岁,修为已达沧海,不过比那些顶端的沧海还是差了好些步子,当年招生时李长风便以天骄之姿闻名。

    其实除了天姿外更重要的是李长风肯用功读书,在这方面也是天骄之姿,更关键的是他管理得当,在突破沧海后李长风便无心人间境,于是他便从负责阶级做到了半执教阶级,甚至被苏臣认为是块好材料,有了于入登楼千丈以上的资格。

    “李老,又有什么事来说吗?我昨天翻了篇旧佛的《阿含经》对里面的内容深有感悟,于是花了一晚翻看,如今已到一半了,说实话这位子没什么好,有些累还不能好好读书,我倒是有些羡慕那些剑士了。”

    顺着声音李长风很快看到了躺在案上的苏臣,此时的他用手当枕,捧着本《阿含经》不过应该没有心思继续读了。

    苏臣头发杂乱,神情懒散,不过穿着倒是打扮的很整齐,给人一种看书阁的老人感觉。

    看着那本经书,李长风开口道:“如今佛教已灭,佛书再阅,教主不怕死灰复燃?”

    苏臣平淡的回道:“世上有很多本这样的书,都是读书人所编,何为读书人?读书人便是去追寻天地下的道理,佛教追理已经有了千载,对人间的道理已经有了些了解,如今佛教已灭但道理依在,道理还在读书人便没有不读之理。”

    李长风感叹道:“苏先生,如今那丫头已经到了剑山但迟迟不登山,我怕出了差错,要不要让她回来。”

    苏臣依在阅读,回道:“没事她解决的了”

    李长风继续开口道:“还有,宸熙从长城回来了”

    “呵,回来了又如何,终究一个沧海罢了。”苏臣轻蔑的一笑。

    李长风犹豫了片刻开口道:“那个…宸熙使出了奥义”

    苏臣一愣,这是一个很令人意外了消息,“他来那里已经不难猜了。”

    李长风淡笑道:“这些事情本就无法预测,就像当初李知谷对剑士不理睬而他从一个守山人让剑士有了些起色,拿这个位置来说同为护教主与教主的叶北池都没有他这么累,但他还背着这些走了这么远,这多少与他本人的优秀有很大关系”

    苏臣摇了摇头走到台边望着下面,说道:“沧海既为半人间呀,他有点像那些话本小说里的主角”

    李长风走了过来与苏臣并肩,道:“像归像,他可以是剑士的主角但绝不会是人间的主角”

    苏臣沉默了很久,道:“有几分道理,我与道教那个大长老不见得比他差多少,我们都是沧海的尖端如同下面那些年轻人一样。”

    李长风一笑而过。

    闲聊之后,李长风便一步一步走下楼,其间在不同的楼层拿了不少书,苏臣没有理会他的这些行为,只是换了本书继续读。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