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启 第一章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世间的百姓对天上没有多少了解,大概只知道天上的能开天劈地,移山倒海,定人生死,至于他们到底是啥样,没有人敢乱言,在百姓的眼中他们都是仙人,其实在很久以前还没有仙人一说,更没有修炼一说,那会都叫江湖还没有天上天下一说不过都叫人间。

    在哪会叫习武,习武的人叫武夫,到现在习武的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与修炼不同习武大多数讲究多多益善,多学一门活下去的几率更大胜利的概率也更大,后来这个词也就作废,因为从古自今没有那个修士能修炼多门道法并成功,用一个女子的话来说叫花里胡哨,只要足够纯粹变再也没有用,当然也有人做过并且成功了。他的修炼之法流传很广很多人都知道,就是将儒、道、佛、剑、妖五种不同的修炼方法依次学习并经历一场五世轮回,其含义就是经历五种不同的人生,经过千锤百炼方可成大道,但失败之后便迷失在了人间的某个角落,本体意识被那一世的意识取代烟消云散,然后就是对修炼者本身的资质有很高要求,这些都被记录在各大教派之中。

    ……

    ……

    在南方的百里城,有位大能传闻是周边城镇能排上前三的人物,只不过不是第一但也小有名头,早有传闻说他破了寒暑境如果真是这样第一的名头已经预定了,不过毕竟是传闻,但已经有不少人相信了这个传闻,于是便有了约战一说在周边传开,但人赶到时城门关闭,打听后才知道已经有人提前到来。

    来到高楼的白登道原本想来的是什么人物,可是城主直接把自已关了起来,这让他明白这恐怕是某件大事,甚至关乎整座城的安危,那师尊破了寒暑境的消息可能有假,今日之举,无论怎么看都很紧急。可如今城外有一个剑士要向城主挑战,那可是剑士看样子怎么都有个春秋境,白登道将这个消息通报后城主立马赶出城,其身形在空中飘浮,没有落地,或者压根就没有想过落地,有不少人抬头望着这个城主,发现竟然看不清他的境界。

    剑士神情很自然,别人看不清他可看清楚了,这家伙真到了寒暑境,而且还是刚破的,这样他至少与对方四六开。放以前,剑士可没有丝毫忌惮,当然现在也不怕,但刚刚他快速捕捉到城内竟然还有一个人,那个人他还看不透,这让他多少有了些忌惮。这换了以前我直接劈了你这城墙然后逃到天涯海角。

    剑士开口道:“吴城主已破了寒暑境,真是恭喜呀,不知可否比划比划?”

    声音很大,比起是说过吴城主听的,反而更像是说给附近的人听的。

    站在半空中的吴城主道:“比起比划,吴某更觉得你是来砸场子的”

    此话一说,剑士脸上有了许多表情,而周围的人听到这句话突然对这个剑士没什么好感了。

    剑士开口笑了笑,笑容中有了些讽刺:“好呀,真以为到寒暑就可以摆脱我了吗?!”

    吴城主开口道:“我和你这种假剑士从来就没有什么往来!”

    剑士满脸通红,一怒之下拔剑而出,一身剑气大作周围出现许多细微剑痕,一剑斩出。白登道一愣这个剑士的性情竟然如此刚烈,剑士都是如此随性的吗?

    吴城主一身气机洒至空中,那一剑遇上气机竟然有破碎之意,很快那一剑在离吴城主一丈之内像镜子一样破碎,残余的剑气被吴城主一挥手扫走。

    剑士表情没有多少吃惊,事实上他早以预料到了,对方破了寒暑多少能带给自已一些惊讶,但还不敢,随后身形一掠,挥出一剑斩开那些气机,朝吴城主而去。

    ……

    白登道前往城主府了。

    当初这个年轻人入城时便被收为了亲传弟子,周围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是未来兴盛之人,原因是因为他在二十岁那年破了春秋境,所以他未来就不可能继承城主之位。城里面的人对他很好,有了这层身份自然没有人敢对他怎么样,直到去年他娶了城主的女儿便更没有人敢怎么样了。只是有人觉得这等修炼的好苗子便不应该被所谓的情爱所缠,只需要留所谓执念便可。

    来到城主府白登道只看到一个蓝衣白发的女子在院子里挥舞着一把很好看的唐刀。

    白登道知道一般人根本没法进入这座院子,就算是副城主也不行,谁来都是一顿骂,更别说他还有什么失踪女儿之类的。

    这个戴着面具的女子有着很好看的身姿,但更奇怪的是她的银发好像是天生的,同时她还给人一种高一辈分的感觉,白登道远远的便行一礼,道:“晚辈白登道,见过姑娘。”

    女子动作微停便继续挥舞着手中的唐刀,好像对周围的事物没有多少关心。

    白登道神情有些暗淡,轻声道:“姑娘,外面一名剑士与师父相战,久后恐师父不敌”

    女子突然开口道:“不敌与我何干?技不如人又怪谁,我只不过暂居于此,就别说什么冲我来了”

    白登道一愣,这就是那些所谓的人间高人,原来竟是此般性情。

    女子停下挥刀,开口道:“你习刀?要不来与我对练一番,你师父的境界便是由我所破,如果这都输这不免想让人去讲讲道理,很可惜我要去与一群剑士去讲道理,讲的是大的,这小的就算了,我随便练一下都比这有益处。”

    白登道虽然不知道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但听对方口气,好像挺大的。

    女子站在远处将佩刀插入土里,右手放后,左手摆出请的意思,而站在对面的白登道接过卫兵递过来的长刀。

    白登道一言不发,看着两手空空的女子,他没有多想什么反而多了几分慎重,口中念道:“我的名字叫登道,其义便是登上真正的大道,一人一刀,谓之登道,虽刚上路但早晚必成大道”

    忽然,城外震动,两个身影在空中快速掠过,交叉而过,剑气与气机相交之后便成气穴,两人相持而立,两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手下留情,招招至命,但又未至之于死地,一时间两人平分秋色,但明眼人可以看出要不了多久那柄刀就会断,所以胜负已经知晓,终究是法器之因。

    可过了许久,吴城主的长刀迟迟未断,这让剑士的火气又旺了不少,两人的梁子从白登道那时结下的,那会剑士说他合适习剑,吴城则认为他更合适习刀,最后白登道跟着吴城主而去,这让性情暴燥的剑士将这梁子吃定了,认定他教不了什么。

    吴城主一刀斩出,将气穴分为两半,再数刀斩出,吴城主的一身便是习刀随后就是城主,但他再怎么不管事只要挂着个城主之名就注定会被一城所累,所以他便比不上剑士。

    果然,数刀之后,剑士只用一剑便将其所破,他的刀混杂了一些东西,比不上剑的纯粹,一番之后,吴城主渐渐的处于败势,剑士看着他那几乎快要断了的刀,知道这是用某种秘法维持,剑士收回了剑开口道:

    “花里胡哨”

    女子说道,由于戴着面具看不到她此时的表情,就连眼孔中也是一片深邃。

    白登道一个纵跃,卷起了不少枯叶树枝,随后便是一刀斩出,挥出半边月。

    本以为女子会挡下,但她手都没有动一下,那一刀在她三丈之内被一团白气直接蒸发了,长刀卷起枯叶,身形一掠趁那一刀的时间,一个转弯掠到女子身后,一刀挥出但被二手指轻松接下。

    喘着大气白登道,手上的长刀发出吟声,白气在刀上走过一会之后刀便不再吟叫,然后白登道大气都不敢喘了,松开手上的手。

    女子平淡的说:“我独身修行三十载,和我练过刀的只有一个上官孤云令我敬重,除了他之外,在刀这方面我谁也不输,而在我看来你不适合习刀,反而适合读书”

    白登道笑道:“姑娘是让我去长安?那我已经猜到姑娘是谁了”

    将刀放下后,女子没有说什么便拨出唐刀归鞘,然后离去,话已经说完了,留点口舌去讲一下不讲道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