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白露(番外) 第七章,白露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亭山小镇

    乐白搬出来一张登子随意坐在了街道上,手里捧着碗大米饭。

    他身子虽然瘦小但饭量很惊人,但就是不长身子,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是饿的。

    吃过饭后,乐白一挥手碗筷化为了光粒,随后坐在地上嘴里不停嚼动着米饭看着地上的叶字。

    二个倩影出现,都是年轻人,结伴一同进入街道。

    一名较为矮小的女子,看到酒铺旁边的花店便两眼放光,独自离开伙伴,快步走入店内去寻找喜欢的花,问了价钱之后,对于店主的恶意抬价她到是没有太过注意。

    闻了闻,女子紧皱眉头将灵力灌入花,很快花便奇香无比,女子满意了朝两个伙伴挥手打招呼:“程师姐!”

    小街上另一个女子有些无语,这个师妹自从见过那满天飞花的场景之后,就一直研究那一招。

    在人间,对于天资出色容貌非凡的女修大多会冠以“仙子”的名号,而在这一代年轻人中儒教书种“苏伊”无疑是第一人,但想了想没有人敢给她。

    在道教内也有效仿,其中便有琴仙子程秋烛,花仙子徐汐,而刚好两人占据榜上第一第二私交也不错。

    这次内核听说有不少机缘,两人到是都愿意进入秘境,特别是听说枪仙弟子也会参加,两人尤为好奇。其实当这个消息传开后,已经说明本次内核的热度。

    程秋烛没有理会,走向酒铺,乐白蹲在地上看着叶字,并没有理会程秋烛,更没看她一眼。

    程秋烛见他没有动作,就也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这里是亭山山下,来这的说不定都是些春秋之上的大高手,一但招惹管你是什么仙子,内门弟子,或许都有可能遭殃。

    看着店内挂在墙上的古剑,程秋烛陷入了沉思,道教不流行习剑,儒教也是,因为剑山的关系,程秋烛很快就想到了那个搞出漫天花舞的弟子,传闻他好像就佩剑吧,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他入教已经近十五年,但没有见过几次,最活跃还是近五年。查到这些消息并不难,关键是人难见到。

    程秋烛看向徐汐,这两天她一直拉自已入城,特别是她见过那场漫天全是花的景色后便不停的采购花朵,晚上就一直查书谱,只当她对那招感兴趣吧。

    程秋烛快步走向徐汐,随手捡起一片花瓣看了几眼,说不上好看她也不喜欢:“我这两天就在想,那个景色确实很美,我也理解你为什么想学,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他本人呢?我相信他会给你这个面子的。”

    徐汐摇了摇头,将花全扔到了地上:“难咯,人家可是天骄,会理咱们这些天才吗?更何况那还是人家自创的”

    程秋烛打趣道:“你当你仙子名号是虚名呀,英雄难过美人关,说不定呀你当了他红颜,他未来成就不小呢?”

    徐汐翻了翻白眼,对这个闺蜜也是无语,直接抛下她朝街道深处走去,程秋烛淡淡一笑说了句无聊便朝乐白素问酒钱。

    看着地上的叶字,程秋烛想起了之前叶枪仙也曾写过一个叶字,当时叶枪仙与李剑仙、云先生同登人间,并且都是天仙,被世人传为一段佳话,三人同时留下“叶、李、云”三字,后两字被人领悟而出只有叶字未被人领悟。

    但这个字与当时那个字相比,字不能说像,只能说一模一样,但这并不是叶枪仙写的,而是他自己写的。她不知道他练了多久但一定练了很久,可能因为这是叶字。

    乐白缓缓的开口道:“当初叶枪仙也就是上任也是上一代枪仙,与上一代李剑仙约战,在走之前他给现在的叶枪仙写了一个“叶”字”

    程秋烛一愣这多少年的典故了,换句话说,这是整个人间都知道的,道教枪道一脉五代都姓叶。那时候枪修有过短暂的暗淡,仅仅是这一个短暂让剑道兴盛了起来,要不是叶氏接过这个大旗五代皆枪仙,估计整个枪道都颓废一段时间。

    只是这个叶字,她真的看不明白,想着便顺手拿了坛酒,一同蹲下来看。

    “你姓叶吗?一直盯着这个字”程秋烛问道。

    乐白看到那坛酒有些心疼,叹了口气道:“我不姓叶,但我想要后面两个字”

    听到这话程秋烛喝酒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本以为换了的将是贬低之词,但程秋煌只是干笑了几声:“我和你是同一路人”

    乐白脸色一变,赶紧开口道:“你也习枪?”

    他可是最想成为枪仙怎么能让别人先登?

    程秋烛一怔,一脸恶趣味道:“对,我也习枪,你也知道谁不想成为那仙字,旁门小道也是想的,就连那些小道也想”

    乐白一怔,好像有些道理。

    程秋烛好像早以预料到了一般,这个表情她很满意,淡笑道:“当真这么说吧,我并不是很擅长用枪,不是什么用枪高手,道友与我比划比划,若是赢了,我当个枪圣如何?”

    乐白脸色有些难看。

    一会功夫,乐白已经在店内拿出二杆木制长枪。

    两人修为有些差距,不过看样子只是比较枪法,这样程秋烛当然不敢随意接枪。

    “比枪就算了吧,我习琴”程秋烛斟酌了一番,决定坦白。

    “嗯?”乐白脸色不太好看,看着手中的木枪,顿时有些尴尬。

    程秋烛只是淡淡一笑道:“放回去吧,当初在山上我的几个师弟师妹没少被我坑”

    乐白抓住了一个词山上,将枪放回去后,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声,便拿了坛酒饮了起来。

    程秋烛被他的表现逗笑了,转头看向他道:“我这么一说,光看这个字你也学不到什么,我送你一本《枪经》如何,这酒你不妨卖我几坛,如何?”

    乐白听到后,一改之前的态度:“姑娘要多少酒?”

    程秋烛听后看了看手中这坛,好像了什么:“这可是千金难得一坛的,二十坛你可别赖账”

    程秋烛看着家伙傻的可爱,还是少占点便宜吧,那本《枪经》已经都快发霉,不是卖不出去而是习枪的人没几个。

    乐白思索了一会,还是交上了二十坛酒,看着对方着急的样子,看来他是真想习枪。

    程秋烛笑道:“公子为什么习枪?莫不是也想名扬天下。”

    乐白点了点头,坐在了她旁边道:“男儿当有个江湖梦嘛”

    程秋烛并未在意这个人坐在自已旁边,他与山上那些贵公子相比有些特殊,反倒更像一个年轻人。

    两人沉默了很久,程秋烛开口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完抓住乐白的肩头朝一个地方而去。

    “你带我去哪”乐白惊慌的喊道。

    程秋烛笑道:“一会你就明白了,一个机缘,你看过儒教的话本小说吗?”

    乐白点了点头。

    “我也看过,给你讲个故事,曾经有个少年与一个姑娘一见钟情,后来为了那个姑娘跑去剑山习剑,因为他听说习剑可以当剑士,可是习了很久还是一个小剑士,最后到了约定之日他被打了一顿,若非女子求情他就被打死”

    “然后呢?后来怎么样?”乐白问道。

    “后来嘛他被天下第一剑士救走,想拜他为师但被拒绝,那个剑士不知为什么可以让他观剑,但那个小剑士还是没看懂,最后天下第一的剑士让他转修”

    “他修什么了?”乐白问道。

    “修刀”程秋烛看向乐白道:“你应该知道他是谁了吧”

    没等乐白回应程秋烛便落地了。

    乐白看着地上的叶字,主要不是字。

    而是上面的枪意。

    乐白朝程秋烛望去道:“姑娘还未知道你的芳名…”

    见周围早就没有了人。

    乐白揉了揉太阳穴,把心神放在叶字上。

    几秒后他就被那股枪意直击脑海,一瞬间头晕目眩,慢慢的乐白嘴角流出一丝鲜血,但他笑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