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白露(番外) 第六章,白露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星河璀璨,点点滴滴的光芒形成星空,它们倒映在湖面上,风轻轻吹过,湖面上出现细微波纹,通过星辰而照耀的大地,开始暗淡,它们的光芒开始向一个地方汇集。

    在湖面照映下,那张带着稚气的脸蛋,那双眼泪止不住像蓝宝石璀璨的眼睛,头上的金发长发已经杂乱不堪,双眼通红一片布满血丝,泪水止不住地落下,眼睛已经红了一片,周围一片模糊。星光照在了女孩的身上,犹如受到天地眷顾一般,但这道光并不温暖甚至还充满了一些绝望,女孩发现在黑暗中有东西,一种轻微的脚步声,那本该听不到的声音现在好像没必要隐藏,她朝那个东西望去。

    女孩本来就穿着仓促,经过一番折腾已经破烂不堪,脏乱无比,但她依旧是很美,灰尘,脚伤,头上的血迹尽管有这些存在,但也盖不了女孩非凡的容貌。

    “太美了,这个女孩就像圣女一般”黑暗中的惊讶的开口道,它们从黑暗处望向那个处于光明中的女孩。

    不,她本来就是圣女。

    这将是一个美丽而又完美的身躯。

    一名男子朝后面望去带着害怕与尊敬的目光给那个人让开一条路,一只体型巨大的宿蜘走入星光,从不睁开眼睛的它,艰难的将三只瞳孔睁开,身体发出卡嗞卡嗞的声音,就如同活化石一样。

    女孩看到后瞪大了双眼,抓起地上的石子朝这只蜘蛛砸去,女孩见对方没有动,便一点一点朝后面退去,当察觉后面是一片湖泊,她不敢再动了,双手不知所措。

    “别害怕,孩子”

    宿蜘开始慢慢的朝女孩靠近,它开始变小,在只有女孩这里有光的地方外的黑暗之中睁开无数只眼睛,它们亮起血红色的光一望无际。

    女孩顿时吓得不轻,朝后面的湖泊看了一眼,咬紧牙根大喊道,“你别过来!”说完,半个身子悬浮在湖面上方。

    宿蜘听到后,微微一怔然后微笑道,“真是一个勇敢的孩子”,说完,继续朝女孩靠近。

    女孩看到那骇人的微笑,起了一身冷汗,但回头发现湖泊已经消失不见,星光也渐渐的消失,除了数不尽的血光外周围一片黑暗,最后发现她的身体动弹不得。

    “勇敢的孩子,害怕吗?来吧,以后,你可以不必要再害怕了”

    那从微小的嘴巴里传出的声音,让女孩短暂失去了意识,接着它的三只眼闪过一异光,好像是一只邪术一样,女孩的蓝瞳剧烈放大,然后如墨染水似的,蓝色的双眼逐渐改变了她原本的颜色。

    女孩就这样呆呆的坐在地上,从外表看上去与死无异。

    “乖,勇敢的孩子,抬起你的右手”宿蜘见成功了,便暗暗地窃喜,它马上就要佣有一个完美的身躯,人间一流的容貌与天赋。

    宿蜘们开始齐声念着一段祈祷文,吟唱声难听至极,但很诚恳。它们高兴,它们种族再也不用当个七流妖族,有了这个身躯它们完全有可能去争夺三流以上的名额、地位,在资源贫困的妖土去夺取资源。

    “吞噬她,夺走她的身体!”

    几只宿蜘面对这慢吞吞的仪式,已经不耐烦了,对着大喝。

    突然!一道白光从远处而来,在女孩面前的这只宿蜘被直接夺走了意识,没有一秒,一刻的停留,它的身体直接化为灰烬飘散在空中消失无踪。

    附近的宿蜘在某一刻以它们灵敏的感官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当他们要有所动作时,一道带着愤怒的声音传来。

    “我们的东西,不是你们这些小妖用的起”

    一声枪吟响起,接着一道白光划过天空,这片黑暗照亮并以极快的速度切开,将潜藏在黑暗中的宿蜘全部暴露在光明之下,白光将周围瞬间照亮。

    白光亮如白日,瞬间以女孩为中心席卷全场,快速向四周蔓延,那些暴露在光明之下的宿蛛被这股力量化为虚无。

    巨大的爆炸响彻人间,所有人都双耳响着一道枪吟声,只见一道光柱直冲云霄,天空在这股力量下如镜片般发出破碎的声音,然后便是一片桂花落在苏寒羽手心,然后飘离了他手心。

    倒映在眼前的光芒,像把人间净化一般全部染成白色,失去的还是失去了。

    奇怪,我现在感觉自己好像不在故乡了,我现在只想握住这片花瓣,却握不住它。

    ……

    “你们猜猜,你们接下来的下场是什么?”听到到这句话的同时也听到一声轻笑,残余的宿蜘听到后惊起了冷汗。

    远处一个手握长枪身穿道服的男子开口道,一股金色的真气在周围弥漫开来,快速往枪头汇集,一杆发着金光的长枪被男子反手握着,那股真气纯粹而又散发着恐怖的枪威。

    枪头对准西方,朝那个方向投抛出去,化为一点光芒消失在了星光之中,男子看着星光满意的笑了笑。

    “不要!求求你!”

    残余的宿蛛大喊道。

    ……

    ……

    “就是你在抵挡这些小妖?”男子朝一个普通的岩石望去,他原以为这个人会提前出手,看起来他在等更好的机会。

    在白光缓慢的消失,一个青衣男子从岩石走出来,手中的长剑缓缓的归鞘,当他望向这个以一人之力消灭所有宿蜘的人时淡青色眼瞳慢慢的变回黑瞳。

    “如果我不出手,你是不是打算出手?”道服男子问道。

    “我会,但不能把她救走”青衣男子看向地上的女孩,走上前将青色的真气灌入她的体内,女孩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疗合。

    “你也是道士,散修的?”道服男子问道,“要不要考虑来我道教”

    “我是道士,也是道教弟子,半个剑士,半个散修”青衣男子回应道。

    “身份到是挺多的,但你修的道却只有一个,这个道法叫什么?”道服男子问道。

    “不知道”

    “太弱了,来当我的弟子吧”道服男子开口道,他相信绝大多数人一定会答应,没有人会拒绝但很遗憾…

    “我拒绝”青衣男子听到后,直接拒绝了。

    “我叫叶北池”叶北池坦白道。

    “你给不了我想修的东西”青衣男子很不舍的开口道。

    “你为什么要救她?”叶北池再度问道,他很少问问题,除非遇到一些很有天赋又让他感兴趣的人,而眼前这人两样都占了,“弃剑吧,你腰间的这柄剑我可以造千把,与我学枪如何?”

    青衣男子再次摇了摇头,“不要”

    叶北池淡然的开口道,“我是枪仙”

    青衣男子点了点头示意知晓了。

    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叶北池从身上拿出块牌子抛到青衣男子脚边道,“来内门,虽说比不上核心,但你能在书阁查的都能查到”

    青衣男子接过了牌子,“其实我们不欠什么,我是道教弟子救她是应该的”

    “到了我这步,遇到我教派的弟子总想指点帮助一下”叶北轻轻一笑,“更何况天下练枪的人很少,说不定能收一个”

    良久,青衣男子开口道,“我一出生就是天骄之姿但偏偏什么都练不成,读书也不行,后来几年我去剑山求来这柄剑,又在道教学习道法,两者相合我就练成,但练出来的不是剑也不是道,我也不知道。”

    听到后叶北池顿时来了些兴趣,“挺新奇的,也比较有意思的道,你身上有股被反噬的伤,就是因为这个?”

    “我觉得这女孩可以当叶枪仙的弟子”青衣男子没有回答,换了话题说道。

    叶北池点了点头,百年难得一遇的妖孽谁不想收为接班人。

    两人回归平静,叶北池不了解这个道,他头一次听到,青衣男子与叶北池没什么好聊的。

    叶北池洒然一笑,“帮我照顾她一下”

    说完一枪西行。

    ……

    一个撑伞的少年缓缓的走在山里,神情紧张,雨滴打在伞面上,发出的雨声,让少年更加烦燥。

    “这该死的雨”

    少年骂了句便继续赶路前进。

    抬头望向还有很远的山峰,转过一角时将女孩拉了一把。

    伞面笼罩着两人。

    “要不我背着你吧”少年开口道。

    女孩摇了摇头,表示不用。

    沉默了很久,女孩开口道:“还有多久找到?”

    “很久”少年道:“找到了我们就发财了,到时候给你找帅帅的夫君”

    女孩也抬头望向那座山峰,“可以啊”

    ……

    “你……是谁?”

    朦朦胧胧之中,一个模糊的青色身影浮现在女孩面前,这时男子也察觉到了女孩已经醒来,女孩耳朵传来一些细碎声音,看着对方嘴唇好像在动。

    他在与我说话吗?

    头好疼!像灌了铅一样似的沉重无比,一道亮光进入她的视线,好刺眼!女孩坚持了一秒后,眯着眼看着这道光。

    是太阳的光。

    女孩发现她身上盖着什么,头部有个柔软无比的东西,好舒服,女孩勉强的朝那个青色身影弄出个比较尴尬的笑容,她也不知道自已笑的样子,算是回应吧,躺会吧。

    嘭,嘭,嘭

    女孩发现她在睡眠时感觉无比清醒,一只手就触摸着她的脸,她能清楚感觉到上面的温度。

    女孩顿时有些脸红了,从小到大除母亲就是父亲,还真没几人这样摸她。

    好温暖,女孩的脑海出现一道光,青色的光,这道光让她的头不再那么难受,她感觉到头不再那么沉重,好舒服呀,她开始缓缓的睁开双眼。

    “花?”

    一朵金黄色的花,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模糊,但大致还是可以看出来的,这朵花就在她枕头上,一缕缕青光从花蕊散发,还带着股幽香,女孩猛的吸上一口。

    桂花!

    这样的花在她的头、小腿、身体周围都有好像一个保护圈,从它们身上散发的光好像拥有生命,很舒服,很温暖,让人很难离开。

    渐渐的她看的越来越清晰,她带着好奇的目光环顾四周,这是一间简朴的房间,身体不适的动了动,发现身下床板坚硬还发出咔嗞咔嗞的声音,好像下一秒就会散架。

    等一下,她不是差点被那只独眼蜘蛛吞噬了,还有,白露城怎么样了?她好像被舍弃了,自已闯的祸…

    想到这她心里有些不适感,女孩下意识朝窗外望去,当朝窗外望去发现这里并不是白露城,她顿时感到失落。

    怎么回事?

    “白露城没有事”

    声音响起,女孩一愣赶紧朝四周环顾,发现他就坐在旁边,他就是之前看到的模糊身影吗?

    她低头发现桂花开始消失,明明是金黄色的桂花竟然化作青色的光粒!好神奇,女孩有些惊讶,这是什么道法?!

    女孩轻轻触碰了一下还未消散的桂花,还未触碰到,桂花便已化为光粒飘散在了空中,连同桂花香也随着消散在了空中。

    女孩张大嘴巴,毫不掩饰自已的吃惊,好美呀。

    “是你救了我”

    女孩笑眯眯的看着旁边的青衣男子,这个人让她有种心安感觉,也是,能造出那么美丽的桂花。

    “不是我,是一位前辈,你叫什么名字?”

    青衣男子朝女孩看去,青色的眼瞳在女孩面前消失不见,女孩顿时来了兴趣,对男子口中的那位前辈也提不上有多少兴趣。

    兴趣归兴趣,看着男子的脸,长的比较普通,至少在她见过的人对方确实很普通,女孩揉了揉脑袋后开口。

    “我叫苏颜,是母亲给我取的名字”

    想起那位母亲,女孩突然有些想她了,她想白露的桂花了,想起城里的桂花糕了。

    “我的父亲叫苏寒羽,母亲叫李颜,所以我的名字就取自首尾,我的母亲说这代表我会在中间,她和父亲会保护,以后就换我保护…”

    说完女孩有些失落。

    这时,一只手伸过来,递过来一支簪花,这是一支十分简朴的木簪花,簪头两朵桂花在女孩接过后的一刹那悄然开放,好像有生命一般。

    “万春秋”

    青衣男子收回了手,淡淡一笑:“这根簪花以后对你可能会有帮助”

    眼前这个男子一头墨黑色的头发夹杂各种花香,皮肤偏向一些黄色,看样子好像常常奔波,青色的长剑在用竹子做的剑鞘中发出轻微的剑吟。

    “这柄剑叫青丝,是我的一个朋友送给我的”

    万春秋介绍完腰间的青丝剑,但女孩并没有说话连点头都没有,气氛一阵尴尬。

    “苏颜”

    万春秋试着轻声呼换她的名字,他将青丝剑从腰间拿出,将竹鞘交到对方手中,青丝发出剑吟,对此有些不满。

    苏颜的手上竹鞘散发着阵阵幽香,一阵光芒中,它们包裹了她的身体然后一道青色的光圈出现。

    噼啪——

    一阵轻微声响,女孩抬头朝窗外望去,刚才好像是瓦片破碎的声音,几个黑色身影从窗外掠过,像在寻找什么…

    苏颜好像想明白了些什么,她看向万春秋,冷汗从额头冒出,抓紧了竹鞘好像这样能有一丝安全感。

    “我能回家吗?”苏颜平静温和的问道。

    “随你…”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