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白露 序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龙鲤离开了它曾经的栖息之地,它来到了凡湖和凡间的城镇,这一切在它看来平凡无比,但呆久总归会产生些兴趣。

    这已经是它来凡间的第一百个年头,不快不慢刚刚好,龙鲤有些感到意外,它竟然把时间算得这么准,这是不是代表它来到凡间后的改变。日落月出,一个黑影降临,它的降临给自已一种渺小感,黑影就一动不动站在自已头上。

    它慢慢的朝黑影游动,它想去看看,来到的下面朝有光的位置开始游,它发现黑影很难接近,不知道有多远,但这好像与距离无关,于是它开始向上游。

    龙鲤感受到了水的异常,周围开始改变,从上而光芒照出缓缓的浮出一道圆润狭小的影子,它的色彩改变了,从柔和的彩色变得透明,这显然是由于它移动的速度造成的,又或者是龙鲤的角度原因,而龙鲤则在想它表面本来就没有色彩。

    水面发生震动,震动很强,那个黑影开始移动了,另一个巨大的黑影也朝它而来,它来不及反应,被迫浮出水面,周围出现许多圆狭镜子,像一颗颗水晶,这让它想起岸边孩童常常玩闹时的漂亮水晶。这片广阔的疆域,黑影好像一个顶天立天的存在,从那茂密的白色毛线中经过,这些毛线在空中飘散,那个顶天立地的黑影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双方隔了好多年,龙鲤想要看清它的样子,但这样更显得渺小,从它旁边经过的一刹那,它只看到一个凹凸不平的起伏以及深不见底的黑洞。

    龙鲤从重新跌回水里,当再次看向那个黑影这个存在高好多可以遮住了水面的很大部分阳光,而这黑影对龙鲤来说并不陌生,相反它很熟悉,但这不一样,它比之前遇到的那些还要高上许多。

    龙鲤向下游去,它知道水面现在很危险,那个存在也不会理自己这个渺茫的自已,但误杀了怎么办?。快游入水深处时,自已的猜想错了,一道细细的白光划过,自已与水之间好像被什么拂去,它无法动弹。

    另一个震动出现,这种无水的状态在那股震动中消失,龙鲤朝水面望去,另一个黑影朝刚才那个黑影移动。在两个模糊的黑影见面时,出现了比无水还严重的情况,它被一道一望无际的沟槽拦下,这显然不是专门针对它的,沟槽的两端细小无比,中间稍微粗一点,左右两边四周都有这些,它们纵横交错,如果能形容,它们此时的形状就是一张错乱的网不像为了杀而存在,但又像因为可以杀了自己。

    那些平静一时的网突然暴动起来,它们变的锋利无比,好像什么都能切,水在它面前脆弱无比,一片星空明月暴露在了龙鲤上空,它的身体浮在空中,龙鲤本能的做出了反应,它可不想出现在那两个黑影的视线范围内,它灵活的躲过了一条条网线,转向随着一同浮空的水珠而下,它很留恋两道模糊的黑影,因为他们很高。

    “生命是有限度的,正因为是有限度在面临死亡,它会爆发前所未有的探索欲去寻找活的更久更强大的方法”

    这时,最先开始的黑影开口说道。它低头望向某个渺小的东西,让它稍微引起一些注意。

    龙鲤完全没有发现它被注意到了,当它越过第三道网线时,那几条线如同气流发生改变,形成类似“△”让龙鲤轻松越过。

    龙鲤此时发现,第二个黑影有所动静,它改变了线路让龙鲤轻松越过,刚才那段话好像就是对它说的。

    “有一丝龙的血脉,这已经很少见了”

    “它最多活过一百五十年,一条普通的鱼罢了”

    “怎么?把我约到这个地方,让我来看一条鱼?”

    “打个赌,怎么样?”

    “什么赌?”

    龙鲤本想扭转鱼身越过那道“厶”的缺口,但它发现了一道“7”它好像更喜欢,在快要越过那条线时,它朝上一跃在空中扭转着身子,围绕“7”转了一圈后,在“7”与“厶”之间的缝隙而过,这种感觉让它的血脉有了一丝兴奋,脑海中浮现出一道相同的身影。

    “我不认识你,但我想问你一件事”

    对方沉默不语。

    “你知道自已做了什么吗?”

    “我是一个人间修士,但我是一个走到尽头的修士,修行一路,我尚未走多少,也不曾走最远,为什么会如此?因为我是超越人间修士的视野去看,我希望人间的修士能想起当初修行的初心,变强,当外来的力量来临,为了守护自已以及在意的人,他们的潜力才会真正的挖掘出来,而不是仅限于几个妖孽…”

    龙鲤发现了一个“7”这与之前遇到的那个一样,但它转向了“8”这个比“7”更难越过。龙鲤不再只是单纯回归水面,刚才越过“8”时那道模糊的身影再次浮现在它的脑海之中,这是来自血脉中的记忆,是刻在骨子里的记忆。

    “你让人间只有一百年的时间,万一那股力量我们无法扺挡怎么办?”

    “我们会在那之前看到人间真正的修士,活在安祥内斗的人间之中,注定无法成长,注定要被淘汰”

    回忆着那道身影,龙鲤继续越过更多的线,身上开满布满血痕,其中就有一道可见脊骨的血痕。

    “我们要在这百年的时间,寻找可以与之对抗的方法,如果……”

    苏浮生抬起头,望向那片星空在月亮旁边有颗明亮的星星,尽管只有一颗星,但它明亮无比,而那月亮空有明亮却是半弦,于是星星与月亮有了些故事内容。

    一条大红鲤鱼使出全力一跃,像箭羽一般后面还有离开时水花,它闯入了天上,一团天火在它身上燃起,焚烧它的鱼身。原本的血液开始改变,变成淡金色,接着它越过了那些线。它重回水中,这次它并没有优越感。

    苏浮生看着灰衣男子,见对方没有说话便独自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话语。网线开始消失,浮在两人周围的水珠纷纷回归。星空之上的星星开始密集起来,那颗明亮的星星被群星所覆盖。两人都知道此次对话有一个旁听者。

    ……

    ……

    巡视边缘是使者的工作,寻找新的世界是使者最希望的事。

    每一位使者都知道自己干的是一件大事,因为那些个存在,这件事是那些个存在所要求的。

    说到巡视边缘,它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但没有找到,它们藏的太深了,就算是那些个存在也很难找到,但总有些蚂蚁想上天,它在等。自从那个存在与另一边的存在开战后,使者的工作越来越繁忙了,无论是那些九流仙宗还是外门弟子又或者是散修,它们都在开战初期先后步入寒暑境,大修士更是步入千秋。

    使者在书阁寻找到了一些歌谣,使者觉得很有意思这歌词写的,可惜那个世界被寅使者发现了,那个存在将那个世界灭了,还拿了些东西。

    使者拿着歌词残谱随意哼唱着,这些年它不断改写,但就是写不好…

    当日光亲吻脸颊猫儿偷偷舔过

    深巷尽头谁家酒酿

    漫步在小镇上哼唱不知名歌谣

    檐角的风铃轻轻摇晃

    陌上桑垂髫老丈

    捋青时豆叶未黄

    ……

    ……

    使者除了书写一段完整歌词,就是养些花花草草,不过它们死了之后,使者就只剩下写歌词与巡视。

    这边世界的修士正不断增多,灵气也开始缓缓的降低,曾经有位还差半步就达到那个存在,但被活生生镇压,这个世界不需要第二个。散修在不断降低,仙宗在上升,因为仙宗上面有人管着,散修没有,最直接的原因还是那个存在不喜欢,这就是一道命令,想反抗这道命令的人都已经死了,剩下的想要活下去只有进入仙宗。

    至于那个存在为什么下这命令,使者不去想,也不能想,因为想了它一辈子都是使者,它必须去巡视然后寻找。

    坐上仙舟,它要开始巡视了,这一次不知道要多久,一万年?二万年?反正不会低于千年,日子就是这样一天一天过。

    使者坐在仙舟上面,在虚无与黑暗中游行,周围什么都没有,那个存在已经将所有都拿走了,其余的毁了,毁的很彻底。使者拿着地图记录着上一位使者所留下来的坐标,它要把周围再巡视一遍。

    搜索新生的天道之力,寻找新的世界。

    做这种任务死的使者很多,因为大多世界都是主动暴露自已,所以使者的命一般不在自已身上。

    主动暴露自身位置的大多没有城意,相信有诚意也等着被变成虚无,因为没有功夫管,留着还有害处。至于新生的天道之力做好坐标留着有用。

    正在这时,使者发现了天道之力,十分强大,就在上任使者做过坐标的附近。使者察觉到了十分微小的天道气息,这与修炼功法无关,功法本身就是天道所生,用的话反而察觉不到,是感官与直觉,是活了无尽岁月所积累的。

    使者很快发现了为什么气息会流去。它在天道结界周围环顾了数十圈,它看到了一道剑痕,剑痕仅仅只有它小拇指大,单纯的看很难发现这个剑痕被砍了两次,两次时间距离很短,大概在六千年左右。

    一般来讲,做了坐标附近的世界很快就会被发现,但这个坐标来过无数使者竟然没有发现。

    这到是有趣,比写歌词还有趣。

    ……

    ……

    “使者,你有事吗?如果只是一个世界就不要报到这来”长老开口道。

    使者想了想,还是点了点,最近长老发现了一个世界,忙的不可开交,再就是使者的地位很低。

    最后使者写了卦信,一来一回大概有百年时间,使者把信送出去后,望向这个世界,它想去看看,它觉得这有助于写出歌词。

    这是越权行为,不属于使者所做的,而是一名观星员的职责。

    使者没有继续去想,坐着仙舟朝剑痕而去。

    剩下的事大概就是看看,使者拿出僻天珠,穿过剑痕而来,使者穿过一片星辰,这是一条极其危险的路,但使者毕竟不是观星员。

    星辰与星辰伴随着天道之力,从某种意义来讲,它们是天道的分身,如同眼睛一般,但使者还是安全的走过来,因为这里有人走过。

    使者拿出僻天珠照亮并隐藏周围的气息,现在它如同凡人一般。眼前是云海之上,周围全是尸身。很明显它们都是反抗过天道的,被流放在这里,永世如此。

    使者在云海行走,它极为小心,毕竟被发现天道是有能力将它留下来,而且这是它的第一次。

    好在没什么事发生,使者还是满意的。

    使者身形开始朝云海之下而去,很快遇到了云雾,进入云雾之后它开始迷失方向感,没过多久它来到了这个世界。

    ……

    一片山河,使者惊讶的发现这里美丽无比,它开始产生依赖感。

    它有些厌倦了曾经的地方,使者望向北方,那里下着白花花的鹅毛,居住着许多奇形怪状的物种。

    使者心情有复杂,它不想去北方了,于是它来到了南方,这里有座叫剑山的山,是这里最大的山,上面有许多剑但只有几个人。

    无趣。

    使者再次起程,在一个名叫白露城的地方遇到了绝世美景,这里花瓣漫天,奇香无比,使者兴奋的叫了起来,当它打算继续前进时,遇到了一个白衣剑士在舞剑。

    本来使者不打算理他,继续赏景,但白衣剑士所舞之剑,有些不凡。他所舞之剑隐隐有些超越这方天地的禁制所规定的限制。

    于是使者对这个剑士产生了些兴趣。

    白衣剑士正处于舞剑的兴致中,看到有人朝走来,有些不喜,冷声道:“滚”

    使者顺声而停,看着眼前这人,没有向前走也未离开的样子,他是一个练剑的好胚子,但离剑胚的练剑天赋还差些距离,若不是有这方天地,给他些时间,此人绝对能成为那个存在。

    当然这很难,更何况还有那位存在。

    使者想了想开口道:“你是这的天下第一剑吧,不然怎么砍的穿那个。”

    白衣剑士愣了愣,收回长剑,道:“不砍穿那个怎么向前走”

    使者沉默了很久,它并不认同这话,它原以为此人是一个性情心性都是极好的练剑胚子,没想到是一个练剑的痴子。

    白衣剑士剑指使者:“我观你是一个不凡之人,要不是不能前往外面,何苦在这独自练剑”

    使者没有接话而是将剑刀推至一边,看向白衣男子,认真的说道:“外面的世界很危险。”

    白衣剑士收剑回鞘道:“没有危险如何一观巅峰之风景”

    “你观不到的,没有人知道巅峰在何处”

    白衣剑士淡淡一笑:“人如花草,皆向往参天巨树。”

    ……

    ……

    接着,使者来到白露城的一家糖果店,在它面前迎来的是一个女孩,女孩与它擦肩而过,拿着碎银去买桂花糖。

    使者看向女孩愣住了,它不敢相信这个女孩也有成为那个存在的资质,很快使者随手拿出几根桂花糖来到女孩面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看着使者,这个人外来的吧,女孩没有去接使者的糖:“我叫苏颜,叔叔你的糖拿回去吧”说完女孩朝街道尽头跑去

    使者听到叔叔两字后,朝女孩的背影看了几眼,有些不知名的感觉。

    使者又看了些别的。

    一个少年剑士竟然也有成为那个存在的资质,使者笑了笑,原来这个叫人间的世界,这般有趣。

    百年之后,你们该如何应对。

    ……

    ……

    说一下,本书中的境界分为:百味,春秋,寒暑,朝暮,沧海,人间。其中人间又分: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这里不是指五个境界的高低而是进入人间后的五条不一样的路。

    这里我说下本书是以儒道剑二教一门的三方势力中的三人以及其另一些人物,没有固定的主角。

    继续说下,刚才那些话纯粹是为了凑齐五千字,不过还差三百,想了想还是算了,就坦白算了,顺便再凑点……

    好了,继续吧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醉画人间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