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童子命,活不过十八岁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张阳休息了二十分钟。

    简单吃了个泡面,回到直播间继续直播。

    张阳默念道:“打开商城,购买探索钥匙。”

    【已购买探索钥匙X1。】

    【你失去了30000点恐怖值。】

    【你获得了探索钥匙X1。】

    “系统,打开卡池,抽取灵异故事卡牌!”

    【卡池已开启,请宿主选择卡池等级,S级、A级、B级、C级、D级、E级……】

    “选择S级卡池!”

    【宿主已进入S级卡池抽卡,需要消耗探索钥匙X1,请问是否确认?】

    “是!”

    【你已开启S级卡池,请抽取卡牌。】

    张阳抽取了一张黑色卡牌。

    卡牌背面的图案是一个带着虎头帽的小孩子。

    张阳沉声道:“家人们,今晚的第二个灵异故事,名字叫做——《童子命》。”

    “故事是这样的……”

    “我有个表弟,叫李四平,在他家中排行老四。”

    “他爸妈给他取这个四平的名字呢,一方面呢是因为李四平在家中排行老四。”

    “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爸妈的一生比较颠沛流离,坎坷得不行。”

    “所以他爸妈就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跟他们年轻时候一样经历那么多大风大浪。”

    “希望这个最小的孩子,能够四平八稳的,所以李四平的哥哥姐姐们,名字也比较吉利,不是什么一帆风顺的‘一帆’,就是吉祥如意的‘如意’。”

    “李四平的三个哥哥姐姐,跟他的年纪差距都比较大。”

    “所以一家人都比较宠溺四平。”

    “他的爸妈更是不必说,老来得子,虽然不是仅此一个儿子,却也是把他捧在手心里。”

    “舍不得打骂,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给李四平买。”

    “而且李四平啊,生下来就长得那叫一个俊俏。”

    “通常我们在古代说人家长得特别好看,或者说智力异于常人,便是‘近乎于妖’。”

    “这个李四平就是这样一个‘近乎于妖’的家伙。”

    “从一生下来,就惹得周围的七大姑八大姨纷纷赞不绝口。”

    “茶余饭后啊,唠家常,而我的表哥也经常带着我的表弟们到处去玩。”

    “不管是长辈还是平辈们,都相当喜欢这个表弟。”

    “人长得又俊俏得不像话,而且又聪明得稀里糊涂的。”

    “因为备受宠爱,加上天生性格的原因,他看上的东西不弄到手誓不罢休,家里人也都惯着他。”

    “当时乡下家里都是有养家畜的,我姨妈家养了很多年的大肥牛,每次见到表弟都要一边叫,一边打算用角去顶他。”

    “那头牛看到其他人却没有任何反应,唯独见了李四平就表现的很不淡定。”

    “家里人起初也没怎么在意,可能就是以为牛看他不顺眼而已啊。”

    “也许是生下来就跟那牛不对付!倒也没什么大问题,从没出过乱子。”

    “后来有一次在家玩的时候,那头牛还是跟以前一样要顶李四平,一个不小心把我的表弟给擦伤了。”

    “养了这么多年的牛也不可能说宰就宰了。”

    “但是这次的事情却引起了家里人的重视,总不能等到下次孩子出了什么大事才开始重视起来吧?”

    “后来家里的老一辈就说是不是这孩子有什么‘说法’。”

    “这种‘说法’,在我们老家就是指的是不是有什么‘古怪’,比如中邪啊,或者是在外面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啊之类的。”

    “我们村子那会儿,就有一个擅长风水堪舆,断阴阳的老爷爷。”

    “江湖人称,张半仙儿。”

    “张半仙儿给人算命,有一个说法。”

    “从不收钱,只收‘气运’。”

    “用那张半仙儿的话来说,就是‘我是迟早要得道的人,要你们凡间的钱没什么用,你们谁找我算命,我就从谁身上拿些气运走。’”

    “这事儿当时搁我们那儿还挺新鲜的。”

    “农村人哪懂什么‘气运’啊?”

    “老人家们又是贪图便宜的,只要是免费的东西,甭管它好不好,一窝蜂的就去拿了。”

    “当时我们村有一个山头背后的那十几家人特别离谱,但凡是碰到点什么事儿,或者说谁家生了孩子,立马就要抱去让那张半仙儿给算一算。”

    “反正不要钱嘛!”

    “这群人殊不知……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别人不要钱,当真就什么不取,平白无故给你算命了?”

    “咋可能嘛!”

    “那住在大山后头的十几家人,后面那些频繁找张半仙儿算过命的娃娃,普遍都坎坷得不行。”

    “要么从小就是体弱多病,严重点的,还有些出了灾祸。”

    “我就知道有个娃娃,下雨天路过一颗几十年的老槐树,结果一道雷直接就劈到老槐树下面,把槐树劈倒,当场树干就把那娃娃的腿给压断了。”

    “类似的玄乎事情不止一件两件,我就不在这里给大家展开细说了。”

    “反正就是后来有个稍微懂一些风水的长辈,专门提醒了一下大山背后的那些人家,喊他们不要再频繁找张半仙儿给娃娃算命了。”

    “命越算越薄,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的。”

    “这世上没几个娃娃经得起三天两头就抱去算命的。”

    “更何况,那张半仙儿显然是真的有点东西,懂得从人家身上收割气运!”

    “当时我表弟李四平的家人,带李四平去找张半仙儿之前,村里的老人也劝过了,说不要去。”

    “可是他们不听,就要去白嫖一下免费的算命先生。”

    “结果到了张半仙儿那边,把李四平的生辰八字给了张半仙儿之后。”

    “张半仙儿还真算出了一点儿不得了的东西。”

    “他的一番话属实,给我姨妈吓得不轻。”

    “张半仙儿说:你这娃娃是天上的童子,来你肚子里,是阴差阳错的事情。天上的童子来凡间,都不会有好下场,按照天庭的戒律,你这娃娃也就顶多活十八天。”

    “我姨妈当时就指着张半仙儿的脑袋破口大骂道:什么玩意儿,你根本就是江湖骗子吧?我娃娃都三岁多了,你还在这睁着眼睛说瞎话。”

    “张半仙儿也不生气,也许是打心眼里觉得自己一个即将得道的人,完全没必要跟凡人过不去吧。”

    “他就说道: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你娃娃如今来到凡间三年,在天上的时间,却才过去三天而已,你若不信,等到他十八岁那年,一切自有定论。我分文不收你的,而且这娃娃既是童子命,我也没那个能耐去收天上童子的气运,这一卦……罢了,算我张某人命中一劫。”

    “也是后来我听一位懂得五弊三缺的朋友跟我说的,说是替人算命的道士,不能分文不取,一定要取一些东西,才能填得了因果。”

    “一旦免费替人算命,那么这个‘果’就要由自己去背。”

    “当时那个张半仙儿也是的确命中该有此一劫,既不能拿走李四平这个天上童子的气运,又不想破坏自己分文不取,只收气运的规矩。”

    “于是他就只能选择自己背一份因果,免费替李四平这个天上童子算了一卦。”

    “这个事情令我姨妈很是反感,换做别人也会这样,毕竟谁能不希望自己家的孩子好呢,要是忽然有个算命的跑出来说:你家娃娃活不过十八岁,搁谁那儿不生气啊?”

    “时间过得很快,六年过去了。”

    “这时候我表弟李四平已经八岁了。”

    “开始跟着一些表哥,在河里面玩了。”

    “起初家里人也没在意,毕竟当时是大冬天的,河面已经结冰了,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大孩子看着,应该出不了什么事儿。”

    “那一天我姨妈正好要去市里办事情,就和李四平一起出的门。”

    “在经过河边的时候,我姨妈看见李四平朝已经结冰的河面上跑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些心悸!”

    “可是她又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就只是隐隐感觉很不舒服。”

    “但当然赶时间,因为要办事,我姨妈也没有多想,还是走了。”

    “结果一回来就得知,李四平掉河里了。”

    “当时大家赶到现场把李四平捞起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

    “但凡再晚那么一丁点儿把他捞起来,可能人都没了。”

    “经过了这件事之后,我表弟李四平开始频繁的出现状况。”

    “要么就是发个烧一发几天几夜的退不下来。”

    “要么就是打篮球的时候手指骨折。”

    “要么就是骑自行车莫名其妙的容易摔倒。”

    “虽然这些事情每一个单独拿出来看,都不至于当场要了我表弟的命。”

    “可是正常人,怎么可能三天两头的身上见红、受伤生病的?”

    “而且伴随着李四平年纪越大,他这么生病受伤的次数也就越多。”

    “终于到了我表弟17岁那一年。”

    “按照当年那个算命先生张半仙儿的说法,我表弟李四平在18岁的时候就要夭折,回到天上去了。”

    “我姨妈也开始正视起这件事来,就到处打听当年那个张半仙儿的消息。”

    “可是无论怎么打听,都找不到他人了。”

    “情急之下,我姨妈带着李四平直接休学一年,开始大江南北地到处寻找高人。”

    “当时家里人一同阻拦啊,都说我姨妈封建迷信不可取,说什么耽误了孩子读书。”

    “我姨妈就直接哭着说‘要是再过一年我娃命没了,你们哪个来赔?’,这才堵住了乡里乡亲的嘴。”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