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一章 逃亡策略,放风筝!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我俩跑出青旅,甚至发现整座城市的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我、杨宇,以及拿着把叉子跟在我们身后穷追不舍的郑大雕。”

    “我和杨宇在跑路的过程中,我看到郑大雕的眼中好像出现了一堆数字。”

    “就像是类似的倒计时一样的东西。”

    “联想到郑大雕手机上的五分钟倒计时。”

    “这说明他必须一直保持对我们的追杀才行。”

    “而这个游戏,显然从郑大雕攻击杨宇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不是虚拟游戏了。”

    “这是真实的,死亡游戏!”

    “整座城市空了,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和杨宇找到一辆车,可惜里面没插钥匙。”

    “杨宇的伤不断在流血,我让他躲在汽车后座,又把体恤脱下来,让他先拿着压住伤口,不要让伤口一直流血。”

    “‘张阳,我们怎么办啊……’杨宇神色痛苦,有些自我抱怨的意思。”

    “我安慰道:没事,既然加入了这场真实死亡游戏,那么就按照属于我们的规则去玩就好。”

    “‘相信设计这个游戏的人,不可能不给凡人身份的玩家一条活路。’”

    “而且,即便是虚拟游戏变为了真实游戏,我此前所分析的,关于游戏胜负难易度的评论也是绝对正确的。”

    “无论是真实的死亡游戏还是虚假的死亡游戏,这场猎杀游戏之中,看似占上风的人是郑大雕。但实际上却是我和杨宇。”

    “我跟杨宇猫着身子,躲在汽车后座里面,透过汽车的左侧后视镜观察外面的景象。”

    “看着郑大雕一步一步朝这边逼近,杨宇有些按捺不住了,问我道:张阳,怎么办,你有办法没有。”

    “我小声告诉他:其实这个游戏一开始我就有策略了,当我抽到‘凡人’卡牌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要怎么赢。”

    “杨宇喜出望外,又问我道:怎么赢,你快告诉我呀。”

    “我犹豫了片刻说道:杨宇,你信不信得过我?”

    “杨宇到底是混过社会的,对于兄弟义气这一块儿,看得比谁都重。”

    “而且,他也属于能豁出命相信别人的那种人。”

    “杨宇咬牙切齿道:如果是你的话……我信得过!”

    “我便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原封不动地说了出来:其实我们两个要赢很简单,你手机上也能看到规则,凡人赢得胜利的方法无非就是坚持十二个小时不要死。而且,哪怕其中一个凡人死了,只要另一个凡人能苟活到12个小时之后,也能活下来。”

    “杨宇一点就通,他仿佛明白了我的意思,说道:张阳,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让其中一个抽到凡人的玩家去当诱饵,好让另一个凡人玩家拥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躲起来?”

    “不得不说, 杨宇的悟性还是不错的,但是我想告诉他的可不只是这些。”

    “我说道:杨宇,但是目前有一点是我无法确定的事情。”

    “我的神色相当认真,杨宇也脸色郑重地望着我,说道:张阳,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拿出手机上的凡人规则,指着那条规则说道:你看,虽然这上面的凡人获胜规则说了‘只要两个凡人中存活一个人,哪怕其中一个凡人死掉,也能在12小时候游戏结算时将另一人复活。’”

    “‘可是,杨宇,我不太确定这条规则适不适用于咱们现在这个情况。’”

    “‘一旦这个规则不适用于现在的情况……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不能拿任何一个人的生命去冒险。’”

    “杨宇说道:张阳,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信得过你!你就直接告诉我吧,需要我怎么配合!”

    “我沉默片刻后说道:杨宇,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确定这游戏的规则一定不会改变吗?”

    “杨宇看着我,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不会!”

    “我解释道:既然这样,胜出的方法也很简单,首先我们需要判断凡人能不能‘弑神’,如果我们可以对拥有‘死神’身份的玩家发起攻击的话,那么二打一胜算也比较大。”

    “不过杨宇马上就打断了我的话,说道:不可以的,你注意看下面的补充条款,凡人是不可以弑神的。”

    “我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只能逃了。为了避免我们被一锅端,我们俩需要分开逃跑,而且还要往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跑路,这样当抽到死神的‘郑大雕’去追杀其中一个人的时候,另一个人才能躲得远远的。即便郑大雕杀掉了一个人,然后重新追逐另一个人,所需要耗费的过程也是极其漫长的。”

    “‘换而言之,只要第一个被郑大雕追杀的人,能够拖延住6小时的路程,那么这场游戏我们就能胜利。’”

    “杨宇看着我说道:有道理,我听你的,张阳,你就说接下来我们怎么分头跑,往那个方向逃?”

    “‘记得那个过江索道吗?’我提醒道。”

    “‘记得,外地来这边旅游的人,很多都喜欢去坐一下那个过江索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坐那个索道?’”

    “‘张阳,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坐索道,到江对面去?’杨宇反应很快。”

    “我点头道:只是到对面去还不够,等你到了对面,就破坏掉过来的索道,这样如果郑大雕去追你,就必然不能回来了,而我会想办法在你走之后破坏掉过去的索道,这样即便我被抓住,他也没办法再去把你杀死。”

    “‘张阳,你这个办法不错,我就听你的!’杨宇的眼神中逐渐有了神采,那是一种名为希望的东西。”

    “我和杨宇在短短三分钟内制定好了策略,而此时此刻,郑大雕也出现在后视镜中。”

    “其实他早就已经追上了我们来到了这一片停车场,只是因为他检查的比较仔细,基本上每辆车他都会认真搜索一遍,所以才会耗费整整五分钟在这里。”

    “但是眼看着郑大雕的位置距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开始给杨宇做手势,示意他随时注意我的动作,我们要冲了!”

    “这辆车里虽然没有插钥匙,但也不是全然没用,我从车里找到一只手电筒,我试着开了一下,发现里面的电池还有电。”

    “这能够作为待会儿拖延时间的一个武器,用手电筒强光模式正面照射郑大雕的双眼,能为我们争取到短暂的时间。”

    “‘郑大雕缓缓朝我们靠近,我找准时机,在他即将走到车门这边来的时候,给杨宇一个手势,示意他赶紧从另一侧跑出去,我们就要在这里分道扬镳了。’”

    “郑大雕过来了,我直接打开车门,拦住他的去路,然后用手电筒强光照射他的眼睛。”

    “‘啊!’郑大雕没反应过来,一手握着叉子一手赶忙捂住眼睛,脑袋各种左右摇晃躲避强光。”

    “趁这个时候,杨宇已经从车门另一边跑了出去,我回头看了他一眼,肩膀上的伤完全没有影响他奔跑的速度。”

    “‘张阳!我杀了你!’郑大雕无能狂怒,开始用叉子朝我脖子上来。”

    “我猛地关上车门,让他的叉子戳到了玻璃车窗上,然后自己从另一侧跑出去。”

    “‘郑大雕,来追我啊!’我跑的时候,往杨宇的相反方向逃去,临走时没忘了嘲讽一下郑大雕。”

    “这就跟拉BOSS仇恨差不多,需要短时间内激怒一下BOSS。”

    “郑大雕果然受用,硬是像打了鸡血似的,追了我好几条街。”

    “我一边跑一边回头判断他与我之间的距离,同时还要规避前方的障碍物,没跑十来分钟,就累得气喘吁吁。”

    “郑大雕也不太好受,他似乎是看出来了,只有我一个人在逃,但是我还不敢肯定他有没有反应过来我和杨宇的策略。”

    “我粗略地估算了一下杨宇从停车场跑到索道所需要的时间,又计算了一下从我当前的位置抵达索道口所需要耗费的时间,觉得至少还得再拖住这个郑大雕一小时才行。”

    “所以一方面,我需要保持距离,一方面,我又不敢离郑大雕太远了。”

    “哪怕是猎物,为了之前准备好的策略,我也必须要让郑大雕时刻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否则我会无法判断他到底是在追我还是在追杨宇。”

    “这个战术如果在杨宇乘坐索道抵达对岸之前,让郑大雕反应过来的话,就完蛋了。”

    “我回望一眼,看见郑大鹏似乎没有在追我了,我有点担心,于是开始主动往后走。”

    “当我转过街角时,身子猛地一个僵硬!”

    “因为我看见郑大雕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侧翼的餐厅里面朝我飞扑过来。”

    “他显然是故意在这里埋伏我的!”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