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两百八十六章 请神降真,秒杀鬼东西!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我当时满脑子都是问号。”

    “‘什么?徐叔死了?怎么死的?为什么说凶手是吴霞?’我接连几个问题抛过去,并且等待着周娅的回答。”

    “周娅那边声音很杂乱,听得出有警车、救护车、消防车,还有很多围观的人,她气喘吁吁地说道:我调监控看到的,吴霞进了徐先生的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就沾有血迹,徐先生胸口中了三刀,我刚进去的时候还有呼吸,现在已经……他让我一定要保护好你,总之你现在尽量想办法拖延时间,千万不要让吴霞进门,里面是可以反锁的,这样她就算有钥匙也进不来!”

    “我说道:好,我现在就去反锁。”

    “可当我瞥了眼大门的时候,发现门已经被打开了。”

    “因为房子的格局比较宽敞,大门进门之后,先是玄关,然后是厨房,最后才会来到客厅。”

    “所以我待在客厅里,是没有办法直接观察到大门那边的情况的。”

    “可我来到大门口时,发现门开着,吴霞已经不在门外了。”

    “这说明……她已经进来了。”

    “这时候继续待在屋子里绝对是不明智的。”

    “我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往屋外跑。”

    “当时情况紧急,我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穿着一双凉拖鞋就撒丫子狂奔。”

    “而且我没有选择去坐电梯。”

    “因为我自己都记不清在我看过的无数恐怖片里,到底有多少个主角因为坐电梯被鬼东西抓住了。”

    “当然,吴霞当时给我的感觉,只是一个‘坏人’,还没有上升到鬼东西的地步。”

    “因为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她体内的第四人格,并不是人格!而是阴魂!”

    “言归正传……我继续说,当时我撒丫子选择楼梯一路向下逃命。”

    “虽然我没有回头,但我就是有直觉,感觉吴霞一直跟在我身后。”

    “我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杀了我,就因为我知道了她的秘密?”

    “在逃命的过程中,我不断回忆那天的情节,忽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有没有可能,那个第四人格,战胜了吴霞的前三个人格,导致现在的‘吴霞’,其实已经不是吴霞了?”

    “一想到这个可怕的可能性,我的脚步就变得更加干脆利落了。”

    “我原来下楼梯都是一格一格地跳,但是想到这种恐怖的可能性之后,我都是三四格一跳,三四格一跳。”

    “一只手稳稳抓住扶梯,身子像不要命一样往下面疯狂冲刺。”

    “30层楼,不是那么容易下的。”

    “在我连续下了十几层楼之后,我想回头看看吴霞还在追嘛,如果没有,那我就要缓一缓,休息一口气。”

    “不回头不要紧,我那一回头,就看到了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吴霞的身体趴在我距离我大约三层楼的扶梯拐角口上,她的脖子上,有四颗人头。”

    “每一颗人头,都代表着她的一种‘人格’。”

    “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并不是只有第四人格才是阴魂。”

    “吴霞这个人,除了‘吴霞这个人格’之外,另外三个,都是阴魂。”

    “而且通过吴霞的自述不难想象,这三个女人,都是死在吴霞手里的……”

    “因为第四人格曾这样说:我们共生共死。”

    “许多事情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看着那四张人脸悬在后头对我笑,我身体第一时间是僵硬、恐惧,挪不动脚步。”

    “我花了整整三秒钟来说服自己挪动脚步继续跑路。”

    “总不能留下来给她们宰了吧。”

    “我刚一移动,背后就有一把飞刀擦肩而过。”

    “我再也不敢回头,只敢不停往下面跑。”

    “感觉肺都快要炸了,呼吸从未如此急促,心跳从未如此高频跳动。”

    “噗通声几乎震耳欲聋。”

    “直到我跑到底楼,看着周围的人群,稍稍有了几分安全感,但我依然不敢逗留。”

    “我赶紧拿出手机,联系周娅,跟她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周娅说道:待在原地别动,我已经到了,马上就来。”

    “其实在周娅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她的车,电话挂断时,我从侧面向她跑去。”

    “只是人很多,她好像没注意到我。”

    “我看见吴霞恢复了正常的模样,只剩下一颗头,快步跑出大厅,来到周娅面前。”

    “她们两细细攀谈着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我在危急时刻的原因,我感觉我连耳朵都变好使了!”

    “就在我快要跑到周娅身边时,我忽然看见她的口型和飘荡在空气里的声音,仿佛在说‘杀了他’。”

    “联想到周娅当时与吴霞那看似亲密的举动……我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出于直觉,我没有选择相信周娅了。这一次,我掉头就跑进人群之中。”

    “听周娅的话,徐叔已经死了,在这座城市我不知道该相信谁,打给父母?天高皇帝远,他们也没办法立刻帮到我。”

    “至于报警……我想过,那可能是最简单便捷的方法,但是治标不治本,我总不能一辈子住在局里?”

    “要杀我的玩意儿是鬼东西,天晓得吴霞有没有什么穿墙透壁的能力。”

    “我觉得,只有用魔法才能打败魔法,于是我连夜打电话给远在千里之外的胡三海。”

    “当然胡三海对我来说也是天高皇帝远,但我需要他帮我找一趟小张道长。”

    “原本在了悟方丈和小张道长之间,我认为了悟方丈更强一些,可是我觉得小张道长对我的压迫感没有那么强。”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我是远佛近道的,神话故事也好,民间传说也罢,我都更倾向于信任道长。”

    “小张道长喊我打开视频,说他正在忙,没工夫管我的杂事,但是大致的情况他已经了解,可以隔空帮我解决。”

    “我打开视频聊天,跟小张道长隔着手机开始聊天。”

    “视频画面里,我看见小张道长正在一个密闭的黑暗空间,周围一团乌黑,而且墙壁上全是青苔。”

    “我觉得很眼熟,像是墓道,就问道:小张道长,你在墓里?”

    “小张道长眉头一挑:哟,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如今你都会算命啦?”

    “我嘴角一阵抽搐,说道:你周围太明显了好吗,而且……我现在没心情开玩笑,正被人追杀着呢,你不想想办法帮我,搁那儿说啥风凉话呢!”

    “小张道长哈哈大笑:别急别急,我教你画一张请神降真的符,你把这个符捏在手里,等那鬼东西找你的时候,就把符含在嘴里,自然就消灾解难了。”

    “我一阵头疼,说道:我上哪儿去买符纸啊,这又不是你们道观!”

    “小张道长指了指我身后,说道:喏,我都替你看到了,青云观,常威,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他的冷笑话一点不好笑,但我却觉得很神奇,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跑到一个道观面前来的。”

    “买好朱砂和符纸符笔以后,我蹲在地上,把工具都放在石凳上,问小张道长道:快教我啊小张道长!”

    “小张道长翻了个白眼:教个屁,哪那么好学!快把摄像头朝着石凳!”

    “我感觉自己被耍了,当还是按照小张道长说的做的,刚要怼他几句,却发现摆在石凳上的符纸和朱砂开始自己动了起来!”

    “就像是有人隔空在帮我画符一样。”

    “我惊掉了下巴,没想到小张道长的法力已经强到了可以隔空画符的程度,这也太牛了。”

    “符纸画好之后,小张道长笑眯起眼:接下来你只需要等,贫道掐指一算,那鬼东西已经来找你来了。”

    “我连忙抬起头东张西望,手里紧紧攥着符纸,问道:哪儿呢哪儿呢?”

    “‘在找什么?’吴霞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

    “我转头一看,她正笑眯眯地望着我,‘我不过是想找徐医生给我开点药,你干嘛跑了!’”

    “视频通话中传来小张道长的焦急嗓音:快含符!”

    “我赶忙把符箓扔进嘴里,然后听见视频通话里的小张道长口中念念有词,念完一堆我听不懂的口诀后,从我头顶飞出一道金色光影,手持一柄纯白色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捅入吴霞的天灵盖,从上往下硬生生贯穿。”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