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两百八十四章 催眠术催出一个陌生人?!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忙转过头去看着周娅。”

    “她笑眯起眼,仿佛只是听到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一般。”

    “周娅伸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腿,示意我不要激动,接着听下去。”

    “为了防止我紧张,她甚至起身到旁边的饮水机旁替我接了一杯温水。”

    “我接过水杯,用噤若寒蝉的声音说了声‘谢谢’。”

    “半杯水下肚,也没能压住我的‘惊’。”

    “那女人语不惊人死不休,继续说道:徐医生,我不止杀了人,我还分了尸。”

    “这女人说的话,明显已经属于心理医生也不必完全保密的范畴了,她难道就不怕司法机关要求徐叔透露信息时,暴露她的所作所为吗?”

    “要知道,心理医生替病人保密是有特殊限制的,因为职业规范不能对抗法律规定。”

    “所以我惊叹于这位女病人的坦诚,她简直有些老实过了头。”

    “但我更震惊于周娅和徐叔的镇定自如,就好像这样杀过人的家伙每天都会出现在他们的诊所一样……”

    “看样子,这一行的水很深。”

    “不过我很快又能想通这一点,毕竟存在心理问题的人群中,的确有‘犯过罪’的这一类。”

    “我想起一个例子,说国外有几个人抢了银行,并且成功携款逃脱,原本大家说好了保密一辈子。”

    “可是有个家伙,受不了这种‘无法将自己做下的壮举告知他人’的痛苦,连妻子孩子和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这件事。”

    “这个家伙最终就不小心跟一个酒吧认识的女孩儿说漏了嘴,最后导致被警方顺藤摸瓜给抓获了。”

    “把惊天秘密藏在心里,确实容易憋出病。”

    “那女病人继续说道:最近……我整晚整晚地睡不着,总是会想起那些尸块……”

    “‘我溶解了尸体,烧毁了毛发,连血迹都没有留下一丁点。’”

    “‘噢……抱歉,徐医生,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快速忘掉这件事?’”

    “当时徐叔便站起身来,从手中摸出一只老怀表,缓缓走到那女人身后。”

    “那女病人看到这一幕笑了笑,说道:徐医生,我没想到连你这么厉害的心理医生居然还会玩这么老的把戏,不会真有人觉得这玩意儿能把人催……”

    “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徐叔走到她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女人马上就耷拉着脑袋,昏睡了过去。”

    “我还沉浸在震惊当中,并且我震惊的事情又多了一件——这他娘的已经不是利用怀表来催眠了,而是动手拍一下肩膀,别人就能被催眠?”

    “我看了周娅一眼,周娅似乎会读心术一般,看出了我的疑惑,她解释道:其实真正催眠病人的,不是那一‘拍’,从我们刚进入这个房间时,我们进都已经进入了催眠的过程。”

    “‘你看天花板和墙纸的图案,再看与之相对应的地板所呈现的漩涡状,另外,空气里有一股香味,加上那个老旧CD机……最后,是徐先生给患者长期开的一种药物,再搭配上之前他们已经进行了一定的心理暗示,最后才会看起来这么容易就把她给催眠了的。’”

    “我听得似懂非懂,不明觉厉,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个时候催眠患者。”

    “徐叔又坐回办公椅上。”

    “下一刻……只见那个刚被催眠的患者缓缓抬起头,居然又醒了过来!”

    “只是,她的神情较之被催眠之前,又有了很大的不同。”

    “甚至让我感觉从性格上来看,都不是同一个人!甚至不是同一类人!”

    “女患者醒来后,先是慌慌张张地东张西望了一眼,看到我们坐在旁边后,居然表现出了很震惊的神色,仿佛她之前不知道这回事一样。”

    “她转头望向徐叔,问道:徐医生,我……刚才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徐叔摇头道:没有啊,刚才我们聊的很愉快,你告诉我你最近刚做完了美甲,还报了瑜伽班,哦,对了,你还说待会儿要跟姐妹一起去喝下午茶来着,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她又问道:就这些?”

    “徐叔点头道:就这些,怎么了,你还有什么想告诉我的么?”

    “女患者缓了一口气,露出较为轻松的笑容,说道:没有啦。谢谢你,徐医生,那我就先走了。”

    “她刚要起身的时候,徐叔伸手说道:等一下。”

    “徐叔再次重复了之前的动作,起身走到女患者身边,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故技重施,让女患者脑袋一下就耷拉到他的肩上。”

    “哪怕事先已经看到过一回了,这一次再看的时候,依然让我万分惊讶。”

    “而我脑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多,这个患者显然是双重人格,刚才的那个人格比较冷静得不像话,并且言谈举止中洋溢着绝对的自信和傲慢。”

    “而第二个人格,看起来缺乏自信,内心摇摆不定,安全感不足,而且没有主见,唯唯诺诺的。”

    “我忽然开始好奇,徐叔重新叫回前面那个人格时,会发生什么。”

    “徐叔第二次回到办公椅上坐下。”

    “女患者缓缓抬起头,她开始惊声尖叫道:不要!不要杀我!我有钱,我有很多很多钱,我可以给你们,都给你们!”

    “徐叔咳了咳,提醒道:吴女士,请你冷静,现在没有人要伤害你。”

    “被称作吴女士的女患者先是愣了愣,然后连滚带爬地跑到徐叔的身后,死死抓着他的手臂,盯着我和周娅的方向,小声在徐叔耳边说着什么。”

    “直觉告诉我,她像是在说我们的坏话。”

    “徐叔摇了摇头,这次都不用起身,直接伸手拍了拍女患者的肩膀,她直接倒在了地上。”

    “徐叔朝我招了招手,说道:过来搭把手。”

    “我走过去,好奇问道:咦,徐叔,你不继续为患者诊断了吗?”

    “徐叔笑着说道:她就这么三个人格,这家伙在我这里治了三年了,每次结束的时候,我都需要把她的其他两个人格也放出来透透气,这样对于她的第一人格来说,心理压力也会少很多。”

    “我‘哦’了一声,又问道:那这最后一次催眠,她大概多久能醒啊?”

    “徐叔说道:如果患者的体内已经没有其他可以唤醒的人格了,那么这次催眠至少能让她睡90分钟,完成一次睡眠周期。把她扶到那张休息床上去吧,待会儿我们……”

    “徐叔话还没说完,我的手臂忽然被一只冰凉小手反握住。”

    “我惊骇地望着那个蓦然睁开眼的女患者,她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半只眼睛,却依然无法阻挡眼神中那锐不可当的杀气。”

    “我被她盯得心里直发毛。”

    “徐叔同样震惊,他已经给这个患者看了三年的病,从来没听说过这患者还有第四人格。”

    “‘吴女士?’徐叔试探性地问道。”

    “女患者眯起眼,一脚将我踢倒在地,随后一个反擒拿将徐叔按压在地。”

    “周娅起身,刚要有所动作,女患者的袖子里便滑出一柄短匕,搭在徐叔的脖子上。”

    “她冷静盯着在场唯一一个还没有丧失战斗力的周娅,威胁道:别乱来,刀子可不长眼。”

    “周娅缓缓抬起双手,慢慢后退,说道:我不乱来,你也不要乱来,冷静一点。”

    “我捂住小腹,只感觉胃里面翻江倒海,那女人一脚大概是踹在了我的胃上!”

    “看得出,这女人的第四人格不像是开玩笑的,因为她手中的匕首,已经将徐叔的脖子割破了皮,只要再进去一点点,就能要了徐叔的命!”

    “徐叔比较镇定,尽管已经被那女人擒拿住了,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匕首,他依然试图与女患者谈判。”

    “‘吴女士,请你冷静一下,我是你的心理医生,徐三石!’”

    “那女患者低头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反问道:你说的‘吴女士’,是吴霞?”

    “徐叔额头滑落一滴汗水,说道:吴女士,你有多重人格,我已经为你治疗了三年,但我之前从未见过你现在这个人格,你可以照照镜子,看见镜子里的脸,说不定你能立刻回忆起来。”

    “女患者犹豫了下,松开匕首,走到一旁的全身镜旁照了照。”

    “我躺在地面上,看见她的表情先是无比惊讶,然后嘴角缓缓上扬,宛如恶魔的微笑。”

    “她呢喃道:吴霞啊吴霞,你做梦都想不到吧……从今往后,就让我和你共生共死,你再也杀不了我了,哈哈哈哈哈哈……”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