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两百七十六章 血光之灾,水落石出!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了悟方丈的料事如神我可是切身体会过的。”

    “可当我再一次感受到这份未卜先知时,依然被其中玄妙所震撼到。”

    “我拿着电话,苦笑道:了悟方丈,事情你又已经知道了?”

    “电话那头传来笑声:知道了。”

    “我追问道:那敢问了悟方丈,小雨现在怎么样?”

    “了悟方丈说道:不容乐观,但尚有一线生机。”

    “我心里一颗石头这才松了一口,继续问道:小雨现在在哪里?我怎么样才能救到她?”

    “了悟方丈说道:不急,此事比较复杂,你容我先帮你捋一捋。”

    “我求之不得,赶忙说:好。”

    “了悟方丈说道:昨晚你们先是投票,对吧,在投票之前,做了什么,你可有印象?”

    “我想了想说道:没有啊,就是投票的时候,忽然多出了一票。”

    “了悟方丈说道:不对,再想。”

    “我忽然心头一紧,试探性地问道:了悟方丈,该不会是……在潘家园的时候?”

    “了悟方丈点头道:诶,对了。在潘家园的时候,你可曾得罪过谁?”

    “我这才回忆起来,昨天白天跟他们几个一起逛潘家园的时候,因为吴小孟看上了一个古玩儿,打算买,那老板张口就是八万八,说是最低价了。”

    “我一看那玩意儿,顶天了能值个八千块,就拉住吴小孟,跟他现场科普了一下古代史。”

    “结果那老板就骂骂咧咧地转身回屋子了,还狠狠瞪了我一眼,放狠话说让我等着!”

    “我把事情说给了悟方丈听,他说道:对了,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那老板所取的必然是不义之财,不过你断了他的财路,难免他会想要报复你。你可曾听过,厌胜之术?”

    “‘厌胜之术?’我复述了一遍。”

    “‘我的确有所耳闻,听说这是一门专门压制别人的巫术。’我如实告诉了悟方丈。”

    “了悟方丈笑了笑道:的确如此,不过却不仅仅如此。”

    “‘所谓厌胜之术,可不仅仅是专门压制别人这么简单,红楼梦你看过吧?’了悟方丈笑道。”

    “我点头道:惭愧,学生时期看过几遍,如今忘了个七七八八。”

    “了悟方丈说道:无妨,我帮你回忆一下。那红楼中提到,王熙凤和贾宝玉生病了,直做恶梦,梦见鬼啊神啊的,贾母就连忙派人去把宝玉寄名的干娘马道姑请来。”

    “‘这马道姑就是那精通神道的专业人才,马道姑来了之后,在宝玉脸上用指头画了几画,口中嘟嘟囔囔的又持诵了一会儿,说道:保管就好了,这不过是一时飞灾。”

    “‘又告诉贾母要敬一位大光明普照菩萨,长明灯要多添香油。见贾母没给赏钱,就使坏教贾政的妾赵姨娘用厌胜法:把他两个的年庚八字写在这两个纸人身上,一并五个鬼都掖在他们各人的床上就完了,我只在家里作法,自有效验。赵姨娘照着做了,果然宝玉的头就更疼了起来。’”

    “‘这说明马道姑本事了得,专业技术精湛。后来马道姑出了事,被抓起来了,身边一搜,搜出一个匣子,里面有象牙刻的一男一女,不穿衣服,光着身子,两个魔王,还有七根朱绣花针。’”

    “‘立时送到锦衣府去,问出许多官员和大户太太姑娘们的隐情来,所以知会了营里,把她家中一抄,抄出好些泥塑的煞神,几盒子闹香,炕背后空屋子里挂着一盏七星灯,灯下有几个草人,有头上带着脑箍的,有胸前穿着钉子的,有项上拴着锁子的。’”

    “‘这些草人,都是所谓的厌胜之物,也被称之为压胜之物。’”

    “了悟方丈说道这里,我已经隐隐有些明白了。”

    “我开口问道:了悟方丈,您的意思是说,因为我挡了潘家园那个老板的财路,所以他就运用他所学的压胜之法,给我扎小人呗?”

    “了悟方丈哈哈大笑:也可以这么理解。”

    “我有些奇怪道:可是,这只能解释我身上遇到的怪事,跟路小雨又有什么关系呢?”

    “了悟方丈说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厌胜之术之所以邪门,就在于有一门厌胜之术,名为情人厌,若施术者对你下了这种情人厌,便会让你在血光之灾和失去所爱之间选择一门更痛苦的结果。”

    “‘想来是那人料想你与路小雨的关系暧昧,认为你比较在乎她,所以下会下情人厌吧。你从手机碎屏和雪人中看到的是血光之灾的征兆,但最后事情没有往血光之灾的方向延续,而是转折去了失去所爱。’”

    “我愈发感到头疼,他妈的黑心老板,昧着良心赚钱还不让人说了?还搞这种邪门歪道的报复我,等这件事过去老子必砸了他的破店!”

    “我又问道:那现在怎么办,了悟方丈,您所说的一线生机是指?”

    “电话那头说道:你在监控录像里看到的,跟你一起进入电梯并且与你一起回家的,是血光之灾的最后一步征兆,而情人厌只会触发一种不好的结果。只要你让自己身陷血光之灾,那路小雨自然会平安无恙。”

    “我犹豫了一下,问道:要伤到什么程度,才算血光之灾?”

    “了悟方丈说道:没有这么吓人,你就算用小刀在手指上轻轻割一道口子,只要见红,都算血光之灾。”

    “我二话不说在便利店买了一柄小刀,在手上割开一道口子。”

    “割完之后,我说道:了悟方丈,我见红了,然后呢?”

    “然而电话那头,直接出现了嘟嘟嘟嘟,显示已经挂断电话的声音。”

    “我刚打算打过去,没想到就接到了路小雨的电话。”

    “‘张阳,我刚睡醒,怎么啦?’路小雨打了个哈欠。”

    “听到路小雨平安无恙的声音,我心头一颗大石头落了地,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路小雨说道:我在家啊,怎么啦?”

    “我说:我马上来你家找你。”

    “说完便挂了电话,直奔小雨家去,因为刚才就在新华家园对面的便利店,所以我没几分钟就到了她家。”

    “门口的毛毯,居然没翻一半起来。”

    “我进门之后,问路小雨昨晚是几点回来的。”

    “路小雨说道:大概2点30吧,到家之后我就给你发了消息和雪人的照片啊。”

    “我又问:那昨晚你回来之后,有没有见到我?”

    “路小雨翻了个白眼:神经病啊你,我都到家了,怎么见得到你。你这人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发生什么事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来不及跟路小雨解释什么,说道:没事,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联系。”

    “说完我便离开了路小雨家,继续拿出手机拨打了藤空寺的电话。”

    “这一次,不再是了悟方丈接听电话。”

    “接听电话的是一个声音听起来极其稚嫩的小和尚,自称是了悟方丈的小徒弟,法号性空。”

    “性空对我说:师父让我告诉你,血光之灾虽然已经应验,但要根除厌胜之术对你造成的影响,还需要你亲自走一趟潘家园,找到那个对你造成厌胜的物品。情人厌的物品大多为花草,极有可能是藏在花篮里的草人。另外,因为你改变了情人厌的走向,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也会改变历史的进程,比如原本进程中不在家里的路小雨,比如门口的地毯,比如街边的雪人,比如……本不该活着的你。我什么都不懂,我只是照着师傅说的原话告诉你。”

    “我沉默片刻,感激道:谢谢你,性空小师傅,也麻烦你替我转告了悟方丈一声,真的很感激他。”

    “性空说道:师父先前已经听到你此刻的这句感谢了,让我转告你,有缘者自渡。”

    “性空小师傅说完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我呢喃着‘有缘者自渡’这五个字,良久不能平静。”

    “不过很快我就从出神中回过神来,因为我知道我没有时间继续耽搁了。”

    “我直奔潘家园去,打算跟那黑心老板来场皇城PK。”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