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两百七十章 又见胡三海,女鬼深夜威胁我!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我没急着开口,估计是当时事情一下子涌上心头,想起了很多与张大炮的回忆。”

    “兄弟之情……懂得都懂。”

    “一时之间,心头的难受盖过了说话的欲望,便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只是喝酒。”

    “我两口直接干掉一整瓶啤酒,伸手又去开一瓶新的啤酒。”

    “胡三海这一次伸手一拍我的手,神情严肃道:兄弟,咋的了,有话咱们坐下来好好聊,不用这么喝,这么喝容易出事儿!”

    “我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呢,说给了胡三海听。”

    “胡三海听得那是一个直皱眉啊。”

    “他时而叹息,时而摇头,时而跟我一起碰杯感慨的。”

    “直到我说完了张大炮的事,他才缓缓开口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嗷,行,哥都知道了,没关系,哥帮你联系小张道长,这事儿指定给你摆平咯。”

    “我还没来得及道声谢,胡三海说完他便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我是胡三海,请问小张道长现在在吗?’”

    “‘嗷……他出远门了啊,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啥……最快也要半年以后了?那还有别的办法能联系他不?’”

    “‘这样啊……好吧,没事儿了,谢谢您类,那您看这样行吗,要是小张道长提前回来了,您就帮我转告他一声,就说我胡三海有万分紧迫的事情找他帮忙!好嘞,好嘞,谢谢您!’”

    “我听胡三海讲完那通电话,心顿时拔凉拔凉的,因为小张道长也帮不上我的忙了。”

    “胡三海解释道:小张道长应该也是有什么急事需要处理,出了一趟远门,可能半年之后才回得来。不过老弟你也别担心,哥再帮你想想办法,不能让丫害了你兄弟的女鬼就这么逍遥法外!”

    “我叹息一声:连小张道长都指望不上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啊,哎……大炮,哥们儿没用,敬你一瓶。”

    “我拆开一瓶啤酒,在地上洒了一圈儿,也没顾得上周围那些吃烤串的人的眼光,和他们口中的‘忒浪费了。’”

    “胡三海是个耿直人,也学我这么干了一遭,开了瓶啤酒在地上洒了一圈,说道:大炮兄弟,这瓶敬你。”

    “吃完烤串后,我心灰意冷,打算回酒店睡觉,胡三海再三挽留我,让我留在他家住下,说是老爷子一听说我要来做客,就已经把客房给我收拾出来了。”

    “我婉拒了胡三海的好意,当时我一门心思只想要一个人静静,就独自打车去附近找了家酒店住下。”

    “喝了太多酒,感觉肚子鼓鼓的,半夜就给尿涨醒了,我从床上爬起来上厕所,打开浴室灯的时候,面对着马桶撒尿,忽然感觉背后有人在看着我。”

    “我不知道兄弟们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哈,就是你有时候在做一件事,但是忽然就会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你,然后你转头去看,真的有人在看你。”

    “我当时就是感受到了那种被其他人的目光注视着的感觉,太他妈玄学了。”

    “结果我尿都还没撒完,就转头过去看了一眼厕所门口,什么都没看到。”

    “我心想,可能是我喝太醉了吧。”

    “我尿完上床倒床就睡。”

    “约莫又睡了一会儿,大概在半夜两三点的时候,我胃里一阵恶心,就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睁开眼之前,我隐隐感觉有人正在离我很近的距离低头俯瞰着我。”

    “家人们你们想象一下,有个长发披肩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家伙,在你睡觉的时候弯下腰来跟你脸贴着脸死死盯着你。”

    “感受一下这种近距离被注视的感觉……”

    “结果我睁开眼,真的看到了一个长发披肩的女鬼,面无血色的那种,离我的脸大概只有2-3厘米,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最他妈瘆人的是,我睁开眼的一瞬间,她就朝我龇牙咧嘴笑了笑。”

    “我当时整个人酒都醒了,直接是被吓清醒的!当场抱住枕头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尖叫。”

    “然后感觉眼前一晃,身子‘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才发现原来刚才是在做梦……”

    “只是那个梦是在太过真实了,就好像是真实存在,真实发生过的一样。”

    “我梦醒之后都还可以清楚地记得那个女鬼的长相,她身上的气味,以及……她那恐怖得不讲道理的笑容。”

    “这个噩梦的视觉冲击才刚刚结束,我忽然又开始耳鸣。”

    “耳鸣了大约十秒钟之后,我仿佛听见耳边有人在对我呵气,弄得我耳朵痒痒的。”

    “似乎有人对我呵出一口气后,我听见了一阵细微的女声,在空气里回荡着:你想替张大炮报仇是吧?那你就跟他一起死去吧!”

    “我听得那是一个心惊胆战!”

    “该不会是那女鬼知道了我打算替大炮报仇,于是决定连我也一起杀了吧!”

    “我浑身都被吓出了冷汗,当场穿好衣服从床上蹦起,连夜打车去到胡三海家。”

    “胡三海给我打开门的时候,睡眼惺忪,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问我道:诶,张老弟,你怎么又回来了,怎么,是酒店住不习惯么?”

    “我赶紧冲进他厨房里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压压惊。”

    “胡老爷子也穿着睡衣从卧室里走出来,跟我打了个招呼,问我什么情况,大半夜这么慌慌张张的。”

    “我忙把酒店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胡三海:胡大哥,你一定要帮帮我,那女鬼……果然一切和我想的一样,现在那只害死了张大炮的女鬼又盯上我了,她还放狠话,说如果我打算为大炮报仇,她就要连我一起杀了!”

    “‘岂有此理!简直无法无天了她!’胡老爷子听得生气,直接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老年扶手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胡三海则是把我引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说道:先坐下吧,张老弟,坐下慢慢说,你会不会是喝醉了,然后做噩梦了?”

    “我摇头道:胡大哥,如果只是做噩梦这么简单,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大费周折地深夜来叨扰你和老爷子的。”

    “胡三海笑着说道:说什么叨扰不叨扰的,都是自家兄弟,不用这么见外,你能来家里做客,我和老爷子都很欢迎。”

    “胡老爷子也是点头说道:是啊,小张,既然你难得来一趟东北,这次就多玩一阵子再走吧,想在家里住多久都行!”

    “我说道:谢谢你,胡大哥,谢谢胡老爷子,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的确是感觉那女鬼打算对我动手了,刚才在酒店里,我就一直觉得有人在背后盯着我!”

    “胡老爷子对胡三海说道:三海啊,小张不像是会说谎的人,我觉得他说的话可信,这样,今晚先让小张在你房间打个地铺,明天一早我就带他去藤空寺找一下了悟方丈,请了无方丈替他看看。”

    “胡三海转头问我的意见,我自然是欣然答应下来。”

    “夜里,胡三海给我铺了个软绵绵的地铺在他房间,挨着他的床,并且把所有有可能威胁到我生命安全的东西都给腾出了房间。”

    “这一觉我睡得特别安心,梦里那个女鬼也没有再来骚扰我。”

    “第二天一大早,胡三海、胡老爷子,就带我一起开车去了藤空寺,找胡老爷子口中的了悟方丈。”

    “说实话,我以前从来不进寺庙烧香拜佛,对于神鬼之说,信是信,只是不太放在心上。”

    “但是那次去藤空寺,真的是将了悟方丈当做了我的那棵救命稻草,尽管我甚至还没见过他的面。”

    “或许这就是病急乱投医吧。”

    “我们三人到了藤空寺,顺利见到了了悟方丈。”

    “了悟只是看了我一眼,还没等我开口说话,他便笑眯眯说道:施主,贫僧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

    “我愣了愣,跟胡三海对视一眼,这了悟方丈有这么神机妙算?居然能算到我今时今日会来?”

    “胡老爷子出面交涉道:了悟大师,你是否早就料到会有此事?”

    “了悟方丈没有急于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我一句:施主心中,可曾起了杀念?”

    “怕我不懂,了悟又进一步问道:贫僧是在问,施主心中,可曾对那女鬼有过怨恨,可曾有过想要请人让她魂飞魄散以报兄弟之仇的念头?”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