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两百四十八章 逃吧,逃吧,你是逃不掉的!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我很快跑到了陈小桥家,他果然在家里,还没有睡觉。”

    “陈小桥看了我一眼,问我:这么慌慌张张的干嘛,怎么也不提前打一声招呼就来了。”

    “我把摩托车停在他家车库藏了起来,然后进门简单地描述了下刚才的情况。”

    “他说道:会不会是圣诞夜恶作剧?这边的留学生都喜欢玩花里胡哨的,你不会是被人给恶搞了吧?”

    “我开始仔细回忆起来,还真别说,血迹什么的由于没认真看,不太能确认。”

    “而眼珠子的话……也可能是道具做的。”

    “但是,我很快就摇头否定了恶作剧的想法,因为玩偶和那个棕发女看起来的确是真的想要杀掉我,而不会只是简单的开玩笑而已。”

    “关键在于,我的室友的的确确是死在沙发下面了,这个尸体应该做不了假。”

    “我问陈小桥,需不需要立刻报警什么的。”

    “他却始终不认为我说得是真的,或者说,他不认为我的室友真的死了……”

    “我说服不了他,就说无论如何今天晚上是不敢回去了,等明天白天让他跟我一起去看一下情况。”

    “陈小桥答应了下来。”

    “夜里,我们俩虽然不住一个房间,但是我能听到隔壁他的房间里传来的一些声音。”

    “凌晨3点的时候,我听见有玻璃被重物打破了声音,玻璃渣子碎了一地,哐当不停。”

    “我起身去敲隔壁房门,同时嘴上喊着:陈小桥,陈小桥。”

    “无人响应,我犹豫了一下,拧开门把手,门居然没锁!”

    “我进门一看,房间里没人,但是窗户碎了,看样子就像是有人从这扇窗户跳了出去。”

    “我靠窗往外一望,只见草地上,有陈小桥和一只玩偶,他俩的姿势就像是玩偶从背后把陈小桥扑了出去一样。”

    “‘你在看什么?好看么?’正当我望着窗外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心咯噔了一下,回头瞥了一眼,居然是棕发女!”

    “她手里握着尖刀,脸上带着圣诞节麋鹿的面具,仿佛看待猎物一般看着我。”

    “原本可以从窗外跳下去,可是下方的玩偶蓦然抬起头,好整以暇地望着我,就好像在下面等着我一般。”

    “身后又有个棕发女,我在两者之间选择了棕发女作为突破目标。”

    “毕竟我是个男人,正面对抗的话,玩偶这种诡异流的东西,摸不透,但是力气肯定是要比普通女人大一些的。”

    “我抹了把汗,从床边抄起一本书,朝她脸上砸去。”

    “棕发女抬手一刀把那书拍开,但我已经冲到她身前一个猛扑,把她扑倒在地。”

    “完事儿之后,我先去夺她的尖刀,一记肘击落在她手腕上,尖刀入手,她朝我肩膀上咬了一口,疼得我浑身发抖。”

    “我怎么甩也甩不开她,眼看着她又伸手来准备抢回我手中的尖刀,我迫于无奈之下,反手捅了她一刀。”

    “这一刀的位置,我几乎是闭着眼睛捅的,没想到会捅在她心脏或是哪里的要害。”

    “但却碰巧就正中靶心……一刀捅入了棕发女的心脏。”

    “我慌神了,我可没杀过人,在那之前别说捅人了,连只鸡我都没杀过。”

    “尖刀插入棕发女心脏,她终于松口了,开始连连后退。”

    “我不断摇头,身子也跟着后退,连滚带爬地跑下楼。”

    “结果刚下去,跑到客厅打开灯,便看见玩偶也手握尖刀笑眯眯地望着我。”

    “我想起陈小桥家的厨房通往后院,我能从那边逃出去。”

    “于是我扭头往厨房跑,玩偶这一次没有放任我逃跑,而是扬起尖刀瞄准我的逃跑路线,一个预判扔出尖刀。”

    “那尖刀几乎是擦着我的脑门儿过去的,我甚至听见了有几根头发被利刃割下的声音,太他妈恐怖了。”

    “我打开厨房的门,转眼间就冲了出去,来到后院,找回我的摩托车,风驰电挚般地往外开去。”

    “我没忘了去草坪上看一眼陈小桥,那家伙死沉,我给他抗到车上的时候,玩偶的第二把尖刀又扔了过来,正好刺中了陈小桥的屁股蛋。”

    “可怜的陈小桥啊,从楼上摔了下来,摔了个狗吃屎,屁股蛋还被尖刀刺了。”

    “好在我看他只是昏迷,估计受了伤,性命没有什么大碍,这就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再有别的奢求,那都是痴人说梦。”

    “接连两回从玩偶的手中逃命,甚至还反杀了棕发女,让我心中的恐惧稍微减少了一些。”

    “我开始庆幸,这西方的鬼东西并不如我们东方的鬼东西那么难缠,人碰上了好歹还是有条活路的。”

    “要是碰到东方的鬼东西,随便整个什么笔仙碟仙的,我有九条命都不够死的。”

    “玩偶杀手什么的,倒也还好啦。”

    “这回我没再犹豫,载着陈小桥去了医院,把他安顿好后,我直奔警局。”

    “这会儿已经是凌晨5点多了,接待我的,只是值班的啊si

    。”

    “啊si

    听我一会儿说玩偶杀手杀了我室友,一会儿又说棕发女跟我近身肉搏,他听的都快睡着了。”

    “知道我说,我不小心也捅在了棕发女心脏时,他才立刻打起了精神,试探性地问了我一句:你杀人了?”

    “我一拍脑门儿,心想这人是不是缺心眼儿?别人追杀我几条街他满不在乎,我一说我正当防卫了,丫跟打鸡血似的,直接就像盯着杀人犯一样盯着我。”

    “我摇头说:我不知道她死没死,我只是抢过了她手里的刀,然后捅了她一刀。”

    “啊si

    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刻打电话通知了上级,请示了行动,除了将我用手铐铐起来之外,还打算带我到陈小桥家去指认一下‘凶杀现场’。”

    “于是我无奈之下,坐在警车后座,跟着啊si

    就来到了陈小桥家。”

    “奇怪的是,原本被撞坏的大门,原本被搞得一塌糊涂的草坪,被践踏得不成人样的花园,此刻竟然都恢复了正常。”

    “当时我的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su

    p

    ise mothe

    fuke

    !?”

    “啊si

    也很疑惑,我带他进了屋子,发现二楼没有了棕发女的尸体,甚至连血迹和半点打斗痕迹都没有。”

    “并且陈小桥的房间里,那原本被破坏掉了的玻璃窗,居然也完好无损的恢复了原样。”

    “我心想完蛋了,该不会是我昨晚喝多了吧。”

    “啊si

    一脸懵逼地看着我,问道:你确定你昨晚在这里,捅了人?”

    “本来我特别确定的,可是看了看现场,我他妈的又不是很确定了。”

    “我说:不是很确定……”

    “啊si

    把我带回警局,给我上了一堂生动形象的普法课,并且做了我半天思想教育,警告我说下次再出现这种报假警的情况,就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啊SIR把我放走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去警局看一眼陈小桥的情况。”

    “我发现陈小桥还在医院输液,那么这就证明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么为什么会……?”

    “正当我满脑子疑惑的时候,窗户外忽然飘上来一张脸,是面带微笑的玩偶,他手里握着尖刀,朝我咧了咧嘴。”

    “我赶紧跑出病房,想了想,他们应该是冲我来的,只要我不待在这里,陈小桥就不会有事。”

    “我一咬牙进了电梯,打算先逃出医院。”

    “在电梯下降的过程中,我很紧张,因为我担心玩偶会在1楼等我,所以我很小心,按钮按了2楼,我打算坐电梯在2楼出去,然后从医院的另一边离开。”

    “电梯终于抵达了2楼,电梯门缓缓打开的瞬间,我看到了玩偶,他微笑道:逃吧,逃吧,你是逃不掉的。”

    “我被堵在电梯里,下一刻,他握着尖刀一刀刺入我的心脏。”

    “一瞬间血如泉涌……”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