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两百三十章 带道长混入地下赌场!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故事说到这里,时间线就切回了正常的线。”

    “说三个月后,有一回机缘巧合之下,我在一场聚会上认识了孙雅。”

    “然后我们聊起一些过去的事,聊到一些过去的人。”

    “孙雅就提到了她的前男友阿腾。”

    “起初我还不敢确定,孙雅口中的阿腾就是我认识的那个阿腾。”

    “不过后来我逐渐从她口中确认了这件事,也知道了孙雅的前男友,也就是我的发小——阿腾。”

    “因为聊到了同一个人,所以我们很快就打开了话题。”

    “孙雅就把自己是如何跟阿腾相识,以及最后是如何分开。”

    “包括期间阿腾的那些前后大转变,都说了出来。”

    “我听完以后就很生气,毕竟阿腾从小性子就不是多么十恶不赦的坏人。”

    “是干过些偷鸡摸狗的坏事。”

    “也交错了朋友,走错了道路。”

    “但最后能迷途知返,眼看着人生就要走上正轨了,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被当初那些狐朋狗友这么坑了一手。”

    “孙雅对于内情,其实都知道得不多,真正的内情,还是我后面深入调查之后,才再前头的阿腾的故事里,给你们呈现出来的。”

    “但是孙雅给我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那家KTV的名字。”

    “我顺着这个线索,就找了几个哥们儿,到那家KTV去蹲点,蹲那几个坑害了阿腾的地痞混混。”

    “前面去了两三次,都给我扑了空,不过也没关系,我就请哥几个吃了个饭唱了歌泡了脚,也没让人家白跑一趟。”

    “好在第四次我带人去找的时候,还真就蹲到了那几个混混。”

    “我二话不说,先跟哥几个把丫一群地痞痛扁一顿,然后挨个儿拖到巷子里去逼问他们。”

    “从其中一名骨头不是那么硬的混混口中,我得知了地下赌场的位置。”

    “但是当时因为孙雅已经描述了一些,关于阿腾死了的事情,而且葬礼她也有去,亲眼见到过阿腾那莫名苍老的面容。”

    “加上当时坊间一些关于地下赌场的传闻,我就知道这事儿可能还不是找人就能摆平的。”

    “至少找普通人不行。”

    “因为我心里有个为阿腾讨个公道的念头,赌场老板是肯定得治治的,另外,还得看看到底是什么万恶的超自然力量,把阿腾害死的。”

    “我当时就想起了父亲的一个朋友。”

    “因为一些奇妙的经历,让我对鬼神之说有了个重新的认识。”

    “而这个过程中,父亲的那个道士朋友又成了我心里顶礼膜拜的偶像。”

    “我觉得父亲介绍的人,肯定靠谱,一定能搞定那地下赌场里的万寿无疆杂货铺!”

    “当天我就买了去西城的机票,提前给父亲介绍的一位宋叔叔打了个招呼。”

    “宋叔叔来机场接的我。”

    “在经过机场进城的高速公路上,我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胡三海说了。”

    “宋叔叔听得那是一个眉头直皱,到了最后直接猛锤方向盘,怒吼道:岂有此理!这帮畜生简直丧尽天良,你放心,今天你这个事儿,叔我想方设法都得给你办咯!叔这就带你去找常道长。”

    “因为龙虎山在当地比较有名嘛,而那位常道长,又是龙虎山上的黄紫贵人。”

    “所以平日里请他做事的商贾特别多,排队都排不过来。”

    “但宋叔叔跟我爹是几十年交情,而且也比较有名望,在当地算是说得上话的大人物。”

    “他就牵线搭桥,帮我引荐了常道长认识。”

    “我和常道长,是在道观的后院里单独聊的。”

    “听完我说的话之后,常道长笑眯起眼,随手指派了一位徒弟给我。”

    “那是个年纪轻轻的小道长,瞅着也就二十来岁,我生怕他处理不了这种大场面。”

    “不过常道长却说:陆远是贫道最得意的关门弟子,有他出手相助,无论是什么妖魔,都能拿得下,你尽管放心。”

    “有了常道长这句话,我便将信将疑地点了头,带着陆远就买了当天返程的机票,来去匆匆。”

    “陆远是个奇怪的家伙,无论如何都不肯穿便服。”

    “背后又背着个小竹箱,看着古怪的很。”

    “因为陆远长得白白净净的,五官又挺拔俊朗,加上穿着道袍,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目光。”

    “在机场还有女孩子上来要联系方式,被陆远笑着婉拒了。”

    “我们回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了。”

    “我寻思着,人家风尘仆仆赶过来,今晚就先休息吧。”

    “没想到陆远直接说:不休息了,带我去那个万寿无疆杂货铺吧。”

    “我虽然震惊,却也乐得自在,这件事早一天解决,我心里那块石头就早些落下。”

    “我说:好,咱们这就去,不过……”

    “我看了眼陆远那身道袍,他穿成这样,赌场肯定是不会让他进去的。”

    “我好说歹说,才劝陆远小道长换了一身便装,瞅着顺眼多了!”

    “我跟陆远小道长打了个车,直接风驰电挚地来到那间地下赌场。”

    “在地下赌场门口,我问陆远:陆远小道长,咱们就这么两个人,直接杀进去,会不会不太好?”

    “陆远微笑道:当然不能直接杀进去,咱们得进去赌钱。”

    “我疑惑道:赌钱?”

    “陆远解释道:没错,咱们得像普通客人一样,赌钱,然后故意输钱,再让赌场老板带我们进万寿无疆杂货铺,到时候,我来会会那孽畜。”

    “我赞叹道:陆远小道长真是好计谋,那咱们还等什么!”

    “我俩大大方方地进入地下赌场,随便说了两个阿腾以前狐朋狗友的名字,就让我俩进去了。”

    “一人换了五千块筹码,总共一万块的投资,算是我大出血了。”

    “我俩很快就输得一干二净。”

    “这时候,赌场老板安插在赌场里的人就过来问我们说需不需要借钱继续玩?”

    “我和陆远演了出戏,假装不想借,实际上,确实欲擒故纵。”

    “那赌场老板的狗腿子真就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跟我俩瞎掰扯,说什么借来的钱更容易赢钱。”

    “我俩就将计就计,一人借了一万块,继续玩儿。”

    “然后很快,输了一干二净。”

    “然后狗腿子又来游说我们,说什么输了这么多,肯定马上就是赢了。”

    “我俩又一人借了五万,总计借了赌场老板十二万。”

    “很快输光。”

    “陆远给我一个眼色,让我假装想溜出去。”

    “正好就被赌场的人给拦住了。”

    “这回,来找我们的就不是借钱的人了,而是打手,一群打手让我们赶紧想办法还钱,不然就看了我们的手。”

    “我和陆远自然是假装一阵求饶了,说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

    “然后,万众瞩目的赌场老板出现了。”

    “他笑眯眯地看着我俩,问道: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陆远木讷地点了点头。”

    “接着,赌场老板就带我们进入了密室,来到了那间‘万寿无疆杂货铺’。”

    “密室大门关上后,一个戴着面具的矮小男人出现在我们面前。”

    “哪怕是透过面具,我也能感受到他隐藏在面具之下的猥琐笑容。”

    “面具男笑道:欢迎光临啊,两位贵客,不知道你们二位,想要多少钱呢?”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