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两百一十章 香江大师,带我入阴店!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电话那头说,要不了三天我就会下去陪杨茜,这语气听起来半点都不像是说笑的。”

    “我开始慌了,还没等我来得及问,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再重新拨打回去,手机就已经关机了,我有些迷惘。”

    “情急之下,我开始联系身边的朋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脉资源,想找个阴阳先生帮我看看能不能消灾。”

    “这么多年的打拼积累,倒也不是全无用处。”

    “经朋友介绍,我当天就认识了一位是阴阳先生。”

    “据说是香江那边的大师,替很多明星、商界大佬都看过风水,算过八字什么的。”

    “朋友把大师VX推给我的时候,说大师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贵。”

    “我当然明白了,但在商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我深知一个道理——商品贵不是商品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

    “更何况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哪怕是倾家荡产,只要能活下来,我也愿意。”

    “毕竟钱没了,不过是重头再来,再赚就好。”

    “可要是命没了,那可就是一切皆无。”

    “我按照朋友推送的二维码,向大师发送了好友请求。”

    “看得出来,大师真的很忙——因为他在三个小时后才通过我的好友请求。”

    “我直接开门见山地把自己的情况交代出去。”

    “这时候,香江大师问了我一个我万万没有想到的问题。”

    “大师问:那个女生(杨茜),是自杀还是意外身亡。”

    “我没想到大师会这样问,便回复道:我不知道,可是……这个重要吗?”

    “大师直接给我发了条语音,说:哎,怎么不重要?如果她是意外身亡,那一切都好说,因为这份因果不在你头上。”

    “‘可如果她是自杀,并且还是因你而自杀,那问题就很严重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还真没多想,我开始回忆起当初最后那段日子,即便是分手的时候我们也没有互相恶语相向,完完全全是和平分手的,杨茜她应该不会是自杀吧……?”

    “说老实话,也许是有点心虚,我心里还真没把握。”

    “我跟大师说:那我先确认一下,稍等。”

    “我找了公司总部的人事,向她要来了杨茜当初实习的档案。”

    “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份档案,所以关于她的一切,我其实都不太了解。”

    “除了她是个渝州姑娘之外,我对她几乎算得上是一无所知。”

    “我看着手机上的文档,上面清清楚楚地记录着关于杨茜的一切。”

    “身高,年龄,体重,毕业院校,所学专业,家庭住址,工作履历,获奖情况,自我评价……”

    “我也在看这份档案的过程中,重新审视了一遍杨茜。”

    “毫无疑问,她是一个极其优秀的女孩子。”

    “看完了这些,我找到档案上,杨茜父母的联系方式,给她母亲打了通电话过去。”

    “片刻后,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嗓音:你好?”

    “我说:阿姨您好,我是杨茜的朋友,我们有好几年没联系了,忽然想起她,想了解一下她的近况,请问她最近过的还好吗?”

    “说实在的,我未免太过不坦诚了一些——在明知杨茜已死的情况下,还多此一问。”

    “可我就是没有办法,我心虚。”

    “电话那头说了句:茜茜她……已经去世很久了。”

    “我沉默片刻,说道:不好意思,阿姨……请问她,是怎么……?”

    “杨茜的妈妈说道:车祸。”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落下了一块石头。”

    “不是自杀就好。”

    “我慰问了杨茜的母亲寄居,然后挂断电话,给香江大师发了消息,告诉他杨茜是意外身亡。”

    “这时候,大师回复我道:我买明天最早的一班飞机过来,时间紧迫,你直接在机场等我。”

    “当天晚上我睡觉都要踏实很多,我直接在机场睡了个睡眠舱。”

    “第二天早上7点多,香江大师就已经落地,我提前在机场大门口等他。”

    “见面后,我才得知他的姓,‘秦’。”

    “秦大师的样貌跟我想象之中有蛮大的出入,我原以为对方会是个络腮胡,秃头,穿个宽松道袍的中年男人。”

    “结果见了面才发现,秦大师也就只是跟普通人一样的穿着,更不是秃头和络腮胡,整个人看起来还挺精神的。”

    “用老一辈的话来说,就是‘眼里有神’,我特别羡慕这样的眼睛,它对心灵的纯洁指数要求极高。”

    “秦大师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让我带路,去吃鸳鸯锅的那家店。”

    “我们来到这家店的时候,我人却傻掉了。”

    “哪还有什么火锅店,这里只剩空荡荡的铺面。”

    “门窗积灰,遍地木屑,看门面的老旧程度,起码废弃了两三年。”

    “既然如此,昨晚我是怎么会在这里吃的火锅呢……”

    “我望向那个,跟杨茜两次坐在一起吃火锅的窗角。”

    “仿佛还可以透过积满灰尘的玻璃窗,看见她的笑脸。”

    “只是一闪而过,只一瞬间,杨茜的笑脸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秦大师沉声道:应该是这里没错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昨天我还来吃了火锅,不知道为什么会……”

    “秦大师微笑道:你没记错,因为你昨天进的那家店,在阴间的此地。”

    “话音落下的一瞬,秦大师一只手抓住我的肩膀,一只手在空中单手结印,口中振振有词快速念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咒语,最后从包里摸出一张黄纸符箓,往火锅店大门上一拍,大喊道:‘太清敕令,敬启阴门!’。”

    “一瞬间过后,我感觉到天旋地转,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被‘颠倒’过来。”

    “汽车、房屋、行人,都在天上走。而我们脚下的地面,也成为了‘天花板’。”

    “我和秦大师就这么‘倒悬’在空中,我居然没有一丝失重的感觉。”

    “不知道家人们有没有看过盗梦空间,就和那里面的梦境折叠差不多,整座城市都颠倒过来了!”

    “几秒之后,我逐渐适应了这种模式——这让我更感到我离死不远了,这么阴间的模式都能适应。”

    “我们身前的火锅店,果然热闹非凡,里里外外坐满了‘人’,哪还有半点陈旧破败的模样?”

    “我看着这熟悉的装潢……竟然有一丝莫名的亲切。”

    “秦大师带我一步迈入门槛,走进火锅店,对我说道:这便是你昨日来吃火锅的地方,带我去你吃白汤的位置!”

    “我懂了,原来昨天,我是不知不觉间走入了这家火锅店的阴间门面。”

    “我带秦大师来到窗角的位置,他让我先坐下,随后自己再坐下。”

    “只不过,这一次,他坐在了能吃到白汤的那一边,让我坐在吃红汤的这一边。”

    “我朝四周望去,这里的‘人’看起来也都很正常,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大师让我别说话,一切由他来掌控。”

    “秦大师喊来服务生,整好了一口鸳鸯锅。”

    “不多时,一口鸳鸯锅便端了上来。”

    “秦大师说:你吃红锅,但记得要把红锅里的食材‘不小心’掉到白锅里,然后用筷子去夹,如果她挂念你,就还会出现的。”

    “我试着按秦大师说的去做,夹起一根鸭肠扔进红锅里烫了烫,然后又把它弄进白锅。”

    “在我伸筷子入白锅打算夹起鸭肠时,一双纤细的手忽然猛地按住了我的手。”

    “我猛然抬头一看,是凭空出现在我对面座位的杨茜。”

    “大师一巴掌按住她的肩膀,将杨茜死死抓住,然后单手结印,念着什么‘屠魔灭鬼的’,我隐隐感觉杨茜的处境不妙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