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两百零九章 鸳鸯锅?阴阳锅!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张阳沉声道:“一边吃火锅一边听关于火锅的鬼故事不是更有代入感吗?嘿嘿,接下来就给大家讲述《鸳鸯锅》的故事……”

    “那一年,我因为工作原因,到渝州去带一个团队。”

    “大概就是升职加薪了,领导器重我,决定把我提拔为渝州的项目总负责人,手底下也要管个小几十号人。”

    “而促使我这次升职加薪的关键条件,就是之前在苏城那次出差。”

    “要么怎么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

    “我在苏城经历了那个终生难忘的七月半鬼缠身事件,以至于我直接患上了失眠的臭毛病。”

    “不过飞苏城签下的那一单合同,整体拉高了公司整个Q3季度的业绩。”

    “我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在那个行业滑铁卢的夏天,把公司的业绩硬抬起来的。”

    “这是先决条件。”

    “我升职到渝州,做分公司项目主管,领导还给我安排了个小助理,是个漂亮的女大学生。”

    “大三实习,直接就被分到了我手里。”

    “她叫杨茜,我们公司的人都喊她茜茜。”

    “我和杨茜飞渝州的第一天,是在江北机场附近的小旅馆住的。”

    “当时正逢国庆大假前夕,酒店旅馆都是爆满,根本就找不到好地方住。”

    “而且最尴尬的是,那间旅馆也只剩一间房了,无奈之下我便和杨茜住了一间。”

    “也是那一晚,我们发生了……很多事情。”

    “后来杨茜就顺理成章成为了我的女朋友。”

    “当然,为了避嫌,在公司里我们还是以上下级称呼对方。”

    “只有下班和周末的时候,我俩才会像其他的情侣一样,大大方方的牵手拥抱接吻逛街。”

    “公司在渝州的项目花了一年时间,逐渐有了些起色。”

    “而这段日子里,我也陪杨茜吃了上百顿火锅——全是红锅。”

    “杨茜是渝州本地人,之前之所以会在京城公司总部实习,是因为大学在京城上的。”

    “所以她一直很能吃辣,并且告诉我说,渝州人吃火锅,从来都是红锅,没得鸳鸯锅的说法。”

    “我也就一直迁就她这么吃,尽管我其实不太能吃辣。”

    “渝州分公司有了起色,杨茜也陪我从大三到了大四毕业。”

    “在杨茜临近毕业之时,我收到公司总部的安排,又要去杭城带团队了。”

    “而渝州分公司的发展已经趋于稳定,公司总部会空降一个总经理过来接手。”

    “当然,实际上我还是升职。并且由于我的出色表现,年终奖相当可观。”

    “杨茜毕业时,忽然问我对未来的打算。”

    “后来我才知道,她当时是面临着继续考研或者直接工作的选择。”

    “那天我们在渝州城一家老字号火锅,边吃边聊。”

    “这一次,杨茜点了鸳鸯锅。”

    “吃饭之前,我愣了愣,然后笑着问她说:你不是说,渝州人从来都是红锅,没有鸳鸯锅的说法吗?”

    “杨茜也笑了笑,说道:但是渝州人点鸳鸯锅,是对别人最好的迁就。”

    “我嘿嘿一笑:某些人哈,都在一起一年了才跟我说这个!”

    “杨茜忽然收敛笑意,说道:我愿意迁就你以后都吃鸳鸯锅,那你愿意为我留在渝州吗?”

    “我的手握着筷子,悬在空中,筷子上夹着一块毛肚。”

    “杨茜看我没有说话,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低头自顾自开始夹菜,补充了句:我……随口一问,你不要放在心上。”

    “也不知道是因为我一直在吃白锅的关系,还是因为杨茜的话,总之那顿火锅,我吃得寡淡无味。”

    “后来没过多久,我就被调去了杭城。”

    “而杨茜辞职专心考研,留在了渝州老家。”

    “我们靠着电话和短信,极其艰难地维持了三个月异地恋的情侣关系。”

    “但因为她的考研,我的应酬,导致我们出现了时差,总是没有办法在一个时间点联系。”

    “后来,顺理成章地分手了。”

    “偶尔公司派我去渝州出差时,我还会想起杨茜,也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考上理想的学校。”

    “只是,我没有分手后继续联系前任的习惯,即便再想,也不会去打电话。”

    “几年后,有一回我又到渝州出差,途中正好路过了那家火锅。”

    “想起了当时对坐在窗角的我和杨茜,想着如果那时候我不沉默,会不会结局就不一样了呢。”

    “我没忍住,进去坐在那个窗角的位置,就坐在当年我坐的地方,想象着杨茜还在对面。”

    “我喊了鸳鸯锅,还有一瓶二锅头。”

    “吃了几筷子,小酌了几杯酒后,我有些恍惚。”

    “恍惚之间,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我对面。”

    “我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她,问道:茜茜,是你吗?!”

    “‘好久不见’,她如是说道。”

    “我喊服务员添了双碗筷,然后看着服务员像看神经病一眼的眼神把碗筷放在我对面。”

    “她慢吞吞地拆开封装,开始给自己打油碟,夹菜吃。”

    “我夹起一块肥牛,打算放进白锅里涮一涮。”

    “杨茜伸手挡住了我的手,说道:不许吃白锅!”

    “我不明所以,但还是执意烫了白锅。”

    “我看见她脸上有些喜悦,又有些难过,最后她好像没什么胃口,就不吃了。”

    “然后她一句话也不说,我有些生气,说道: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难道还在生我的气?”

    “杨茜依然沉默地看着我,看得我头皮发麻,我觉得有些渗人,心里又不痛快。”

    “加上喝了点酒,来了脾气,我起身结账走人,连头都没有回。”

    “回酒店蒙头大睡了一觉,夜里,我梦见了杨茜。”

    “我梦见她从高高的楼顶纵身一跃,在地面上摔了个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我从梦中惊醒,拿出手机,看着保留在备忘录里的‘茜茜’。”

    “我拨通了电话。”

    “电话通了,然而接电话的人却不是杨茜,而是杨茜的妹妹。”

    “她说:杨茜已经去世好几年了。”

    “我瞬间从床上坐起身来,整个人无比清醒。”

    “杨茜已经去世了?那昨晚跟我一起吃火锅的……是谁?!”

    “电话里,杨茜的妹妹忽然冷笑一声,呢喃道:原来,姐姐最爱的男人是你啊,她终于可以如愿以偿……跟你永远在一起了。”

    “我满脑子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说道:鸳鸯锅,又叫阴阳锅,有人思念去世的人,便会在半夜找个阴气重的地方,支起一口鸳鸯锅。如果去世的那个人也同样牵挂他,便会现身一起吃。”

    “‘活人吃红汤,死人吃白汤,吃完这顿火锅之后,两人就能短暂地相见。可是如果活人吃了白汤,便是与死人结了鸳鸯契,从此不分阴阳,长相厮守……而人死不能复生,所以这份厮守,便是要让活人到阴间去厮守……’。”

    “听到杨茜妹妹的说法,我心头猛地一抽,回忆起昨晚在火锅店,杨茜阻止我吃白汤……就是怕我死掉?”

    “再联想到她脸上的表情,有喜悦,却也有难过。”

    “我明白了过来,杨茜既想和我在一起,却又不想我吃了白汤之后死掉……”

    “电话那头继续说道:姐姐当初和你分手之后可难过了, 这样也好,要不了三天,你就能下去陪姐姐了,嘿嘿。”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