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出墓,复盘,小心驶得万年船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恭喜宿主成功击杀古墓内所有亡魂,奖励恐怖值:600000点!】

    海量恐怖值,简单粗暴。

    不玩花里胡哨的。

    很好,张阳很喜欢。

    张阳看了眼倒在地上的龙袍女子,忍不住感慨一声。

    “多干脆利落的剑修啊,临了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也没有求饶,丢下一句‘罢了’,说死就死。”

    张阳说完后好像发现哪里不对。

    ……原来是她早就死了。

    现在,魂飞魄散而已。

    算死透了吧。

    也好。

    “结束了吗,你要做的事。”

    陈芙蕖问道。

    张阳轻轻点头:“可以走了。”

    现在恐怖值已经有2602901点了,这次收获还比较丰厚。

    只是,危险也的确是真的危险。

    如果之前没有学到陈芙蕖教的万剑归一。

    如果那龙袍女帝在刚出来的那一刻就决定取走自己性命。

    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

    成王败寇,愿赌就要服输。

    “这里的禁制不简单,我们恐怕没那么容易出去。”

    陈芙蕖看了眼周遭环境,尝试着递出一剑往上空。

    她想要以蛮力破开此地禁制。

    结果剑气冲顶,却好似被一层玄妙的阵法给吸收了。

    陈芙蕖秀眉紧蹙,“很棘手。”

    张阳问道:“想不到,还有你解决不了的问题?”

    陈芙蕖冷哼一声,“若非跌境,我自然轻易破开此地山水禁制,巅峰时期,在我陈芙蕖一剑面前,万法皆破。”

    张阳停下了打趣,认真问道:“进来的时候,我身后的断龙台落下了,原路返回应该很难出去。不过……也未必。”

    陈芙蕖摇头说道:“断龙台一旦放下,如同天堑,根本无法硬闯,除非是墓的主人想放你出去……但是很显然,两位墓主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而且,即便他们还活着,应该也不太会想放你出去吧。”

    张阳笑了笑,抬手一招,将两座由天外陨铁打造的棺椁收入系统的随身空间里。

    这天外陨铁是好东西。

    之后可以打造成铠甲和武器,给冥界军团的鬼物们使用。

    “原路返回吧,我有留手。”

    张阳起身,自信笑道。

    陈芙蕖眼含疑惑,不过却没有多问什么,跟在张阳身后。

    往来时的路走去。

    墓室的大门自然被她一剑轻易劈开。

    山水禁制破不了,区区墓室,她还是拆得了的。

    一路上,两人在甬道中,陈芙蕖似乎想证明什么,主动说道:“此地山水禁制想来是墓主花了大手笔费尽心血建造的,我递出剑气,不仅无法劈开禁制,反而还会被禁制阵法吸收,转换为加强阵法的灵气,出剑越多,阵法防御越猛,等于白费力气给自己找不自在。”

    张阳觉得有些好笑。

    因为陈芙蕖很少这样长篇大论。

    她更不屑于一定要证明什么。

    此番解释,倒是少有的怪事。

    “没关系,进来之前,我其实已经想好了退路。”

    张阳胸有成竹,脚步不停。

    “哦?”

    陈芙蕖饶有兴致。

    她倒要瞧瞧。

    这家伙哪来这么大的口气,居然有自信破开断龙台。

    两人回到第一层的甬道入口。

    前方便是张阳进入古墓的入口。

    两侧的尸油灯依然长明。

    张阳忍不住想起了某位生吞尸油的猛男……他死的有点惨。

    断龙台前。

    张阳张开手掌,缓缓凝聚灵气,伸手往墙壁上的机关灌注灵气。

    陈芙蕖疑惑道:“你这样是没用的,断龙台关闭,单从里面是打不开的,必须要和外面一起……”

    话还没说完,整座甬道都开始剧烈摇晃。

    上方掉落无数粉尘。

    伴随着整座甬道的剧烈摇晃。

    只见那犹如天堑的断龙台,缓缓升起。

    陈芙蕖目瞪口呆,“怎么可能……”

    只见断龙台升起后,古墓门外,站着另一个张阳。

    陈芙蕖随后笑道:“原来如此,想不到……你连我都瞒了。”

    此前于掌心眉心中潜修时。

    陈芙蕖并不会时时刻刻都关注张阳的安危。

    只会在感知到外部有强大杀气时露面。

    所以在张阳在古墓外,召唤夜行轿并且使用分神之术时,陈芙蕖并不知晓。

    这也就导致了连她这个剑灵都被主人蒙在了鼓里。

    “没想到,你居然会事先留了阳神身外身在外面,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幕?”

    陈芙蕖眼中难得流露出一抹赞许的神色。

    张阳嘴角一扯:“谁告诉你,留在外面的,是阳神身外身?”

    陈芙蕖神色惊讶。

    下一刻,她身前的这个张阳,直接化作金光飞回古墓之外。

    古墓之外的张阳活动了下筋骨,说道:“在夜行轿里睡了半天,脖子都睡疼了。”

    陈芙蕖这才明白过来。

    居然留在古墓之外的那个人,才是张阳本体!

    而之前进入古墓,并且手握湛卢剑的,是张阳的阳神身外身!

    张阳单手负后,抬头望了眼古墓入口处那依稀可见的断龙台末端。

    他笑道:“进入古墓之前,我并不能算到这一步。我只是隐隐感觉,这一趟下墓,不会太顺利。所以为求万全,入墓之前,我便召唤夜行轿隐匿,在夜行轿中使用分神之术,再用分神之术进入古墓。”

    陈芙蕖一点就通,“如此一来,即便你的阳神身外身在古墓之中遭遇了致命危机,你也能全身而退。更不可能被区区断龙台挡住去路了。”

    张阳笑道:“早先夜里闲聊,你曾说过,阳神身外身,可以视作另一个‘我’,也说你所藏匿的眉心洞府,我的阳神身外身也有一个。只要我心念微动,你既能从本体眉心出现,也能从阳神身外身出现,因为我与‘我’之间,是以神魂为桥梁,而你作为剑灵,自然能在我的桥梁之上走动。”

    “这步棋,叫做未雨绸缪,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复盘结束,张阳为此盖棺定论道。

    陈芙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

    乘坐夜行轿飞回江海市的路上,陈芙蕖坐在轿中,轻轻掀开窗帘,往下眺望。

    山河壮阔,风景秀丽。

    一国国运已然大昌。

    “难得。”

    她轻声道。

    “嗯?”张阳疑惑问,“难得什么?”

    陈芙蕖一挑眉,放下帘子,转头看着他,“先前你那一剑,难得。”

    张阳回想起自己那一剑,也的确是有些意外的。

    说是超常发挥,都不足以形容。

    应该算是超凡发挥!

    “那一剑的神韵,便是我也模仿不了。我很好奇,在递出那一剑时,你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陈芙蕖的眼神深邃而黑暗,目不转睛地盯着张阳。

    他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脱口而出道:“在想你啊……”

    陈芙蕖嘴角抽搐,冷笑一声,“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化作一道虹光,进入张阳眉心。

    张阳脸色苦闷,委屈巴巴。

    他也没说谎啊。

    在递出那一剑时,张阳的确是在想着陈芙蕖出剑时的神采。

    想要用力模仿个七七八八。

    “真是,好好的干嘛骂人啊!”

    ……

    回到江海市时,已经接近下午两点。

    张阳没来得及赶回云间美墅,而是直接去星官灿烂剧组基地拍戏。

    进入影视基地之前,一想到杨晓彤和柳青青那两个女人,张阳就一阵头皮发麻。

    昨晚柳青青可是发了十几条信息的,张阳吓得一条都不敢回。

    此刻打开手机,张阳打算象征性地回一下,假装自己昨晚没看到,并且睡得太晚、起得也自然晚。

    柳青青发给张阳的最后一条微信:

    “阳哥,我有在看你直播诶,太师椅好吓人啊……啊啊啊,外面打雷了,我好怕,我一个人睡不着,待会儿能去找你吗?等你下播。”

    张阳一时语塞,已经感受到危险的气息。

    算了,还是不回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