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剑光如雨落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伴随着张阳那声“起剑”。

    空中万千柄湛卢剑如疾风骤雨般垂落地面。

    纷纷刺向那龙袍女帝。

    只一瞬间。

    龙袍女帝便被密密麻麻的剑雨淹没。

    哪怕是张阳,也看不见她的身影。

    “莫怪老子辣手摧花哈,哪个喊你这么嚣张!”

    张阳身形靠在墙壁上,静静看着万千剑雨落下。

    “赏心悦目啊……”

    他很满意自己方才递出的这一剑。

    这一剑的精气神太足了。

    哪怕是自己再来一遍,也很难超越。

    ……

    漫天剑雨之中。

    龙袍女帝双目放光。

    其实此前她一直是一种没精打采的状态。

    沉寂太久,太过无趣。

    原本也只以为,张阳仅仅能充当她逗弄逗弄的货色罢了。

    不曾想,一出手还真有点东西。

    看着这漫天飞舞的剑光。

    龙袍女帝欣然笑了。

    生前纵横百年,未逢敌手。

    没想到真正能担得起对手的用剑之人,竟会在死后相遇。

    在这一刻,她忽然开心地呢喃着自己的第二个称号。

    剑痴。

    “好,很好。”

    “今日,我剑痴秦妙松,领剑!”

    这是她对对手最高规格的尊重了。

    寻常人等,根本配不上听到她的名讳,更无法让她正视,又何谈领剑一说?

    漫天剑光眼看着就要落下。

    秦秒松身形微动,随后拉出上百道秀丽残影!

    在剑雨中翩翩起舞。

    单剑迎战万剑。

    以惊鸿身法与翩然剑法迎接张阳堪称狂暴的一剑。

    秦妙松每留下一道残影,并不会让残影直接散去。

    而是让这些残影手中“剑”的残影,也与本体同时舞剑。

    伴随着她的速度越来越快,就连时间仿佛都要静止了。

    秦妙松一秒之中,出剑上百次,残影亦是上百个。

    如此一来,便是单手递剑一万次。

    迎战张阳的单剑化作万剑。

    漫天剑光缓缓消逝。

    一切归于平静。

    那女子依然手中握剑,立于原地,仿若纹丝未动。

    只是香汗淋漓,气力全尽。

    的确如张阳所说。

    再无递出第二剑的可能。

    方才那一剑的神韵,已耗尽她所有功力。

    张阳耗尽气力的表现,是双手柱剑,单膝跪地,大口大口喘息。

    女帝秦妙松,耗尽气力,看似轻松,单手持剑,立于原地,发丝飘舞。

    实际上,嘴角缓缓溢出鲜血。

    体内的灵气紊乱不已,好似一团麻花,彼此纠缠交融在一起。

    张阳则是表面看起来狼狈一些。

    实际上体内肺腑中虽有气血翻涌不已。

    但却已经开始逐渐平息。

    “是我小看你了。”龙袍女帝沉吟片刻道:“你与我,无论谁先递剑,另一人都只能出一剑,哪怕方才是我先出剑,你以此招抵挡,也能后发制人。你……很不错。”

    得到龙袍女帝的认可,张阳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笑着从地上站起来。

    遥遥与女帝对望一眼。

    张阳说道:“能正面接下我这一剑……你是第一个。”

    张阳真的没有吹牛逼。

    这招万剑归一总共就用了两次。

    上一个正面接这招的雷鬼早都挂了。

    秦妙松的确是第一个!

    下一刻,秦妙松瞳孔猛然睁大,望向右侧。

    另一座棺椁中的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棺椁中醒来。

    一瞬之间便手持长剑偷袭张阳。

    “不要!”秦妙松怒喊一声。

    然而那人才不管。

    胆敢重伤他心爱的女子,此人该死!

    张阳分神期修为,足以感知到这几乎致命的一剑。

    然而体内的灵气不支持他再做任何动作了。

    来不及躲……

    千钧一发之际,张阳以双指抵住眉心。

    一道金光闪出。

    陈芙蕖从张阳眉心飘出。

    陈芙蕖出现的那一瞬,龙袍女帝与龙袍男子皆如临大敌。

    尽管陈芙蕖此刻手中无剑,但秦妙松本能地认为,这人远比张阳可怕。

    仿佛……仿佛她轻描淡写之间,就能递出张阳刚才那般耗尽浑身气力才能递出的一剑。

    陈芙蕖面若冰霜,果真轻描淡写地伸出一根食指。

    仅仅一根指头,轻轻抵住那龙袍男子手中的长剑。

    陈芙蕖的食指与龙袍男子手中的长剑其实并没有碰撞到一起。

    准确地说,他的剑尖连陈芙蕖的指尖都没能摸到。

    却已经无法寸进。

    张阳定睛一看,只见陈芙蕖食指指尖,有一道细不可闻的袖珍剑气。

    正是这道袖珍剑气让龙袍男子手中的长剑再难前进半分。

    “好强的剑意!”

    饶是自诩坚持的秦妙松,在亲眼目睹了陈芙蕖如此惊世骇俗的手段后,都不得不由衷佩服。

    她引以为傲的剑术,方才也仅仅与境界低于自己之人打了个平手,自己还落了个重伤的下场。

    如今,从那男人眉心中钻出来的神秘女子,竟然又轻而易举地伸出一只手指,散发出蕴含如此巨大能量的剑意。

    要知道,练剑之人,大开大合何其容易。

    但凡是个金丹境之上的剑仙,都能使得来剑气。

    看似华丽炫酷,实际上呢?不过是金丹之上人人都会的把戏。

    然而,此刻,那神秘女子一指递出,指尖便蕴蓄万千剑意于一点。

    其中藏匿着足以摧毁这方墓室的锋锐剑气。

    实在可怕。

    更震惊的,还属龙袍男子。

    他这一剑,已经酝酿许久。

    速度且不谈,是抓住张阳呼吸吐纳时,一个绝佳的时机出手。

    其威力,更是经过自己蓄力后的势大力沉的一剑。

    天晓得,这女人如何伸出一指,丝毫无需蓄力,就拦下了?

    龙袍男子长剑上的蓝色剑气,与陈芙蕖指尖的袖珍金色剑气相互碰撞。

    然而,蓝色剑气却被单方面消融。

    蓝色剑气被完全消耗掉之后。

    龙袍男子手中那柄用天外陨铁制成的,足以削铁如泥的宝剑,竟然在一瞬间,寸寸碎裂,掉落一地。

    到最后,就连剑柄都化作了木屑,从空中垂落。

    他握了个寂寞!

    陈芙蕖自始至终,眼神冰冷,轻启朱唇问道:“杀吗?”

    只要张阳一句话,她指尖蕴含万千剑意的“一点”,便会骤然飞出。

    直接洞穿龙袍男子的眉心。

    张阳可不是什么慈眉善目的家伙。

    更不会轻易放过刚才想要杀自己的人。

    如果这样还放过龙袍男子,那实在有些圣母了。

    张阳沉声道:“杀。”

    几乎在这一瞬。

    陈芙蕖指尖的袖珍飞剑瞬间消失。

    再出现时,已经浮现在龙袍男子的脑袋之后了。

    他瞳孔放大到极致,眉心出现了一个细微窟窿,身形直接往后倒去。

    秦妙松深吸一口气,叹息一声。

    她此刻已经无法运转半点灵气,自然无法救人。

    那男子……说来也算是她的结发夫君。

    但秦妙松心中居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也许,是因为两人早就已经死了。

    此刻,只不过是利用阵法锁住容颜的一缕孤魂。

    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再死一次又何妨呢?

    也许,是因为一日之内,亲眼目睹那漫天剑光,外加那女子惊天地泣鬼神的袖珍剑气。

    对于龙袍女帝而言,痛失配偶,自然心痛。

    但对于剑痴而言。

    能与张阳交手一次,虽然仅仅一剑,此生却也足矣。

    只是仍有遗憾……没能在自己全盛时期,与那神秘女子交手。

    若是与她互换一剑,说不定当年自己能在剑道上有更高的成就。

    才刚产生这个念头,秦妙松便苦笑着摇头,笑自己愚钝至极。

    那神秘女子弹指间便能将与自己同境的夫君杀死。

    自己又岂是她的一合之敌?

    “罢了。”

    秦妙松一掌拍起掉落地上的长剑。

    长剑凌空飞起,她用尽最后一丝灵气,驾驭长剑将自己一剑割喉。

    无甚言语,殉情而死。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