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惊悚侏儒娃娃!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奶奶说:我曾在银色平原漫步,也曾在青草之河垂钓。我既是平静的海面,又是汹涌的风暴!”

    “我看着奶奶,心里很想说一句:奶奶,你认真的?”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奶奶这才笑眯起眼,摇了摇头说道:搞错了,重来。”

    “这一回,奶奶异常正经地说道:昨晚你突然发了高烧, 烧了四十好几!”

    “我那时候不懂这是什么概念,可是现在我回忆起来,也会觉得不可思议。”

    “那么小的年纪,怎么可能烧那么高呢,如果真的烧了四十好几度,人早就无了!”

    “可是,我爹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就直接被烫红了手,这足以证明我昨晚的时候额头是真的相当刚的温度,说是滚烫也不为过。”

    “奶奶又说:应该是某种巫毒娃娃的术法,把你的体温上升得非常高,但是现在已经不要紧了,你爹和你大伯两个已经去找人处理了。”

    “当时我的烧既然能退下来,那么就说明肯定是我爹和大伯已经把坡坡坎坎底下那个瓜娃子给搞定了。”

    “只是一连两天,他们都没有回家来。”

    “我奶奶就有些担心,但是又想起我爹临走之前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说喊奶奶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去坡坡坎坎底下找他们。”

    "我奶奶就听从了我爹的意见。”

    “好在第三天凌晨的时候,我爹终于回来了,他浑身都是破破烂烂的模样,脸上尽显憔悴,看起来狼狈极了。”

    “奶奶就牵着我的手,去问我爹:大全人呢?”

    “我爹摆摆手道:大哥回苗疆了,这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阿妈不用担心。”

    “奶奶将信将疑的点点头,只是一再嘱咐我爹千万要注意身体,以后再莫要轻易跟人起口舌了,更不要随便打人。”

    “因为奶奶很疼我嘛,这次的事情让外人对我们家使用了这么恶毒的巫术,以至于我差点人就无了。”

    “我爹很乖巧地答应了奶奶。”

    “接下来的日子,安稳了一阵。”

    “只是我再也没见到坡坡坎坎底下那家的瓜娃子和他的儿子出现过。”

    “有时候去田里边捉泥鳅,偶尔会路过他们家,发现他们家就和很久没有住过人了一样,门前落叶堆叠,窗上蛛网密布。”

    “我有点好奇,就偷偷贴到窗前朝里面望去。”

    “其实我爹那天回来之后,嘱咐过我,让我不要再去靠近这家人。”

    “可是,小孩子,你们懂得,小孩子就像猫咪一样,好奇心永远都用不完。”

    “我悄咪咪地趴在窗外,朝里面望去,就发现里头一片幽绿色的灯光。”

    “而且!我现在甚至都怀疑那是不是灯光!”

    “总之视线模糊,氛围诡异,环境阴冷潮湿……”

    “就在这时,我听见门咯吱一声,响了一下!”

    “吓得我直接从窗台外面的台阶上往后连退了好多步伐,差点直接摔倒在地上。”

    “木门直接敞开,我看见一只黑猫跳了出来。”

    “在农村,在那个年代,我身边的长辈总说黑猫不吉利。”

    “当时我就觉得有些晦气。”

    “我胆子虽然大,但也不是什么愣头青,没敢进门看,就只是站在院子里远远地朝里头扔石头。”

    “一边扔,一边喊着‘瓜娃子’、‘瓜娃子’。”

    “可是里面一直没人回应,我玩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也就准备走了。”

    “结果我才刚转过身,背后就有一颗小石子砸到我肩膀上。”

    “我猛然回过头去,那家人大门敞开,可是门里面压根儿就没站着人。”

    “我又转过头继续朝家的方向走,结果立马就又有一粒石子砸到我背上。”

    “我再转身,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然后我接着往家走,每次都是一转身,就有小石子砸我,可无论我用多么快速的速度转过头去,都什么看不见。”

    “最后我学聪明了,先是一个佯装转过头的假动作,然后在我还没有将头转过去的时候,就立刻转身,朝那家人的大门望去!”

    “这一望,令我就后悔莫及。”

    “如果早知道回头那一望,会看到那样的景象,那我一定死都不会回头……”

    “当我以一个假动作转过身,朝那家人大门望去时。”

    “其实扔我石头的人,根本就不在那边……”

    “他就在我身后,一直围着我转罢了!”

    “每次趁我不注意,转过头,就近距离往我身上扔个小石头。”

    “然后扔完就直接预判我的回头,缩到我背后,如果我转身继续走,他又缩回去继续扔。”

    “这个人,体型极其矮小。”

    “那个岁数的我,对侏儒症还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概念。”

    “但那个‘人’,提醒就比之前那只从屋子里蹿出来的黑猫大不了多少!”

    “78岁的我,尚且有一米多高。”

    “然而那个扔我石子的家伙,我不太确定他站直了身子有没有50厘米。”

    “他弯腰驼背,面容衰老,头发雪白,但身子却极其矫健,半点儿不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准确的说,他更像是……更像是一只巫毒娃娃……”

    “当我发现是这个袖珍小人儿在捉弄我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然后变得勃然大怒。”

    “他唾沫横飞,我又听见了大伯屈指一弹让我家房梁着火时,那只巫毒娃娃的诅咒歌!”

    “我愿你跌入冒烟的炖锅。”

    “我愿黑蛇咬住你的后脚跟。”

    “跪地时又被黄蜂螫到。”

    “夜晚则被臭虫饱食。”

    “全盘皆错,无事对劲……”

    “上一次,我只是听见声音而已。”

    “而这一次,这个唱着诅咒歌的人,就真真切切站在我眼前!”

    “他的眼中,蓦然闪过一道幽绿色的光芒。”

    “我的脑海中,陡然出现一个浑身都被针扎满了的巫毒娃娃的画面。”

    “它翻了个身,背上赫然写着我的名字。”

    “我浑身再度滚烫起来,就连空气里,好像都出现了一股热浪。”

    “我浑身浴火,神志不清,脖子一歪就朝地上倒去。”

    “从站立到倒地的这个瞬间,我听见身后传来奶奶的奔跑声和呼喊声,我眼睁睁看见那个身高不到50厘米的侏儒小人在我面前如大变戏法一般,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只黑猫。”

    “黑猫几个蹦跳,蹿上房檐,踩在屋顶的砖瓦上,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瞰我和奶奶。”

    “奶奶一把抱住我,伸手指着黑猫,怒骂道:孽畜,竟敢屡屡伤人,我张家一定饶不了你!”

    “说完,奶奶就喂我吃了一粒黑色的黏糊糊的药丸,吃完之后我浑身被焚烧的感觉一下就消失了,只是脑中的昏沉困意更加浓重。”

    “然后好像我爹也赶来了,只是那时我已经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我躺在家里的床上。”

    “厨房传来了肉香。”

    “奶奶靠坐在床边上,我问道:奶奶,那是什么汤啊,好香啊。”

    “奶奶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愤怒,随后又极其柔和地看着我。”

    “猫肉汤。”

    “至此,巫毒娃娃的故事便结束了,感谢大家今晚的收听,咱们明晚十二点,不见不散,晚安家人们!”

    张阳说完这句话,笑着关闭了直播,随便活动了下脖子,看了眼时间。

    差不多该去做限时任务,刷刷冥府之塔了。

    今晚结束的还比较早,才1.50。

    那么,趁黑出动!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