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正文 第九章 阴魂索命,煞气冲天!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弹幕开始滚动起来。

    “不行了受不了了,主播讲得太可怕了,我先溜了,兄弟们。”

    “主播别停继续讲,我还要!”

    “楼上的兄弟你不对劲。”

    “万人血书,让主播继续讲下去。”

    “tmd,主播能不能别长到精彩的时候就掉链子啊?”

    “主播是不是在断章培训班培训过?”

    “好家伙,这卡点我服。”

    而此刻就连章程广播电视台的台长陈庆风都被张阳的《深夜故事》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小子以前讲鬼故事不是这种感觉呀,怎么回事儿啊?”

    “不过节目的收听率都是提升的非常多。”

    陈庆风颇为满意,都暂时放下了手里的一切事物,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听张阳的深夜故事。

    而另一边,节目直播现场,跟张扬一直不对付的妇女之友刘飞宇,脸色难看至极。

    看着昔日的吊车尾,今天也有这样的收听率。

    刘飞宇气不打一处来。

    他猛的一拍桌子发出一声啪的巨响,"可恶!给他装到了!"

    张阳停下来喝了一口水,继续讲着故事。

    “那只深水灵灵的手掌搭在船沿上,随后是另一只鲜血淋漓的手伸上来。”

    “吴阿婆先是抬起拐杖,然后认出来人是他师哥之后又将拐杖放下去。”

    “师哥,快上来,吴阿婆如是说道。”

    “那手臂抓住拐杖,被外婆使劲拉到船上。”

    “吴阿婆的师哥浑身都是血,遍体鳞伤。”

    “吴阿婆神情焦急,问道师哥怎么样了?”

    “那老爷子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想不到竟然是阴怨煞!师妹,这不是你我能够插手的。”

    “老爷子说完之后又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小伙子,对不起,这事儿我们帮不了你。”

    “你已经被阴怨煞给缠上了,7日之内她就会来索你的命。”

    “我当时一听,魂都吓没了半截,整个人就一直在旁边发呆。”

    “之后吴阿婆和他师哥说的话,我一句都没有听清。”

    “过了十几分钟,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吴阿婆的师哥已经死了。”

    “我看着船上的那具尸体,整个人麻木不仁。”

    “短短两天三具尸体都死在我面前,当时我才十几岁,吓坏了。”

    “吴阿婆哭得很伤心,她一边抱着她师哥的尸体,一边嚎啕大哭。”

    “过了一会儿,吴阿婆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而我也终于鼓起勇气问了她一句,吴阿婆,我们,我们现在怎么办?”

    “吴阿婆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她大骂道小兔崽子,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师哥也不会死。”

    “我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一言不发,任凭吴阿婆满口奚落。”

    “骂了我几句之后,吴阿婆似乎自己也解气了,含泪帮她师哥合上了双眼。”

    “也算是让吴阿婆的师哥死后瞑目。”

    “后来我们到了岸上,吴阿婆亲手埋掉了她师哥。”

    “嗯,临走之前吴阿婆对我说了句,好自为之,之后我们就分别了。”

    “我跑回家里没敢跟爷爷说这些事,村长那边也再也没带人来过我家。”

    “可是从那之后,我没有一天晚上睡过一次好觉。”

    “因为每到夜里我总会梦见那个投江女的尸体,看见她从河里面冒出一个脑袋对我阴森的笑。”

    “我脑海中那句吴阿婆的7日之内你必死,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一直挥之不去。”

    “直到第6天,我终于无法忍受这份恐惧,将一切都告诉了爷爷。”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爷爷脸上的表情,他看到我的眼神真的像是看到一个死人。”

    “爷爷的眼神让我更加害怕,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来说,那样的恐惧足以摧毁我的意志力。”

    “爷爷自然没有对我见死不救,当天他就拉着我跑遍了整个村子,挨家挨户的求人。”

    “可是我们的地方本来就不大,黄大爷和他师父死掉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就连村头剩下唯一得捞尸人吴阿婆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去处。”

    “所有人都明白这件事情相当棘手,甚至还有人说我就是个不祥。”

    "眼看着时间就要来到第7天的晚上12点,爷爷迫于无奈只好把房间关闭,门窗紧锁,跟我一起待在房间里,希望这样可以救我一命。"

    "可是我们爷孙俩心里都知道,真要有什么脏东西来了,门窗和锁是肯定拦不住的。"

    “那天我一直盯着床上的钟,眼看着秒钟一下一下一下一下的转动,直到时针分针秒针同时指向了12点。”

    “当12:00:01的时候,周围没有一点异常,我心里喘了一口气。”

    “爷爷也赶紧安慰到我孩子,没事的没事的。”

    “只是下一秒,我爷爷脸上露出万分惊骇的神色。”

    “因为当时我和爷爷是面对着面的,所以我能看到他身后,他也能看到我身后的东西。”

    “爷爷的表情就好像我身后出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而人都是有第六感的,我第一时间也的确感到我的背后好像有一阵凉意。”

    “这时,窗外的风,忽然猛烈的撞击窗户,整间屋子的门窗都开始摇摇晃晃。”

    “农村的老木门疯狂的咯吱咯吱的响,我心里知道,我完了,我死定了。”

    "我听见身后有什么响动,忽然,爷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往他身后一拉。"

    "我整个人就从床上摔了下去,然后听见爷爷发出一声惨叫。"

    "虽然恐惧,可是我依然鼓足勇气回头去看爷爷,发现爷爷倒在床上已经昏迷过去。"

    "而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就在我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一瞬间我整个人就像冰雕一样,感觉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整间屋子,煞气冲天!”

    “我看见了几根黑色的头发,一刹那,我浑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因为我见过那些头发,这些头发的主人,就是投江女,或者说——阴怨煞。”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灵异直播: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