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三卷,崩塌 第一百八十四章 长城精神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将近480万件被处理的特殊事件。我想问问大家,你们现在心里的感受是什么?”楚南非常严肃的环视一圈。

    “紧张?害怕?不可置信?可能都有吧。这就是我们所面对的现状,糟糕透顶。秩序其实早就处在了崩塌的边缘,是长城的人员拿命去填,扛起了摇摇欲坠的大厦。所以我拿到稿子的时候,我看上面都是你是激励你们的话,各种溢美之词,但是我想这东西有用吗?有什么实际意义吗?”楚南摇头,“我不觉得有。”

    楚南静静的看着下面:“我这个人可能不怎么喜欢说一些好话,可能说话比较刺耳,可能比较伤人。我现在不跟你们好好的讲一讲事实是什么样,真正的现状是什么样,等你们开始外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昂头挺胸出的校门,哭爹喊娘爬着回来。”

    学生们沉默,但是眼睛里明显写着不服气。

    楚南竖起手指:“不服气对吧?我知道,但是你们进行的实战检测跟其他几所学院比起来,简直像是在过家家,因为所有的学校当中,只有我,是一直在检测过程当中为你们保驾护航的。你们没有真正的生命危险,但就算这样,很多人受点伤就跟个鹌鹑一样缩在原地。”

    “昨天北斗学院的校长天权打电话跟我抱怨说,这些新生素质差,适应能力差,看见血就走不动路,这半个月下来死了20多个。然后他又问我说老楚你那边什么情况?死几个了?”

    楚南一字一顿重复了一下:“死几个了?”

    “我跟他说没,一个都没死,每次检测我都跟在后面看,有失控这情况都会制止,然后他很惊讶,说你这不是瞎搞吗?虽然我们这是学院,但是练的是兵啊,以后要上战场的,你又是搞自由教学,又是当保姆的,合适吗?”

    楚南叹了口气:“其实不合适。所以你们,荧惑学院的学生们,你们的学习氛围,教学环境,乃至实战检测,条件都是远远要比其他学校优渥的。这种情况我不想养出来一堆软脚虾,所以我今天站在这里的这一场演讲,我没有再按着稿子读,再按着稿子讲,而是让你们清醒一下,给你们泼泼冷水。”

    “我明确的告诉你们,现在你们有我保驾护航,实战检测出不了意外,但不代表你们永远高枕无忧。以后外出执行任务,是要死人的。”

    “你们真的是学生吗?不是,你们真正的身份是,顶着学生名号的军人。是长城的新的血液。因为长城原来的那一批人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已经捉襟见肘了。今天社会的繁华都是他们用自己的命去填出来的,这个国家是他们用肩膀扛起来的,以后用命去填,用肩膀去扛的是你们,所以不要真的觉得自己就是过来学学魔法,学学这些酷炫的幻想里的东西,出去好跟人装逼。”

    楚南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你们是有使命的。而我顶着压力给你们一个相对宽松的学习氛围是为什么?陪着你们胡闹,是为什么?是因为我希望你们能够保持一个乐观积极的态度,以前我在长城基地接受培训的时候,那段时间认识了不少朋友,那段时间我刚进长城,我以为会是很严肃,很正规的一个地方。但是结果相处下来感受却是不一样的。”

    “我刚进炎黄新区,就听说了训练基地五大天王,啊,东黄西赌南迪北赖中死宅,这外号有意思吧?从东到中,一个天天去嫖,自我感觉特别良好;一个家里有矿,又菜又喜欢赌的赌鬼女人,打牌从来没赢过;东西南北中颜值担当,看上去挺文质彬彬的,但是蹦迪的时候比谁都疯;一个老赖死借钱不还,就连我现在都还有他的借条,只不过估计是没办法变现了;还有一个老二刺螈,整天对着纸片人发.情。”

    下面又出现了低低的笑声。

    “是不是很有意思?跟想象中的不一样?的确,也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我训练的那段时间,生活是什么样的呢?早上起床看看电视,被隔壁的战友大清早拉起来麻将三缺一,从来没打过,培训的这段时间愣是学会了麻将,德州扑克,三国杀,狼人杀,甚至还组了个战队打了一些游戏的线上赛。”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帮孙子玩这些的时候通常都会用能力作弊,一桌麻将打下来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作弊的手段一个比一个高明。当然,除了某个女赌鬼,她是真的运气差,那会儿谁缺零花钱了,跟她赌两把这周就有着落了。”

    笑声大了一些。

    “你以为这就完了?这些人还输不起,玩的时候桌上输了积分,也就相当于你们的学分,有谁赢得最多,进行对抗训练的时候这人肯定会被公报私仇,尤其是混战区,这个没有队友一说,到时候谁赢谁肯定难受,一露头就是十来把狙击枪伺候,有输得急眼的直接上火箭筒。”

    楚南带着一丝怀念:“那会儿确实玩的很开,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有个可以变成数据在网络里活动的战友,当时组战队打游戏的时候对线打不过,被对面嘲讽找个工厂上班,紧接着,两人就开始互相问候。他骂人水平不算高,被骂得心头火起,让对面出来线下单挑,然后对面的键盘侠一边骂一边说就不告诉你。然后我们就看见变成了数据,真的顺着网线过去打了对面一顿。”

    楚南笑了笑:“这是其中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除此之外偶尔也会组织一些听起来就很沙雕的活动,但是参与的时候乐此不疲。有没有感觉很熟悉?”

    “没错,你们现在的学习环境就是我按照过去培训基地的经历,进行改良之后做出的决定。但是,和你们的现状比起来不同的是,主次颠倒了。培训基地那些,他们其实先是在长城执行过不少的任务,然后才去进行进修,提高自身水准。而你们,则是从一开始就进行培训,然后再去执行任务。”

    “当时我们看上去不务正业,但实际上出任务的频率相当之高,而折损率,也很高。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大家凑一起吃火锅,吃到一半发现平时一起玩的有个人有段时间没回来了,然后一问,发现他为了处理一个比较棘手的异类,周旋了一段时间后,和对方同归于尽了。当时的氛围没什么变化,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吹牛打屁。有个朋友举起杯子说,老彭.真男人,走一个庆祝一下,然后大家就互相碰杯,吹嘘其实老彭菜了,不然换成自己过去肯定欻欻乱杀。”

    楚南回忆着:“整个火锅吃下来大家都挺高兴的,对于朋友的死,没有太过的沉湎,但是之后时不时还能听到战友问起老彭家里亲属的情况,要是说遇到了什么问题,什么被遗孀被人嚼舌根啊,什么儿子被同学羞辱啊……当即就有人一拍桌子,说上回你们去的,这次我来,妈了个巴子的,我哥们在外面出生入死,保家卫国,战死了老婆孩子还得被人欺负?这能忍?”

    “但是其实生气不是老彭死了,而是他死得不值。”

    “对于我来说,那段日子给我的震撼是相当大的。看上去不务正业嘻嘻哈哈的人,个个都是不怕死的好汉。那种乐观、向前看、不畏牺牲的精神面貌,我将其称为,长城精神。这是我想要在你们身上重现的。”楚南说到这里,忽然又严肃了起来。

    “但是,目前我在你们身上只看到了乐观,向前看看不到,不畏牺牲也看不到。当然,过去的长城招收的成员那是从全国各地招来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年龄限制很宽松,职业也不限,唯一的要求只有两个,第一,是掌控者。第二……爱国。”

    “有个很鲜明的例子,东黄罗文胜,这人我说过满脑子都是嫖,生活作风很乱,一开始我是不大瞧得起这种人的,但是慢慢接触发现,这个整天一门心思扑在女人身上,高中都没读完的家伙,反而比一些衣冠楚楚的所谓的精英人才,更爱国。他在最近的边境冲突中是第一批进行阻击战的,而边境入侵的敌人平均都在阶段五以上,阶段六都有十几人。你们可能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概念。”

    “这样一支部队,如果没有被发现,能够顺利靠近重点城市大肆破坏,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彻底将一座城市彻底夷为平地,造成大量平民伤亡。甚至对于一些小国而言,这次入侵如果奔着首都而来,首脑都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

    楚南这番描述终于让学生明白了前段时间边境冲突的残酷,而此时,楚南用一种佩服的语气说道:“边境遭遇偷袭,但是守卫边境的战士在生命最后的时候强撑着给出了最重要的信号。而刚刚调遣到边境的罗文胜等人在巡逻时发现一闪而逝的信号,在还没有收到任务指示的情况下果断前往边境进行阻击并传讯后方,一支百人编制的精锐长城部队,最终只剩下了四人存活,而罗文胜被抢救回来的时候,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被敌人开膛破肚,打断了脊柱。”

    “但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情,是抓着医生的手,喊,出事儿了!一群狗杂种从边境摸进来了,我没拦住!”

    “你相信这样一个人,他其实曾游手好闲吗?”

    ……

    草莽之爱国,其虽死不悔。致敬一位我家乡的老人,他死的时候老无所依,手里抓着一袋子生米,在往嘴里塞。听姥爷说,他游手好闲,只知道姓罗,外地来的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口花花手脚不干净。但小时候有一次路过,老人在破烂的砖头房里对我招手,说给我看看你的红领巾。

    我现在还记得老人先去洗手,然后才摸着红领巾,还给我的时候说:“到底熬过来了……现在中国啊,好啊。”

    他从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里给了我一个子弹壳,是那种很小的,大概两厘米不到的,一头开花状。

    老人去世大概是07年的事情了,后来子弹壳也在一次大扫除的时候被我母亲扔了,但我现在仍记得老人那时候看着红领巾流泪。

    也许他也有自己的故事吧。

    但我只想表述,爱国的人不在于外表和声名,在于其内心。

    (正文字数3100时才简单说两句,就和刘颖老师一样,是有感而发塑造的人物)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疯狂视界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