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二卷,蔓延 第一百三十八章 从百草园聊到三味书屋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芙蓉市只是个小城市,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同样灯火通明,街面上是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在那一片迷人的炫彩之中,仿佛黑夜从未来临。

    芙蓉市市少有的高层建筑,接近40层的烟草大厦,到了这个时候,烟草大厦本不应该再对人开放,可是一个青年却站在了烟草大厦的楼顶,抬头仰望这夜空,他穿着黑色的连帽卫衣,深蓝的牛仔裤,还有一双人字拖。

    “DJ!”青年看了看天空中的白月光,戴上了酒吧DJ专用的大号耳机,来到了早已准备好的音响和混音台前面,一根手指指着天空,“音乐灯光躁起来!”

    毫无征兆的,烟草大厦的灯光忽然如同吃了兴奋剂一样疯狂的闪烁着,并且伴随着卫衣青年的音乐有节奏的变幻,这情况让附近街道上的路人都纷纷驻足,抬头看向了烟草大厦。

    而震耳欲聋的音乐,正从烟草大厦的楼顶传了下来,土嗨又劲爆。

    “……”一身黑色风衣,脸上戴着面具的男人转过头看着烟草大厦,沉默了很久,咕哝了一句,“这是高楼蹦迪吗?”

    卫衣青年正在疯狂摇摆,忽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男人站在自己背后,瞪着一双死鱼眼看着自己。

    “不用管我,你继续。”面具男摆了摆手,“我就看看。”

    “……”卫衣青年仍旧僵在那里一动不动,面具男挠了挠头:“难道是因为放不开吗?哦,没事没事,如果分不开的话,我和你一起蹦就是了,说起来我还真没有蹦过迪呢。”

    面具男说着打了一个响指:“music!”

    音乐重新响起,接着卫衣青年和面具男同时摇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的动作看起来格外的沙雕,凌乱无章,只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卫衣青年和面具男的动作达到了完美一致的同步。

    蹦完一曲,烟草大厦之下已经响起了警车的声音,面具男意犹未尽的咂咂嘴,拍了拍卫衣青年的肩膀:“原来蹦迪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嘛,说起来和我想象中的有些差距,没有摇花手,差评。另外,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楚……东南西北,我是楚东……算了,你叫我摇光就行。你的能力挺有意思啊,不过不好意思,恶意破坏公共秩序,你被捕了。”

    “???”青年一脸呆滞,他第一次作案就被捕了?

    等等,什么警察这么有效率?

    楚南,或者说楚东随手拿出一只手铐给青年扣在围栏边,紧接着拿出一罐子浅绿色的饮料闷了一口,晃了晃脑袋:“芜,真上头,两天两夜还这么嗨,好东西。”

    拿出手机看了看,楚东消失在了青年的眼中,留下了一脸便秘的青年。

    “啊,好无聊,好好好无聊啊……”楚东如同透明人一样走在街道上,因为楚北的身份,他只能戴着面具上街,执行任务,作为一个新生的欢脱的,且神经质的人格,楚东觉得这样糟透了。

    混上了一辆地铁,楚东打算在附近逛逛,寻找芙蓉市的另一个目标。

    “小琴,你表姐长的好看吗?”地铁上,两个少女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江琴思考了一会:“好看是挺好看的,就是很闷,没意思。”

    “闷骚?”旁边的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也不是,就是真的很没意思的那种,跟她待在一起特别尴尬。”江琴摇了摇头。

    对于自己这个表姐的印象,总结一下的话,大概就是,非常有钱,长的也很好看,以及……马甲,咳,不是,特别沉闷,就好像是一条已经咸透了的咸鱼。

    对男孩子不感兴趣,上次去她家别墅玩偷偷看了看她的电脑,里面居然干净到连个游戏都没有,更别提某些小电影了。

    本来听说她休学了,以为会是沉迷游戏,结果在家撸铁。

    楚东听了一会儿,有些奇怪地摇摇头。

    地铁缓慢靠站,楚东慢慢走下车,在街道的角落离穿行。他要找一个潜伏在这座城市里的特殊异类,物理手段很难清除,需要用精神力才能真正地伤到它。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向了一个方向,那里,好像有东西冒头了。

    ……

    “咳咳咳……咳咳……去他妈的,我为了那个姓梁的狗东西忙活这么久,说裁员就把我给裁了,哈哈哈哈,我他妈活的还不如一条狗!”

    “爸爸!不要喝酒了,我们快到家了!”

    漆黑的小巷子里,一个醉醺醺的男人泪流满面,一边破口大骂,一边酗酒,旁边是十七八岁的女儿,脸上同样带着泪痕搀扶着男人向家里走去。

    “小小啊!爹,对不起你娘啊!”男人嚎啕大哭,“我怎么这么没用呢……明明答应了你娘要好好照顾你,可是我现在工作也没了……你跟着我吃不饱,穿不暖的,我还有什么脸面见你娘啊……”

    背后的下水道之中,慢慢的爬出来一道不成人形的扭曲之物,空洞的黑漆漆的眼睛注视着男人和女孩的背影,慢慢张开了嘴。

    “俊辉!”一个温柔的女人的声音是那个醉酒的男人,如同遭到了惊雷一般,整个人浑身一震,哆哆嗦嗦转头看去,模糊的眼睛中看见了那个喜欢穿黑白格子裙子女孩。

    “思敏……是你吗?思敏?”男人伸出了手,像着那个女人走去。

    “爸爸!醒过来!”隐隐约约似乎有人在呼喊。

    女孩用力推搡着,试图阻止男人向着那个怪物靠近,她在害怕,浑身颤抖,却不肯让开,可是背后那个怪物却渐渐地靠近了,幽冷的气息让她感觉自己的四肢都快失去知觉,牙关拼命的碰撞。

    “救命啊!”她尖叫着,死死的抱住自己的父亲。

    阴腻湿滑的物体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脖子,女孩将脑袋埋在父亲的怀中,大脑中一片混沌。

    可是这个时候,那冰冷的感觉突然间全部消失,取而代之是一阵麻痹感,她好像听见了裂帛之声,又好像是牛油掉入了滚烫的油锅之中。

    “奇怪,杀不死?”女孩听到了一个少女的自言自语,声音平淡而有磁性,强忍着恐惧回过头去,看到了她永生难忘的一幕。

    那是一个高挑而匀称的身影,披着宽大的风衣,黑色的口罩和兜帽将她的面孔隐藏,只留下了一双漂亮的眼睛,是的,是漂亮,一遍在黑暗之中,不怎么看得清楚,依旧可以看到那微微上挑的弧度,狭长而柔和,上面是细长的眉毛……

    银色的刀鞘斜横在后腰间,锋锐的唐刀已经握在手中,身周是溢散的电弧,雷光中那个少女就好像是神明一样夺目。

    “因为物理手段是没办法伤害到意识体的。”另一个声音响起,原本模糊不清的怪物就像被什么东西压制了一样,突然溃散成一团半透明的灰色波纹。

    脚步声响起,名为小小的女孩和持刀的少女同时望去,一个穿着宽大风衣戴着面具的男人走来,随着他的脚步,一道紫灰色的,几乎无法看到的领域扩散开,随后原本就已经模糊不清的意识体像是被干扰的信号一样闪烁了几下,最终消散成虚无。

    “好弱的怪,如果不是精神体的特性,我都不需要来这里,不过,倒是有个意外之喜,那边的少女,你叫什么?”楚东语气散漫,一边说一边大大咧咧走过去,伸手想要拍拍少女的肩膀,可是却被锋锐的刀尖挡住了胳膊。

    少女缓缓后退两步,看了一眼已经昏迷的中年酒鬼和那个目瞪口呆的女孩:“你们回去吧,离这里越远越好。”

    楚东有点奇怪:“喂喂喂,美女,你这就过分了吧,才刚见面就想跟我打架?”

    “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你想亲我可以直接一点的,我又不是……嘶……好险好险!”楚东嘴里骚话连篇,险险躲开了少女的刀锋。

    “别跟我口花花,这是起码的礼貌。”少女按着刀鞘,斜举唐刀,眼神冰冷。

    楚东摊了摊手:“我只是想拉近一点我们之间的距离,你要是不喜欢那就算了,我没什么恶意,相信我,真打起来你抓不住我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摇光,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可以把我当成国安的人。”

    少女微微蹙眉:“国安的人?就这德行?”

    楚东嘴角抽了抽:“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我人品很差吗?我上学那会儿可一直是三好学生,上大学的时候女孩子都说我是个好人!”

    少女嗤笑了一声:“那他们还真是瞎了眼。好人可不会上来就调戏女人。”

    “但是淑女也不会随便对人动刀子。”楚东伸手比了个距离,“就差那么一丢丢,我就被你砍中了。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些曾经的回忆,当年我在精神病院里选菜慢了点,也是差一丢丢就去见上帝他老人家了。啧,真是让人怀念啊。对了,说起来还不知道那两个保安现在怎么样了。周凌晞可是个比精神病还精神病的精神病,而且他可不会发工资……咦,对哦,我好像也没有工资……”

    “虽然新区免费提供工作人员的食宿,但是这不是员工福利吗?可恶,我得投诉他们,也不知道劳动局管不管这事儿,你先等我打个电话……”

    少女有些凌乱地看着楚东,这个面具男是怎么把话题一个人就扯开这么远的?还有刚才的信息量好大,国安还招精神病吗?还有投诉是认真的吗?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疯狂视界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