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起源 第九十八章 大人,时代又变了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夜幕降临,首都依旧是灯火通明。

    此时此刻,上京和过去一样的夜色中,却不时有鲜血浸染地面。

    这一刻,有太多的想要混入这座城市的亡命徒被就地击毙,之后迅速清理,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楚南和开阳换上了西装,贴身的内衬里摆放着武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混进了来迎接各国代表的外交部团队中。

    “外面围着一圈记者,虽然已经排查过了,但是终究还是不保险,别让他们靠近。”开阳扭头看了一眼圈外,微微摇头,“这种情况风险太大了。”

    楚南远远看了一眼,不再关注:“我给了一个精神暗示,他们没办法进入机场。”

    在夜色当中,一架专机降落在专属跑道上,楚南和开阳对视一眼,知道正主已经到了。

    阿度斯•威尔纳,经常出现在国际报道上的传奇首相,倒不是什么别的原因,而是这位阿度斯的父亲只是个鞋匠,父母近亲,阿度斯自出生以来生长环境就很糟糕。

    但是这都不能阻止这个男人的对知识的渴望,成为了英岛皇家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博士。

    35岁的时候阿度斯开始参与到政治活动,并在没人看好的情况下,成为了英岛国家议会的议员之一。

    并且在40岁的时候,也就是五年前,成功登顶。

    他的一生都在进步和超越的路上,在英岛民间的呼声相当之高,如果在华夏的领土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果会相当严重。

    楚南也曾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个男人,但是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和对方近距离接触了一天。尽管是作为保镖。

    专机的升降梯放下,两个穿着西装的金发男子先一步走出来,在前面开路,阿度斯脸上带着微笑,跟在后面,一步一步走下了升降梯。

    阿度斯45岁,于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而言,这其实算是比较年轻的了,近亲子女的出身并没有让他出现基因缺陷,典型的西方人五官,五官硬朗,留着一圈胡须,黑发当中掺杂着几根白发,并没有刻意去染色。

    “高手。”开阳看了看两个保镖,低声说道,“实力很强,阶段五接近阶段六。”

    楚南微微点头,嘴唇蠕动:“阿度斯本身也是掌控者。”

    “察觉到了。”

    两人稍微做了一番交流,在外交部人员的簇拥之下,迎了上去。

    “尊敬的阿度斯先生,欢迎来到华夏,我叫胡乐,感谢您能来观看华夏的建国日阅兵大典。”一个剪着短发的女人带着翻译,满脸微笑伸出了手。

    阿度斯哈哈大笑:“客气了,华夏和我国邦交已久,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当然不能缺席。每年的建国日阅兵,华夏的军人那种气势都深深的震撼了我,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借您吉言。我们已经安排好宾馆,小王,带阿度斯先生去宾馆休息。”胡乐一边说着,一边微微摊手,“很抱歉不能亲自招待您,还有很多的来宾需要我去迎接,希望您能理解。”

    “当然,胡女士,你去忙吧,让这位小王先生招待我就好。”阿度斯对着小王点了点头。

    “跟上。”楚南打了个响指,和开阳一起跟了上去。

    两个金发保镖很快察觉到了不对劲,楚南微微思索片刻,主动撤销了自己的能力。

    他们两人是来保护阿度斯的,又不是来杀他的,没必要躲躲藏藏。

    两名保镖发现背后突然出现的楚南和开阳,脸色都是一变。

    “不要紧张,我们只是负责保护他而已。”楚南英语并不是很好,但是简单的口语交流还是能做到的。

    更何况还能够用精神力表达善意。

    两名保镖把阿度斯护在了身后,其中一人冷声道:“没问题,等你们走在前面。”

    他们走在前面的话,不止可以把阿度斯和他们分割开,想要做什么,也会暴露在两个保镖的眼底下。不得不说,作为保镖,这两个家伙很敬业,也很专业。

    楚南耸了耸肩:“好的。”

    这些保镖内心里其实并不信任他们,这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换个角度思考,如果他和开阳是保镖,护卫老爷子去其他国家,当然也不会相信其他人。

    这并非是心胸宽广或者是容人之量的问题,而是最基础的谨慎。

    对于保镖和阿度斯楚南解除了控制,但不代表也会解除这个名叫小王的男人的控制。

    小王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仍然笑着在前面带路。

    就在这种奇怪的氛围当中,阿度斯进入了宾馆休息,楚南和开阳并没有进入其中,而是在附近暂时租用了房子。

    当然,有意思的是,不只是他们这么想,其他小队也是这么做的。

    于是宾馆周围方圆百里,超过四成的住户都变成了新区的掌控者。窗户口,大楼顶部,一个又一个狙击手各自封锁着自己的区域,如果有刺杀者现身,恐怕一瞬间就会被打成筛子。

    楚南端着凉粉坐在窗台前,一边吃一边观察四周,耳机里传来了众人交流的声音。

    楚南微微擦了擦额头:“开阳,你来替我一下,我打个盹。”

    开阳放下了手里的报纸,走上前在楚南的位置坐下,看了看吃了一半的凉粉,也不介意,直接拿起来吃了一大口:“嗯,味道不错,哪买的?”

    “楼下鲁记。”

    楚南没有再说什么,躺在椅子里闭目养神。

    夜色渐浓,看似和往常一样的平静之下,却又暗流涌动。

    但在黑暗中守望的人,不会让阴沟里虫子,爬到岸上来。

    ……

    微黄的灯光下,两鬓斑白的老人坐在书桌前练字,一双苍老的手意外的稳,毛笔在宣纸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充满美感的小篆,写着写着,手微微一顿,头也不抬道:“躲躲藏藏的,干嘛呢?我这孤儿院一穷二白,看你也不像是为做贼来的,既然不是求财,深更半夜不告而访,又想要些什么呢?”

    “好久不见了,老家伙,你的本事倒也没退步。快有十年了吧?我还以为你早就已经死了,没想到,你的命真不是一般的硬。”门悄无声息被推开,一个长相阴兀,脸上苍白没有血色的男人慢慢走了进来。

    “你的狗鼻子还真是灵,我该怎么称呼你?孙玉荣还是……巴蛇?我也以为你早就死了,那种情况下都能活下来,你的命更硬。”老人讥讽道,“好了伤疤忘了疼?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又来打她的主意?”

    孙玉荣本就阴郁的脸色更加狰狞:“老东西,有胆子的话,你试试看啊!你已经老得快入土了,还有几分力气?”

    “你倒可以自己试试,我保证,看在顺英的面子上,给你留个全尸。”老人瞥了一眼孙玉荣,不紧不慢放下了手中的笔杆,将宣纸拿起来抖了抖,放在了一边。

    “哼,虚张声势……你这把老骨头,恐怕跳都跳不起来。更何况,你这个老不死的又怎么知道,时代已经变了!”孙玉荣缓缓抬起了手,一片片青绿色的蛇麟慢慢覆盖在他的手掌上,看上去格外的恐怖。

    老人缓缓眯起了眼睛:“蛇鳞?”

    “我说过了,时代已经变了,老家伙!你还以为现在是当初吗?就算是早30年你正值巅峰,我也完全无惧了!这可不仅仅只是蛇鳞,这是力量,你根本就不懂,这种强大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人能够掌控的!为了得到这种基因药剂,我可是花了好大的代价……这种蛇鳞连子弹都打不穿,现在,就让你体会一下它的强大!”孙玉荣放声狂笑。

    老人眉头皱起,看了两眼,微微摇头:“我说你哪来的胆子,原来是把自己变成了畜牲。”

    “老东西,你懂什么?跟力量和悠久的寿命比起来,这点代价根本就不算什么!放心吧,我会好好招待你的!直到你告诉我……那个孩子在哪儿!”孙玉荣毫无征兆扑向了老人,速度之快几乎留下了一道残影。

    老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孙玉荣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看着近在咫尺的仇人,猛地抬起手,一只手伸向了老人的胳膊,他要把这条手给活生生撕下来!

    “哈哈哈!你……嗯?!”孙玉荣一把抓住了老人的胳膊,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好像手里捏着的不是人的手臂,而是坚硬的钢铁。

    老人面无表情看着他:“你说的很对……”

    背后,一道高大的血影缓缓浮现,几乎撑满了整个房间,一身战甲血气缭绕,微微低下头,俯视着孙玉荣。

    “时代确实变了。”

    “你!你是!”

    “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弄到了什么劳子基因药剂,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老人的面孔逐渐变得年轻,头发重新变得漆黑,与之前苍老的模样不同,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30多岁,正值壮年的中年男人。他缓缓抬起手,一只手抓住了孙玉荣的脖子,慢慢用力:“我已经在掌控者当中登顶,而你还在为了一点渺小的力量沾沾自喜,孙玉荣,十年过去了,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我说过,别打那孩子的主意!”

    “不,你不能杀我!白乘风!住手!”

    “我给过你机会,可惜,你没珍惜。”白乘风手掌用力,随着一声脆响,孙玉荣挣扎的手脚逐渐无力。

    “院长爷爷,刚刚什么声音啊?”门又被推开了,一个小男孩抱着抱枕走了进来,好奇的四处张望。

    重新变回那副模样的白乘风坐在书桌前,笑了笑:“没什么声音啊,倒是你小子,这么晚了还不睡,明天起床晚了爷爷揍你屁股啊!”

    “啊!我这就睡!爷爷晚安!”

    门又被关上了,白乘风摸了摸胡须,低头瞥了一眼藏在桌子底下尸体,冷哼一声。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疯狂视界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