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第一卷,起源 第五章 你是来拉屎的吧?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呃,你好,你继续,我们只是路过。”楚南干笑一声,试图活跃气氛。

    清洁工死死盯着他,口水混杂着血水流淌下来,弄得楚南头皮发麻。

    但最终似乎是因为他们是活人,有些遗憾地低下头继续吞吃尸体,只不过眼神格外依依不舍。

    “打扰了……”楚南和双脚直打哆嗦的杨伟快速走过,远离了这一间403,回到了自己的409号。楚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真踏马刺激,刚刚都觉的自己就要感受一下楚南の痛了。”

    杨伟听不懂这梗,不过也是心有余悸:“早说了不要进来,万一他扑上来,咱们这两个战五渣不就完蛋了?”

    楚南耸了耸肩:“也许。也有可能他看你肥美一点,放弃了我这个柴货呢?”

    杨伟冷笑:“我是被你坑进来的,我要是被扑倒,你丫也别想跑!”他杨伟从来不吃亏,大家有福不一定能同享,但既然有出生入死的交情,有难必需同当。

    楚南没有理会杨伟,找了一个一次性纸杯,从病房角落里的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温水,仰头灌了下去。干裂的嘴唇的干涩的喉咙得到了滋润,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杨伟拿了个杯子凑了过来,也开始接水:“我们应该怎么逃出去?我觉得还是应该报警好一些。”他念念不忘从这里逃走,尽管严格来说这是他的地盘。

    “谁知道。手机都不见了,更别提报警……何况你瞅这里这鸟样子,一个个神经病跟变异了似的,来的要是普通警察还指不定谁清理谁呢。就那个今天给咱送菜单那个,你看他那触手。”楚南摇摇头,“就算退一步来说,不考虑那么多,想要报警也得把手机给拿到手,你那手机在哪?在你办公室的桌子里,要去门诊楼顶层,那就是往贼窝里闯,堪称十死无生。”

    杨伟有点不爽,嚷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拿个主意出来啊!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

    “咱们要是等那些神经病的人数和咱持平,甚至是反超,那想逃出去更是难上加难了。”

    杨伟这话没有说错。人多才能吸引注意,人少是绝对不可能逃出去的。但问题是他们现在并不具备逃跑的能力,绝对是还没作妖就被按死了的那种。楚南更倾向于自己得到系统指引,拥有一定对抗医生的力量后再逃跑。大家都是超能力者,没道理说我打不过你,逃跑也跑不掉。如果连这样都跑不掉,那干脆自杀算了。

    “话是这么说,但咱们现在也急不来,你敢说自己现在能跑的起来?”楚南意味深长,“院长,你拉肚子拉的都虚了,应该多喝热水。”

    杨伟低头看看自己:“我怎么感觉你在内涵我?”

    “没有的事!”楚南笑眯眯地说。

    “随你的便,反正我提醒你一句,你就看那些疯子对待我们的态度就知道,在这里拖得越久,越有可能莫名其妙就死在这里了。最多一天,如果明天咱们好的差不多了你还是在这里等死,那我宁愿找别人一起合作,搏出一条生路。”杨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哼了一声。

    楚南算算时间,感觉明天的确差不多的样子:“那就明天下午吧。不过我又没有说我们现在就在这里一直喝水,缓解巴豆的毒素也是在自救。”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你来一杯,我来一杯,喝的胃里感觉撑了才停下来,只不过楚南脸色微微一变,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肚子,抬头看着杨伟,恰好对方此刻也看了过来。

    “……”此刻一切不在言中,不需要话语就能够理解对方。

    楚南和杨伟闷头冲进了厕所,各自找了一个隔间蹲了下来,紧接着就是天雷勾地火,就差李团长大喊一声开炮了。

    “肚子里头真的是干净了,现在净是水……”杨伟闷闷地说。

    楚南从鼻腔里拖出一个低沉漫长的“嗯”,不过随即他又苦中作乐说道:“不过到也有一点好事,你看,至少我们这里还有纸。”

    “呵呵。”杨伟干笑一声。

    这可真是大好事呢。

    就在这个时候,厕所的走廊忽然传来了推车车轮滚动的声音,还夹杂着沉重的脚步声向这边靠近,楚南一开始没想明白,这是什么声音,可是忽然他想起了之前在楼梯口的那辆清洁车。

    想明白之后,楚南脸都绿了,旁边隔间里杨伟还在没心没肺的问这是什么声音,可是显然,杨伟并不是蠢货,原来喋喋不休的他倒抽一口凉气,瞬间闭嘴了。

    此刻卫生间里安静的吓人,只有车轮在瓷砖上滚动的声音,在一点一点的靠近。楚南额头上直冒冷汗,不断地祈祷清洁车只是路过。

    但是现实永远和人的意愿相差甚远,清洁车停下了,就在厕所的门口。楚南咽了口吐沫,心脏剧烈跳动,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他能够清晰听见自己心跳声,急促有力,快的就像是两军阵前的战鼓。

    厕所依旧平静,清洁车停下了,但是脚步声并没有响起,就好像对方人间蒸发了一样。楚南和杨伟两人都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只是屏住呼吸,在这令人窒息的安静之中倾听。

    足足一分钟的时间过去了,仍旧没有任何声音,似乎对方就像是真的离开了一样,楚南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把隔间的门锁打开,然后轻轻把隔间的门推开一条缝,从门缝里向外窥视。

    出乎意料,他从门缝里看见了那辆清洁车,但确实没有看见那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神经病清洁工。

    楚南还是有点不放心,又把门缝稍微打开一点,仔细观察着。厕所的大门因为着急,他们并没有随手关上,因此想要看到外面的情况,并不是很难,但是清洁车旁边的确没有清洁工的身影。

    “嗯?离开了?”楚南有些困惑,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看情况,对方似乎真的已经离开了。

    楚南保险起见又观察了一分钟,这才长舒一口气,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身体瘫软着靠在水箱上,脑袋随意的后仰着,然后……

    他僵硬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左手边的隔板上面,居然有有一个鲜血淋漓,面带诡异笑容的脑袋探了过来,无声无息地注视着他!

    是那个清洁工!楚南脑袋嗡的一下炸了,他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没有声音?过来多久了?他想干什么?

    楚南身体往下躺平了一些,尽量让自己远离那个脑袋,一边尴尬的笑着:“那什么,你也是来拉屎的吧?”

    杨伟在旁边听到楚南说话,还以为外面那个清洁工已经走了,顿时大呼小叫起来,却不知道此时楚南正在和那个清洁工深情对视。

    清洁工不说话,直勾勾的盯着他,咧嘴笑着,如果不是那诡异的表情,贪婪的眼神,再加上一嘴被血迹染红的牙齿,以及牙缝里的肉沫,这画面看起来还是挺乐观阳光……个屁啊!

    没有得到楚南的回答,杨伟愣了一下:“你小子干啥呢?”但是随即他意识到了什么,之前楚南说的那句话……好像不是对他说的,可是这里除了他们两人,还有谁呢?顿时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上来。

    楚南和清洁工对视了很久,但是很快就有点虚了。不是他内心不坚定,实在是这清洁工这张脸有点惊悚,让人看的头皮发麻。

    老这么对视下去,也不是事,毕竟再这么拖下去,他可能又要干了。

    楚南硬着头皮拿纸擦了擦屁股,弯着腰提起裤子,弯着腰扭头按下冲水,弯着腰打开门,钻出门之后健步如飞,向着自己的病房冲了过去。

    一边跑,还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那个清洁工直接翻过了挡板,来到了他的隔间,再一次趴在了挡板上,看着杨伟的隔间……

    “这算什么?床下有人之厕所有眼?”楚南很快听到了杨伟的鬼哭狼嚎,紧接着一个200斤的胖子一边提裤子一边从卫生间冲了出来。

    楚南绕过了他,依旧看着厕所,清洁工呢?

    门打开了,清洁工慢吞吞走了出来,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怪笑两声,推着清洁车转头走向了拐角的清洁用的电梯,消失在了视野中。

    楚南松了口气,真特么吓人。

    “行了行了,人都走了,松手,别老扒拉我。等会儿,你身上这什么味道?”楚南随手拍了拍抓着自己手臂的杨伟,可是忽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臭味。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脸惊悚:“你不会又干了吧?”

    杨伟沉默了一下:“没有。”

    楚南松了口气,但是随即,杨伟小声地补充了一句:“估计马上就干了。”

    “???”楚南顿时后退了一步,“你丫离我远点,哇,你恶不恶心啊?”

    杨伟一听这话,顿时整个人都炸毛了:“说的好像你早上不是自然风干一样!50步笑100步,你要不要脸?”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疯狂视界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