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刀剑神域篇 第六章 暴打和加入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在决定了去低层级的楼层放松心情的亚丝娜和源风烈二人通过每层的转移通道,很快来到了位于艾恩葛朗特的第一层,初始镇。

    “烈君想要让我放松心情我能理解,但为什么要来第一层啊?”亚丝娜看着自己前方行走的源风烈不解的问着,“是来回忆被困在这个游戏的第一天吗?”

    【姆,真是的,还以为从来都只会嘴里花花的烈君终于开窍了。】

    【只是到处逛的算是什么约会啊?】

    【害我在旅馆出来前还特意打扮了一下。】

    正在笔直向自己目的地前进的源风烈并没有注意,也不会知道亚丝娜在想些什么。

    “咦?我只是想放松下心情到处逛逛。”终于看到目的地的源风烈头也不回的随口向亚丝娜解释着,事实上是在看到今天换了一身装备的亚丝娜之后紧张的不敢看她而已“说起来亚丝娜今天很漂亮啊,不过打怪的话这身裙子不会碍事吗?”

    在决定到低级楼层放松心情之后,作为男生的源风烈只是随意换上了一身在道具栏里一直吃灰,虽然长相不错,属性却一塌糊涂的黑色服装,而作为女性,又是听到源风烈玩笑似的说要约会后,亚丝娜却换上了一直偷偷攒钱买下的漂亮白色连衣裙。

    顺便一提,本来习惯早起的源风烈在酒馆等待到亚丝娜的时候,鼻血差点再次没骨气的流出来。

    洁白的连衣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亚丝娜前凸后翘的身材,盈盈一握的纤腰,以及比短裙略长的裙摆下露出的散发光芒的玉腿。不知道游戏中是否也有化妆道具,又或者是真实的色泽,水嫩的脸蛋上映着如同害羞一般的淡红,甚至连栗色的长发也用之前怪物掉落的发卡装饰固定在了微微发红的玲珑耳朵旁。

    “烈君,怎么突然就拉着我跑这么快啊。”亚丝娜正打算买一份食物充当早点,却被源风烈拉住手跑着。

    【这女人没有注意到那些家伙的眼神吗?再不跑我怕被那些牲口给生吃活剥了。】

    回过神的源风烈背后一凉,看着附近玩家看到向自己越来越近的亚丝娜,转向对自己喷火的嫉妒视线后,也来不及说什么对她的问候,急急忙忙拉着让他心颤的小手就跑向了转移石碑的方向。

    ......

    “游戏里切换装备也只是一瞬间的吧?”亚丝娜说着游戏里的常识,突然想到了自己今天的穿着,平日里练级时所穿的装备,虽然也是短裙,但并没有像今天所穿的这样薄薄一层,甚至连胸前的骄傲也会随着走路颤颤巍巍得荡漾。再想起被拉着奔跑时,偶尔停住脚步导致自己装在他身上,回头想要道歉或解释什么,却只是看了一眼就迅速捂着鼻子回头的源风烈的动作。

    “......你看到了吧?”亚丝娜忽然面色一变捂住了正摇摇欲坠傲然挺立的巨大,连耳朵根都红了的看着面前明显身体一颤的源风烈,“烈君~只是十岁就这么好色啊?”

    “才,才不是。”源风烈脚步一顿,逃也似的加速前进着。

    亚丝娜也不紧追,只是面色红润的遥遥跟在源风烈身后。

    【原来我的打扮并没有白费呢】

    “好色的烈君,胆子却这么小呢~”

    少女红润的脸蛋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像是偷吃到大米的小老鼠一样窃窃的坏笑着追赶着源风烈狼狈的身影。

    ......

    “到了。”终于冷静下来的源风烈盯着面前巨大的石碑向亚丝娜说道。

    “......剑士之碑?”喃喃自语的亚丝娜仿佛知晓了源风烈带她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迪尔贝尔先生吗?”

    “是的。”源风烈伸手摸着刚刚从两千多死亡玩家的名字中找到的靠后的名字。

    剑士之碑,不知道是茅场晶彦的恶趣味还是留给玩家缅怀的机会。原本只会记载每一层攻略成功的团队名字的剑士之碑,变成了记录死亡的真正的‘碑’。每一名玩家死亡之后,他所对应的游戏中的名字就会显现并记录在这面剑士之碑上,对应着玩家的死亡日期和原因。

    ‘迪亚贝尔,单手剑士’

    ‘2022年12月19日,死亡于狗头人领主的战斗中’

    “事实上我也正要跟你讲这件事。”看过迪亚贝尔名字后的源风烈转向了亚丝娜,石碑的阴影笼罩着他,只露出了源风烈明亮的眼眸。“之后的日子里,就得靠你自己去走了。”

    “亚丝娜。”

    ......

    “什......么?”亚丝娜还没有反应过来,“烈君,你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要你继续遇到我之前的生活。”源风烈冷酷的看着面前洁白衣裙美貌无双的少女,“你,跟不上我的脚步。”

    亚丝娜的身体僵住了,怎么几分钟前还好好的源风烈,忽然开始讲这些。

    “你知道为了教导你技巧,教给你游戏的常识,耽误了多少的进度吗?”源风烈冷酷的盯着僵住的少女,“我已经仁至义尽了不是吗?”

    “......”亚丝娜回想起来这三个月的经历沉默了。

    三个月里,即使是成长了一些的亚丝娜,也仍旧会犯十分低级的错误,甚至让二人陷入了多次的绝境。

    每一次都是面前这个嘴上花花的家伙挡在自己身前,明明嘴上说着要是陷入危险的话,绝对会以自己存活为优先,却一次次为自己而挡在怪物面前。

    她知道的,面前这个男人为什么会一直穿着最沉重的铠甲,她知道这个刚刚十岁比自己还小的男生其实也是害怕死亡的。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对方眼中也许是特殊的人,直到现在。

    一直嘴里花花的少年,突然展现了从未对她露出过的冰冷表情,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烈君,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亚丝娜感觉到了自己即将崩溃的内心,颤抖的问着,“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感到不喜,请给我改正的机会。”

    “你没有错。”男人否定了亚丝娜的自我怀疑,“只是你跟不上我的脚步。”

    “是我太弱了吗?”

    “也许弱的是我。”源风烈盯着自己举起手掌,“我没有办法说出,一边保护着还没有成长起来的你,一边去打败强大对手这种做不到的自大的话。”

    “......”【原来他所否定的是自己吗?】

    “而且,你也不可能一直在我的保护下能做出真正的成长不是吗?”源风烈并非如同表面上的冷静,只是亚丝娜并没有注意到他紧握在狼牙刀鞘上颤抖的手。

    “我知道了......”亚丝娜理解了源风烈的意思,在之前的三个月之中,可能是自己的原因,每一次战斗的时候,都会看到不少源风烈束手束脚的片段,原本也曾起过询问的心情,不过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也许没有这三个月的经历,才会比较好吧。】

    “所以我现在暂时要抛弃你。”源风烈打算结束这个话题的说着。

    “如果你要因为被我所抛弃而愤怒,就请努力变强,或许有一天你能重新的成为我的同伴,或是向我报复抛弃你的心情。”

    “现在的你其实很强,或许以后你会更强。”

    “总之,请认真活下去吧。”

    “亚丝娜。”

    ......

    源风烈离开了。

    在那个说要放弃自己的男人离开之后,亚丝娜才终于忍不住跪坐在地上,似哭似笑的喃喃自语。

    “真是个笨蛋啊,自顾自的抛弃同伴,又表示认可。”亚丝娜抬起头目光飘荡的看向源风烈之前的位置。

    “这样让我怎么可能会真的讨厌你啊。”

    “不认真讲出实话的混蛋。”

    “你也要认真的活下去啊,烈君。”

    “一定要,一定要通关。”

    “然后找到现实中的你。”

    “到时候就用你的后半生偿还我这一次的心情。”

    “说好了哦”

    ......

    “真是的,说谎真的是难为我了。”事实上并没有真的离开,绕了一圈静悄悄的再次转回来的源风烈看着这个被自己冷酷丢下的对于两世为人的他只能称作小姑娘的少女,不安的心情终于因为重新站立起来一脸坚定的亚丝娜而放松。

    原著中自己所喜欢的几个剧情人物机缘巧合和自己有了某些关联,甚至说实话源风烈也舍不得离开一起结伴了三个月的亚丝娜,但他也并没有忘记,有希姐还在等待他回去那个世界,所以为了顺利结束这个世界的剧情,源风烈不得不离开亚丝娜,让她顺利加入最近已经听到建立情报的学盟骑士团。

    “虽然不知道最后她说了什么,但看她最后的这个表情,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吧?”

    【接下来亚丝娜应该会加入到血盟骑士团里吧?】

    【这样下去就只剩下桐姥爷那一边了。】

    ......

    又是两个月过去,攻略组成功到达了第28层,源风烈在和亚丝娜分别之后,确实在阿尔戈那里收到了亚丝娜受到血盟骑士团团长希兹克利夫的邀请,加入了血盟骑士团参与第一线攻略,以‘快到看不见的剑尖’出名,获得了一线玩家共同认可的称号,‘闪光的亚丝娜’。

    顺便一提,在亚丝娜重新以血盟骑士团成员的身份,进入攻略组之后,源风烈的情报也被广大一线玩家所知,尤其是知晓亚丝娜实力的血盟骑士团对她所提供的情报更是无条件相信。闪光的亚丝娜之师,魔眼的骑士,这也是阿戈尔那一次所带来的情报。

    “啧啧啧。”带着老鼠须子般面部装饰的阿尔戈正在看着面前这个在第一层被打通之后就消失了的黑发剑士,“所以‘封弊者’其实是隐藏自己,加入了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团体吗?”

    “你要是这么说也完全没问题。”桐姥爷点了杯在加入月夜的黑猫团之后便再也消费不起的昂贵饮料推向阿尔戈,“挖苦的话请之后再说。”

    “啧,真是无情。”阿尔戈也明白桐人的意思,娇小的左手轻轻一挥,被分享了情报的桐人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还真是麻烦你了,特意找出来适合新手的练级点。”

    在消失了五个月之后的桐人突然找到了许久不联络的阿尔戈,以不小数目的柯尔拜托她打听适合新手的练级区,为的自然是月夜的黑猫团那个他现在所身在的公会,即使是锻炼了五个月,成长了一些的小团体依旧和攻略组那种技术级别差很远,目前他们所在在的第20层,桐人并没有比较简单的练级区域,就那么随随便便把小团体带进去是很危险的,所以才找到了躲了很久的阿尔戈。

    “报酬的话先不必。”拒绝交易请求的阿尔戈喝着昂贵的饮料,露出了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某位十分维护我的小哥,正打算找你算算账呢~”

    “诶??”

    还没明白阿尔戈的意思,桐人就感觉到了自己被某中庞大的阴影所笼罩。

    “好久不见啊,桐人。”

    ......

    艾恩葛朗特第二十层某城镇外。

    “砰”

    “碰碰”

    “呼,顺心了。”充满肌肉感的健硕身影不停的在对黑发的剑士拳打脚踢着,因为在安全区无法造成伤害,所以在桐人的妥协之下,二人在这片没什么玩家的地方展开了决斗。

    相比桐人的全神贯注,源风烈就在他的眼前卸掉了所以防御的装备以及狼牙,仅仅用着只有钝器攻击力的拳头向着桐人挥舞。

    “你这家伙,知不知道小爷我跟你们不一样,切到一刀可是很疼的啊!”源风烈一边像踢足球一样将桐人踢来踢去,一边怒吼着这么做的原因。作为肉体穿越过来刀剑神域的世界,源风烈并不像这些玩家一样,他的痛感完全没有被削弱,被任何东西所击中,都会原原本本的反应出真实世界的痛感,不过好处也是有的,比如说对痛觉的敏锐会让身体反应比普通玩家敏捷好几倍,对力道的控制也会更强。

    “嘶。”桐人面对卸下装备的源风烈在平等的条件下却完全不是对手,仅仅几下就被奇怪的技术放翻在地,随后就是如同雨水一样的拳头和踢击,“你这家伙,现实里也是怪物吧?”

    “那我不知道,反正你的格斗挺弱的。”

    拳打脚踢的声音维持了一个小时才逐渐停止,远远传开的闷响,甚至吓跑了几个低级的玩家,源风烈在后面才知道自己留下了二十层有强大肌肉怪物的传说。

    停下了不断落在桐人身上的拳脚,源风烈气喘吁吁的躺在了他的对面。

    “被捅一刀的仇我报完了。”源风烈如是讲着,而被来来回回暴揍了一个小时的桐人则瞄着自己仅下降一小半的血条弹了弹自己的黑色风衣,“就只是这样?”

    不携带任何武器的拳头对相差源风烈等级不多的桐人来说,其实只是挠痒痒,作为痛觉被削弱的玩家,被揍一顿,甚至被刀砍到也不过是被针扎一下的感觉。

    “不然呢?我又不是不知道你那么做的原因。”源风烈起身对桐人伸出了手,桐人也顺势起了身。“稍微揍你一顿,这事就算过了。”

    ......

    回到酒馆的二人却发现也许是心虚的原因,阿尔戈早就溜了。

    “怪不得阿尔戈不收报酬,原来是要坑我。”被揍了一个小时,多少有点精疲力竭的桐人摊在了椅子上,“没想到你连绝对遵守情报商人准则的阿尔戈都收买了,风烈君。”

    “那倒不至于,阿尔戈只是回报我之前在玩家面前的维护,还人情而已。”源风烈点了两杯之前桐人给阿尔戈点过的酒水,猛地喝了一大口畅爽着说道,“活过来了,我也不过是让她和你交易的时候带上我而已。”

    “切。”

    “说起来亚丝娜小姐没有和你一起吗?”桐人一边想着下次就让阿尔戈好看,一边疑惑为什么亚丝娜没有在源风烈身边。

    “亚丝娜她啊,去了前线。”源风烈稍微有些低沉。离开前线许久的桐人,还不知道亚丝娜加入了血盟骑士团,进入了第一线的攻略组这个消息。

    “听阿尔戈说,你是加入了一个全部是新手的小公会吧?”源风烈开始讲出这一次来的目的,并非仅仅是为了过来揍桐姥爷一顿。“如果你对自己的伙伴不坦诚的话,也许会害死他们也不一定呢。”

    “......”只是一句话,桐人就陷入了沉默,即使和敬太他们混了两个月的桐人,也依旧比常人要孤僻一些,他还在犹豫是否将自己的情报真实的透露给好不容易想要接纳自己的同伴。

    “你不去试一下,怎么知道对方是否真的会接受你呢?”

    “我这个被称作‘封弊者’的肮脏家伙,真的能拥有‘同伴’这种东西吗?”桐人趴在了桌子上,有些自爆自弃,说白了其实就是对自己的不自信,他并不认为知道自己的所做所为之后,除了面前这个知根知底的家伙,还会有别的人来接受自己。

    “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源风烈喝光了自己杯子中的酒水,面露严肃的看向桐人,“当断则断,你这样半吊子的隐瞒,才会真真正正的害死你所珍视的家伙。”

    ......

    在酒馆内心挣扎了许久的桐人依旧没有得出结论,看不下去的源风烈直接拉着他走向了阿尔戈情报中的月夜的黑猫团的据点旅馆。

    “桐人君,你回来了啊?”沉思着被拉着走的桐人忽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回过神来才发现面前这个纤弱的女性单手剑士,“是...我回来了,幸。”

    “这位是?”幸看着抓着自己救命恩人兼师傅的,有着宽广肩部,露出着充满肌肉感上半身的......少年?

    “他是我以前的同伴。”源风烈放开了抓着桐人的手,看着和原著中一样,有着泪痣,透露出文静甚至到了柔弱感觉的少女,“我是来感谢最近照顾他不少的你们而来的。”

    ......

    月夜的黑猫团到达第20层后所租赁的旅店房间中,五个明显较为青涩的玩家团在一起,看着源风烈面前规规矩矩严谨好似小学生的桐人疑惑着。

    “那......那个......”五人中明显作为头目的敬太吞了一口口水,对着面前仅仅是坐着也能感觉到巨大压迫感的身影开始自己的发言。

    “我在这个游戏中的名字叫做RHION。”

    敬太流出冷汗作出了意想不到的表情,原因则是原本处于神游天外状态的源风烈打断了他的发言,一边取出装备一边开始了对自己的介绍。

    “等级是55级,擅长的武器是速度型单手刀‘狼牙’。”抽出狼牙的源风烈瞬间出现在了敬太的身后,

    “现实名字的话,和桐人一样叫我风烈就好。”

    敬太已经不只是流出冷汗了,他已经被眼前闪过凌厉刀和消失不见又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声音吓得呆滞了。

    桐人看着一边发呆一边流着冷汗的敬太皱了皱眉,打断了结束自我介绍。

    “风烈君,你吓到他们了”

    “是吗是吗,不好意思。”打着哈哈,源风烈收回了狼牙,重新在座位上坐好。

    “如你之前听到的一样。”

    “请让我加入你们。”

    ......

    {本书作者在纵横中文网上传的所有章节

    想要阅读最新章节,请到纵横中文网观看

    顺便求收藏,求关注,求月票,求打赏。

    }

    本书基本上是免费

    所以为何不来作者发布的源网地址来看

    还能对作者做一些支持

    望读者们多多支持本人

    如之前所说

    尽量每天更新5000字以上,

    读者的支持,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

    最后还是希望多多关注

    多多支持

    有月票的来几张月票

    每月票的多多收藏~~~~~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虚空辰海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