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刀剑神域篇 第四章 胜利和猜忌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缓缓推开的石质大门代表着第一次艾恩葛朗特BOOS攻略战的正式开始。

    “咕嘟......”

    显露出的石门背后的场景让某些胆子略小的家伙发出了吞咽口水的声音。

    绘着奇异条纹的地板一直延向黑暗中的远方,而黑暗中则是如同鬼火般漂浮的事物。

    “那个是?”

    一个胆子稍微大一些的队员好奇前进了一步。

    “轰”

    这是石门瞬间关闭的巨响,随后而来的却是整个房间的色彩瞬间变得明亮。

    【这也就代表着......】

    “吼!噢噢噢噢!!!”巨大的身影从远处逐渐消散的阴影处划过弧线,坠落在攻略队伍正前方的迪亚贝尔身前不远。

    {狗头人领主}

    红色的代表敌对生物图标的名称显露在巨大阴影的头顶。随之而来的还有身影一侧一条一条缓慢浮现的四条绿色HP。

    “按照计划。”

    “全员,进攻!”

    艾恩葛朗特第一层BOOS攻略战。

    开始。

    ......

    “呐,风烈君。”享用了源风烈贿赂所提供的高价美食之后,端着一杯果汁的亚丝娜问着身前化悲愤为食欲,正在凶残进食的源风烈。

    “你不会不安吗?对于这次的攻略战。”

    凶残进食的源风烈猛地灌了几口酒水,仓促咽下嘴中的食物后才对着面前明显有些奇怪的亚丝娜回答。

    “害怕吗?我当然会害怕。”

    “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很怕死的。”源风烈一边灌着酒水防止自己被噎死,一边含糊不清的对亚丝娜说着。“除了神经病,没有人会不害怕死亡吧?”

    源风烈回想起有希姐在自己面前濒死时,自己的无力和愧疚,以及获取力量正面对抗风间侍郎,以小手段诱使对方上钩最终获取胜利的那一战。

    【当时我怕的都要逃走了呢。】源风烈想起被风间侍郎强大杀气所震撼的后怕。

    【但为了保护我所爱的人,我绝对不会再后退半步】

    “不过啊,以后你就会发现。”

    “当你所信赖,或是拼了命也要保护的人在身边时。”

    “你能战胜一切的恐惧。”

    ......

    巨大的怪物,强大体型所带来的压迫感,握住细剑的手却在不挺颤抖。

    【我真的能打败这种家伙吗?】亚丝娜不由得在心底里发起了对自己实力的质疑。

    “亚丝娜!你在发什么愣?”闪烁着光辉的铠甲男性嘴里怒骂着,挡开了本应是他们迎战的狗头人领主的亲卫队怪物。

    “风烈......君......”回过神来的亚丝娜下意识的抽出了细剑,两个月来不停厮杀锻炼出来的身体本能让她迅速的接替了桐人的位置。

    “放轻松亚丝娜,你要克服你的恐惧!”被亲卫队怪物连续三下打出硬直的亚丝娜被源风烈接替了位置。

    【是啊,我的身边,也已经出现了我所能信赖的人了。】

    【不再是独自战斗的我......】

    【一定可以的!】

    再次被接替位置的源风烈看着重新拥有了自信光芒的亚丝娜不由自主的痴了一瞬。

    【这才是我所喜爱的那个角色。】

    【那个号称着闪光的亚丝娜。】

    ......

    “A队C队,切换!”迪亚贝尔沉着的指挥着,“来了!挡住它B队!”

    “铠之犀,不要让狗头人亲卫队靠近我们!”

    “了解。”

    源风烈和其他的几队是负责外围牵制狗头人亲卫队的的战力,作为被BOOS召唤的附属怪物,狗头人亲卫队即使死亡也是可以被狗头人领主重新召唤的。

    “亚丝娜,切换。”桐姥爷击飞了分给他们小队的狗头人亲卫队后撤了回来。

    “了解。”亚丝娜快速的接替了桐人的位置,“线性攻击”

    闪耀着光芒的一击狠狠切在了狗头人亲卫队的腹部,接着的是几下快速的连续普通攻击。

    “流星!”

    化作星芒般的细剑瞬间击中了狗头人亲卫队的身上并将其击飞。

    “没想到亚丝娜小姐的连携技能学习的这么快。”桐姥爷一边回复着自己的SP,一边和源风烈交流着。

    “风烈君,切换。”

    “了解。”

    “亚丝娜,她也是很努力的。”回了桐姥爷一句之后,源风烈拔出了狼牙。

    “瞬身·居合”

    出现在亲卫队身后的源风烈强烈的斩击力度阻击了狗头人亲卫队的飞行路线。随手也补上了几记普通斩击。

    收刀入鞘的源风烈蓄力,又猛地拔出狼牙发出一道不同之前斩击。

    “断水”

    狼牙划过处于僵直状态的狗头人亲卫队的身体速度并不快,但在源风烈重新收刀入鞘的清脆声响起。

    “磕。”

    狗头人亲卫队的下半身便化为了光点消失,只留下了坠向地面的上半身。

    这是来到这个世界后,依靠SP(体力)回复的速度,和被纲手训练出来的查克拉掌控的精准,源风烈成功研究出了将水遁忍术·水刀附加在刀刃上的刀术:断水。

    “这是,断肢效果?”桐人不由得想起了SAO中所存在的设定,生物的任何肢体都是可以被切断的,切断之后必须整整度过三分钟才能恢复。

    但断肢效果触发的要求很高,必须要高于作用者防御力的等级,且切割时一瞬间的纯力量数值要高于对方,才能触发断肢的效果,而断肢效果出现在头部或是颈部,就会再次引发致死效果。桐人不由得开始羡慕源风烈,在这么低的等级就能获取到足以触发断肢效果的武器,然而他想不到的却是,狼牙是源风烈所自制的的武器。至于平原狼牙会增加武器锋锐的效果,并没有被曾经知晓这个情报的铁匠玩家所透露出来,原因是那人没有来得及在开服的第一天进入SAO,不过也是一件祸兮福兮的事情吧。

    ......

    此时的迪亚贝尔是兴奋的,因为BOOS的血量已经达到了最后的一条红色血量。迪亚贝尔也是紧张的,因为他要抢夺BOOS最后一击的战利品。

    “和情报上说的一模一样呢。”牙王不同于之前的阴沉,在BOOS攻略的战斗中表现了他作为第一线玩家的实力。

    狗头人领主在牙王说出那句话之前便已经抛弃了手中的武器。

    “退下。”目光中闪烁着激动的迪亚贝尔从后排的指挥位置冲向了狗头人领主。

    ......

    因为源风烈斩断了狗头人亲卫队的下肢,起码在三分钟之内无事可做的桐人和源风烈看向了狗头人领主的方向。

    “奇怪。”桐姥爷有些疑惑,“这个时候应该全队一起进攻才对。”

    “终于来了吗?”不同于疑惑的桐姥爷,收刀入鞘的源风烈加速的啃食着手中回复SP的食物。

    ......

    迪亚贝尔右手举着闪烁着光芒的单手剑在蓄力,却也发现了不对。

    “为什么不是伸手去拿腰间的弯刀?”迪亚贝尔处于进退两难的姿态,“来不及了。”

    “和封测时候不一样,不是弯刀而是野太刀?”桐人面露惊色,向着迪亚贝尔的方向大喊,“不对劲!大家全力后跳!”

    听到警告声的牙王扭头,迪亚贝尔却已经被系统控制了剑技,冲了出去。

    已经晚了。

    在摸到身后的野太刀之后,只是一瞬间,狗头人领主的巨大身影化作幻影般在屋顶的石柱间来回跳跃。

    “轰”

    “呃啊!”胸口上多了一条巨大伤口的迪亚贝尔被狠狠的击飞了。

    “吼!噢噢噢噢!!!”

    击飞了迪亚贝尔的狗头人领主敏捷的跳入了牙王所在的小队中心,发出了巨大的吼声。

    “为什么?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攻击?”而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的迪亚贝尔则是被赶上的桐人所接住,看着不断迪亚贝尔不断下降的血条,疑问噎在了喉咙之中,桐人只来得及掏出血瓶放到迪亚贝尔的嘴边。

    “来不及的”濒死的迪亚贝尔无法做出过大的动作,只是用手推开了桐人的药剂。

    “你知道的吧,最后一击的奖励。”迪亚贝尔露出了奇异的微笑,“如果你也是是封测玩家,一定知道最后一击所会引发的情况吧?”

    “你也是封测玩家吗?”

    “争抢,互相猜忌......”桐人的眼睛陷入了发丝的阴影中,这是每个游戏,甚至连SAO封测期间都不可避免发生的事情。桐人甚至不用回忆都可以说出超过十指之数的,因为最终一击所获得的珍贵道具,最后分崩离析,甚至互相仇视的队伍的事件。

    “在这个......死亡游戏里......好不容易大家才终于团结起来......”

    “也许......我的死亡也能为其他人敲响警钟......”迪亚贝尔的血条终于将至了冰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握住了桐人的手,“为了剩下的大家......”

    随着镜子破碎的声音响起,迪亚贝尔的身躯在桐人的怀中化为光点消散,只留下依旧维持着怀抱的姿势的沉默的桐人。

    “我要......怎么做......”

    ......

    “啧。”并不着急进攻的源风烈反而是跟着桐姥爷来到了迪亚贝尔身边,二人的对话他完完全全的听在了耳中。

    “原来如此吗?”源风烈为自己曾经所下达的冷酷决定所羞愧,“我居然......任凭一位有着信念的骑士在我眼前死去......”

    剧情再次发生了微小的改变,阴差阳错的,因为即时赶到的桐人,迪亚贝尔才来得及真正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在源风烈沉浸在懊悔中的时候。

    “风烈君。”桐人慢慢站了起来,目光坚韧的望向狗头人领主的方向,源风烈也因为桐人的气息在改变而惊醒。“为了迪亚贝尔......以及剩下的大家......”

    “我要抢夺到BOOS的。”

    “最后一击。”

    ......

    “迪亚贝尔......怎么会......”

    再次被狗头人领主击飞的牙王才来的及看向迪亚贝尔的方向,只不过看到的只有正在消散的光芒,和仿佛换了个人一样,缓慢站起身的桐人。

    “想清楚了?”明白了桐人意思的源风烈抚住了狼牙的刀鞘。“一旦你走出这一步,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开始吧。”

    ......

    失去了领导者的攻略队伍毫无疑问成为了一盘散沙,本来就并非经常见面的各个小队之间更别提会有什么默契,不会误伤自己人就是万幸了。

    在这种失去指挥,又没有情报的情况下,即使是活跃在一线的玩家们也只能勉强的苟延残喘着。

    “这样下去不行。”趁着自己队伍所属的狗头人亲卫队还没有从断肢效果的状态中回复,角落中的亚丝娜盯着即使只剩不到五分之一红血状态的狗头人领主依旧将众玩家打得到处乱窜,偶尔反击的伤害也仅仅只是抵消了狗头人领主的回复速度。

    “后退,准备切换。”沉着的声音传到了一众玩家的耳中。

    正在思考的亚丝娜和正在逃窜艾基尔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正是将狼牙连鞘从腰间取下的源风烈。

    “解除装备。”

    源风烈解除了身上所披的铠甲,只剩下一条替换的宽松长裤,因为如果要使用那一招的话,是绝对要保证自己的敏捷的。

    “风烈君?”亚丝娜只见过几次为了锻炼,才会将铠甲完全脱掉源风烈的肉体。

    “铠之犀?”艾基尔不解,这个时候切换是为了什么?只是一个人来替换整个攻略的队伍吗?

    “音速冲击!”

    目光被源风烈的声音所吸引的艾基尔没有注意到已经将要到达自己身边的黑发剑士举起了散发技能光芒的单手剑,只是一瞬间便突进到了狗头人领主的身边。

    “就是现在。”

    在桐姥爷成功在狗头人领主身上刺出代表造成伤害的伤痕之后,源风烈消失了。

    “瞬身·断水·飞燕式”

    正惊讶源风烈消失的身影的亚丝娜和艾基尔只觉看到了一道光轮的影子闪过。

    如同光轮般旋转着的五道闪光瞬间笼罩了狗头人领主的身影。

    脖子,心脏,右臂,肾脏,左腿。

    每一刀伤痕都攻破了狗头人领主的防御,在它身上留下了巨大的伤口,举着野太刀的右臂和脖子差点被直接斩断,而心脏和肾脏处则伴随着瞬间暴跌的血条猛烈的喷涌着破碎的光效,右腿甚至直接断裂。即使是BOOS的级别,却没有护甲以及无视断肢效果的狗头人领主并不能抵挡附加了‘断水’后狼牙的锋锐程度。

    “交给你了,桐人。”

    维持着瞬间突进后的姿态,源风烈勉强做出了收刀入鞘的动作后便斜斜的摔倒在地。一击‘断水’就足以消耗源风烈全部的体力,瞬间使用了五次附带瞬身的‘断水’的代价就是,源风烈直接陷入了完全脱力的状态,并且在不使用任何手段的情况下,三十分钟内完全无法做出任何行动。

    “ok。”

    在足以震惊在场所有玩家的幻影般的五次连击过后,接替了仇恨值的桐人看向了剩余HP量少到没有显示的狗头人领主。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留手的了。”

    “竖斩”发着光的单手剑劈向狗头人领主断裂一半的右臂。

    “斜斩”在下劈结束的一刹那,单手剑上的光辉重新闪耀,斜斜的向右上方向划去。

    “水平斩”这单手剑达到脖子高度位置时,中断斜斩,进行了从左向右斩首一般的剑技。

    “爪击。”

    狗头人领主完全接下了最后的三剑连击,血条全部化为黑色,巨大的BOOS身躯也逐渐开始支离破碎的化作光点般消失。

    “结束了。”

    “噢噢噢!!!!!”

    ......

    “风烈君......终于结束了......”赶到了源风烈身边的亚丝娜强撑的精神一送,趴倒在了暴露着充满肌肉的健硕上身的源风烈的身上。

    源风烈感受着不再被铠甲所抵挡的温软,一时间连正在灌回复药水的手也僵住了。

    “你再这样下去我可害怕我忍不住去追求你啊,亚丝娜。”源风烈慌乱的口花花着。

    【桐姥爷,这可不是我想撬你墙角啊。】

    “噗呲。”胜利的喜悦冲淡了亚丝娜目睹迪亚贝尔死亡的恐惧,反倒被这个时候还口花花的源风烈逗笑了,“如果是风烈君的话我可以认真考虑一下哦。”

    ......

    第一层BOOS的房间,欢呼整整持续了五分钟。

    死亡游戏,两个月的毫无突破,在这个值得庆祝的胜利时刻的到来之前,对SAO中的众多玩家难以想象的造成了巨大的心理负担。

    这个时候,一线的玩家才能自豪得说自己真正的走在了通关游戏的道路上。

    “真是漂亮的剑技。”艾基尔离开了自己队友的身边,来到源风烈的队伍赞叹道,他在这个BOOS的房间中,是第一次看到源风烈那不似为正常玩家的神奇刀术,以及桐人那种将所学技能整合的连续技。

    ......

    庆祝的时间是欢快却又短暂的,在众玩家的欢呼声过后,却有人开始破坏这个气氛。

    “不对吧?”一直没有加入庆祝中的圆锤刺猬头开始发出不满的声音,“在死了人的情况下还在做这种庆祝,不对的吧?”

    原本在狗头人领主化作碎片般消失后,松懈下来累到在地的牙王突然发出着不满猛地站了起来。

    “什么啊?这家伙。”

    “只是几分钟你们就忘记了刚刚是死过人了吗?!!”在牙王发出的不满声中,一众玩家忽然是想起了什么,一个个陷入了沉默。

    “迪亚贝尔他啊,可是组织我们了的人啊。”

    “但为什么......为什么对他见死不救啊???”牙王手指着桐人喊叫着。

    “我亲眼看到了!”

    “在那个黑发的单手剑士抱着迪亚贝尔的时候,那个盔甲怪男仿佛在说些什么。”

    “为什么会对他见死不救啊?是故意的吗你这混蛋!”

    在给予BOOS最终一击之后,桐人连系统提示了获得了什么的消息都不顾,只是失神落魄的走回了源风烈的身边。

    在一连串的质问声中,桐人才被牙王一连串的质问声惊醒。

    “......”桐人只是沉默,当时的他确实是有能力去救下迪尔贝尔,但对BOOS技能的迟疑,以及心中微小自私,才导致了他没有来的及救援。

    “还有那个盔甲怪男!”牙王如同疯魔一样指责着桐人和源风烈。

    “还有明显是知道BOOS技能的那个黑发小鬼。”

    “和有那么厉害的技能的却不去救迪尔贝尔的铠甲男。”

    “确实,迪亚贝尔并不是一瞬间死去的,应该是有使用回复药水的时间的。”

    “那个黑发单手剑的小鬼不会是封测玩家吧?”

    “还是说他们全部都是封测者?”

    “知道准确情报而故意隐瞒吗?”

    人群中的疑惑声不断变大,谁也不能忍受自己的队友会对自己的后背捅刀子。

    不善于和人争吵的桐人和亚丝娜想说什么却又如同被什么噎住一样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虚空辰海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