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初至火影卷 第五章 死亡和犀甲巨牛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日向和犬冢小队所在位置,是木叶隐村距离汤之国国境线六个小时路程的巨大森林中。

    “源风烈还有一分钟到达我方区域。”日向火门同小队成员传达着大概的位置。“敌方还有三分钟。”

    “起爆符已布置完毕”

    “陷阱已布置完毕”

    “其余人员已就位”

    “很好。”

    ......

    随着越来越接近木叶村,源风烈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浓厚。

    “停下。”波风水门发出了警示。“前方有除我们路过外的痕迹。”

    “发出信号弹。”随着日向火门下达指令,木叶标志性的信号弹升上了天空。

    “是援军。”源风烈安耐住不安,向援军方向会合。

    “风间大人,是木叶的信号弹。”云隐十人小队中一人报告道。

    “岂可修!”循着队员的目光看到木叶信号弹的风间侍郎怒骂一声,“都到了这种程度,不管木叶来了多少人,都拦不住我!”

    “给我,前进!”

    ......

    当和木叶援军小队会合的时候,越来越不安的源风烈就呆滞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真希姐?!”

    【难道说这种奇怪的不安感是出在这里?】

    双方会合,波风水门代替本应该是接受任务成为队长的源风烈,向日向火门和犬冢野讲解了敌方的大致情报。

    “加上忍四人共十人的小队吗?”犬冢野吸了口冷气,“局势很不利啊。”

    以木叶的战斗力标准来说,名门的忍者同等级之内对抗其他村的忍者,一对一基本上会赢的毫无悬念,但一对二基本上很难。

    “我们三人应该能牵制住两位上忍。”

    这是波风水门的说辞,然而两位上忍并不打算相信。“三个还没从学校毕业的小家伙还是退后点吧。”犬冢野虽然有些苦涩,却依旧大笑了一声,“我们木叶还没到让没毕业的小孩子上战场的地步!”

    ......

    “真希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源风烈刚一露头便被源真希紧紧抱住。

    “你才是!”真希红了眼眶,“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嘛?明明还只是个没毕业的小孩子,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是,是,是。”源风烈一看从没在他面前软弱过的真希姐红了眼眶,直接没了主见,只会点头再点头。

    “我不管你的实力到了什么地步。”真希抱着源风烈的手越来越紧,“只要你还是小孩子,就只有我护着你的份!”

    紧抱了源风烈一会,源真希才缓过来,和他大致交流了下情报,源风烈这才知道真希姐是猿飞日斩特意任命到救援队伍中的。

    【来不及思考三代那家伙这么做的意义了。】

    【两个搜索型上忍,五个中忍,再加上我们三个没毕业的。】

    【胜算便大了,起码生存下来的几率变大了。】

    ......

    “真是感人的场景呢小鬼。”讨厌的声音打断了源风烈的思绪,“我记得她是你的养母还是姐姐来着?”

    “不过不重要了。”

    “反正你们很快都会死。”

    日向小队和犬冢小队在风间侍郎到达这里之前便做好了战斗准备。

    然而......

    “那个人的查克拉给我的感觉,变了???”日向火门疑惑的出声。

    “汪!”

    “气味也变了。”犬冢野也转为严肃的说道。

    【气势不对,这人是认真了吗?之前只是猫戏老鼠吗?】

    对峙的途中,其他云隐忍者也相继从森林中赶到。

    “哼,十对十。”风间侍郎冷笑一声,揭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黝黑的古铜色胸膛,原来只是衣服看着显瘦,实际上这人肌肉极其发达。“很公平啊,不是吗?!!”

    全然不理会日向火门和犬冢野,风间侍郎直愣愣的冲向了被气势惊到,下意识挡在源真希面前的源风烈。

    “被没毕业的七岁小孩戏弄的仇。”

    “就拿你的命来抵吧!”

    “地狱突刺·四本贯手”

    【!!!】

    【这是三代雷影的???】

    “土遁·土流壁!”源风烈下意识的使用出了土遁的防御性忍术。

    “土遁·土流壁!”

    “土遁·土流壁!”而且直接连续使用了三次。

    “呲!”的声音响了两次,第三次虽然只是穿透了一个指尖,仍旧吓得源风烈一身冷汗。

    他从知晓这个世界是火影忍者的世界之后,就不再是一个小白了,某些秘术他甚至知道的比三代还要多。

    【好险好险】

    【这不是三代雷影的地狱突刺吗,怎么随便来个人就会用。】

    “啧,居然被你挡下来了。”风间侍郎一边抽出手臂一边发出了疑惑。“还从来没有人看过我使用出这招传自三代雷影大人的秘术。”

    “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在这种情况毫不犹豫使用三道土遁。”

    “土遁·土流壁”X3

    源风烈没有理会风间的疑惑,只是不停结着土遁忍术的印。

    【抱歉啊,真希姐。】

    【我害怕死亡是因为害怕回不去那个世界,见不到我所爱的那个人。】

    【但现在我更害怕失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我只是怕死而已。”源风烈回过头来回答了风间侍郎的疑问。环顾四周,除了真希以外的六名木叶中忍忍和波风水门、玖辛奈分别牵制住了云隐一名上忍和上忍以外的所有云隐,而日向和犬冢两位队长则缠上了云隐的两位上忍。

    战力评估其实错误了,并非哪一边有多大优势,而是双方持平了,硬要说的话,反而是木叶这边劣势一些,因为木叶这方少了一个中忍的战力。

    源风烈不顾真希的反对,再次使用三次土流壁强行困住了她。除非源风烈自己解除,或者死亡,否则以源风烈这七年所了解的真希的实力,一时半会是绝对出不来的。

    【所以在下一波援军到来之前,暂时只能靠自己了。】

    “让我看看你这条小老鼠到底还有什么化险为夷的能耐。”

    “那你可睁大眼睛给我看清楚啰!”

    “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吧。”风间侍郎摆出了刚才的架势,“身为忍者,居然久违的感到了热血。”

    “看来我也要成为一个不合格的忍者了。”

    “地狱突刺·四本贯手”

    风间侍郎如同化作了雷光般冲向源风烈,源风烈很清楚这是个什么样的忍术,不过他也早有准备。

    “土遁·土流城壁”

    在风间侍郎即将冲到源风烈身前数米的刹那,一道厚重的土墙升了起来,隔绝了二人的视线。

    “嗯?”源风烈等了两秒,却没等来想要听到的声音。“不对劲......”

    “哧”

    伴随一个细小的声音,源风烈猛地回过头,却看到了即将让他后悔一生的场景。

    【真希姐......?】

    保护且困住源真希的三重土流壁如同纸糊的一般被风间侍郎所撕开。

    “这个好像是你所最珍视的人啊。”

    【来不及......来不及......来不及?!】

    风间侍郎的指尖,已经穿透了跪坐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的源真希腹部衣服。

    “不......要......”

    “噗呲”

    肉体被什么所割裂的声音是那么清晰的传入了源风烈的脑海中,他呆滞了。

    【小风烈以后就是我的宝宝了哦~】

    【如果叫妈妈的话总感觉好害羞啊。】

    【小风烈以后就叫我姐姐吧~】

    【姐姐会保护你,一直保护你。】

    七年的时间,真希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每一言每一语都深刻的记在风烈的脑海之中。

    从一开始的收养,一开始的手忙脚乱,一开始没有母乳到处寻找代替品,到后来慢慢姐弟相称,没有血缘的亲情却比有血缘的亲人更加难以割舍,到后来知道这个世界的危险,到他的害怕,一直相互鼓励相互依靠得快乐生活的时光。

    【就这么结束了吗?】

    “不好意思,我骗你的。”风间侍郎恶劣的笑容浮现,如同小丑,又如同恶魔,但源风烈的目光只是呆滞的盯着他手中随着大笑不停摇摆的真希。

    “切,这么脆弱吗,果然还只是一个小屁孩。”风间侍郎笑够了,“真无聊,想要就还给你好了。”

    “砰”

    这是肉体相撞的声音,重物撞击,使源风烈向后倒了一下又站稳。回过神来,怀里是正在体温转向冰凉的

    源真希,好似亲人的低语般喃喃着。

    “小烈......活下去......”

    “是我,害了你。”

    【如果没有强行禁固真希姐,是不是就不会害死她。】

    【如果我早点反应过来,忍者就是这么一种狡猾的使用卑鄙战术的东西,是不是能早点赶到。】

    “够尽兴了。”风间侍郎走了过来,他知道面前这孩子已经失去了战斗的意志。“让我结束你的闹剧吧。”

    【要结束了吗,也好。】

    携带着雷光的手臂刺穿了源风烈的胸膛。

    ......

    【金色的光】

    【好耀眼,又好温暖】

    【只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哦,我死了啊】

    “你还活着。”一个声音出现在源风烈的脑海中。

    【死了也会幻听吗?】

    “不是幻听。”平淡的声音好像多出了几分无奈。

    【不是幻听的话,你是谁?】

    “我?只是一个忘记自己名字的堕落者。”

    【堕落者?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你再这样继续下去,就真的死掉了。”

    【死了又如何?】

    “你不想救回你的真希姐吗?”

    【你是说救回?】

    冯烈的眼中焕发了生机。

    “现在的她的生命能量还没消散,也就是说还有得救。就算是死亡,你是否忘记了秽土转生和轮回眼?”

    第一次经历亲人死在眼前对于冯烈的冲击实在太过巨大,甚至让他失去了理智,忘记了这不是他前世的世界,是有着秽土转生和轮回天生的神奇禁术的世界。

    【你要我怎么做?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冷静下来的冯烈问道,生平一直信奉等价交换的他很快明白对方也是有求于他。

    “呵呵,我差点忘记了你确实是这样的人。”平淡的声音沉默了一下,“我要你先活过来。”

    ......

    照着神秘声音的方法,冯烈的眼中不再仅仅是浓郁的金色,而是一片洁白的......大殿?

    甚至称之为圣殿也说不定,以白色和金色相间做主要颜色,而他自己则赤身裸体的躺在身下如同祭坛般的巨石上,这祭坛大致能看出刻画着相似犀牛的神秘图案,而身体传来的触感十分细腻温润,即使赤身裸体也没有感觉到一丝寒冷。

    在泛起人类所拥有的羞耻感的同时,冯烈猛然发现,现在这具身体,并非在火影世界转生后使用了七年的正太身躯。

    【这是?我曾经的身体?】

    【感知不到查克拉,只能感受到曾经长年锻炼所积攒下来的肌肉力量。】

    【虽然有些奇怪,却没有刚转生后那种失去力量的失衡感。】

    冯烈感受着自己阔别已久七年的躯体,除了关节活动有些生疏,但并无大碍。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现在让我给你答案。”

    ......

    话题的开始,是在冯烈在地球购买没多久的ROG手机,因为未知的原因过热而爆炸,当冯烈回过神来就转生到了火影忍者的世界中。

    导致冯烈转生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是虚空之力将他拉入了虚空。这里是一片没有生命,只有无数圣殿存在的空间。而虚空之力是有着简单意识的。

    具神秘的声音讲述,这片空间是聚集了智慧生命体产生欲望、幻想和愿望形成的空间。

    每一个圣殿都存在着曾经期望拥有的事物。财富,美女,外表,武器,权利,力量等等,只要是某种那个欲望浓烈到一定地步后,便会在虚空中形成圣殿,等待前来获取的有缘人。

    然而没有生命能够存在于这个空间之中,虚空是和现实完全不同的世界,虚空中的力量对生命来说,是剧毒。任何体魄都无法抵御虚空能量,就算不是瞬间消散的渣都不剩,也抵挡不住虚空能量的主要属性之一‘堕落’,只要是有着欲望的生命,都无法抵抗虚空的堕落,化为堕落者在虚空中游荡。

    堕落者不仅会攻击能够进入虚空的生命,更会去破坏圣殿,吸取虚空之力让自己强大。

    虚空之力对已经完全同化成虚空中成员的堕落者完全没有办法,就如同寄生虫和病毒一样,所以虚空挑选一些能够进入虚空的生命,给予他们圣殿中的好处,驱使他们去清除堕落者。

    【所以你其实就是虚空?】

    “并非如此。”神秘的声音好似苦笑了一声,“我只是个没有完全转化的亡灵而已。”

    金色的光芒在冯烈面前凝结出人型的样子,随着点点金光散开,身穿长袍的人型女性露出了真容。

    丰满的身形,较长的尖耳,金色的长发,精致的面容,还有那红润的樱唇。

    将近三十年老处男的冯烈的黑龙不受控制的正在充血,抬起了巨大的头颅。

    “你这家伙真是猴急呢,三十岁的处男弟弟”

    【......让你见笑了。】

    【谁让你穿的这么暴露。】

    虽然是长袍,却改的如同高叉旗袍一样,露出了大片白花花的春光。

    “如果你想要,也不是不可以哟”她将食指放到嘴边舔了舔,“毕竟像我这样的引导者,完全无法反抗呢~”

    【咕......】

    【虽然很想,不过还是算了。】冯烈强压下昂首的巨龙,强迫它老实点。

    ......

    【因为有特别想要的东西,所以你才会找上我,是这样吧?】

    听了面前自称是菲尔的半堕落者的诉说,冯烈理解了大概的事实。

    “是的,你是我现在唯一的机会。”

    据菲尔的讲述,很久之前,她为了自己十分想要得到带的事物,在她世界中查询了各种古老的典籍,知晓了虚空的存在,并耗费了一切来到这里。

    只不过因为抵抗不住虚空之力的侵蚀,即将完全堕落化的她为了躲避堕落者而躲入了虚空圣殿·RHION中,依靠圣殿中和虚空同源却更加纯净的能量,等待到了冯烈的到来。

    “如果是被虚空选中的你,一定可以成功使用所有虚空圣殿中所储存的事物。”菲尔向冯烈投以羡慕的目光。“所以请你试试吧,也许这是能够拯救你所爱之人的东西。”

    【你难道做不到吗?】

    “虚空圣殿中的宝物,是会自己挑选获得自己的人的。我已经被‘他’排斥了。”菲尔苦涩的说道,“请站到祭坛中心,集中精神,你就会看到‘他’。”

    冯烈也只能暂时相信这个神秘的菲尔,走到刻着神秘犀牛纹的祭坛中心,闭上了眼睛,能凝聚查克拉的他自然是知道怎么集中自己的精神。

    很快,冯烈仿佛沉入了一片金色的海洋中。

    【这里是?】和刚刚来到虚空的时候一样,金色的光辉笼罩着无边无际。

    ‘接受试炼的虚空选择之人,你是为什么而来?’金色的光辉中传来机械般的声音。

    【能够拯救我家人的,‘力量’】

    ‘十分可惜,我所能给予你的,并非是你所愿望的。’机械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金色的光辉正在凝聚。‘能给予你的,只有‘力量’。’

    光辉在压缩,从无边无际凝聚成为一个金色的巨大圆球。

    “怎么会,连虚空所选择的人,也失败了吗?”在祭坛外的菲尔从一开始的期待到怀疑,已经开始有些绝望,从冯烈站在祭坛中央闭上眼睛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超过了当初她所经历的时间,“如果连你都做不到,我的愿望又该怎么办......”

    而将精神沉浸在金色海洋的世界的冯烈,此时却有些尴尬,金色的光辉凝聚到最后,化为了一个身影,一个十分厚重,形态怪异的,‘人’。

    丑陋却蕴含特殊的美感,沉重不知成分的巨甲笼罩在‘人’的躯体上,显露着肌肉和力量的凶猛感,躯体和四肢上外漏着一些放射神秘能量的圆孔,如同呼吸般韵律的闪烁着。

    【这是......什么?】

    ‘狂野巨甲·RHION’

    ‘曾有一基因进化的种族所期盼的产物。’

    ‘对力量和防御的渴求,诞生了这如同犀牛般狂野,如磐石般厚重的战甲,狂野犀牛。’

    只是外露的气势,就让冯烈仿佛看到了这如同犀牛般的人形在星际中横冲直撞的样子,厚重和坚硬是‘他’的代名词。

    伴随着机械声音的讲述,人形一步步走向冯烈,每一步都如同巨大战鼓的节拍。

    最终,冯烈和‘他’面对面,下意识伸出右手,对上了‘他’所伸出的左手。

    ......

    在祭坛外的菲尔眼神中透露出了绝望的目光,她在这里躲藏了无数年,忍耐着被虚空之力侵蚀的肉体和精神,耗费着自己积攒的魔力和生命,只是为一个缥缈的希望,如果这一次冯烈也失败,她也将绝望的被虚无所侵蚀成堕落者,结束自己座位生命的一生。

    而在她即将放弃的时候,祭坛中心传来一道低喃的声音。

    “巨甲犀牛·RHION”

    瞬间爆发的土金色光辉刺痛了菲尔的眼眸,感受着沉重而坚韧的力量,泪水不自禁滑落。

    出现在祭坛中心的,不再是略显纤细却充满肌肉的那个男人,而是一个只能感受强壮,坚硬的怪异猛兽。

    只是出现了几秒便化作镜子碎裂般的碎片消失而去,重新显露出来的,是纤细身材的男性。

    “你......成功了?”菲尔不顾仿佛被金色光辉刺痛而流泪的双目,直勾勾的看着正在握拳感受自己身体中蕴含的力量。

    【是的,我成功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虚空辰海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