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学度

初至火影卷 第三章 三代的召见

(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时间又推移过去四个月。

    在想起玖辛奈被云隐绑架的这个原著剧情后,风烈开始重新警惕起来,每天的训练不再是以榨干为标准,开始适当的修炼,保持体能,因为要做出防范,这个没有具体时间的事件令风烈开始焦躁,不停重复的做着准备,这是他第一次真的要以性命相博,也许还会杀人。

    【忍具包准备了,军粮丸准备了,防止意外的药草也准备了。】

    在危险相近的紧迫感中,风烈也尝试了各种增强自己实力和攻击手段的方案,比如说刀术,比如说性质变化和形态变化,比如说体术的招式。

    这些风烈都已经尝试过,首先刀术并非一朝一夕能练成的,且事实证明风烈拿刀只能用来砍瓜切菜,连削皮都做不好,更不用说用来近身战,强行使用只会让他死的更快。体术也是如此,需要经年累月的积攒才能显现优点的技术。性质变化和形态变化倒是有些进展,比如曾经给真希姐示范的土流枪,从一开始完全只是和土块差不多的硬度以及粗大劣质的造型,强化到了石头的硬度和纤细有尖锐的造型。

    顺便一提,多亏性质变化和形态变化,让风烈想起了原著中的代表忍术,螺旋丸,俗称搓丸子。因为有原著的理论,经过四个月的修炼,螺旋丸基本成型,起码是能够十次释放成功两三次的级别。

    真希姐在风烈和她的那次要不要当忍者的谈话后找来了查克拉试纸,成功测试出了风烈的查克拉的基本属性,虽然名字里有个风字,但属性确是,水和土双属性,也就是说,丸子手里剑风烈暂时是想都不要想了,除非以后在有足够的查克拉之后,转化出风属性的查克拉才能使用了。不过纯粹的搓出来普通形态的螺旋丸也确实让风烈欢呼雀跃了好久,怎么说这也是因为无印忍术这个标签使其位列原著中最著名的A级忍术,更不用说每个火影迷都曾经幻想过搓出丸子的场景,满足了风烈的心愿。

    {题外话:事实上,主角并非会是靠着忍术什么的在这本书到完结,真正的核心还没有出现。}

    只是还在准备中的风烈却没意料过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的顶级战力是这种场景。

    “唰”

    还在鼓捣自己忍具袋的风烈只听到七年来经常听到,又完全不同的风声。

    【瞬身术......是真希姐?】

    但陌生的感觉让他感觉并非如此。

    “源 风烈”冷漠的男性声音出现在风烈的身后。“火影大人要见你。”

    ......

    火影大楼

    这是火影忍者里著名的建筑物,也是风烈每天去忍者学校的路上必经的建筑物。

    火影办公室。

    在叠着整整齐齐卷轴的桌子前,是浑身僵硬冒着冷汗的风烈,在面前这个看着和蔼的中年人面前,风烈只能感觉到无尽的恐惧,那是对这个世界顶级战力的恐惧,是对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人的恐惧,这个人毫无疑问的强大,甚至在他不自觉散发的气质中,能闻到猩红的味道。

    “源 风烈”中年人头也没有抬,继续签署着卷轴上的命令。“我知道你。”

    “父亲亡于二战后期,母亲因难产,在生下一子,也就是你之后也同样死去后再无亲人。后被源氏一族源真希所领养,名义是母子,事实是姐弟关系。从不出门无不良嗜好,作风懒散,喜欢和漂亮女生搭讪。”

    中年人每念出一句,风烈的汗水就加深一分。

    “在旋涡一族旋涡玖辛奈转校至我村忍者学校的当天,同宇智波一族,宇智波辛九产生冲突,原因是见义勇为,表现出不同于同龄人的技巧和实力,打倒宇智波辛九一伙人后带旋涡玖辛奈离开。后在忍者学校隐藏为两年的吊车尾。”

    “......”当风烈感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快要倒下时,中年人收了气势,停止了述说。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隐藏自己吗?”猿飞日斩终于抬起了头,凌厉如鹰眼的目光对上了风烈的瞳孔。

    “因为......怕死。”风烈讲出了实话。

    说实话,前世即使是少将到冯烈所在的营区巡视,他也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只能说这个世界的顶级战力的气势实在是太强大了。

    “你很不错。”猿飞日斩依旧盯着风烈的瞳孔,“没有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能在我面前表现出你这种程度。即使是大部分的中忍也一样。”

    这可不是原著里的老年时期三代火影,这是刚刚经历过两次忍者大战的猿飞日斩顶尖力量的时期,是在忍界里只有不超五指之数的人敢于面对的对手。仅仅只是放松时泄露出来的气势,也不是一般小孩子所能抵御的。

    “我只剩下真希姐这一个亲人,我不想死,所以隐藏自己,因为怕死所以才当吊车尾。”

    风烈一股脑的说出一大段话,甚至连脸上的汗水也不敢擦拭。

    【失算了......】

    【也许在帮玖辛奈的那一天,我就已经被三代盯上了,亏我还傻愣愣的隐藏着......】

    把怕死说的这么光明磊落的男人,三代目也是第一次见。

    “......”猿飞日斩也是一阵无语,连维持着的冷淡表情也被抽搐的嘴角破坏了。虽然是忍界顶级的战力,但事实上对自己村子里的人是十分温和的一个人。

    一开始在召唤风烈来之前,猿飞日斩是将风烈当做间谍的怀疑目标来看待的,毕竟十岁不到的小孩子,做事却十分老练,隐藏着自己的力量,装做小孩子才会做的事,不是真小孩,就是有着危险目的的间谍,不过在看到风烈流露出的恐惧和真情的述说,间谍这个标签可以暂时先排除掉。

    “今天我叫你来只是想问你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力量”三代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语气温和了下来,“你不要太紧张了。”

    “呼......”风烈强制自己镇定了下来,想一想,即使三代真的要对自己做些什么,他也完全反抗不了,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甚至只是散发些杀气,自己的生物本能都会让自己完全动不了。

    【真的是小看了这个世界的人啊。】风烈不禁感叹,这里毕竟不是前世的世界,即使在动漫迷的眼中,火影世界也是除了某些不讲道理的世界外,危险系数最高者之一。

    “三代大人,请原谅我的怕死,我只想以后开个小店维持生计,并不想参与什么打打杀杀的危险事。”冷静下来之后,风烈索性把话说开了,“平时的修炼我也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自保而已。”

    “是吗。”猿飞日斩挑了下眉,“那你能解释下那个巴掌大小球形的忍术是怎么回事吗?”

    【去球,居然真的连这个都被看到了。】

    风烈一惊,螺旋丸已经暴露了出来。

    “那是由我的朋友提出理论,我所实验后创造的未完全体忍术。”

    “名为,螺旋丸”

    【不好意思水门,这里先让我占据你一半的功劳。】

    “哦?”

    风烈伸出右手,这是他的惯用手。

    运转查克拉,旋转,稳定......

    “?”

    然而屁都没有,三代火影和冯烈大眼瞪小眼的盯着伸出来的手掌。

    “啊哈哈哈哈......”风烈尴尬挠头。“毕竟是不完全体,给我机会,再来一遍。”

    一遍又一遍,几分钟过去了蓝色的圆球型查克拉才汇聚在风烈的掌心。

    “果然,一模一样。”猿飞日斩紧盯着这个他从未见过的新型忍术,“居然是无印的,而且这个形状给我的感觉,就像是......”

    【就像是尾兽弹......不会错,甚至那次偶然看到的破坏物体后的感觉也十分相似。】

    【这孩子,不可能见过尾兽才对。】

    【难道这是个天才?足以和当初大蛇丸一样,不,甚至更强的天赋。】

    “三代大人?三代大人?”风烈本来等待着一句中肯的评语,谁想到面前的三代大人只是低吟了几句就在那思考上了。维持忍术这件事是很麻烦的,尤其是这种一直让其长时间维持稳定的状态。还要加上刚被三代火影气势吓得差点虚脱身心俱疲的身体。风烈不得以赶紧叫醒陷入思考的猿飞日斩。

    想散不敢散,真坚持到不能控制住的话,鬼知道会对这个办公室造成什么样的破坏。

    “嗯,这个忍术很不错。”猿飞日斩终于回过神来,“把它散了吧。”

    “是。”

    ......

    回过神来风烈已经在自己的屋子中了,连真希姐叫吃饭的喊声都没有回答,知道真希姐感觉不对,过来检查时他才回到了现实。

    【真是后怕,万一真引起了什么误会,我会不会不明不白的死在那里。】

    【火影的名头真不是白叫的。每个影都是这样强的可怕吧。】

    风烈无精打采的扒拉着碗中的吃食,回想起后面三代火影所说的话。

    ......

    “我知道了,你不显现自己实力的原因。”猿飞日斩捋了捋胡子,“虽然很可惜,但既然你不愿意当忍者,我也不会强求你。”

    毕竟猿飞日斩是火影,即使掌权者不一定光明磊落,不过猿飞日斩还不至于强逼一个七岁的孩子去做些什么。

    “不过如果你想通了,也许你可以来拜我为师。”

    ......

    【拜三代火影为师?】

    风烈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了,这可是前期最粗的大腿了,而且不需要投资和等待成长的时间。

    【不过真要拜他为师,我也一定会卷入那些令人讨厌的肮脏事吧。前期的利益和后期的风险是成正比的。】

    【还是先搁置吧。】

    ......

    距离三代火影的召见已经过去了一星期,期间风烈又回归到了那往常平和的日子,白天去忍者学校睡觉,搭讪漂亮女同学,和水门、玖辛奈玩闹,晚上回来继续每天的修炼。

    日子不断过去,螺旋丸也不断完善和熟练着,搓丸子成功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平日里风烈睡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甚至神经大条的玖辛奈也感觉到了风烈的异常,以及关注自己的次数。

    【得出的方案一,跟踪在玖辛奈身边,尤其是放学后,情况一旦不对,就打出信号弹。让水门和木叶上忍来救援。危险系数较小。】

    【得出的方案二,暂时不管,只等着水门发现情况不对同他一起去救援,危险系数较高,容易介入战斗。】

    【得出的方案三,最令我犹豫的方案,就是完全不参与这次的剧情,但后果就是后续的事情只能听天由命。】

    风烈一边思考着使用哪种方案,一边漫不经心的听着课。

    只不过......事情可永远不会发生的和人想象的一模一样。

    ......

    “风烈同学。”波风水门带着奇怪的表情凑了过来,“玖辛奈被叫走太长时间了吧?”波风水门疑惑的说着。最近三个人基本上在学校里是形影不离的,一方面是二人和风烈感情都不错,一方面也是凑在一起防止发生‘吊车尾’和‘红辣椒’一个被欺负和一个欺负人的事件,亏着三个人在一起,这种事情最近基本上是不再发生了。

    “确实有点久了。”风烈思考着三个方案漫不经心的说着。

    “而且刚才叫走玖辛奈的老师,我从来没有见过。”波风水门说了一句直接引起风烈警惕的话语。

    【没见过的老师】

    【想想看已经超过两节课的时间没有回来】

    “难不成?”风烈直接站了起来,顺便给了波风水门一个眼神,“老师我肚子好痛,我要去上个厕所。”

    几句话后风烈成功混出了教室,

    【没有,没有,没有】

    找遍了教学楼所有的位置都没有找到玖辛奈的风烈皱着眉头蹲在教学楼的天台上。

    【没办法了只能这样了。】

    风烈快速结出十几个印,随即双手合十。

    “啪”

    “感知忍术,查克拉感知。”

    这是风烈四岁时在源氏一族中所有的忍术卷轴中,所学会的一个基础感知型秘术。这是中忍以上基本都能学会的基础忍术,能大范围感知查克拉的量,缺点是无法感知到主动隐藏的查克拉以及确切的数量,范围也并不大,只是刚好够五六个忍者学校的范围。

    【没有找到。难道已经出了村子的范围?】

    【居然挑在这种时候行动吗?】

    【剧情已经改变了?】

    “风烈同学?”混出教室的波风水门也找到了风烈。

    “水门,玖辛奈可能被绑架了。”

    “前几天我就发现了几个大人,鬼鬼祟祟盯着玖辛奈,好像在做什么密谋。”

    “?为什么要这么做?”波风水门疑惑,“不过事到如今是赶紧找到玖辛奈同学才对。”

    “确实如此。”

    “也许是外乡人也说不定。”风烈透露了一些消息。

    花了一点时间编了个谎话,告诉了波风水门大致情况的风烈和水门开始了追击行动的准备。

    趁着水门回家准备忍具包的时间,风烈来到火影办公室报告了这件事。

    “什么?”上一秒还在色眯眯观察女澡堂的猿飞日斩惊了一下,也不管风烈正在眼前,直接切换着水晶球的视角,“不在村子里。”

    猿飞日斩沉默了一下。

    “源 风烈。”

    “在。”

    “我要以火影的身份,向你发布一个任务。”猿飞日斩磕了磕烟斗,看着面前这个仅七岁却毫无议论是天才,只是缺少某种内涵的孩子。

    【这正是让我看清你器量的完美考验。】

    【看清你是否能够成为真正玉的考验。】

    “追击敌忍,将旋涡玖辛奈带回来。”

    “是。”

    ......

    那孩子已经离开了,猿飞日斩在发布召集上忍的任务命令后起身站在了窗户旁。在喷出的烟雾中看着正欣欣向荣的木叶。

    “波风水门,旋涡玖辛奈,现在还要加上一个还未经受磨练的源风烈。”

    “让我看看吧,看看你们究竟能否挑起木叶新一代的大梁。”

    “即使任务失败,只要旋涡玖辛奈和源风烈你们能回来一个,也足够了。”文学度 www.wenxued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虚空辰海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免责声明:文学度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若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立即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文学度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学度版权所有